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64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在景江心神不灵的呆了几天,一直在等陆氏那边的处理结果,但结果迟迟没来,宋绾待得有些心烦气躁。


        

正在这时候,张佳佳打电话过来,宋绾一愣。


        

自从她和张佳佳见过一面以后,两人基本上就没什么联系。


        

张佳佳对她的态度很明显。


        

宋绾将电话接了起来:"喂?"


        

"你有没有看到周竟?"张佳佳的声音有些焦急:"我找他有点事,但是我联系不上他人,他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宋绾一愣:"怎么会?我前几天还和他见过面,你有没有去他公司找他?"


        

"他公司的门关着的!我敲了门没有人应!"


        

"我联系一下他。"宋绾挂了电话,给周竟打电话,电话没打通。


        

宋绾心里有些慌,犹豫片刻,最后还是出了门,公司的车她已经还给公司了,现在只能打车过去。


        

宋绾到达周竟公司,拿钥匙开了公司的门。


        

钥匙之前周竟给过她以后,就没有收回来,宋绾来的时候,张佳佳还没走。她看到宋绾拿着钥匙开周竟公司的门,皱了皱眉。


        

"钥匙是他给你的?"


        

和对待陈语不同,当时宋绾找陈语的时候,为了让陈语帮忙,对陈语的说辞是,公司是她宋绾的。


        

而找张佳佳的时候,她曾给张佳佳说过,公司是周竟的,而宋绾现在并没有在周竟公司上班。


        

宋绾拿着钥匙的手一顿,她敏感的感受到了张佳佳的不满。


        

她不知道在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周竟和张佳佳是不是有过联系,或者两人之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


        

宋绾斟酌片刻:"我之前帮他办事,他把钥匙留给了我,后来忘了还回去。"


        

张佳佳并不喜欢宋绾,这个女人当年把陆家害得那么惨,庭审视频是在网上公开的,她亲口承认陆氏的商业机密是她拿走了的,这样的女人,在周竟公司,总让人觉得危险。


        

虽然周竟的公司也不大,但是做建筑行业就是这样,一旦起来,就起来了,就算周竟这个公司再不大,这个土方承包下来,也是上百万的工程款。


        

张佳佳冷冷的笑笑:"如果我没说错,宋小姐和周竟,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吧?宋小姐人都不在这里做了,还留着这里的钥匙做什么?"


        

宋绾的动作又是一顿,她推门进去:"你说的也是。钥匙到时候见到他了,我会还给他。"


        

张佳佳还想说什么,但动了动唇,到底没说出来。


        

周竟的公司是租的一个民房,两室一厅,就在一楼,大厅里放电脑办公桌和资料,里间一间作为自己的卧室,一间作为员工的休息间。


        

宋绾之前在公司的时候,基本没进过周竟的休息间,她敲了敲门,门里没什么响动。


        

宋绾又打了一个周竟的号码。


        

电话依旧打不通。


        

宋绾还记得陆薄川的警告,让她不要找周竟。


        

她有些着急,却顾不得那么多,只好推了周竟房间的门。


        

一楼里间的光线不怎么好,有些黑,宋绾开了灯,和张佳佳一起进去,房间里没人。


        

两人对看一眼,都急了。


        

宋绾想起上次周竟遭的罪。心里慌得不行。


        

她正要从周竟办公室出来,眼角余光却是一撇,整个愣在了原地。


        

她看到了压在周竟枕头下的一张相片。


        

宋绾脑袋里嗡的一声响,心跳有些加速。


        

血液都跟着凝固起来。


        

"你怎么了?"张佳佳见宋绾半天不动,转头一看,宋绾脸色白得要命,顺着视线朝着宋绾的目光看过去,是一张照片,照片上,一个小男孩,正抱着一岁左右的小女孩,两人对着镜头。


        

她走过去,将那张照片拿过来:"怎么了?这张照片里的人,你认识?"


        

宋绾心脏有些发抖,她抹了一把脸,感觉整颗心都像是被什么东西一把狠狠的攥着。


        

她的嘴唇有些发涩,心脏发紧:"照片上的这个人,是我。"


        

宋绾从小到大的照片,宋家都有,厚厚的几大箱。


        

当初宋家被封的时候,周竟还帮她处理过这些照片,后来照片去了哪里,宋绾一直忘了问。


        

但是她从小到大的照片,宋绾都看过很多回,自然是记得的。


        

所以她一眼就认出了,这照片上面,那个小男孩抱着的人,是她自己。


        

但是照片上的这个小男孩,又是谁?


        

是周竟吗?


        

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他怎么会有和她的合照?


        

宋绾觉得有些呼吸困难,心里乱得不行。


        

张佳佳愣了一下:"你和周竟这么小就认识?"


        

"我不知道。"宋绾细眉紧紧的拧着,她突然想起,自从她出狱后,周竟就一直陪在她身边,宋绾一度怀疑,周竟是不是喜欢自己。


        

可是周竟从头到尾,从来不曾表现过什么暧昧的举动。


        

他顶着那么大的压力,哪怕是在陆薄川的压迫下,也从来不曾退缩过。


        

当初周竟的公司出事,就连宋绾都知道,这件事或许和陆薄川脱不了关系。说到底,也是宋绾连累的周竟。


        

宋家出事,很多事情都是周竟帮忙在处理,他是知道陆家和宋家很多盘根错节的关系的,也知道陆家的势力,更清楚陆家正在打压宋家,在逼迫宋家。


        

但凡和宋家关系好,出手助宋家的,多多少少都会受到牵连。


        

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躺这趟浑水。


        

但是周竟从头到尾,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他还是在帮忙处理她的事情,帮忙照顾宋显章。


        

那时候他的公司刚刚起步没多久,事情本来就多,宋家的事情就更不要说了。


        

周竟拿来开公司的钱,是他父母给他的血汗钱,若是他聪明一点,就应该离宋绾远远的。


        

但是他从始至终,都站在她的身边。


        

这些事在宋绾的脑子里串联起来。


        

宋绾渐渐的有些说不清的情绪,鼓鼓胀胀,不知道是茫然,还是无措,亦或者是有些莫名的心慌。


        

宋绾颤抖着手,又开始拨打周竟的电话,电话依旧关机,她不停的打。


        

"你知不知道,除了公司,他还能去哪里?"张佳佳转头问宋绾。


        

宋绾摇摇头,她是真的不知道,自从她出狱后,她连吃饭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整个人每天公司医院连轴转,查账查得昏天暗地,后来宋氏宣布破产,她又被各大商家和员工找上门,等这些事情稍微消停点了,宋显章的医药费又变成了迫在眉睫的事情。


        

她是真的没有时间去关心别的事情。


        

她甚至连周竟还有哪些朋友,都不知道。


        

宋绾深吸了一口气,问:"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他不见的?"


        

"昨天我打他电话,就没打通。"张佳佳道:"需不需要报警?"


        

宋绾又想起了当初她接到酒吧电话后,赶过去看到的周竟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的场景。


        

上次宋绾被闻邵绑架后,闻邵被抓起来,没多久就被判了刑,陆薄川当时的举动,闻邵多半也已经成了一个废人。


        

按道理来说,闻域那边怎么也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但是这么久以来,闻域那边却一直风平浪静。


        

宋绾拼命告诉自己,闻域若是真要报复她和陆薄川,不管怎么说。也不该找周竟下手。


        

这和当初闻邵威胁宋绾不同,闻邵威胁宋绾,会从周竟身上下手,但若是真的报复,他们找周竟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但即便如此,宋绾还是心慌了起来。


        

"要不先报警吧,我再打电话给别人。"宋绾咬了咬唇,一颗心紧紧的绷着,她如今也只有两个电话可以打,一个是季慎年。一个是陆薄川。


        

可哪一个对宋绾来说,都不轻松。


        

宋绾略一犹豫,最后还是按了陆薄川的电话,然而她的电话还没有打出去,周竟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宋绾一愣,赶紧将电话接起来:"喂?周竟?"


        

"是我,怎么了?我刚刚下飞机,看到你给我打了很多电话。"


        

宋绾狠狠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吧?你去哪里了?"


        

"没事。"周竟有些奇怪:"怎么了?是你那边出什么事了吗?"


        

"没,我在你公司,你什么时候过来?"


        

"你等等我。我马上过来。"


        

宋绾挂了电话,紧绷的心这才一点点放松,她看着张佳佳:"是周竟的电话,他刚刚说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你要在这里等他吗?"


        

张佳佳点了点头。


        

周竟很快打车过来,他身上背着一个大包,看到宋绾和张佳佳愣了一下,又去看张佳佳:"你找我?"


        

张佳佳点了点头,随即脸色有些不好看:"我给你打了很多电话。"


        

"我回老家了,那里没信号,今天因为要上飞机,又关机,你找我有事?"


        

张佳佳张了张口,又看了看宋绾,最后还是说道:"算了,等你们谈完先吧。"


        

周竟一愣,转头看宋绾:"怎么了?"


        

宋绾自周竟进公司的门后,就一直在看着周竟,她的手上还拿着那张照片,宋绾脑袋一直很乱,她张了张口,道:"周竟,我进了你的卧室,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当时佳佳说找不到你,我有点心急,怕你在里面出事。"


        

周竟没有怎么在意,把包放在地上,他垂头看着宋绾:"就是这点事情?"


        

宋绾抬起头。仔仔细细的盯着周竟。


        

她心里无数的猜测,却不知道哪一种猜测是正确的。


        

宋绾犹豫片刻,她把照片从桌子底下拿出来,放在周竟的办公桌上行,抬头盯着周竟:"我在你的卧室里,发现了这个。"


        

周竟看到照片,脸色一变,瞳孔紧缩,他没有伸手去拿,而是立在那里。


        

空气一时有些寂静。宋绾一直仰头盯着周竟。


        

两人之间就好像在互相紧绷着神经。


        

宋绾是不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不对,不敢妄自下定论。


        

周竟是不知道宋绾知道了多少,不敢轻易开口。


        

两人沉默了很久,宋绾的喉咙滚动:"周竟,这张照片上面的小女孩,是我,对吗?我们以前,认识?"


        

周竟盯着宋绾手里的照片,他有点烦躁和心慌,想抽烟,转头看张佳佳:"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到时候我再联系你。"


        

张佳佳一百个不愿意,她并不知道宋绾不是宋显章的亲生女儿,这种照片在她眼里,就有了一层别的意思。


        

这张照片,周竟已经三四岁的样子,轮廓和现在的周竟放在一起,还能寻到一点他的影子,一看就是他本人。


        

周竟为什么会把这样一张照片留在身边。而且一留就是这么多年?


        

两人以前,是什么关系?


        

娃娃亲?还是青梅竹马?


        

张佳佳有些烦躁,但周竟的目光很冷,一副排外的模样,张佳佳一时又有些说不出话来。


        

她唇瓣动了动,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那我到时候再联系你。"


        

张佳佳走后,包间里只剩下宋绾和周竟。


        

周竟到底还是点了一根烟来抽,他慢慢想着措辞,斟酌道:"这张照片。并不代表什么意义,就是我小时候放在家里的一张,后来过来海城这边,带过来了,就一直没丢。"


        

宋绾愣愣的,她知道周竟在撒谎。


        

宋绾有些咄咄逼人:"可是我不记得,我小时候去过你老家那边,也不记得,我和你从前有认识过,如果我知道得没错的话,宋家和你们家,也并没有什么来往,这张照片,是怎么来的?"


        

周竟的闹到慢慢运转着,他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可是我小时候来过海城,那时候你还小,可能不记得了。"


        

宋绾心里情绪不断的翻涌,但她努力压了下来。


        

宋绾又朝着照片看了一眼,语调缓慢的道:"我爸爸期满收监的那天,其实我去了。"


        

周竟一愣。蓦地朝着宋绾看过来。


        

宋绾垂着眼睫:"我在他住院的那栋住院部大楼的楼下,当时就坐在车里,但是我没有上去。"


        

"绾绾。"周竟叫了她一声。


        

宋绾抿唇,眼圈渐渐红了:"我当时不知道怎么上去,在我爸动完手术没多久,就在我觉得生活已经有了盼头的时候,有人给了我一份资料,我觉得很震惊,我当时站在楼下,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地动山摇。摇得我的五脏六腑都在难受,我很久都缓不过劲来。"


        

"周竟,当初宋家的很多事情,都是你在处理,包括查周茹的帐,本来这件事当时是我和你两个人在查,可是查到一半,你突然把这件事揽了过去,我当时觉得有些奇怪,但因为事情太多了,各大股东也不安生,我就没想太多--现在回过头去想想,你当时就知道,这笔账出了问题的,对吗?"


        

周竟手指间夹着烟,有些无措的看着宋绾。


        

宋绾就明白了,她笑了笑:"所以,你当时肯定知道,是我爸亲手把钱给了周茹她们母女,并且亲自送两人上了机场,但是你怕我难受,所以一直没提,对吗?"


        

周竟狠狠抽了一口烟:"我当时不知道这么清楚。"


        

他只是觉得那笔钱,可能不是周茹自己动的,他不敢让宋绾查下去。


        

如果让她查到这个钱,是宋显章亲自套出来给了周茹的,周竟不敢想象宋绾会有多难受。


        

宋绾听他这么说,一下子就哭了,她憋着眼泪:"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他最后抛弃了我,这件事,你也从一开始,就知道,对吗?"


        

"绾绾。"周竟一看到她哭,就有些慌,他过去想抱一抱她,却又不敢伸出手。


        

他当然知道她不是宋显章的亲生女儿,因为她的身上,和他留着同样的血,他怎么会不知道她和宋显章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


        

宋绾抿着唇。有人说大悲无泪,大悟无言,大喜无声。


        

宋绾这一年来,将这十二个字,字字领悟了个透彻,而她整个人,都像是伤筋动骨去了一层皮一样。


        

宋绾道:"周竟,我知道了,我不是宋显章的亲生女儿,他在最后关头。抛弃了我,所以那天,我没有上去,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我每每只要一想到,我出狱那半年,每天不停的查账,不停的堵宋氏的窟窿,想要让宋氏集团起死回生,好几次当着他的面问周茹的联系方式。我就觉得自己很傻,他哪怕……在最后关头,有想过我半分,我也不会这么难受。"


        

"人家说,养条狗,都有感情,我跟了他十八年,十八年的感情,真的抵不过血缘吗?"


        

周竟心里难受得不行,他还是伸手,抱了抱宋绾,他抱得很紧:"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经历了这么多。"


        

宋绾缓慢的眨了眨眼睛。


        

周竟道:"如果我知道,你已经知道这些事,我应该早点认你。"


        

"你不知道,我有多想认你。"


        

"我找了你这么多年,却是在这种情况下找到,当时看到你的样子,我不知道多痛恨我自己。"


        

宋绾突然就崩溃得哭了起来。


        

她那么多的委屈,那么多的悲痛,她觉得宋显章一入狱,简直把她半条命都折腾没了。


        

她的整个人生,都好像坍塌了一半。


        

她是真的再也没有了亲人。


        

没有了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