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46章 我活在地狱,又怎么放她回人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站在楼上,很久才明白自己的处境。


        

陆薄川让她换了一身礼服过来,将她放在了楼上,然后让她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看着同样穿着礼服的夏清和,和陆薄川一起,在宴会里筹光交错。


        

尽管宋绾一而再再而三的贬低夏清和,觉得夏清和上不得台面,但夏清和本人却是长得极为漂亮的。


        

她的五官精致,睫毛卷翘,皮肤白里透红,身材高挑纤细。


        

而且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看人的时候,会有些宋绾以前那种倨傲的清冷。


        

这样的她站在陆薄川面前,在外人眼里,是真正的天造地设的一对。


        

宋绾的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两人身上,好半天才感觉到心里那种被人撕裂的痛感。


        

那痛感脉络清晰,丝丝缕缕。却痛得她的心脏几近痉挛。


        

宋绾缓慢的眨了一下眼睛,她不要再看下去。


        

宋绾慌乱的转过身,正要往房间里面走,可她刚一转身,却不期然和一个女人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待看清那女人的样貌,宋绾脸上的血色"刷"的一下,退了个干干净净,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与此同时,宴会楼下,夏清和的助理张玲匆匆进了宴会,正在四处张望着,寻找夏清和的身影。


        

夏清和清淡的眉眼撇向她,眸光沉了沉,她转头,淡笑着朝着陆薄川道:"薄川,我去上个洗间。"


        

夏清和提着拽地长裙,冷着脸随着张玲一起出了宴会。


        

两人来到没人的地方,张玲附在夏清和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夏清和的眸色一沉:"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张玲道:"刚刚小何看到她上楼的。"


        

夏清和死死咬着牙,她不知道陆薄川到底想干什么。


        

前几天她就知道陆薄川让宋绾住进了景江小区。


        

她找人查了一下,医院里宋显章的状况。


        

得到的结果却让她的脸色发白。


        

宋显章前几天已经动了手术,手术的费用是陆薄川付的。


        

"我知道了。"夏清和拽着裙摆的手指用力:"你先回去吧。"


        

张玲走后,夏清和眼中覆着一层深深的恨意。


        

她想起医院里宋绾羞辱她的时候说的那些话,每一个字都让她愤怒难当。


        

她花了那么大的力气,才变成了夏家真正的千金,努力成为了那么多人喜欢追逐的对象。


        

可她只要一到宋绾面前,就永远像个被打回原形的丑小鸭。


        

哪怕宋绾如今,只不过是个落水的狗。却依旧在她面前高高在上。


        

而陆薄川呢?


        

她守在陆薄川身边四年了,陆薄川说要和她结婚,却迟迟没有实际行动。


        

直到上次,陆薄川在她父亲面前终于松口,两人会在今年办订婚宴。


        

她好不容易熬到今天,怎么可能让宋绾在这个时候横生枝节?


        

夏清和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她又忍不住自我催眠。


        

陆薄川让她夏清和陪着他去了宴会现场,却将宋绾放在楼上,也许也不一定是真的在乎她呢?


        

毕竟谁会让真正在乎的人看着自己和别人伉俪情深?


        

夏清和想到这里,心中安稳了一点,很快回到了宴会现场。


        

陆薄川身高腿长,五官精致如刀刻,俊美夺目得让人心窒,气质又是万众挑一的矜贵淡漠,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的焦点。


        

夏清和只一眼,就找到了陆薄川的位置,她提着裙摆。疾步朝着陆薄川的方向走去。


        

到达陆薄川身边的时候,她的脸上已经挂上了清雅的笑意,她微微调皮的歪着头,将手伸出去刚要挽住陆薄川的手臂。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楼上却猛地传来"碰"的一声巨响!


        

夏清和心中一跳,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慌乱中,下意识就要抓住陆薄川的手臂,然而还没等她抓稳,就见陆薄川脸色倏地一变。


        

夏清和手中一空,感觉心都跟着空了下来。


        

一个人影从面前闪过,等夏清和反应过来,陆薄川人已经到了楼梯处,迈着大步,正在往三楼跑。


        

而与此同时,整个宴会现场,也因为这巨大的变故,变得死一样的寂静。


        

大家都被这声音给吓到了。


        

继而开始窃窃私语。


        

"怎么回事?"


        

"不知道,刚刚是什么东西被摔碎了?"


        

"不知道呢,吓了我一跳。"


        

"可不是?刚刚吓得我都差点叫出来了,到底是谁啊?"


        

夏清和唇色发白,她几乎是想也没想,就朝着陆薄川消失的方向疾步跑了过去。


        

夏清和上楼的时候,还安慰自己,就算是宋绾在楼上,可发出响动的人,也不一定是宋绾。


        

但等到她到了三楼,看到上面的情形,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


        

一切发生的猝不及防,耳光袭来的时候,宋绾没有躲,她被那一记耳光甩得几乎要飞出去,整个人往后退了一大步。


        

她没有看到身边半人高的花瓶,身体狠狠撞上去,"哗啦"一声巨响,等宋绾回过身来。想要稳住身形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她随着花瓶一起摔在了地上。


        

巨大的响声伴随着耳朵里的嗡鸣声,宋绾的手撑在了花瓶锋利的裂口上。


        

一切变故来得太快,宋绾当时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会不会把楼下的人引上来?


        

第二个想法,这是不是陆薄川设计好的?


        

宋绾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地上爬起来的。


        

她觉得好疼啊,身上疼,心也疼。


        

宋绾站起身,将滴着血的手腕垂在身后,半靠在护栏上,瓷白的脸上半边脸颊红肿,微微垂着头。


        

她的头发挽了起来,几缕发丝不经意间垂下来,露出一截细白的脖颈,脖颈后面那截脊梁骨十分漂亮,几乎让人移不开目光。


        

单薄的身体明明已经不堪重负,可她的脊梁骨却是笔直的。


        

她握住血流不止的手,艰涩的喊了一声:"晚宁。"


        

沈晚宁浑身都在发抖,她的眼泪顺着脸颊落下来,恨不得将宋绾从三楼就这么推下去,朝着宋绾怒吼:"你怎么还有脸活着!你居然还敢来这里,宋绾,谁给你的勇气!"


        

宋绾脸上火辣辣的,半边耳朵嗡鸣,可即便如此,她也听到了楼下的脚步声。


        

宋绾缓慢眨了眨眼睛,她不知道是不是太疼了,竟然说不出话来。


        

"你把我的璟言还给我!"沈晚宁狠狠推搡着宋绾:"宋绾,你的心怎么这么狠!陆家是有哪里对不起你!如果不是你,我和璟言都要结婚了,你知不知道!当年死的怎么不是你,你做了这样的事,害了这么多人,你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啊!"


        

"璟言"二字,像是针一样,扎进了宋绾的心,那疼痛突然就渗进了她的四肢百骸,搅得她的五脏六腑都快要移位。


        

她终于没能忍住,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来。


        

沈晚宁的手指紧紧抓住宋绾的礼服,她和陆璟言的婚期还差三个月,陆璟言在去领陆宏业的尸体的路上,被大货车碾压,压成了碎屑!


        

她连陆璟言的尸体都不敢看!


        

这么多年,她没有一刻是不恨宋绾的,她疯狂的想。干脆把她推下去好了,她要让她去给陆璟言赔罪!


        

沈晚宁将宋绾狠狠抵在护栏上,还差一点点,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感觉背后一股摄人的气压朝着自己靠近。


        

她的手腕被一股大力狠狠攥住,那力道大得沈晚宁一惊。


        

沈晚宁还没反应过来,她被这股大力狠狠一扯,她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后撞过去。


        

后背撞到了墙壁上,发出"碰!"的一声脆响。沈晚宁被撞得有些发晕,她抬起眼来,一下子就对上了一双阴沉寒冰的双眸。


        

那眸子里裹夹着一团汹涌的暗火,异常骇人。


        

沈晚宁被这眸子给震慑住,半天没敢说话。


        

"你发疯发够了没有。"陆薄川从小就气势卓然,即便当年陆家没有出事,他还是个刚从国外回来的海归,可只要他往那里一坐,眸光淡淡的瞟过来。都能压迫得人不敢说话。


        

更不要说如今。


        

沈晚宁被他身上的气势压迫着,过了好半天,她才觉得荒唐。


        

她指着宋绾:"陆薄川,你居然为了这么个狼心狗肺的女人对我动手?"


        

陆薄川道:"二嫂,这好歹是我的人,要杀要剐,也该是我亲自动手。"


        

夏清和上来的时候,刚好听到这一句,她的步子一顿。


        

沈晚宁都快要笑起来了。


        

她是真的觉得太荒唐了,宋绾害死了陆薄川的爸爸,害死了陆薄川的二哥,他竟然还能将宋绾留在身边。


        

可是她沈晚宁做不到。


        

沈晚宁道:"陆薄川,你不会是还对她余情未了吧?"


        

陆薄川垂在身侧的拳头狠狠握住,手臂上青筋根根暴起。


        

沈晚宁这回事真的笑了,笑得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陆薄川,你不要忘了,她害死了爸爸,害死了璟言,爸爸和璟言在天上看着你呢!你爱她,可以宽恕她,可是我不能!"


        

"陆薄川,我倒要看看,你到时候有什么脸面,去面对你的爸爸和二哥!"


        

这些话像是惊雷,不仅穿透了陆薄川的耳膜,也穿透了宋绾的耳膜。


        

沈晚宁走后,宴会厅的三楼。陷入死一样的寂静。


        

夏清和想走过去,问问他若是还爱着宋绾,那她呢?


        

然而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轮椅车轮滚动地面的声音缓缓响起,在寂静的楼道间,显得异常清晰。


        

所有人都朝着声音来源处看过去。


        

走廊的尽头,陆卓明坐在轮椅上,正在打电话:"对,她刚出去。找人看着她!别让她出事!"


        

宋绾听到这个声音,差点崩溃下来。


        

他应该是看到沈晚宁了吧。


        

宋绾想。


        

陆卓明的到来,并没有让宋绾觉得好过。


        

陆家任何一个相关的人,都只会让她愧疚,痛苦。


        

陆卓明挂了电话,目光却直直落在陆薄川身上。


        

两人隔着长长的长廊,四目相对,陆卓明眼底看不出情绪,他转开头,又看向了一旁的宋绾。


        

宋绾的手上还流着血,她将手腕背在背后,可血一滴滴低落在大理石的地面上,触目惊心。


        

宋绾感受到陆卓明的视线,那视线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不敢看陆卓明。


        

陆卓明又看向一旁碎得不成样子的半人高的花瓶,这么一联系,一下子就看出来是怎么回事,他抬头看了一眼舒意。道:"小意,你去给绾绾包扎一下。"


        

舒意点了点头,她来到宋绾面前,半抱着宋绾往房间里走过去。


        

宋绾始终垂着头,她在舒意的带领下,越过陆薄川,越过夏清和,又越过陆卓明,进了一间房。


        

楼下的人大概是得到了谁的通知。都没有上来,宋绾狠狠松了一口气。


        

舒意看着有些难受,宋绾这个样子,让她有些心疼,可沈晚宁呢?


        

沈晚宁的痛苦,不比任何一个人要浅。


        

陆卓明见宋绾走了,又看向夏清和:"清和,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你先回去吧,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夏清和看了一眼陆薄川,她知道这时候她不管说什么,都会触陆薄川的逆鳞。


        

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她来到陆薄川面前,仰头看着陆薄川,她尽量让自己显得体面清冷:"晚宁说的是真的吗?"


        

她朝着他走进一步:"晚宁说你还爱她,是真的吗?"


        

陆薄川垂眼朝着夏清和看过去。那眸光很黑,还有未曾平息下来的余威,异常骇人。


        

夏清和觑着陆薄川的脸色,突然就有些心慌起来,她突然很害怕陆薄川对着她开口说话,脸色白得厉害:"算了,我知道她是被气得狠了,胡说的,是我不懂事。你都要和我结婚了,又怎么还会爱她呢?你先处理这里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夏清和说完,有些慌乱的转过身。


        

陆卓明皱了皱眉:"薄川,我想和你谈谈。"


        

陆薄川推着陆卓明进了另外一间房间。


        

进了房间后,陆薄川站在窗边,点了一支烟来抽。


        

他手上拿着的,依旧是那个纯黑质地的打火机。


        

"哒"的一声脆响,纯黑质地的打火机机身和几近白色的火苗凑近他的脸,让他的脸显得惊心动魄的夺目。


        

他的目光落在窗外,指尖的烟明明灭灭。


        

陆卓明知道陆薄川是不会主动开口说话的,他坐在轮椅上,抬眼看陆薄川:"绾绾是你带到这里来的?"


        

陆薄川抽了一口烟,烟雾直直相上,盖住他的眼,让他峻厉的脸更透出几分冷然。


        

他突然笑了笑,道:"大哥不是都知道吗?"


        

陆卓明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陆薄川没出声。


        

陆卓明道:"你既要和夏清和结婚,又要把绾绾留在你身边,你想要绾绾怎么做?你既然那么恨她,又何必让她从牢里出来?从牢里出来后,你又逼着她走投无路,来求你,薄川,你到底是真的爱她,还是放不下她?"


        

陆薄川眯着眼,外面是钢筋混凝土的城市,对面的商场是他名下的产业,整个海城,几乎到处都有他的产业。


        

但是这些产业,和陆氏集团百年基业比起来,他更觉得这些东西,不过是个冷冰冰的事物。


        

由这些产业赚的钱,也不过就是个数字而已。


        

陆卓明见他不说话,想了想又道:"薄川,清和她是个好孩子,她等了你四年。这四年里,她不管对你,还是对奖奖,都算是真的尽心尽力,一个女人,没有多少个四年,可以这么等下去的。"


        

陆薄川的看着对面的高楼大厦,他的音色和他的目光一样沁凉:"我会和她结婚。"


        

"那绾绾呢?"


        

陆薄川一提到宋绾,就不出声。


        

他的沉默也像是有力度的。让人猜不出他在想什么的同时,也让人觉得压迫。


        

但陆卓明不惧他,他的这一双腿,就是因陆薄川废的,陆薄川一辈子只会敬重他。


        

陆卓明想了想,还是问道:"今天的事情,是你安排的吗?"


        

虽然不是陆薄川安排,但确实是因陆薄川而起。


        

但是在陆卓明眼里,陆薄川的沉默。就是默认。


        

陆卓明道:"你既然放不下恨,就不要再把她留在身边了,你把她留在身边,你是想要他当你见不得光的情人,还是只想用尽办法折磨她?薄川,人都是会有极限的,你这么折磨她,逼迫她,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陆薄川只是沉默的抽着烟,烟雾中他的面色阴沉冰寒,听到这里,他敛着情绪的双眸微微眯了眯。


        

整个房间都因为他的气势变得异常压抑逼仄。


        

而他身上透出来的寒意,也让人发怵。


        

即便是陆卓明是他的大哥,也有些心惊。


        

他不动声色的注视着陆薄川,道:"薄川,你到底想要绾绾怎么做?要她做到什么程度?"


        

陆卓明的话一出口,房间里又是一阵窒息的沉默。


        

"我不知道要她做到什么程度。"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陆卓明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听到陆薄川没有丝毫感情起伏的声音,带着冰冷到了极致的寒意,让人心中发怵的,一字一字的道:"只是,我活在地狱一天,又怎么能放她回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