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42章 我就是不想让她好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后来断断续续,直到天快要亮起来的时候,她的体温才稍微退了点。


        

宋绾本来以为住一个晚上第二天就能出院,没想到会耽误这么久。


        

她给宋显章留的钱并不多,周竟那边的事情又还拖着,她根本不想住这么久的院。


        

中午吃过午饭,宋绾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正在她有些焦虑的时候,周竟那边倒是打了电话过来。


        

宋绾一看到周竟的名字,赶紧接起来。


        

当时宋绾只给周竟交了三天的住院费,而今天,是第四天。


        

周竟身上的钱,全部用来填之前的那个窟窿了,身上根本没有钱!


        

她竟然把这件事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周竟?"宋绾有些担心的问:"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伤得也不是重要部位,医生那边要求住两天院,就让出院了,我现在在办公室。"周竟道:"你呢。现在在哪里?"


        

宋绾不好告诉他自己的处境,只道:"我在外面,办点事。"


        

周竟却不放心:"闻邵有没有为难你?我查了一下,他的背景好像不简单,我听说他……"


        

"没有,我没吃亏,当时遇到了人。"宋绾不想让他再继续问下去,转移话题:"公司现在怎么样了?"


        

"打电话正要和你说这件事。"周竟道:"陈总那边,查出了一点眉目。"


        

"真的?"宋绾简直有点喜极而泣,这真是这么些日子以来,听到的最振奋人心的消息了,赶紧问:"查到什么了?"


        

"陈总的家人在老家,但是海城这边,他还养了个人,就住在景城小区。"


        

"那个人的资料,你有没有查过?"


        

"当然查过了,不过只查到了一点点,不多。"周竟道:"好像是学音乐的,陈总在景城小区给她买了一套房。"


        

宋绾心思一沉:"景城小区可不便宜。"


        

景城小区就在市中心的位置,开发商是陆氏集团,是真正的寸土寸金的位置。


        

如果陈总舍得给这个女人买这样的房子,那必定将这个女人看得很重。


        

周竟"嗯"了一声:"我等会儿把资料发给你,你看看。"


        

两人挂了电话,没一会儿,周竟就把资料发了过来。


        

宋绾烧还没有完全退下来,还有三十七度五左右,脸色带着病态的苍白。她咳嗽了两声,带着病把周竟发给她的文件打开。


        

即使郑则警告过宋绾,让她不要管周竟的事情。


        

但周竟是因为她,才陷入这样的困境,宋绾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宋绾一目十行的看着周竟发过来的资料。


        

陈总养的那个女孩儿,不是本城的人,长得还行,在这边也没什么朋友,陈总安排她到一个西餐厅弹钢琴。


        

资料很少,宋绾匆匆扫过,把文件退了出去。


        

周竟那个公司,顶多还可以撑一周,若是一周后,还没开始动工,甲方可能就会扣节点费,或者直接换承包单位。


        

宋绾顾不得还在生病,把文件退出去后,又给周竟打了几个电话。


        

她让周竟给她买几本书。全是有关音乐的,宋绾道:"买好了你就放在公司,我到时候过来一趟。"


        

周竟听她这么说,就知道闻邵应该没对她怎么样,他狠狠松了一口气:"买这么多?"


        

"嗯。"宋绾有些头痛的道:"这是个机会,我们要把握住。"


        

宋绾小时候哪里都优秀,学习成绩也拔尖,还少有的不偏科。


        

就是音乐方面天的赋并不高,小时候宋显章让她学钢琴,她学了几个月,就放弃了。


        

相对来说,她对设计方面更感兴趣,所以当初报考的时候,也是报考的建筑设计方面的学校。


        

她喜欢看着自己设计出来的房子,从一片空旷的废墟或者荒地上,拔地而起,然后点上万家灯火。


        

她当时考上的学校,也是全国顶尖的建筑学府,成绩在学校,更是出类拔萃。


        

只不过后来出了事,她的设计生涯,也从此断送了。


        

宋绾看着自己拿着手机的细白手指,苍白的笑了笑。


        

宋绾挂了电话后,心里有些空茫。


        

说不难受是假的,当初她上大学的时候,跟着的老师,都说她在设计方面的天赋,在当时的学校,是数一数二的。


        

宋绾打开手机,无意识的在手机屏幕里点着各种APP,点开又关闭,关闭又打开,反反复复。


        

却一不小心,点开了微博。


        

宋绾拧了拧细眉,几乎是习惯性的,点了点热搜的界面。这一点,宋绾就愣住了。


        

她看到了两个熟悉的名字。


        

陆薄川,夏清和。


        

宋绾垂眸看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点了进去。


        

第一条热搜就是,夏清和怀中抱着一个沉睡的小孩,正在温婉的笑着和陆薄川说话。


        

小孩的脸埋在她胸口,看不见正面。


        

但宋绾一下子就认出来了,这是奖奖。


        

而这些照片,打光很好,画质也很好,拍得十分动人。


        

宋绾捏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她看了看标题,上面写着,演员小花夏清和疑似低调结婚生子,老公是陆氏集团新任总裁陆薄川。


        

宋绾点开看了看底下的评论。


        

"卧槽!这踏马什么神仙爱情和神仙颜值,我要死了!"


        

"啊啊啊,这是什么小说情节?他们的儿子好可爱啊!"


        

"原来两人是真的结婚了吗?我还以为是假的呢!他们好般配啊!卧槽陆薄川也太帅了吧!我真的!!!我爱他一百年!"


        

"啊啊啊,土拨鼠尖叫!川夏CP给我锁死!"


        

"我老公这次终于找对人了!我好想哭!这么多年了,他终于从阴影中走出来,重新拥有自己的幸福了!"


        

宋绾看到这一条的时候,目光一顿,她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


        

病房里消毒水的气味有些重,刺激得宋绾心里有些透不过气来。


        

宋绾刚要退回去,不再看了,却一不小心,看到了热搜后面的另外一条营销号发的新闻。


        

她在上面,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说得很难听,几乎把她和陆薄川当年的事情扒了个彻彻底底。


        

一段文字下面,还配了九宫格的图片。


        

宋绾不点开,都能想象上面写的是写什么。


        

就像当年,事发的时候,她不相信似的,一遍遍去看网上的新闻,却越看脸色越白。


        

而如今,大概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或许配合着夏清和的新闻,只会嘲得她更厉害。


        

宋绾心口烦闷,没敢细看,也没敢点开评论区。


        

她退出微博,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天花板。


        

她之前,在遇到奖奖之前,是真的不知道,夏清和和陆薄川已经生了小孩,也不知道,两人已经结了婚。


        

因为两人从来没有办过婚礼。


        

不过现在想想,两人也可能不是没办。而是陆薄川没有大办。


        

毕竟当年,她和陆薄川结婚的时候,陆薄川也只是带着她,去民政局领了一个证,然后父母双方,吃了一个饭。


        

她如果当初在去求陆薄川的时候,知道夏清和和陆薄川已经结了婚,生了小孩的话……


        

如果知道的话,她当时也是没得选择的吧?


        

宋绾中午的时候才想起夏清和。下午的时候,夏清和就找了过来。


        

当时宋绾正盯着手机出神。


        

感觉到病房门口站了个人,她一抬眼,就和夏清和对了个正着。


        

夏清和穿着高跟鞋,及腰的长发应该是特意找人打理过,每一处都恰如其分,同时还化了淡妆。


        

宋绾只看了一眼,就转开了视线,无视了夏清和。


        

夏清和一下子看清了宋绾脸上还没消退的颜色。她眸光沉了沉。


        

再看看宋绾的态度,夏清和心中的怒意猛地蒸腾上来。


        

自从陆薄川把宋绾从将夜带走后,夏清和就气得在屋子里不知道砸了多少东西。


        

后来又听说陆薄川在病房里守了她一夜,更是气得她怒火中烧,却一直没敢来医院。


        

直到今天,她和陆薄川的新闻上了热搜,又得知陆薄川下午还约了人吃饭,才终于避着陆薄川找到了这里。


        

夏清和压下心中想要撕了宋绾的冲动,笑了笑道:"听说你生病了,所以来看看,我本来是在同学群里叫了人过来一起来看你,可惜他们不太想来。"


        

宋绾将手机放了下来,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夏小姐真是有心了。"


        

夏清和温柔的笑道:"自然,毕竟当年,我们也曾要好过,你生病了,现在身边又没有人会来看你,我看看你也是应该的,不然你一个人在这里,多凄凉。"


        

"要好?"宋绾歪着头,突然笑了起来:"你觉得我们曾经要好过?"


        

夏清和脸色僵了僵。


        

宋绾又不是什么圣母,别说她当年和夏清和并没有那么要好,就算两人是真的闺蜜,宋绾也不会让她来自己面前给自己找罪受。


        

就算已经落魄成了这样,宋绾清清冷冷的目光有种高高在上的傲气,她说:"夏清和,你当年。不过是我身边的一条狗,哪里来的脸说和我要好?你也太会抬举自己了吧?"


        

夏清和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宋绾,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宋绾道:"夏清和,不要来我面前找存在感,你以为回了夏家,你就真的成了凤凰了吗?"


        

"那你呢?"夏清和脸上再没半点笑容,她走到宋绾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宋绾:"你现在是什么?鸡吗?宋绾,你现在。在陆薄川心里,连只狗都不如。"


        

宋绾身侧的手指狠狠握紧。


        

夏清和看出她眼中的裂痕,道:"宋绾,你说得再色厉内荏又怎么样?陆薄川照样选择了我,奖奖照样喊他爸爸,喊我妈妈,我们是一家三口!"


        

刚刚在微博上面看到的新闻一下子就堵在了宋绾心口。


        

她又想起了医院里,那个血淋漓的孩子。


        

夏清和却笑了起来,她说:"你还不知道奖奖是谁吧?奖奖是我和陆薄川的孩子。"


        

尽管已经猜到,宋绾的心还是一阵剧痛。


        

她想,不管自己把夏清和贬得有多低,可只要她拿出陆薄川,她就全盘皆输。


        

宋绾用力抵住自己的心脏,这种时候,她竟然还扯唇笑了笑,冰冷的道:"夏小姐这个陆太太,当得再风光又能怎么样?还不是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别人上床,还要给别人退位让贤?"


        

夏清和想到什么。脸色猛地一白,几乎要将银牙咬碎!


        

宋绾缓慢的眨了一下眼睛,道:"再说了,不过是我丢掉不要的东西,夏小姐捡了个现成的,和一条狗叼了根骨头有什么区别?竟然还以此沾沾自喜,来别人面前耀武扬威,果然是狗当久了,连人都不会当了吗?"


        

"你!"夏清和气得眼前发黑。然而还不等她开口说话,一个更加冰冷的声音却突然从她背后响了起来。


        

那声音冰冷到了极点。


        

"那么在宋小姐眼里,我不过就是被宋小姐丢掉不要了的东西?"


        

宋绾心中一跳,猛地回过头,朝着门口看过去。


        

等看清楚门口站着的是谁,她的心狠狠一沉,"刷"的一下,血色退得干干净净。


        

只觉得浑身冰冷。


        

她几乎是下意识坐起来,下了病床,想要解释:"薄川……"


        

她想说她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却在接触到陆薄川的眼神时,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夏清和也好不到哪里去,惊愕的回头看陆薄川。


        

一时之间,心里有些慌乱。


        

陆薄川站在门口,黑沉沉的眸子压着滔天的怒意,冷得没有半点温度,直直的盯着宋绾。


        

他一字一字的道:"希望宋小姐永远记住今天说过的话。"


        

他说完,头也不回的往病床外面走。


        

"薄川?"夏清和终于从惊吓中回过神来。赶紧跟上去。


        

陆薄川按下电梯,电梯门打开,夏清和心中惴惴,不敢出声。


        

直到陆薄川出了电梯,快要上车的时候,夏清和才终于鼓起勇气,叫了一声:"薄川。"


        

陆薄川脚步一顿。


        

夏清和道:"你去哪里?"


        

陆薄川"碰!"的一下,甩上了车门!


        

车子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开出了停车场。


        

而病房里。宋绾整个人跌落在了地上,浑身半点力气也没有,眼中空洞的厉害。


        

耳朵里里一阵阵的嗡鸣。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竟打了电话过来,宋绾机械性的将电话接起来。


        

她几乎要听不清周竟在说什么。


        

感觉周竟的声音隔着自己很远。


        

宋绾使劲揉了揉尖锐刺痛的额头,她说:"周竟,我有点不舒服,我晚点把电话打给你。"


        

说完也不顾周竟那边说什么,很快就挂了电话。


        

外面的天色渐渐黑起来,宋绾耳朵里的嗡鸣声渐渐小了起来。


        

她捂住尖锐刺痛的脑袋,想发条信息给陆薄川,她想告诉他,这不是她的真心话。


        

她就是被夏清和气得太狠了,不想让夏清和好过,可是翻了半天,却翻不出陆薄川的号码。


        

宋绾这才想起来,她是没有陆薄川的号码的。


        

宋绾打了电话给郑则。


        

郑则道:"绾绾,你别为难我。"


        

宋绾头痛欲裂,她问:"那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不知道。"郑则道。


        

宋绾道:"他住在哪里?"


        

"不知道。"


        

"郑则。"宋绾突然就哽咽了起来,眼泪怎么也忍不住,成串成串的往下落,她压抑着说:"我的心好痛啊,你帮帮我,我求求你了。"


        

郑则那边沉默了很久,最后叹了一口气。


        

--


        

宋绾坐在公寓门口,她是打车过来的,已经在这里坐了四个小时,冷风刺骨,她浑身已经没了知觉。


        

凌晨三点的时候,楼道里响起了电梯滚动的声音,"叮"的一声,电梯的门被打开。


        

宋绾的心随着这声音,狠狠一紧,浑身的血液都好像在这一刻,停止了跳动。


        

只有一颗心脏,好像跳出了嗓子眼一样。


        

她缓缓的抬起头。朝着电梯的方向看过去,一下子就和一双黯沉到发黑的双眸对了个正着。


        

宋绾的心像是被一把狠狠的攫住。


        

她紧紧抿着唇,眼泪又不争气的顺着脸颊往下流。


        

她听到陆薄川满是寒意的声音像是结了冰:"谁给你这里的地址的!"


        

宋绾偏开了头,用手擦眼泪。


        

陆薄川却只看了她一眼,从电梯里走出来,掏出钥匙,将门打开,就要往里走。


        

宋绾却伸出手,细白的手指紧紧抓住陆薄川的衣角。


        

"放手!"


        

陆薄川声音一沉。


        

宋绾却抓得更紧。


        

她忍着剧烈的头痛。一边泪流不止,一边倔强的道:"是她先刺激我的!"


        

陆薄川身体一顿。


        

宋绾道:"我就是不想让她好过!"


        

她往前走了一步,紧紧盯着陆薄川:"这个世界上,我欠你的,欠陆家的,可是我什么时候欠过她夏清和的!她伤我一分,我就要还她十分!我就是这么不择手段的!"


        

陆薄川却猛地回过头来,黑沉沉的目光像是压着一团暗火,极其的骇人。他道:"我当初就应该让你死在闻邵的床上!"


        

宋绾整个人一抖,她像是听不清陆薄川说了什么。


        

她愣愣的:"你说什么?"


        

"放手!"陆薄川冷然的道:"不要让我再说第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