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59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海城夜里开始下起了雨,雨势磅礴,车子开在路上,几乎要看不清路,而路面更是泞泥不堪。


        

加工厂离市里很远,路途崎岖颠簸。


        

开往加工厂的山道上,一辆防弹越野车的速度却分毫不减,车子的后面,军绿色的越野车紧跟其后。


        

而与此同时,加工厂里。


        

宋绾的手脚被人捆绑着,蜷缩在地上,加工厂里灯光昏暗,能照见她汗涔涔的额发,和脸上已经干涸的血迹,以及她痛苦皱着的细眉。


        

宋绾被人踢了一脚,从梦中清醒过来,猛地睁开眼,大口的喘着气,整个人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眼神混乱。呆滞,不可置信的痛苦。


        

耳朵里嗡嗡作响。


        

"醒了?"一道声音突然在头顶响了起来,让宋绾心里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僵硬在原地。


        

是闻邵的声音。


        

寒意兜头而来。


        

宋绾皱了皱眉,从她被车子包抄的时候,心里就有些隐隐知道,来人十有八.九,会是闻邵的人。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郑则一再的提醒过她,要小心闻邵,闻邵上次吃了那么大的亏,不可能放过她。


        

但是她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明目张胆。


        

宋绾的头发被人用力拉了起来,这一下牵扯到了伤口,她疼得眼前发黑。


        

她闭了闭眼,等缓过来那股劲儿,再睁开眼的时候,一眼便看见了不远处,坐在一张沙发上的闻邵。


        

他背对着光,表情隐没在黑暗里。


        

宋绾心里一沉。


        

"宋小姐,还记得我吗?"闻邵偏过头,点了一支烟来抽,如果仔细看过去,就可以看出,他拿打火机的那只手,一道狰狞的疤痕,从手心贯穿手背,异常可怖。


        

而他右手的手指,从小指到中指,三根手指由于伤了筋脉,成了一种奇怪扭曲的姿势。


        

宋绾脸色惨白。她虽然知道闻邵的手必定伤得不轻,却没想到,会伤成这样,没有人告诉过她。


        

这个人手段阴狠,凶残,宋绾早在周竟出事之前,就已经查到过。


        

得罪他的人,会是什么下场,宋绾心里清楚。


        

正因为清楚,所以才更加恐惧。


        

宋绾的眼睫微颤:"闻总。"


        

"看来是没忘记。"闻邵伸出手,将宋绾的下巴挑起来,他突然笑了笑,笑意却并不达眼底,反而显出一种阴狠:"宋小姐可真是天大的胆子,连我闻邵也敢耍,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才能泄了我的心头之恨呢?"


        

宋绾心弦紧绷,她低低的垂下眼睫,心里害怕得冷汗直冒:"我并没有耍闻总,而是闻总在逼我。"


        

"逼你?"闻邵收了笑容:"如果我没记错。当初可是宋小姐你亲自打的电话给我,要爬我闻邵的床的吧?宋小姐赴约的时候,我可没拿刀子架在宋小姐的脖子上,可宋小姐拿着刀来赴约,是什么意思?"


        

这件事只要稍微想想,就知道,宋绾当时并不是来让他玩,而是想要他的命的。


        

宋绾咬着牙,气得眼眶发红,当初若不是闻邵给她下绊子,她又怎么会走到这个地步。


        

闻邵的手指收紧:"什么东西,竟然玩花样敢玩到我头上来,嗯?"


        

宋绾脊背发寒。


        

"若是宋小姐当晚乖乖的让我玩一个晚上,玩了也就玩了。"闻邵脸色阴沉下来:"但是宋小姐这么不听话,那我只好让宋小姐涨涨记性,既然宋小姐不愿意上我的床,我今天给宋小姐准备了几个人,希望宋小姐今晚能玩得满意。"


        

闻邵说完,松开了宋绾的手,朝着旁边的几个大汉使了使眼色。


        

几个大汉对视一眼,一脸猥琐的朝着宋绾走了过来。


        

宋绾惊恐的看着那几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其中一人脸上还横亘着一条长长的刀疤,一看便知道,这是一群亡命之徒。


        

宋绾害怕到了极点,拼命得想要往后退,可她的双手双脚却被绳索绑住,动颤不得。


        

而正在这个时候,一只粗糙的大手,朝着宋绾伸了过来,一把扯住宋绾的衣服,宋绾血红着眼,用力偏过头,想要避开那人的手。


        

"嘶啦--"一声,衣服被撕破的声音让宋绾狠狠一颤,紧接着,男人的手再次朝着她伸了过来--


        

宋绾狠狠盯着那人的手,恨得双眼发红。


        

就在男人快要触碰到宋绾的身体的时候,宋绾恨极怕极,若是她落在这些人手里……


        

宋绾想到这里,几乎是用尽全力。猛地朝着男人狠狠一扑,一口死死的咬在了男人的手臂上。


        

男人猝不及防,惨叫一声,条件发射的一脚朝着宋绾的肚子踢了过去。


        

宋绾痛得眼前发黑,半天吸不上气来,身体蜷缩着,浑身颤抖,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闻邵脸色一沉,刚要说话。


        

外面杂乱的急刹车的声音穿透疾风暴雨,猛地传了过来!


        

几乎要刺破耳膜!


        

几人下意识的回过头。


        

只见漆黑的夜色里,一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西装上满是褶皱,扣子扣得歪歪扭扭,衬衫的下摆从卡着的腰带里翻了出来,异常狼狈,他的头发上仿佛还在滴着水,毫无形象可言。


        

可那个男人身上却裹着满身戾气,眼神异常可怕,几乎有种让人毛骨悚然的错觉。


        

而他后面,一辆辆军用越野鱼贯而入,后又紧急刹车,一时间,空气中只剩下车轮划过地面时发出的尖锐刺耳的摩擦声。


        

和巡逻车的鸣笛声!


        

车上的人鱼贯而出,将整个加工厂围了起来。


        

在场的人除了闻邵,几乎没有人见过这么大的场面,顿时吓得腿脚发软。


        

刚刚去撕宋绾衣服的人,则已经跌落在了地上。


        

其中一个大汉惨白着脸,朝着闻邵看过去:"怎么回事?这个丫头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们绑架宋绾的车辆没有挂牌,车子从市里开到加工厂的途中,还换过车辆,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要找过来,根本时间不可能的事情!


        

闻邵皱了皱眉,他也没想到陆薄川的车子会来得这么快,而且看着这样的阵状,显然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报警这么简单,这些人除了部分是巡捕,其他人的身份更加叫人忌惮!


        

然后他就看到了陆薄川身后跟着的韩奕!


        

他的脸色一白!


        

陆薄川从外面进来,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宋绾。


        

她单薄的身体躺在地上,不断的在颤抖,衣衫凌乱,额头一片血肉模糊。


        

陆薄川死死盯着宋绾,一步一步朝着她走过去,来到宋绾面前,脸色一片阴沉。


        

他脱了自己身上的西装,缓缓蹲下身,罩在宋绾的身上,然后伸出手指擦了擦宋绾脸上的血迹,可他的手指刚碰到宋绾的额头。宋绾却猛地尖叫了一声!


        

陆薄川只觉得心口像是突然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狠狠刺了一下,他将宋绾从地上抱起来,宋绾用力挣扎。


        

陆薄川死死箍住她的身体,低声的道:"是我,宋绾,是我……我是陆薄川。"


        

宋绾整个人却越发的颤抖挣扎得厉害。


        

陆薄川轻轻拍打着宋绾的脊背:"宋绾,是我!没事了!我是陆薄川……"


        

他一遍又一遍的朝着宋绾喊道。


        

他的声音好像起了作用,宋绾从耳朵里嘈杂的嗡鸣声中,听到了陆薄川的声音,心里却猛地被一种巨大的悲痛击溃。


        

忍不住"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她是真的害死了陆宏业,害死了二哥,害得陆家家破人亡,那份文件真的是她偷的。


        

她用尽心机,避开了秘书,将那份文件偷出了陆氏总部大厦。


        

四年前的那场商业大案,是她亲手将陆家推上了绝境。


        

宋绾从出事以后,从来没有这么哭过,那悲痛像是顺着陆薄川的声音,延绵进了她的耳廓。传遍了她的全身,进入了她的血液,继而淹没了她的五脏六腑。


        

陆薄川紧紧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可是宋绾的悲痛却没有办法减轻分毫,反而越发剧烈。


        

陆薄川却是不厌其烦,低声的道:"宋绾,没事了,不用怕。"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宋绾终于安静下来,他才阴沉着脸,解开宋绾手上和脚上的绳子,将她抱起来,放在一边,然后他站起身来,朝着闻邵看过去。


        

闻邵心中怵了一下。


        

而他身边的人,更是大气也不敢喘。


        

陆薄川锐利的目光像是能划破人的皮肉,落在闻邵身上,低沉着声音道:"我有没有说过,我陆薄川的东西,就算不要了,别人也是碰不得的,闻总,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当真觉得我不敢动你?"


        

他的声音太沉了,仿佛压低的云层,现场死一样的寂静,没有人敢回答他。


        

闻邵之前就吃过陆薄川的亏,更是从心底里忌惮他。


        

然而陆薄川也不需要任何人回答,他转身从身边的人手里抽出了一把瑞士军刀。一刀狠狠刺在了跌落在地上的那个大汉的手心。


        

那速度太快了,几乎让人反应不过来。


        

血腥味很快弥漫了整个加工厂。


        

陆薄川却还不放过他,他一脚狠狠踩在了男人的腿间。


        

下一刻,一声杀猪般的尖叫声猛地响了起来


        

没有人敢上前劝阻或者阻拦。


        

他身边的几个大汉吓得脸色发白,不断的想要往后退。


        

然而陆薄川却不打算放过其中任何一个,又如法炮制,没有一个人幸免,最后轮到闻邵的时候,闻邵吓得整个人跌落在地上,他朝着陆薄川喊:"陆薄川。你敢!"


        

陆薄川深邃黯沉的眼底却阴沉得没有一丝光亮,脸上一片阴云密布,看着闻邵的时候,却又锐利得让人惊惧:"看来上次闻总还是没有长记性,你以为你头上站着闻域,我就不敢动你?"


        

他说着,不由分说,一脚朝着闻邵的胸口猛地踹了过去。


        

闻邵整个人像是被迫飞了出去,"碰!"的一声,撞击在了地上。


        

紧随而至的,便是手被刀尖穿透的巨大痛感。


        

当陆薄川的脚来到他的腿间的时候,闻邵这才感觉到深深的害怕……


        

下一刻,一阵剧烈的痛便传遍了闻邵的全身!


        

……


        

车上,宋绾已经睡着了,额头上的血迹已经被人清理,她整个人依旧蜷缩着,手死死抵住腹部的位置。


        

她的腹部青紫一片,不仅腹部,连背上都有。


        

陆薄川将她抱在怀里,眸色深谙。


        

闻邵等人则被扣押在后面的车上。


        

郑则早在上车的时候。就已经联系了最近的医院,他看着宋绾单薄消瘦,满身是伤的身体,却是狠狠松了一口气。


        

这前前后后,一共差不多花了十多个小时,每一分钟都惊险刺激,当时的情况,若是他们晚去一步,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车子并不好走。车上颠簸得厉害,每颠簸一次,宋绾的眉头就皱得更紧。


        

陆薄川只好让她躺得更舒服一点,尽量让她不要晃动。


        

他看着怀里的宋绾,伸出手来,将宋绾的头发拢在耳后,尽量避开宋绾额头的伤口。


        

宋绾的脸本来就白得几欲透明,这伤口蜿蜒在她的额头,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陆薄川看着这样的宋绾,突然想起了宋绾第一次说要追他的场面。


        

那个时候,他从国外回来已经三年,和宋绾认识也已经三年,三年时间,和宋绾见面的次数却不多,那段时间他太忙了,忙着接管陆氏,忙着结交朋友。


        

他对宋绾的印象并不深,只依稀记得,是个非常漂亮清冷,成绩优异的小女孩儿。


        

但他身边优秀的人太多了。他自己本身就跳了几级,高考的时候依旧是当年海城的省状元,宋绾就算成绩再好,在他的世界里,却也掀不起半点风浪。


        

一旦两人没有见面,宋绾的身影,从来不会出现在他的脑海。


        

直到某一天,他和朋友谈完生意,从陆氏总部大楼下来的时候,便被人堵在了大堂里。


        

这样的场景他遇到过很多次。却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小的,朋友转头笑得肩膀都在发抖。


        

陆薄川也笑:"找我有事?"


        

小女孩儿转着一双漆黑灵动的大眼睛,朝着他看过去,然后递给他一个礼物:"送给你。"


        

陆薄川看着她手里的东西。


        

"送给你的。"宋绾脸有点红。


        

陆薄川怕她不好意思,又因为陆家和宋家关系亲密,便伸手接过来,挑了挑眉,拿在手里把玩。


        

他是真的长得好看,二十三四岁的年纪,眉眼夺目,线条凌厉,身材高大修长,矜贵中却又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城府,淡淡的目光中却是极致的吸引力。


        

轻轻看人一眼,就让人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宋绾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几乎要移不开眼,将礼物送出去的同时,朝着他道:"我想追你,可以吗?"


        

那个时候她才多大?可她看着陆薄川的眼睛明亮又坚定,不像临时起意,倒像是蓄谋已久。


        

陆薄川没有那么多泛滥的同情心,也自认不是多高尚的人,背地里做生意和教训人的手段也并不心慈手软,但是那一刻,她清亮的眼睛却在他心里狠狠撞了一下。


        

但她太小了,他认识宋绾的时候,宋绾才13岁,就算过了三年,对于他来说,16岁的她和13岁也没有任何区别。


        

他对祸害小孩儿不感兴趣,便朝着她笑道:"小朋友,我不是什么好人,也不好追。"


        

那是真心话。


        

小孩儿却并不退缩,仰着一张俏生生的脸,声音带着稚气,朝着他道:"我不喜欢好人,我喜欢你,而且你说不好追,我又更喜欢你了。"


        

陆薄川看着她,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回家写作业去吧。"


        

下一次她把成绩单送到他面前:"我不用写作业。也可以拿第一。"


        

--


        

宋绾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她的头上包裹着纱布,浑身痛得像是没有知觉,宋绾睁着眼,目光空洞的望着天花板。


        

这样的情景,已经出现了不止一次,宋绾微微转过头去,陆薄川正背对着她站在窗边抽烟。


        

宋绾鼻尖酸涩,眼神却没有办法聚焦。


        

当时那个电话拨出去。她原本想要拨的是郑则的号码,却没想到,阴差阳错,竟然拨了陆薄川的号码。


        

当时听到陆薄川的声音的时候,宋绾只觉得一颗心都像是被人一把狠狠的攥住。


        

她当时其实根本不知道,陆薄川到底会不会去救她。


        

加工厂的画面,宋绾当时因为痛得太厉害,并没有多少意识在,根本不知道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唯一清楚的是,她的脑袋被撞击后。做的那个梦。


        

宋绾的眼泪顺着眼角落下来,她低声的哽咽道:"你这么恨我,为什么还要救我?"


        

陆薄川听到声音,转过头来,朝着宋绾看过去,他的目光依旧透着寒冰:"我说过,这辈子,我都要让你苟活在我身边,又怎么可能让你去死?"


        

宋绾浑身发抖,目光空洞的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说:"我想起来了,当年的事情。"


        

陆薄川深邃锐利的目光猛的一黯,里面裹夹着风暴,像是要将她直直的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