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33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提着包包的手指都跟着紧了紧。


        

那辆车她认识。


        

不仅认识,以前还坐过,就坐在副驾驶。


        

宋绾心脏都跟着一阵阵紧缩,又跳得有些猛。


        

他来宋显章的住院部干什么?


        

宋绾一整天都被这个人的一个眼神搅得心慌意乱。这一刻心里更是平静不了。


        

她不敢就这么从他车子面前经过,而是退回去,走了住院部的后门,慌张的跑上住院部的五楼。


        

"碰!"的一声,门被打开,当宋绾看到房间里空荡荡的病床时。脑袋里"翁!"的一声争响,感觉整个人都有些天旋地转。


        

她想起了那个幽暗的房间里,男人朝着她说的那句话:"如果再出现在我面前,那就是宋显章的死期。"


        

这句话像蛇信一样。将她狠狠缠绕。


        

她不仅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他面前,还曾经为了周竟公司的事情质问过他!


        

冷汗"刷"的一下,从宋绾张开的毛孔里渗出来。


        

这时候刚好一个护士推着推车过来。


        

宋绾赶紧抓住来人的手,脸色带着一种青灰色的白,让人发怵,眼眶却红得有些厉害,朝着护士问道:"这里的人呢?"


        

"我怎么知道!"护士被她的神色吓了一跳,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甩开宋绾的手:"你发什么疯!"


        

宋绾眼眶猩红,嘴唇发白,她几乎是用吼的:"你是这里的护士,这里的病人不见了,你跟我说不知道?"


        

"你自己的家人不好好看着,来我这里撒什么泼!"宋绾的名声早已经臭名昭著,于别人而言,她不过是集杀人犯、出轨、堕胎,偷盗于一体的一个狼心狗肺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就算长得再漂亮,又能怎么样?


        

还不是让人鄙夷看不起?


        

护士像是甩什么垃圾一样。甩开她的手,推着车往下一个病房走去。


        

宋绾气得胸口疼。细白的手指有些颤抖,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机。去打宋显章的电话。


        

可是她这边刚把电话拨出去,房间里就响起了一阵响铃声,宋绾浑身发冷。


        

转身就要下楼去找陆薄川。


        

可她刚走到拐角处,却正好和坐在轮椅上的宋显章对了个正着。


        

宋绾一愣,忍不住问道:"你干什么去了!"


        

"我带他去坐个检查,怎么了?"


        

宋绾这才看到。宋显章后面站着一个实习医生。


        

短短几分钟时间,宋绾的心就像是蹦极一样。她闭了闭眼,好半天才睁开眼,勉强笑笑:"没事,谢谢你。我自己来推吧。"


        

宋绾推着宋显章进了病房,宋显章看她脸色白得厉害。询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宋绾被吓得跳动的那颗心还有些余韵,她艰涩的道:"刚刚以为你不见了。"


        

宋显章看着她,欲言又止。


        

宋绾把宋显章扶上床,她犹豫片刻。问:"小妈和妹妹,都没有打过电话回来吗?"


        

宋显章眸光闪了闪。说:"没有。"


        

"她卷了那么多钱!"宋绾有些激动的看着宋显章,她现在一个人撑着,腹背受敌,宋显章身边连照顾的人都没有,说个不好听的,若是到时候宋显章出了事,连个通风报信的人都找不到,宋绾道:"你们好歹也是领了证的夫妻。她当真就不管你的死活了吗?"


        

当初宋家出事,小妈和妹妹卷了公司一大笔钱不知所踪。宋绾说没有怨气是假的。


        

宋显章却好像对这件事并不在意,道:"就算当初她们不把钱拿走。宋家也撑不下去。"


        

宋绾都快要被他气笑了。


        

宋显章和周茹在一起的时候,宋妈妈死了还没几年,宋绾当时极力反对,但让她更气的是,两人不仅早就已经暗度陈仓,外面还养了一个快要一岁的女儿。


        

后来周茹和妹妹被接到了家里来,很长一段时间,宋绾都觉得他们才是一家三口,而自己不过是个外人。


        

宋绾知道现在纠结这些已经没什么意义。


        

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压抑了这么久的情绪,找不到发泄口,而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压抑的情绪,几乎要到达一个爆发点。


        

宋绾不想和宋显章吵架,自己出了病房,来到医院走廊的窗户边让自己冷静下来。


        

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落在了依旧还停靠在住院部楼下的那辆黑色腾辉上。


        

车子还没熄火,蛰伏在暗处,却透出一种危险而震慑的气息,让人不由自主的战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