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47章 大哥,对不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宴会现场还在觥筹交错,夏清和直接下了楼。


        

刚刚夏清和上楼过后,有几个侍应生想上去看看是什么情况,结果被人半路拦了回去。


        

宴会现场的人便识趣的没人敢上去。


        

当时沈晚宁和宋绾站着的位置偏,即便是沈晚宁差点把宋绾从三楼推下去,楼下的人也没人能看到。


        

但即便是这样,夏清和也能听见别人的窃窃私语。


        

"刚刚我好像看见沈晚宁了,她刚从楼上跑下来的,脸色不太好。"


        

"刚刚那一声,是她发出来的?"


        

"应该是,我刚刚听到有人说,宴会开始的时候,好像看到宋家的那位大小姐了。"


        

"哪位?"


        

"还能有哪位?宋家四年前闹得满城风雨的那位呗。"


        

"不是吧?她还敢来这里?今天可是邀请了陆薄川和陆卓明呢。"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我听说就是陆薄川的人带来的……就住在楼上。"


        

"不是吧?他不是带了夏清和过来吗?"


        

"谁知道呢,说不定旧情难忘?不过他说当时没看清,但你说沈晚宁从楼上跑下来,脸色不好,我觉得这八成和她有关。"


        

两人说着,对视一眼,都心照不宣又讳莫如深的停了下来。


        

沈晚宁是陆璟言的未婚妻,当年陆璟言死得那么惨。沈晚宁怎么会不恨宋绾?


        

夏清和听着她们的谈话,她好像什么也听不清,只有"旧情难忘"这四个,像是带着力度一样,狠狠撞击在她心上,她狠狠握紧了双手。


        

--


        

与此同时,三楼。


        

宋绾坐在房间里,垂着头,没看舒意,从进门后,她就一直是这个姿势。


        

"把手伸出来。"舒意找人拿了医药箱过来,把宋绾还在流血的手放在身前,给她消毒。


        

宋绾任凭她摆弄。


        

"你不要怪晚宁。"舒意消完毒,一边给宋绾上药,一边朝着宋绾道:"璟言出事的时候,他们已经订了婚期,她和璟言的感情很深,失去璟言,对她来说,是很难承受的。"


        

宋绾心里难受,她摇了摇头,鼻音浓重,带着一种自恨的情绪:"是我活该,她就算是真的杀了我,也是我的报应。"


        

舒意手上的动作一顿,她的眼眶有些发涩,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舒意给宋绾上好药,又细心的给她缠了一层纱布。


        

包完又看了看她被打肿了的脸,拿了冰块来敷着,一切做好后。她却没有松开宋绾的手,而是将宋绾的手握在手心里。


        

"绾绾,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宋绾的眼泪还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怎么都擦不干净。


        

她真的太疼了,可是又不知道哪里疼,好像从里到外,没有一处是好的。


        

她的半边脸发麻,那一耳光刚好照着她的耳朵到脸颊,到了现在,耳朵里都还在嗡嗡作响,她要很用力,才能听清舒意的话。


        

宋绾点了点头。


        

舒意看着她,问出了这些年,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那个答案,她问:"绾绾,你当年,为什么要拿陆家的文件?为什么要把爸爸带到郊区别墅?"


        

宋绾觉得有个重锤,狠狠垂在她的脑袋上,她半天没回过神来,有些发愣。


        

"他们都说你是为了季慎年。"舒意道:"真的是这样吗?"


        

宋绾的目光有些空洞,这个问题。早在当年陆宏业出事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给她定了罪。


        

从来没有人问过她,或者怀疑她,她做这些,真的是因为爱季慎年吗?


        

宋绾被这句话问得有些心酸。


        

她勉强笑了笑,抬起头来,朝着舒意看过去。


        

可她的眼神明明落在舒意脸上,却又好像隔着千层万层,空洞得厉害。


        

宋绾艰难的道:"大嫂,当年的事情,我不记得了,说起来你可能有些不信,我当年从医院醒过来,前后发生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我甚至不知道爸爸和二哥已经出了事,还是薄川他们告诉我,我才知道的,过去的那段回忆,在我的脑海里是空白的,发生的所有的事情,我都是通过陆家和媒体的报道拼接起来的,然后强行挤进我的脑子里的,我知道的东西,和你们一样多。"


        

她刚开始只是听说她害了陆宏业,后来又听说二哥去认陆宏业尸体的时候被大货车碾压。


        

然后他们将她偷到的监控视频摆在她面前,给她定罪。


        

他们质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反驳,然后告诉他们,她根本就不认识季家的二少爷,他们甩出了她和季慎年的照片。


        

她要求和季慎年对峙。


        

她那么相信季慎年,觉得她和季慎年那么多年的感情,季慎年必定不会害她。


        

她怕季慎年有难言之隐,还特意留了个心眼,让陆薄川在电话那头听,可是季慎年将她打入了更深的深渊。


        

那些事发生的时候,就像是一场风暴似的洗脑。


        

后来她午夜梦回的时候,都能一件件的梦见事发的现场,他们说的每一件事,都能在她脑子里现出具体的影像。好像她真的亲生经历了一样。


        

她那一段时间的记忆不再空白,从旁人的口中,一点点补齐了上来。


        

很多时候,她都已经分不清,哪些事情是她真实经历过的,哪些事情,只不过是她脑子里的影像。


        

宋绾在说话的时候,有些无措。


        

她的脸很白,又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有些病态,只有那双漆黑灵动的眼睛,显出一点生气,却也透着一种摄人心魄的美感。


        

她是真的长得很好看。


        

夏清和虽然生得漂亮,可她没有宋绾那份冰清玉骨的感觉,不管她怎么刻意模仿,都只能学到点皮毛。


        

不像宋绾,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舒意抬起手,给宋绾擦了擦眼泪,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抱了抱宋绾:"绾绾,要不你离开薄川吧。"


        

宋绾身体一僵。


        

舒意大概也觉得自己的话说得有些荒唐,叹了一口气。


        

陆薄川若是能放过她,又何至于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


        

舒意和宋绾在房间里呆了没多久,陆卓明转动轮椅来到了房间门外,敲了敲房间的门。


        

舒意去开门,宋绾还是刚开始进门的模样,一直坐着没动,被舒意包好的手就那么垂着。


        

舒意将陆卓明推进屋,陆卓明停在离宋绾不远的地方。


        

哪怕是陆卓明坐在轮椅上,宋绾也觉得压迫。


        

陆家的三兄弟不管是在哪方面,从小就远超于常人的优秀,说句天纵奇才也不为过。


        

大哥陆卓明虽然不良于行,却从来没有人敢轻看他半分,二哥陆璟言学医,年纪轻轻却已经很有名气,陆薄川就更不要说。


        

宋绾不知道陆卓明恨不恨自己,想必也是恨的。


        

但他却从来没有责问过她,甚至在出了那样的事情过后,还愿意让她喊一声大哥。


        

陆卓明的面上看不出喜怒:"绾绾,你现在是住在薄川那里了吗?"


        

宋绾知道陆卓明是不希望自己再和陆薄川联系在一起的。


        

宋绾看着自己被纱布包裹的手,动了动唇:"大哥,对不起。"


        

陆卓明想起陆薄川的话,他道:"我知道这件事也不是你能决定的,是薄川逼的你,而他想要做的事情,是没有做不成的。"


        

宋绾勉强笑了笑。


        

宋绾想问陆卓明,她可不可以先回去,可想了想,又放弃了。


        

陆卓明来了没多久,就和舒意出了门。宋绾的电话响起来,她接起来:"喂?"


        

"是我。"电话那头,陆薄川的声音响起来。


        

宋绾心里一紧,就听陆薄川道:"到地下停车场来。"


        

陆卓明和舒意走后,宋绾一直没走。


        

没有得到陆薄川的命令,她不知道该不该走。


        

宋绾挂了电话,她从房间里出来后,避开人群,直接去了地下室,就在她要转过身的时候。突然看到一抹身影。


        

宋绾觉得那背影非常眼熟,让她有些心慌,她几乎是想也没想,立刻追上去。


        

男人就在她前面不远的地方,即将要拐一个弯。


        

宋绾心跳得厉害,加快了脚步,然而等她转过弯去的时候,对面却已经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宋绾皱了皱眉,她觉得这背影很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但是也容不得她多想,就看到了不远处,陆薄川停在地下停车场的那辆腾辉。


        

陆薄川大概是感受到了她的视线,他将车窗半降,脸色阴郁,深邃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上车。"


        

宋绾顿了一下,陆薄川的目光一瞬不瞬,正在盯着她。


        

宋绾被那目光压迫着,最后还是抵挡不住,上了陆薄川的车。


        

陆薄川脸上寒气深重,将车倒出来,一脚踩下油门,车子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射了出去。


        

--


        

车上,宋绾坐在副驾驶,陆薄川在开车,一路上沉默不语。


        

车内气压低沉,显得空气异常逼仄。


        

宋绾细白的手指紧紧的握着,侧着头,看着车窗外。


        

车子一路疾驰,往景江小区开过去。


        

宋绾连呼吸都不敢放得太重,她右边的脸颊还肿着,耳朵里的嗡鸣声已经渐渐消失,但被打了的那只耳朵却像是在发着烧一样。


        

宋绾不想让自己太过难堪,便努力让自己的头侧过去。


        

"你刚刚在追人?"不知道过了多久,陆薄川冷然的声音响起。


        

那声音辨不清喜怒。


        

却惊得宋绾心中猛的一跳,这才反应过来,她刚刚的举动,应该被陆薄川看见了。


        

"没有。"宋绾否认道。


        

陆薄川脸色冷沉。不再说话。


        

可就算他不说话,却依旧像是一座山一样,压迫着宋绾。


        

宋绾的神经紧绷异常,像是一把拉扯到了极限的弓。


        

后来实在是受不了,她看着车窗外迅速倒退的景色,一动不动,漫无边际的想,之前她住院的时,听周竟查到陈语在景城小区买房的时候,还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景城小区的房价就已经可以用寸土寸金来形容了。


        

但和景江比起来,虽然两者只有一字之隔,景城却又低了不止一个档次。


        

如果说景城小区寸土寸金,那么景江小区就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了。


        

景江在整个海城,都是首屈一指的存在,无论是地理位置,绿化,装修,还是别的什么安保措施,甚至是里面住着的住户,景江都有严格的把控。


        

景江小区不大,但里面住的人,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是海城重量级的人物。


        

不仅有钱,还得有权。


        

宋绾都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能住上这样的房子。


        

宋绾自从出狱后,除了住院的那几次,都没有好好睡过一个好觉。


        

刚出狱那会儿,因为接收宋家的烂摊子,她基本在宋氏的办公大楼里度过。


        

每天不停的查账。从白天查到晚上,从晚上又查到白天,查得她头晕脑胀。


        

那个时候她还没想过要放弃宋氏,垂死挣扎着想尽办法,想要让宋氏起死回生。


        

但真的太难了,公司的帐一大笔窟窿填不上,上亿的资金不知道去向,运营也有很大的问题,股东们咄咄逼人,所有的压力全部压在了她一个人身上。


        

她需要钱。需要大把的资金去填那个窟窿,但是没有人敢借给她。


        

后来公司的事情还没彻底解决,又遇上宋显章保外就医,宋绾医院公司两头跑。


        

有时候睡在办公室,有时候去看宋显章,两人还没说几句话,宋绾就先睡着了。


        

等到公司终于走不下去,宣布破产,她既要应对员工和合作商的闹事,又要照顾宋显章。


        

每天像个骆驼一样活着,真正的被逼得走投无路,山穷水尽。


        

那时候她常常入睡的那几秒,都忍不住在想,如果有一天她猝死了,陆薄川会不会心里好受点。


        

但还没开始往下想,她就已经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醒来以后,她就连想的时间都没有了。


        

后来等到公司的风头过了,又遇上周竟的公司出事……


        

事情一个接一个的发生,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甚至在来景江之前。她要么住在宋氏的公司,要么住在医院的折叠陪护床上,都没有真正在床上入睡过。


        

说来可笑,她被郑则送到景江的那几天,竟然是她出狱以后,头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睡在"床"上。


        

一路上,陆薄川都沉默得可怕,宋绾动都不敢动。


        

大概是神经绷得太紧,宋绾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车里全是陆薄川冷冽的味道,入睡后。宋绾竟然又开始迷迷糊糊做起了梦。


        

她梦见她高考的前一天,等在陆薄川公寓门口,等到了十点多,陆薄川带着一身酒意,从电梯出来后,一眼看见她,愣了一下。


        

宋绾当时委屈极了,站起来看着他,都快哭了,说:"我等了你四个小时了,我明天就要高考了。"


        

陆薄川喝了酒,整个人都透出一股慵懒的劲头,他手腕间还搭着衣服,不知道是真醉还是假醉,只是一双漂亮的眼平静的看着她,性感的要命。


        

他懒懒的问:"来这儿干什么?"


        

宋绾那时候喜欢他喜欢的要命,被他这样看着,特别想吻上去,脸都红了,道:"我明天要考试了。"


        

"想我帮你替考啊。"陆薄川直起身,来到她面前,身上酒味都混合着男人荷尔蒙的气息,让宋绾心脏狂跳,他附在宋绾耳边,热气就喷在她的耳廓:"小朋友,这么深夜的,来我这里,我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嗯?"


        

他一提到上次,宋绾就耳廓发热,脸颊发烧,她咬了咬唇,道:"如果我考好了,你会送我礼物吗?"


        

陆薄川和她靠得极近,目光沉沉的看着她。


        

宋绾头皮发麻。


        

陆薄川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将她的下巴挑起来。


        

宋绾一下子就撞入了他黯沉的眼里。


        

她的心"砰砰砰"的,几乎要跳出嗓子眼,紧张得手心都跟着冒汗。


        

他的声音低沉沉的,磁性质感,问她:"你想要什么礼物。"


        

宋绾说:"我上了大学。你要经常去看我。"


        

他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沉沉的看着她。


        

声控的灯光从他背后斜切过来,他背着光,眼神却黯沉得让人心悸。


        

陆薄川的唇吻上的来的时候,宋绾屏住了呼吸。


        

他将她抵在墙壁和胸膛之间,吻带着浓烈的酒味和男人身上刚烈的荷尔蒙气息,像是一剂效力猛烈的蒙汗药,让宋绾心惊肉跳。


        

她细白的手指下意识的抓紧了陆薄川的衣服。


        

感觉一颗心像是蹦极一样,刺激得不行。


        

后来陆薄川让她在自己公寓的客房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送她去宋家。宋绾拿了考试用的东西以后,他又开车送宋绾去学校。


        

那一场考试,宋绾考得前所未有的好。


        

考试完以后,她拿着自己查了分数记下来的成绩,给陆薄川打电话。


        

陆薄川那边正在和别人在酒吧,她拿着电话,听到对面的人"喂?"了一声。


        

宋绾说:"是我。"


        

陆薄川问:"怎么了?"


        

"我的成绩出来了。"宋绾抓着电话,尽量让自己平静,还是忍不住翘起嘴角:"考得非常好。"


        

陆薄川那边正好有人在叫他,问他是谁。


        

宋绾听到陆薄川似笑非笑的道:"家里的小朋友。高考成绩不错,正在找我要奖励呢。"


        

那个时候他们刚刚结婚。


        

就算是在梦里,宋绾都心酸得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