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75章我好像没那么在意你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总。"总裁办公室一共两个区域,分外间和里间,外面是秘书办公的地方,隔着一道门,里面偌大的办公室才是陆薄川的办公的地方,而办公室里,洗手间和休息室一应俱全。


        

外面除了郑则这个总特助,一共两个秘书和一个助理,在宋绾和其中一个秘书说话的间隙,另外一个已经急急的迎上去,在助理一路跟着夏建勋的脚步,心急的劝阻着夏建勋和夏清和的时候,赶紧朝着夏建勋道:"真是不好意思,要不您先在外面等等,陆总交代了,这个时间,谁也不能进办公室。"


        

这种时候,无论是那个一开始就极力劝阻夏建勋和夏清和的助理,还是后面的两个秘书,都是不敢放夏建勋和夏清和进来的。


        

正如陆氏集团的人都知道夏清和将会成为陆薄川未来的太太一样,陆氏集团的人谁又不知道,宋绾曾经是陆薄川的前妻?


        

这就好比正室和金屋藏娇的小情人狭路相逢。或者是现在的妻子在老公办公室看见和他藕断丝连的前妻一样。


        

到时候若是出了什么事情,谁也担待不起。


        

可就算几人再怎么阻止,也已经来不及,夏建勋父女和宋绾已经彼此打了个照面。


        

宋绾站在陆薄川办公室里面的落地窗旁,目光望向夏建勋和夏清和父女,夏建勋下意识皱了皱眉,他到底身居高位多年,不动声色间自带一股凌人的气势。


        

而阻拦夏建勋和夏清和的几个人,也都面面相觑,冷汗都下来了。


        

助理是个刚出社会没几年的小年轻,从学校毕业就一直跟着郑则,头脑转得比谁都快,见机不妙,赶紧撤了出去,去找郑则。


        

宋绾脑袋里有些嗡嗡作响,她只在听到两人的声音的时候就觉得心弦被紧紧绷着,如今一见面,那绷着的弦几乎绷到了极限。


        

紧跟着的,便是心里一阵紧似一阵的像是有钝刀在锉,宋绾心里有些烦躁,她并不想和夏建勋父女狭路相逢,但她表面上却很镇定,好看的唇瓣翘了翘,道:"夏总,好久不见。"


        

留下来的两个秘书对视一眼,真的是冷汗都下来了,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夏清和在陆薄川心里的位置深一些,还是宋绾在陆薄川心里更深一些。


        

她们一个也不敢得罪。


        

夏建勋道:"你怎么在这里?"


        

"看不出来吗?"宋绾不想和这两个人打太极,但是她记恨夏清和,要不是她,她现在也不至于这样,她现在或许已经到了宏昌市。


        

宋绾说:"当然是被陆薄川藏起来的小情人,被他带来了办公室呀。就是因为有我在,所以他们不敢让你们进来呢。"


        

夏建勋鹰隽似的目光落在宋绾身上。


        

气势逼人。


        

"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成了陆总的小情人。"


        

"那就是夏总孤陋寡闻了。"宋绾到底没有夏建勋的段位高,她光是被他看一眼,就觉得脊背森寒,这种人是在商场上磨砺下来的气场,不知道背后的势力有多大,手段有多狠。


        

宋绾知道,对于夏建勋来说,她宋绾根本不够看。


        

但她只是笔直的站在原地,道:"就算夏总不清楚,夏小姐也应该清楚吧,毕竟……我在景江住了这么久,还要多亏夏小姐的照顾呢,夏小姐,最近薄川因为要陪着我,都没空去找你,你不会怪我吧?"


        

对付夏建勋她的段位不够,但是对付夏清和,她却是绰绰有余。


        

几乎是在宋绾的话说出来的一瞬间,夏清和的脸色简直清白交加!


        

宋绾就是她心里的一根刺,拔不出来。日日梗在喉咙,她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撕碎!


        

然而宋绾却好像还不够似的,她的心被人挖了她就去挖别人的心,夏清和撞在这个枪口上,宋绾的心就不软。


        

宋绾说:"我让他过去你那里,他就是不肯过去,我都害得他家破人亡了他还这么爱我,你说他这辈子会不会都离不开了我呀?"


        

"宋绾,你不要胡说八道!"夏清和几乎是有些失控。


        

而与此同时,刚刚开完会收到小助理通知的郑则急匆匆赶过来,刚好把这几句话听了个结结实实,郑则简直头皮发麻,他感觉到背后一股森冷的寒意。


        

郑则心惊的转头,一眼就看到了脸色铁青的陆薄川,他显然也听到了宋绾的那几句话。


        

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冷凝了起来,一瞬间空气竟然静得有些可怕。


        

"陆总。"


        

突然,不知道谁失声叫了一声,那名字像是一颗惊雷,在宋绾心里轰然炸开。


        

宋绾心头猛地一跳,抬起眼来,一下子就撞进了陆薄川蓄着风暴的湛黑双眸里。


        

宋绾心里一紧,然后心脏不可遏制的跳得有些急促,觉得自己仿佛能被陆薄川的目光给卷进去一样。


        

只是片刻,宋绾的手心就蒙了一层汗。


        

她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说的那几句话,紧紧的抿着唇。


        

秘书也反应过来,看见门外阴沉着脸的陆薄川,吓得脸色都白了,赶紧道:"陆总对不起,我说了办公室不能进人,但是我拦不住……"


        

陆薄川却没有说话,他只是目光沉沉的看着宋绾。


        

所有人都在等陆薄川的反应,宋绾觉得自己真是不涨记性,有了一次经验还不够,第二次还能撞在陆薄川的枪口上。


        

但大概是一回生二回熟,宋绾这次要比上次镇定得多。


        

而且她这次说的话也没上次过火。


        

可即便如此,宋绾也有些害怕。


        

她还记得她上次说陆薄川是不是爱上她时,陆薄川的脸色有多么骇人!


        

就在宋绾快要绷不住的时候,陆薄川才若无其事的收回视线,像是从来没听到宋绾的那几句话一样,将目光投向夏建勋和夏清和:"夏总过来,怎么不提前打一声招呼?"


        

宋绾松了一口气,后来想想又释然了。


        

她当初连"他不过是我丢掉不要的东西,夏小姐捡了个现成的,和一条狗叼了根骨头有什么区别?竟然还以此沾沾自喜。来别人面前耀武扬威,果然是狗当久了,连人都不会当了吗?"这样的话也被他听到了。


        

和这些话比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倒是一旁的夏建勋愣了一下。


        

夏建勋今天带夏清和过来,是为了宏昌市那块地。


        

年前的时候,因为宏昌市那块地被人寄了举报信,在整个高层都掀起很大的风波。


        

陆薄川不动声色,却对着夏家步步紧逼,就连夏清和的星途也受到威胁,夏清和被逼得受不了,这才开始害怕起来,也不敢自己去见陆薄川,思来想去,只能跑到夏建勋面前哭诉。


        

她说:"爸爸,怎么办啊,薄川他是不是已经查到是我做的了?他是不是很生气,我不敢去找他。"


        

夏建勋老来才找到自己这个流落在外的女儿,对她亏欠太多,自然就溺爱一点,就算觉得夏清在这件事上做事太过冲动,犯了糊涂,却也见不得她受委屈,这才带着夏清和过来陆氏集团。


        

却没想到碰到这样的场面。


        

可男人在这方面,比女人要看得通透,夏建勋也是个有手段的男人,豪门的这些恩恩怨怨外人是插不下去手的,更何况两人之间隔着的是两条人命,陆薄川若是能轻易放过宋绾,那才是不正常。


        

可知道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夏建勋看着自己脸色惨白的女儿,到底心疼。


        

夏建勋到底要比陆薄川年长,说话间带着对后辈的盛气凌人:"薄川,你夏总夏总这样叫,未免太过生分,我今天来找你,确实是有件事想要和你总说清楚,免得我们夏陆两家,产生什么隔阂,毕竟再过三个月,我们就会成为一家人,大家都不想彼此之间有什么误会,你说对吗?"


        

他这话轻轻巧巧,却对宋绾刚刚的话几乎是绝地的反击。


        

宋绾说自己是个小情人,被金屋藏娇藏在了这里,那他这边就拿出正室的风范,这样一来,宋绾就成了个笑话。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宋绾能感觉得到秘书看着自己眼神的变化。


        

宋绾深吸一口气,有些想抽烟。


        

她拿了陆薄川放在办公桌上的烟和打火机,往门外走。


        

"去哪里?"陆薄川眸色阴沉了下来。


        

宋绾本来就还在为自己刚刚的一番话而害怕,骤然听到他的声音,心猛地一跳。


        

她平复了一下,才转头看着陆薄川说:"你们谈事情吧,我去外面走走,指不定你们是谈婚礼的事情呢。我在这里总归是不好的,小情人就该有小情人的样子,你说对吗?"


        

"不准去。"陆薄川眉目凛了下来,脸色青黑一片,黑眸湛湛的看着宋绾,道:"你是个怕不好的人?"


        

宋绾有点想砸东西:"陆薄川,你不要太过分!"


        

陆薄川脸色真是越来越难看!


        

过分?


        

到底是谁过分!


        

这个女人现在真是可以做到不争不抢,之前还曾经让他离开景江去找夏清和。


        

陆薄川心口烧着一团火,他很想撕了她,他道:"在外面等,郑则。去给她泡杯奶喝。"


        

最近宋绾睡眠很不好,陆薄川晚上睡觉都会给她泡杯奶喝,这其实对宋绾来说是一种折磨,她以前喝陆薄川泡的奶,觉得喝的是爱,甜到心里,如今每晚却好像饮的是刀片。


        

宋绾深吸一口气,她道:"我不要。"


        

"那你走出去试试。"陆薄川这种时候是绝对不会允许宋绾走出这栋办公室大楼的:"宋绾,如果我谈完事情,没有看到你,我保证会让记住今天这个日子。"


        

宋绾垂下眼睫。看着自己手中的打火机和烟,她最近在吃药,陆薄川把药放在每一顿饭里,她的感觉其实已经很麻木,可是有些痛,却还是会穿透这些麻木,让人疼得像是用刀在生剜。


        

宋绾没忍住,颤抖着手点了一支烟来抽,抽了好几口才平缓下来,她抬起眼来,看着陆薄川,唇瓣突然就笑了笑。


        

宋绾长得漂亮,因为生病的缘故,她不需要刻意营造,细白的手指夹着烟的姿势都像是带着一种让人沉沦的颓废美,恨不得让她这辈子都死在自己床上,这一笑,病气中全是一股狠劲,两者形成一种冲突美,简直勾魂摄魄。


        

宋绾冷笑着说:"陆总既然这么离不开我,那我不走就是了,但是我只等你二十分钟,一分钟都不能超过。"


        

她朝着他逼近一步:"你超过一分钟试试!"


        

宋绾的话一说完,办公室里死一样的寂静。


        

还没有人敢对陆薄川说这样的话。


        

就连夏建勋也要对陆薄川忌惮几分,更不要说别人。


        

然而宋绾说完,也不顾陆薄川的脸色有多骇人,直接转身出了办公室的门。


        

郑则赶紧去给宋绾泡奶喝,宋绾却并不想喝,她转身去了洗手间。


        

而里间办公室里,只剩下夏建勋夏清和,以及陆薄川三个人。


        

陆薄川沉着脸抬起腕表看了看时间,表情看不清喜怒的道:"先坐下来吧,夏总想和我谈什么事情?"


        

他这明显是明知故问。


        

夏建勋道:"薄川。你和清和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陆薄川坐在夏建勋对面,他从茶几上放着的烟盒里抽了一支烟来抽,含着烟去看夏建勋,戾气藏在他湛黑的眼底:"我不是很明白夏总的意思。"


        

他的语气偏冷。


        

夏建勋并不想直接对陆薄川说之前那块地的事情,一旦两人说透,那夏家就矮了陆家一截。


        

夏建勋道:"薄川,之前宏昌市那块地,是不是出了点问题?"


        

"确实是出了点问题,怎么了?"


        

夏建勋原本不想直接承认,但这样打太极也没什么意思。宋绾当初请客吃饭的地方,就在宏昌市唯一的一家星级酒店里。


        

而能做这些事情的人,也无非就是酒店里的服务员,要查起来实在是容易得狠。


        

"薄川,我们也不绕弯子了,之前这件事,是清和一时冲动,才差点酿成大错,这一个月以来,她一直很后悔,也很害怕,就怕你误会她,她年纪小不懂事,我替她来向你道个歉。"


        

陆薄川不动如山的坐在沙发主坐上,灯光从他后面斜切过来,让他的气势显得更加冷沉而又捉摸不透。


        

这个男人能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做到这个位置上,自有他的手段和城府。


        

陆薄川道:"夏总说清和年纪小,冲动容易做错事,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夏总也知道,宏昌市并不是个小项目。牵扯到二十多个亿,这种资料一旦被泄露出去,到时候会引起多大的反响?会惊动多少部门?还是清和觉得,寄给公司的各大股东,就会万事大吉?她就算小,也知道当年陆家的文件泄密给陆家造成的影响吧?还是说,她想当年的惨案再来一次?"


        

夏清和的脸色一下子就惨白下来。


        

陆薄川的这个话说得过于严重,且不说她做的事情,会不会被曝光,就算真正的曝光,涉及的金额也并没有宋绾当初的巨大。而且这块地值二十多个亿,可如今地还没有正式拿下来,钱也没有真的全部投进去。


        

损失的不过就是打通关系的那些钱。


        

又怎么能和当年的惨案相提并论?


        

夏清和咬了咬唇,她道:"薄川,我不知道这件事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我当时……只是鬼迷心窍……"


        

她做这件事的时候,也是害怕,被逼得没有办法了,陆薄川能把这么重要的项目交给宋绾做,让她彻底慌了。


        

她想,若是宋绾出事了呢?若是她再一次坐牢了呢?


        

这个想法一旦在她脑子里产生,就怎么也收不回去,像是入了魔杖一样。


        

当时她在把资料寄给陆薄川还是寄给各大股东之间是犹豫了很久的。


        

可后来她还是选择了寄给各大股东。


        

夏清和惨白着脸,清清冷冷的脸上有些慌张:"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薄川我当时也是太害怕了,那么大个项目,你把它交给宋绾做,我怕你心里还有她,所以才会做错事……"


        

"清和,我以为你至少知道,有些事情该做。有些事情不该做。"陆薄川的声音冷了下来:"我以为你知道我的底线在哪里。"


        

夏建勋皱了皱眉,他道:"薄川,你说得会不会太严重了些?你这样,会吓到清和的。"


        

陆薄川再次看了看表,他道:"这次就作为一次警告,清和,我是要和你结婚的人,你不要把厉害关系总是放在这种小地方,下次不要这样做了,你知道,如果这次你寄资料。万一不是被股东拿到,而是其他什么人拿到,会引起多大的后果。"


        

"薄川,你真的会和我结婚吗?"夏清和有些无措,她在陆薄川面前一向很卑微,哪怕她什么也没做错,她守了陆薄川四年,可他们一天不结婚,她就一天担心。


        

有时候她甚至羡慕宋绾,哪怕宋绾害得陆薄川家破人亡,可她在陆薄川面前的时候,却还是一副冰清玉洁,高高在上的样子。


        

她只要一出现,就能引起这个男人心中的风暴。


        

夏清和道:"薄川,你会和我结婚的,是吗?"


        

--


        

宋绾从陆薄川办公室出来后,直接去了尽头的洗手间抽烟,她一边抽烟,一边盯着时间看。


        

她想,她真的是受不住一点刺激,上次也是夏清和刺激她,然后她在陆薄川的门外站了一夜,第二天从陆薄川的公寓走向周竟公司,整整三个小时,突然自虐般想通了的事情。


        

也不知道这次会迎来什么后果。


        

宋绾的眼睛被烟熏得有些红,没多久,有人在叫她:"绾绾?"


        

宋绾闻言,抬起头朝着那人看过去,待看清那人是谁,一愣,她抿抿唇,没出声。


        

"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舒意是过来这边找陆薄川拿一下资料,没想到去了以后,正碰上陆薄川和夏建勋父女,便先走了出来,舒意问:"你怎么会在这里?薄川他到底在想什么?"


        

里面坐着夏清和和夏建勋,宋绾却在洗手间抽烟?


        

宋绾抬头望了望天花板,以前陆卓明也是用着这样的语气来和她说话,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能相信谁了。


        

宋绾说:"大嫂,我已经不知道可以相信谁了,你以后看到我,就当不认识我吧?"


        

"你什么意思?"舒意皱了皱眉,她道:"你那天和大哥谈了什么?你和大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看来陆卓明并没有把当初的事情告诉舒意。


        

"大概吧。"宋绾心里是真的痛,她曾经有多在乎大哥。在乎到了光是听他叫一声绾绾,心就疼得没边,宋绾又开始盯着表看,她的眼睛被烟熏得生疼,宋绾说:"大嫂,我和大哥可能回不去了,你和他对我再好,我也只会狼心狗肺。"


        

舒意眼眶红了,她说:"绾绾,你不要这样说。"


        

宋绾心情有些波动,她还是会被大哥和舒意影响情绪。


        

舒意和大哥应该还不知道她的精神出了问题吧?


        

宋绾有些想笑。


        

宋绾只在洗手间站了一小会儿。腿就软得受不了,她微微靠在背后的墙上,她的感官一直有些木然,一支烟抽完,宋绾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已经二十分钟,宋绾说:"我要走了,你等会儿告诉薄川,我回景江了。"


        

宋绾说完,直接去了电梯旁,按了电梯。


        

舒意追上来。她总觉得宋绾的状态有哪里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


        

"绾绾,你下去,不和薄川说一下吗?"


        

宋绾垂着头,看着自己细白的手指,然后抬起头来,说:"他现在应该没空,夏总和他女儿来找他,应该是要和陆薄川谈他们婚期的事情吧?"


        

舒意心里一痛。


        

她尚且如此,那宋绾呢?


        

然而下一刻,宋绾已经关了电梯。


        

宋绾下了楼后,走在大街上,还没走几步,整个人就出了一身汗,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宋绾低头去看。


        

是陆薄川。


        

宋绾挂了电话。


        

片刻,电话又响了起来。


        

宋绾坐在喷池旁边,接了起来:"喂?"


        

对面陆薄川的声音沉得骇人:"你在哪里?"


        

"你猜啊。"宋绾说。


        

"绾绾!"


        

宋绾低垂着头,她说:"陆薄川,看见你和夏清和在一起,我好想没有以前那么难过了,可能我真的没有那么爱你了,要不然,我就祝你们百年好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