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51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没有不喜欢你。"陆薄川站起身,来到奖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面如寒霜的道。


        

这句话他经常对奖奖说,我没有不喜欢你,我没有不爱你。


        

而且他每次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都十分的冷静,并不是在哄孩子,反而像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就好像在商场上谈判的时候一样的冷静克制。


        

奖奖一只小手紧紧抓住行李箱的拉杆,另一只小手牵着二哈的绳索,不回头。


        

他到底还小,三岁都还不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缺爱的缘故,从小就要比别的小孩傲气。


        

要不然也不会为了引起陆薄川的注意而经常离家出走。


        

若是以往,只要陆薄川稍微递个台阶,他立马就会跟着下。


        

但是这会儿。他却站着没动。


        

二哈甩了甩尾巴,突然挣脱了他的手,朝着楼上跑。


        

奖奖真是气它气得要死,这个狗狗到底是怎么回事!


        

红着眼睛:"校(少)爷!你还回去干醒么!"


        

二哈没理他,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奖奖更气了,二哈都不要了,又拖着行李箱出大门。


        

可他还没走远,二哈便又回来了,跑到奖奖面前,叼着一个最新限量版车车小模型,甩着尾巴讨好的看着他,让他带着他最爱的车车模型。


        

奖奖真是气死了,谁要它把车车拿下来的!


        

他又没有真的要走!


        

奖奖气得脸都红了:"你拿介个下来干醒么!谁叫你拿下来的!"


        

陆薄川最后还是蹲下了身,伸手给奖奖抹了抹眼泪。


        

奖奖偏过头,却站着没动。


        

陆薄川冷然的道:"男孩子不要经常哭,显得很娘气。"


        

"我才没有很娘气!"奖奖不服气:"而且我也没有经常哭!"


        

这倒是实话,奖奖有时候气得想哭,基本都会死死憋住,不会轻易把眼泪掉下来。


        

他是个很要面子的小孩。


        

陆薄川看着奖奖的眼泪,最后还是软了态度:"这次是我不对,下次我会把时间空出来,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参加家长会。"


        

奖奖却戒备的看着他:"你说的系金的吗?"


        

"真的。"


        

奖奖这才瘪着小嘴巴,眼泪流得更凶,回头又去吼二哈:"你还不回去。还站在介里干醒么!"


        

无辜的二哈被他吼来吼去,摇了摇尾巴,咬着他的车车小模型又往别墅走。


        

奖奖脸色有点红,委屈的道:"我的行李箱好重!我都搬不起!"


        

陆薄川一手将他抱了起来,一手拉着他的行李箱,往别墅里面走,他没有责怪孩子离家出走的事,将他抱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奖奖抱着他的脖颈,小脸埋在他的脖子里。


        

后来陆薄川处理公事,奖奖坐在他怀里。


        

陆薄川道:"男子汉大丈夫,不要总黏在大人身上。"


        

奖奖坐在他腿上,在玩狗狗拿下来的限量版车车小模型,和陆薄川车库里新开的是同一款车,又高大又威猛帅气,闻言脸红红的:"我又还没讲(长)大!我还系小孩挤(子)!"


        

--


        

景江。


        

郑则将照片发给陆薄川后,出去将宋绾桌面上的面条拿走。将厨房给收拾干净,又重新给宋绾下了一碗面。


        

宋绾有点不好意思:"谢谢。"


        

宋绾吃完面条,埋头去翻看郑则给她带来的资料。


        

郑则道:"宝丰,万威,杰瑞,这几个公司的竞争力都相当的强,其中又以万威的实力最强,无论是资质还是背景,都是海城数一数二的……"


        

宋绾先看了看关于A区那块地的所有资料,A区招标,是要修建一个大型游乐园,工期两年,这种大型工程,造价高,工期短,又是公益性质的建设,做好了就是个活招牌。


        

现在是所有投标的公司都已经去过现场勘查,做好了标书和方案,资质已经送去过审。


        

这里面的资料太多,宋绾一下子根本看不完,她朝着郑则道:"你先回去吧,我先把这些资料看完。"


        

今天刚好是周六,明天还有一天时间,下周一宋绾就要去公司。


        

郑则走后,宋绾在家里研究了两天的资料,自己的,对家的。


        

周一那天,是郑则开车载她去的公司。


        

宋绾到的时候,小组成员稀稀拉拉到了两三个。


        

公司对于员工的上班时间是很弹性的,不能打卡签个外勤即可。


        

宋绾昨天已经让郑则帮忙通知过小组成员,让他们九点过来公司开会。


        

宋绾在办公室等到了十点,小组的人依旧没来齐。


        

宋绾资历不够。陆薄川直接让她来负责这个项目,本来就是强人所难,下面的人嗤之以鼻,上面的人也在等着看她笑话。


        

再加上她的背景,指不定多少人在背后骂她不要脸。


        

宋绾都知道,她沉住气,一直等到了十点,还差两三个,宋绾道:"不等了,我们现在就开会。"


        

她手上拿着每一个员工的资料,从入职到现在,每一个人在公司的业绩和成就,上面都写得清清楚楚,而且她一字不漏的全部背了下来。


        

她是做了很多准备,才来的公司。


        

宋绾看着最后一个到来的曹雪佳,问:"如果我记得没错,我昨天有通知到各位,今天早上九点开会,现在已经十点,但是小组的人依旧没有到齐,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人回答她。


        

宋绾目光落向曹雪佳:"曹雪佳,两年前九月份入职,自从入职以来,前半年在学习,后一年半开始崭露头角,仅仅一年半的时间,就已经签下来四个大工程,是整个行业的标杆,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是这么没有时间观念的人,能来说说今天迟到的原因吗?"


        

曹雪佳被点名,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但她实在厌恶宋绾,没好气的道:"堵车。"


        

"是,今天早上过来的时候确实很堵,你昨晚肯定研究资料到很晚,今早才起来迟了,路上又遇上了修路的,绕了远路,然后快到公司的时候又发现身体不是很舒服。所以还去医院看了一场病,对吗?"


        

曹雪佳脸色清白交加:"宋绾,你不要太过分!"


        

……


        

一场会议开得宋绾心力交瘁,她有想过会不顺,但是没有想过会这么不顺,她从这些人的嘴里撬不开一个字。


        

宋绾摔了手上的资料:"你们排斥我,我知道,但是对我来说。这个工程签下来了,我很开心,若是签不下来,我也没有任何损失,有损失的是你们,你们已经投入太多的精力和时间,还有金钱,这个标拿不下来。你们之前付出的所有心血全部都是白费。"


        

宋绾的一场会议,很快在陆氏集团掀起轩然大波,公司的人几乎都在讨论和嘲讽宋绾在会议上的凌厉作风。


        

"她不做销售可惜了。"


        

总裁办公室,郑则有些惊叹,啧啧的道:"我真没想到她能做到这种程度,她把每个人的资料都研究了个透彻,然后逐一击破,没有一个人在她嘴里讨到什么好处,她自己掌握的信息量不够,便问底下的人,然后建议底下的人从各方面收集对方公司的信息,又问底下的人熟不熟悉招标公司的人,哪怕只是一个保洁阿姨,我觉得她可能是想从各方面渗透自己的眼线下去,好了解对手公司的一切动态。"


        

招标这种东西,说是透明的,但其中的弯弯绕绕可多了去了。


        

评标人是谁?评标人意属哪家公司?


        

他们想要什么样的一个团队?


        

对手公司做了哪些准备?见了哪些人?


        

各个环节都必须要打通。


        

这就好像一个备战的人,正在洒下天罗地网。


        

当然,这些东西,早在宋绾来之前,就有人已经走了关系,只是那些人走的关系,大多都是能说得上话的重量级的人物,并不包括那些无名之辈。


        

陆薄川站在窗前。修长的手指间夹着烟,眼眸微眯。


        

郑则觉得宋绾不做销售可惜了,但其实宋绾在建筑设计方面,才是真正的天赋异禀。


        

陆薄川曾经看见过她设计的房子。


        

也听到过老师对她设计的评价。


        

但是像她这种坐过牢,又没有文凭,成不了注册设计师的人,是没有办法在自己设计的东西上署名的。


        

也没有人会用她。


        

宋绾在陆氏工作了几天,几乎是寸步难行。


        

没有人配合她。所有人都在阳奉阴违。


        

而整个公司,都因为她的到来,而哗然。


        

能进陆氏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宋绾和陆氏的瓜葛,陆薄川竟然会允许宋绾这种人进陆氏,还将她放在这样一个位置上。


        

公司的吐沫都快要将她淹没。


        

宋绾又在公司看了半天资料,去吃饭的时候,刚好听到曹雪佳在打电话。


        

"对呀,她以为她是谁呢?还来领导我们这个团队,真是搞笑死了,谁知道她会不会把我们团队给卖了啊,当初她偷陆氏的文件的时候,可从来没手软过。"


        

宋绾深吸一口气,这样的话她在陆氏集团几乎每天都在听,她拿着饭盒,正要绕过曹雪佳。却听到了曹雪佳下一句话。


        

她说:"晚宁,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在公司好过的。"


        

宋绾脸色一白,整个人都忍不住晃了一下。


        

"这种人竟然还能恬不知耻的来陆氏,你都不知道陆氏的人现在有多少人在嘲笑她。"


        

宋绾呆呆的看了看头顶上的天花板。


        

所有人的谩骂和嘲讽她都能忍下来,但是唯独沈晚宁这三个字,能在她的心口划一道口子。


        

不见血,却疼入骨。


        

因为沈晚宁的后面。跟着的是陆璟言这三个字。


        

宋绾已经没有任何胃口,拿着饭盒就要转过身。


        

却不期然和一双淡漠的双眸对了个正着。


        

宋绾一惊,几乎是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


        

陆薄川站在离她不到两米的地方,很沉的看着她。


        

这里并不是总裁办公室,也远不到食堂的位置。


        

宋绾不知道陆薄川为什么会到这个他无论如何也不该出现的地方来,而且身上的气压极低。


        

"陆总。"宋绾脸色有些惨白。


        

陆薄川看了一眼不远处还在打电话的曹雪佳,又看向宋绾,脸上郁积着阴鸷:"你就让她在背后这样说你?"


        

宋绾手里紧紧的握住饭盒,她觉得有些好笑,这样的结果,应该在他让她负责A区这个项目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料到了。


        

宋绾笑了笑:"她说的也没有错。"


        

这几天,她听到的污言碎语和谩骂多了去了,而且说得比这个难听多了。


        

只不过是因为曹雪佳口里念出来的那个名字,才让她格外承受不住。


        

陆薄川脸色阴沉的可怕。


        

"如果陆总没有什么事情,那我就先回去了。"


        

宋绾说完。看也不看陆薄川,越过他就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


        

如果接收到的谩骂和嘲弄太多了,她也是会痛的。


        

陆薄川没有拦她。


        

宋绾在办公室坐了很久,最后站了起来,直接去了医院。


        

她去的时候,宋显章状态还不错。


        

宋绾来这里,就是想问宋显章关于A区那块地的事情:"爸爸,你知道A区这块地吗?"


        

"A区?"宋显章皱着眉。想了想问:"是不是要修建游乐园的那块地?"


        

"对。"宋绾道:"我现在在陆薄川公司上班,负责这块地的招标,前阵子我们公司的底价被人泄露了出去,这对我们有些不利,这块地很快就要开标了,我们的对手公司是宝丰、万威、和杰瑞。"


        

宋显章咳嗽了一声,倒是也没对她竟然去陆薄川公司上班而感到诧异,想了想道:"那你要注意万威。"


        

"我知道。"宋绾也实在没有办法了:"我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认识的人,我想看看万威的关系到底打通到了什么程度。"


        

宋显章本来想说,她身边就有一个,陆薄川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关系户,陆薄川带她见一个人,可比他带她见十个人还要有用。


        

但这话到了口边,又咽了下去。


        

宋显章最后也只能摇了摇头:"宋家垮台,整个海城的人又知道,陆家打压着宋家,就算我认识人,带你见了也没用。"


        

宋绾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宋绾从医院出来,刚好遇到了公司的一个同事。


        

宋绾记得她叫许娆,很开朗的一个女孩子,长得也漂亮。


        

那天开会,她是第一个到的公司,也是唯一一个没有被宋绾点名的女孩儿。


        

但是此时此刻,许娆的脸色并不好,和在公司的时候截然不同。


        

"许娆?"宋绾细犹豫一下,还是出声叫道。


        

许娆惊了一下,回头看到是宋绾:"宋主管。"


        

她叫完宋绾,又回头朝着病房里的人道:"你受伤了就先休息,我先走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宋绾身边走:"宋主管,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看我爸爸,你呢?"宋绾回头看了一眼许娆刚刚站着的地方:"你朋友在里面?"


        

许娆含糊的"嗯"了一声。明显不愿意说太多:"我们一起去外面喝杯茶吧?"


        

宋绾求之不得。


        

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宋绾还没开口,许娆就已经率先开了口:"其实这个项目,竞争的希望已经不是很大,当初除了底价泄露出去,公司还走了两个人,这两个人最后进了万威的公司。"


        

宋绾愣了一下,这个问题没有人告诉过她。


        

招标阶段,两个人被挖走。这意味着什么,宋绾简直想都不敢想。


        

许娆道:"这件事影响恶劣,让你来的人大概是不想让你还没开始战斗就已经失去了斗志。"


        

她说着,脸色又冷了下来:"不过这两个人以为自己离开了陆氏,就能平步青云,想得也太美了点,得罪了陆氏……他们就算去了万威,也寸步难行。"


        

宋绾完全不怀疑许娆的话。


        

她只是有些苦涩的笑了笑:"你为什么……"


        

"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许娆喝了一口奶茶:"因为我觉得你值得吧。"


        

宋绾被恶意对待了这么久。头一次遇见对她这么友好的,一时间有些心潮起伏。


        

这几天在陆氏集团工作,她有种回到了宋家刚刚破产的时候的感觉,每天都神经紧绷,寻找出路,可每一天都寸步难行。


        

周围全是谩骂嘲讽的声音。


        

和许娆告了别,宋绾直接回了景江。


        

她没有坐电梯上去,二十八楼,她一级一级的走上去,走得头脑发晕,又饿又累。


        

宋绾掏出钥匙,将门打开,然而还不等她踏进房间,背后突然一股大力朝着她猛地袭来。


        

"啊--"


        

宋绾惊叫一声,下一刻,她被一个劲实的胸膛狠狠的抵在了墙壁上!


        

还不等宋绾回过神来,一个吻就普天盖度的落了下来。


        

宋绾剧烈挣扎,鼻息间却串入男人冷冽混合着烟草味的气息,他将她狠狠抵在墙壁上,撬开她的贝齿,凶狠的掠夺。


        

"唔--"宋绾一阵心惊肉跳,觉得自己快要死在这个吻里。


        

她渐渐的没有什么力气,男人不知道吻了多久,直到宋绾快要呼吸不上来,他稍稍往后撤离。


        

如刃的双眸紧紧锁着她,那目光像是恨不得想要一把掐死她,他道:"你可以来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