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88章 这个资料你看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猛地推开陆薄川,朝着旁边跑过去,直到到达一个角落里,扶着墙壁"呕--"的一声,呕吐出来。


        

与此同时,脑海里有两个声音,在她耳朵里轰然炸开。


        

"绾绾,保险箱里没有你要的东西,我不希望你碰这件事。"


        

"我问你密码是多少!"


        

"既然你说里面没有我要的东西,你为什么不敢告诉我?爸爸,我想你也不想把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你说是不是?"


        

"你现在停下来,还来得及。"


        

"我已经停不下来了,爸爸。"


        

大力拍门的声音响起来。


        

"绾绾,你在干什么?"


        

"爸爸对不起,你先待在这里,等我把东西拿出来,我就放你出去。你放心,不会多久的。"


        

"绾绾!放我出去,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然而他的话再也没有人回应。


        

宋绾的脑袋撕裂一般的痛起来,眼前开始出现幻影,她好像看到陆宏业站在房间里,不停的抽烟,而她整个人发着抖,眼中血红一片。


        

宋绾整个人不停的呕吐,仿佛连肝都要吐出来。


        

宋绾的眼泪落了下来,她整个人望着虚空的一点。


        

不可置信,惊恐,害怕。


        

她从来没有这样切切实实的害死陆宏业的感受。


        

那感受让她五感尽失,脑袋一片空白,她仿佛呆立的站在原地。


        

"怎么?承受不住?想吐?"沈晚宁的声音在宋绾背后响起来,这几年来,她已经快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她活得这样痛苦,宋绾凭什么能活得潇洒,这样的人,不下地狱,怎么能对得起死去的人。


        

沈晚宁走到宋绾面前,道:"当年我看到的时候,可比你还要恶心呢,你知不知道我一点点收起他的尸体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一种感受?宋绾,全都是因为你!你现在用着陆家的关系,来开公司。你开心吗?"


        

心脏好像被撕裂开一道口子,嘶啦一声,鲜血都跟着流了出来。


        

"二嫂!"陆薄川料峭的眼底仿佛能下寒霜,他的眼底血红一片,里面却又黯沉得深不见底:"我说过,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就算要她的命,也该是我自己亲自动手,谁让你拿爸爸和二哥的照片过来的?"


        

沈晚宁却低低的笑出了声:"我要是不拿出来,你是不是就把当年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陆薄川,你把她留在身边,你想过你母亲的感受吗?她要是知道你如今还和宋绾在一起,是不是还得疯一次呢?"


        

陆薄川眼底的神色像暮霭:"沈晚宁,这是最后一次。"


        

沈晚宁浑身冰冷,冷到了骨子里,可是自从陆璟言没了以后,她过的是什么日子?


        

她对宋绾的恨,是没有办法抹平的。陆璟言曾经对她有多好,她如今就过得有多痛苦。


        

沈晚宁低低的垂着头:"陆薄川,你以为你把她留在身边,她就会安生的呆在你身边吗?我听说了,她去宴会的事情。"


        

陆薄川远山似的眉冷凝着压不住的戾气,整个人仿佛黑云压城。


        

沈晚宁冷冷的笑笑,道:"她不把陆家折腾完了,是不会罢休的。"


        

宋绾好像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又好像没有听到,她的眼底一片虚无,她动了动步子,想要离开这里。


        

但是她还没走两步,眼前突然一黑,整个人朝着地上栽了下去。


        

"绾绾!"


        

然而下一刻,她的身体就落进了一个怀抱。


        

陆薄川将她抱着,大步朝着车子走过去。


        

沈晚宁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笑出了声,可是笑着笑着,她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她的璟言啊。


        

全世界最好的璟言。


        

他再也没有办法回来了。


        

沈晚宁蹲下身,将地上的照片捡了起来,她不会让陆宏业和陆璟言的照片就这么散落在这里的。


        

"你这又是何必?"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车子的车门被打开,韩奕下了车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沈晚宁:"你以为薄川他就不恨了吗?他的恨比谁都要深刻,可是就算这么深的恨,他也没有办法放开宋绾,不是你刺激两下,就能改变的。"


        

"不管你的事。"


        

韩奕冷然的笑了一声,他弯下腰替沈晚宁将地下的照片捡起来,道:"我也不想管,可谁叫我遇上了呢?"


        

--


        

宋绾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她侧睡着,看着病房里的窗户旁。


        

陆薄川不知道在和谁打电话,宋绾静静的看着陆薄川,眼圈红的厉害。真的是她害死了陆宏业。


        

关于她和陆宏业之间的对话,她全部想起来了。


        

那个时候陆宏业再三劝说她,让她不要去做这些事,可是她没有听。


        

她把他关在了别墅里。


        

陆宏业心脏病发,死在了那里。


        

宋绾痛得说不出话来。


        

陆薄川打完电话一转身,就看到了流着泪的宋绾,宋绾像是看着他,又像是没看,陆薄川将电话收起来,来到床边。


        

他伸出修长手指的指腹,替宋绾擦眼泪,冰凉的手指触及宋绾瓷白的脸颊,宋绾的眼睛却空洞的厉害。


        

"这些东西网上不是早就已经曝出来了吗?"陆薄川并不是对沈晚宁的话无动于衷,他想要宋绾死的想法从来就不比沈晚宁微弱,甚至比她更强烈,但是看着这样的宋绾,他却又控制不住的克制自己的情绪:"现在在这里哭什么?"


        

可是还是不一样的。


        

宋绾想,看到的和自己亲身经历的,是完全不一样的。


        

宋绾又有点想吐了。


        

可是陆宏业让她不要碰的那件事,到底是什么呢?


        

为什么她要从陆宏业那里下手?


        

她找陆宏业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是那份商业机密吗?


        

宋绾想得头痛欲裂。


        

她最近想起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绾绾!"陆薄川将宋绾扣进怀里:"你怎么了?"


        

宋绾整个人想要尖叫出声,她死死咬着牙。


        

沈晚宁这一次,对她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


        

"我想起了很多事,可是很多事情我想不明白。"


        

"既然想不明白就被想了!"陆薄川道:"绾绾,你只要知道,这辈子留在我身边,就足够了,这是我的底线。"


        

可是他恨她啊,她也恨自己啊。


        

以前她觉得这些所有的罪过,都是别人强加给她的,她记不得了,却还要硬生生的受着。


        

她也委屈,也崩溃,也想要朝着所有人怒吼反抗,可是她没有办法,因为所有的人都是这样说她的,因为证据确凿,她没有反抗的理由。


        

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


        

现在她想起了这些。


        

再也没有人逼着她认罪了。


        

"我想回海城了。"


        

陆薄川诧异的看着宋绾,但他也没问那么多,宋绾这次收到的刺激太大,虽然陆薄川觉得她这是应该的,但他到底没敢继续刺激她。


        

下午的时候,陆薄川就定了机票,两人飞去了海城。


        

下机后是郑则来接。


        

郑则小心翼翼觑着陆薄川的脸色,他的脸色绝对算不上好,薄冰下压着一层看不透的怒火。郑则斟酌道:"陆总,直接去公司还是回景江?"


        

陆薄川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他看了一眼宋绾:"和我一起回公司?"


        

宋绾却摇了摇头:"我先回去,你去公司吧。"


        

陆薄川皱了皱眉:"让郑则送你回去。"


        

宋绾却只是摇头:"我自己打车去。"


        

陆薄川有些烦躁,宋绾现在这个状况,他怎么放心得下?


        

"让郑则送你回去,或者在公司等我下班。"


        

宋绾垂着头,他根本不知道她承受着什么,宋绾道:"陆薄川。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陆薄川黑眸沉沉的看了她很久:"到了给我打电话。"


        

宋绾点了点头。


        

宋绾直接打了车去了一趟医院。


        

周竟还安安静静的睡在床上。


        

宋绾控制了很久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她坐在周竟的病床边,握住他的手,无声而剧烈的哭出了声。


        

她真的太痛了。


        

她该怎么办呢?


        

而与此同时,陆薄川听着手机里的人报备的宋绾的行程,眸色黯沉下来:"你说什么?"


        

"她进去医院,就一直没出来,我要不要进去看看?"


        

陆薄川的脸色冰寒到了极点。宋绾如今这种状态,他肯定不会让她单独打车回景江,所以表面上答应,但暗地里却一直找人跟着她。


        

却没想到得到这样的结果。


        

他不喜欢宋绾去看周竟,那种焦躁是由内而外的爆发出来的。


        

她受了那样的刺激,不管他怎么守在她身边,她都不曾对他吐露过分毫,反而一回海城,就去了医院。


        

陆薄川压着一腔怒意,松了松领带,良久,声音透着寒气,薄唇吐出几个字:"不用,你在那边守着。"


        

电话那头的人却能感受到他语气里低沉的气压。


        

陆薄川挂了电话,转回身来,周身的冷意整个办公室的人都能够感受得到。


        

陆薄川忍着脾气开完了一个会,整个会议室的人都生怕会出半点错误,冷汗都下来了。


        

而与此同时,宋绾那边正要站起身回景江,手机却在这一刻响了起来。


        

"喂?"宋绾将电话接起来。


        

"绾绾,我查到了一点东西。"季慎年道:"你过来一趟将夜,我有东西要给你。"


        

宋绾愣了一下:"是关于什么的?"


        

"关于周自荣的,绾绾,周自荣和你是什么关系?"


        

宋绾又愣了一下,不知道怎么的,心跳竟然有些加速,她握住手机的手指都有些泛白:"我马上过来。过来再和你说。"


        

宋绾挂了电话,抹了抹眼泪,将搭在一旁的衣服和包包拿起来,包包里还有关于B市那块所有的材料。


        

宋绾之前对这些材料是没什么感觉的。


        

只想尽快拿下B市那块地,她查过那块地了,陆薄川也给过她很多那块地的信息。


        

这块地附近未来三五年内就会通轻轨,和地铁,而正式文件将在今年年中下来,一旦轻轨和地铁开通。那么这块地的价值就会飙升。


        

是一块升值空间很大的宝地。


        

确确实实如陆薄川所说,只要拿到手,等正式文件下来,这块地的升值空间就非常的大。


        

宋绾和陆薄川去B市的那几天,一心只想要拿下那块地,她实在是太缺钱了,除了钱什么也想不了。


        

可是自从沈晚宁在酒店堵了他们之后,宋绾再拿着这些资料,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可就像是她当初拿陆薄川一次一万那些钱一样,就算再难受,她也没有办法丢弃。


        

周竟的医药费让她没有丢弃的资本。


        

人艰难到一定程度,是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


        

宋绾坐上车的时候,没忍住嘲讽的笑了一声。


        

大概她这个人,是真的糟糕到了极点吧?


        

宋绾看着车窗外,眼底一片氤氲。


        

"小姐,去哪里?"司机从后视镜观察着宋绾,道:"你脸色不太好,眼睛这么肿。是家人状态不好吗?"


        

宋绾就在医院门口,哭得这么惨,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些。


        

宋绾心里一股酸气冒上来,她沉默了很久,鼻音重重的"嗯"了一声,又才想起来还没告诉司机自己去哪里,道:"去将夜酒吧。"


        

司机打转反向盘,语重心长的道:"小姑娘,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熬一熬就挺过来了。"


        

宋绾的眼泪又差点夺眶而出,宋绾死死的憋着,良久才声线平稳的道:"我知道,谢谢叔叔。"


        

男人从前面给宋绾递了纸巾:"是家人吗?"


        

"嗯,唯一的哥哥。"宋绾勉强笑笑:"为了我,成了植物人……"


        

司机愣了一下:"他会好起来的。"


        

"谢谢。"


        

一路上,司机都尽量找一些轻松的话题和宋绾聊。


        

宋绾也很配合,她身边没什么人,很多东西没有办法说。


        

直到司机将车开到将夜,要下车的时候,宋绾付了钱,司机道:"小姑娘,人生不会永远走下坡路的,要向前看。"


        

宋绾点点头:"谢谢。"


        

宋绾说完,直接进了将夜酒吧,地址季慎年已经发在了宋绾手机上,宋绾一上楼,就看到了站在落地窗前的季慎年。她朝着季慎年走过去。


        

"我们先进房间再说。"


        

而与此同时,陆薄川开完一个沉长的会议,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手机,手机上面无论是信息还是电话,都没有宋绾的号码。


        

陆薄川皱了皱眉,正要打给宋绾,手机上就收到了一条短信:"陆总,宋小姐从医院出来后,直接打车去了将夜。我刚刚看到她和季家的少爷季慎年一起进了房间。"


        

短信后面,是一张照片。


        

季慎年小心翼翼护着宋绾,将宋绾往包间里带。


        

陆薄川盯着那张照片,目光沉得要命,他没忍住点了一支烟来抽。


        

比起宋绾去找周竟,显然她见完周竟再去见季慎年,更让陆薄川暴戾。


        

陆薄川握住手机的手指用力收紧,指骨都泛出白色,良久,他打了一个电话出去给宋绾。


        

第一遍没有人接。


        

陆薄川的脸色阴翳一片。


        

他又打了第二遍。


        

电话想到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宋绾那边才接了起来。


        

"喂?"


        

陆薄川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夹着烟,烟雾袅袅,让他的眼神泛出冷色。


        

他道:"我开会可能要晚点,今晚会回去很晚,你在哪里?"


        

宋绾刚进包间,刚刚陆薄川打第一个电话的时候,因为要穿过酒吧,楼下很吵,到了楼上进了包间她才听见了。


        

宋绾看了好一会儿,去到一边,才将电话接了起来。


        

她也没有多想,只是她来找季慎年的事情,既是不愿意,也不能告诉陆薄川,陆薄川对季慎年的痛恨不亚于对她这个始作俑者的痛恨。


        

宋绾抿了抿唇,道:"在景江。"


        

"是吗?"陆薄川脸色阴沉仿佛冬天里的数九寒天,他沉沉的抽了一口烟,声音反而放缓了下来,只是眼底的眸色更加深沉:"怎么还不睡?"


        

"马上就要睡了。"宋绾垂着眼睫,包间的隔音很好,宋绾仿佛能听出自己的心跳声:"没什么事情,我先挂了,我要去洗澡了。"


        

"嗯,那洗完你早点睡。"


        

陆薄川电话刚一挂断,抬手狠狠一扫。将桌面上的文件"刷"的一下,扫到了地上,眸色冷凝得仿佛能结出冰来。


        

而另外一边,宋绾挂了电话后,有片刻的失神。


        

季慎年不动声色的看着宋绾:"是陆薄川的电话?"


        

宋绾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季慎年从进门就看到了宋绾红肿的眼睛,他过去用手抚摸了一下她漂亮的眼睛。


        

宋绾心里一慌,往后退了一步。


        

季慎年却并没有退缩,他凉薄的眼睛盯着宋绾。里面却藏着一抹沉沉的情深,那是日积月累的压抑,沉到烫人却又黯沉的目光:"绾绾,他快要结婚了,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


        

宋绾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缩了一下,她平静的道:"我知道,五月一日。"


        

"如果他真的结婚,我不会再退缩,也不会让你再回到他身边。"


        

宋绾心里惊了一下。


        

季慎年却已经转回了沙发上。他将一份资料推给宋绾:"这个资料你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