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63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薄川心口憋着一团怒火,吻得格外凶狠,他将她抵在墙壁上,让她背靠着自己,捂住宋绾的嘴。


        

当年知道这件事是宋绾所为时,他当时的愤怒和憎恨,几乎要将他烧成焦土。


        

直到现在,那种感觉还清晰脉络的刻印在他心里。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一见到她痛苦的样子,就失去控制,别说他没有把婚房买在这里,就算是他买了,又能怎么样?


        

陆薄川越是恶心自己,就越不想放过宋绾。


        

宋绾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像是被拆卸了重组一样,她盯着天花板的眼神就有些空茫。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翻了一个身,整个人一愣,像是突然被人从虚空中拽入了现实,撞击得她心口一麻。


        

陆薄川竟然还没醒。


        

宋绾睁着眼。看着陆薄川的睡颜,他睡着的时候,浓密纤1长的睫毛盖住那双如刃的双眸,也盖住他眼底的深邃和锐利,整个人显得温和不少。


        

宋绾看得有些愣怔。


        

她真的好久没有这么静距离的好好看过陆薄川了。


        

岁月在他身上,好像格外优待,这么多年过去,他的脸依旧俊美夺目得让人屏住呼吸,好像和当年并没有多少区别。


        

但宋绾知道,是有区别的。


        

他身上那种上位者的气势,和看人的目光,和以前是不同的。


        

以前他虽然也让人忌惮,但看人的时候,却总是带着三分笑意,让人觉得很温和,狠也是狠得不动声色。


        

不像现在,就算他带着笑意看人,却也透着一种无形的压迫,让人不敢造次,那是在权利场上浸滢得久了,又久居高位,且心中藏有戾气的人,才能沉淀出来的气质。


        

宋绾心中难受,昨天到了最后,陆薄川也没有松口让她回宏昌市,宋绾躺平,看着天花板。


        

她想起自己上大学的时候,有天晚上想陆薄川想得厉害,给陆薄川打电话。


        

陆薄川那时候刚好要应酬,酒池肉林的那种应酬。那时候他已经过了被陆氏集团的股东怀疑的能力的阶段,在陆氏真正站稳了脚跟,生意场上的应酬也格外多。


        

宋绾问他在哪里,他说在海天。


        

宋绾说:"我想过来。"


        

"你真要来啊。"陆薄川说:"你不要后悔。"


        

宋绾哼道:"我才不会后悔。"


        

陆薄川便发了一个地址给她。


        

宋绾打了车过去,让陆薄川下来接,陆薄川穿着一身烟灰色西装,身材修长挺阔,身上却一股酒气,他手指间夹着烟,低着头看她:"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后悔了,我带你回去。"


        

宋绾仰头看陆薄川,她已经好久没看见陆薄川,乍一看见,特别想抱他,但她忍住了:"谁怕谁啊。"


        

陆薄川抽了一口烟,拉着她的手上了楼。


        

路上遇见好几个人,一看到他就朝着他打招呼,他表情淡淡的,一直带宋绾进了一间包间。


        

一进门。宋绾就皱了皱细眉,房间里七七八八十来个人,男男女女都有,简直就是一团乌烟瘴气,烟味重得呛鼻。


        

那时候宋绾虽然已经上了大学,但她皮肤白,又长相显小,别人乍一看,说她是个高中生也没人怀疑,陆薄川将她一带过去,就被人一阵起哄,宋绾紧紧牵着陆薄川的手。


        

跟个小跟班似的。


        

他们穿过人群。


        

有人道:"哟,薄川,这是哪里带过来的人啊,真踏马清纯!几岁了呀?"


        

这时候侍应生过来,问宋绾要喝什么,宋绾不想露怯,张口就要了一杯鸡尾酒,陆薄川看了她一眼:"找死呢?"


        

他转头看向一旁的侍应生:"给她一杯温牛奶。"


        

房间里的人一阵哄笑,有人道:"卧槽,来这里喝牛奶?我真踏马服了你。"


        

陆薄川笑笑:"小朋友还小,不能喝酒。"


        

宋绾觉得陆薄川有些道貌岸然,当初给韩奕接风洗尘,陆薄川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她酒喝的时候,他可没觉得宋绾还小,不能喝酒。


        

他度得毫无心理负担。


        

不仅喝酒,他当时还当着一屋子人和她接吻呢,那么多人,他没见他这么正经。


        

另外一个人也笑,一脸的神秘莫测:"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情调!我以前就听说,找个小点的放在身边,自己来养着,别有一番趣味,当时还不信,今天这一看,还真是……。"


        

陆薄川似笑非笑,不知道想到什么,道:"确实挺有趣的。"


        

宋绾被人说,也不做声,牛奶上来。陆薄川接过来,放在她身边。


        

宋绾很乖,自从宋绾住进陆薄川家里,陆宏业怕宋绾考试压力大,让陆薄川每晚给宋绾泡牛奶喝,陆薄川答应下来后,只要晚上在家里,就一日没落下过。


        

宋绾都已经习惯了,认认真真喝了一口。


        

她喝牛奶的时候,安安静静,乖乖巧巧,是真没有半点旖旎姿态,像个小朋友似的,和一屋子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


        

这样的人,出现在这样的场合,陆薄川又不曾解释过这是不是自己亲戚家的小孩,更不曾阻止过大家的调笑,只说是小朋友,这三个字里面可包含了太多的东西了。


        

都是风月场上的老手,大家都心知肚明,只当这是陆薄川的一桩艳事,根本没人当真,所以开起玩笑来,也就有些肆无忌惮。


        

宋绾听着一屋子的人对她的调侃,知道这些人是以为陆薄川带了外面那种用钱养着的学生过来,也不做声。


        

她那时候是真的不生气,还隐隐觉得甜滋滋的,她可是陆薄川领了证的老婆。


        

宋绾甜滋滋了一会儿,她到底年纪还小,陆薄川这回应酬的人年纪都在三十岁上下了,应酬的对象也全是在海城说得上话的人,生意上都有来往,宋绾根本插不上话。


        

陆薄川找侍应生给宋绾拿了一个ipad过来,让宋绾来玩。


        

宋绾是学建筑设计的,对数据编程什么的并不陌生,游戏对她来说,兴趣并不大,不过她还是接了过来,下了一款简单的游戏消消乐来玩。


        

纯当打发时间。


        

她这个样子,简直和大人出去应酬,妻子又出差不在家,丈夫只好把自己女儿带在身边的感觉差不多,喝的是牛奶,玩的是ipad。


        

要是还背个书包,就更绝了。


        

旁人笑得肩膀都在抖。


        

有人笑着对陆薄川说:"真踏马服了你,知道的清楚你这是带了个对象过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是带了个别家的小孩儿过来呢,哎,这么小,你和她怎么谈呢?你和她谈感情她懂吗?"


        

那时候宋绾已经上了大学。可大概是陆薄川认识宋绾的时候,宋绾真的太小了,在陆薄川眼里,就算她已经过上了大学,和以前她刚追他的时候,也没多大的区别。


        

陆薄川手指间夹着烟,清白烟雾里他的脸看不出情绪,只有那双眼睛是摄人的,笑道:"她自己要跟着过来,我有什么办法?我总不能让这么小的小朋友跟着你们这些人喝酒吧?至于感情。谈着谈着,不就懂了么?"


        

事后才知道,他这话简直就是在放屁。


        

什么叫总不能让这么小的小朋友跟着你们这些人喝酒吧?


        

他做的事情,和这个比起来,可过分多了!


        

这次酒局,大家各自都带了伴,没带伴的,也找了几个干干净净的人过来陪着。


        

宋绾进来的时候,现场还算比较和谐,宋绾也没有多在意。安安静静的玩着消消乐,但宋绾只玩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消消乐,就明显感觉到了房间里气氛的不同。


        

房间里灯光昏暗,宋绾刚开始都没怎么反应过来,直到后面听到了声音,宋绾一转头,看到了两个在一起的人,才反应过来,这两人在干什么。


        

宋绾看得目瞪口呆,有些手足无措。


        

但她的目光却直直的盯着那些人,收都收不回来。


        

又不可置信,又好奇的要死。


        

宋绾正看得入迷,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那声音低沉,磁性,带着一丝笑意:"看得这么入迷,嗯?"


        

宋绾打了一个冷战,陆薄川又凑近了宋绾:"想不想试试?"


        

宋绾脸红得要死,到了这里,才知道陆薄川那句让她不要后悔是什么意思。


        

她的心脏砰砰砰的跳,然后那个说着总不能让这么小的小朋友跟着你们这些人喝酒的人,朝着宋绾道:"过来。"


        

宋绾抬眼朝着陆薄川看过去。


        

陆薄川手指间还夹着一支烟,他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要不要过来?"


        

陆薄川的那张脸,是真的好看,侧脸凌厉,眉眼精致,挺直的鼻梁自眉峰处笔直而下,比刀脊背还要直,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漂亮夺目,宋绾简直要被他蛊惑。


        

她当然是要过去的。她很喜欢陆薄川抱着她的感觉。


        

两人自从宋绾生日的时候,陆薄川喝醉酒和自己有过过关系后,就一直过得十分的清心寡欲,宋绾经常不确定两人是不是真的已经结了婚。


        

顶多是接接吻,每次接吻,陆薄川就朝着她招招手,姿态闲散的让她过来,然后掌控主动权。


        

就连这样的接触,也只有过两三次,一次是醉酒的时候。一次是给韩奕接风洗尘,他给她度了一口酒,还有一次是他送宋绾上大学。


        

那时候两人在宿舍里,陆薄川给她把床铺好,寝室里没人,陆薄川坐在她床边的椅子上,也是这样朝着她招招手:"过来。"


        

宋绾于是乖乖过去,陆薄川让她跨坐在自己腿上,问她:"想不想接吻?"


        

宋绾那时候愣愣的,点头:"想。"


        

陆薄川就笑,然后也不管宿舍会不会来人,朝着她吻了过去。


        

吻完,陆薄川眼神黯得惊人,他看着宋绾还坐在自己腿上,挑了挑眉,问她是不是还没够。


        

宋绾不敢看他,手心全是汗,别过脸,说:"嗯。"


        

陆薄川低低的笑了一声:"童养媳的要求还真多。"


        

但他还是朝着她压了下去。


        

自那以后,陆薄川也不知道是忙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两人见面很少,就算是见面了,陆薄川也没有和她有过过多的接触。


        

所以此时,宋绾坐在陆薄川腿上的时候,心脏"砰砰砰"的,几乎要跳出嗓子眼。


        

她直直的盯着陆薄川,脑海里全是刚刚那些人在一起的画面。


        

房间里为了方便,灯光开得很暗,宋绾却还是能看得清陆薄川那双深黯如潭的眼。


        

宋绾坐在陆薄川腿上,比陆薄川还要矮一点。陆薄川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低声的问:"在学校有没有学过抽烟?"


        

宋绾摇摇头:"我很乖的。"


        

陆薄川凑近了她耳边:"我教你抽,只准抽一口,自己要是敢在学校抽,打死你,知道了吗?"


        

他说话的时候,声音压得很低。


        

宋绾点点头。


        

于是陆薄川就抽了一口烟,朝着宋绾的唇压了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怕呛到宋绾,他嘴里的烟放得很缓慢,宋绾并没有太多的不适,只是一颗心要跳出嗓子眼。


        

宋绾的第一口酒,第一口烟,全是这个男人给她的。


        

丝丝缕缕,将她的心脏狠狠缠绕,融入她的骨血,拨动着她的心跳。


        

往后再喝的每一口酒,抽的每一口烟,就算再浓烈,都寡淡得仿佛尝不出滋味。


        

像是酒巷深处的百年佳酿,一醉经年。


        

这天到了后来。陆薄川将她带进了另外一间房,两人有了第二次实质性的进展。


        

……


        

宋绾躺在床上,这都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可大概是发生的时候,记忆太过深刻,反而在宋绾的心里扎了根,和她的血肉融在了一起,让她想忘也忘不了。


        

宋绾眼圈渐渐红了。


        

她是真的想不通,她当年那么爱陆薄川,爱得恨不得分分秒秒都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为什么会把陆宏业带去郊区别墅,把他害死,为什么会去陆宏业的办公室把那份机密文件偷了给季慎年。


        

宋绾想转过身,抱一抱陆薄川的腰,但是她没敢。


        

宋绾对着陆薄川雕刻似的脸看了很久,悄悄从床上下来,来到了阳台上,点了一支烟来抽。


        

她的眼圈很红。


        

陆薄川说以前也这样护着她,只是如今护着的人变成了别人。


        

宋绾连痛都痛得不畅快。


        

是她亲手将陆薄川推给了夏清和。


        

怪不得别人。


        

宋绾一支烟没抽完,陆薄川已经洗漱完毕,穿戴整齐,从卧室里出来。


        

陆薄川的目光落在宋绾身上,宋绾感受到那股视线,脊背紧绷。


        

陆薄川脸色阴寒:"掐了。"


        

宋绾一颤,她到底怕他,把烟给掐了,宋绾心里情绪翻涌,她看着自己有些发抖的手,说:"这次的事情,公司要怎么解决?"


        

陆薄川的目光放在宋绾纤细白皙的脖颈上,那上面还有他昨晚留下来的痕迹,陆薄川眸色越发深谙:"还没有查出来是谁。"


        

宋绾现在就像是一头困兽,她说:"这件事若是一直查不出来,那我一天就有坐牢的风险,我就要提心吊胆一天。"


        

陆薄川拧了拧峻厉的眉,没出声。


        

宋绾动了动唇,最后还是妥协:"查不出来就算了,但是宏昌市的那个项目,我还想跟,陆薄川,我知道你有办法。"


        

从昨晚的对话,宋绾就知道,若是陆薄川想查下去,他没有查不出来的道理,关键是他想不想查。


        

他想不想让宋绾回宏昌市。


        

那些资料应该不是直接寄给陆薄川的,而是寄给了陆氏集团的其他股东手里。


        

要不然陆薄川不会当着那么多股东的面来为难自己。


        

他顶多会私底下找她。


        

他应该是知道她在宏昌市的动作,所以用这件事来警醒她,或者是让她自此离开陆氏,让她安安分分的呆在他身边。


        

宋绾知道自己的做法触了陆薄川的底线。


        

"这件事以后再说。"陆薄川道:"我早就说过,让你安分点。是你不听,而且我早就说过,让你离周竟远一点!宋绾,你是不是觉得,我说的话,做不出来?"


        

宋绾脸色一白。


        

"你乖乖呆在家里。"陆薄川穿戴整齐,往门外走:"能不能去宏昌市,要看你怎么做!"


        

陆薄川出了景江,陆氏集团年底要举行年会,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郑则的车就在楼下。


        

陆薄川上了车。郑则开着车,道:"这件事我已经找各大股东都谈过了,其实说到底,这件事也不能全怪宋绾。"


        

陆薄川坐在后座,眉目深凛,面如寒霜:"你去查一查,夏清和是不是在景江买了一套房。"


        

郑则一愣。


        

陆薄川走了以后,宋绾站在阳台上,有些心慌。


        

公司她是没办法去了,连年会也没有办法参加。


        

她在阳台上站了没多久。就看到装修队的人开着车,从她这栋楼开过去。


        

宋绾又想抽烟了。


        

她看着楼下的装修队,忍不住想,如果陆薄川不让她回宏昌市,她就只能去找找钟老。


        

她不能呆在这个地方,不然她真的会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