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89章 陆薄川,她不想见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原本被季慎年的话弄得有些心烦意乱,但很快,宋绾就没有闲心去想这些了,因为接下来的那份资料,完全获取了她的视线。


        

宋绾将资料拿过来,打开,从第一个字开始,她就没有办法移开自己的目光。


        

越看越是心惊肉跳。


        

渐渐的,她的整颗心都跟着震荡了起来!


        

周竟只告诉过宋绾,周自荣是出车祸死的,但是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宋绾,周自荣当年死的时候,还牵连了一场贪污受贿案!


        

而当初这个案件,还震惊了整个海城。


        

因为牵连十分广泛,且金额巨大!


        

宋绾的心久久没有办法平静,整个脑子都在嗡嗡作响!


        

像是一场狂风过境!


        

她抬眼看季慎年,整个人都有些发抖:"你确定是这个人吗?"


        

"那后面有照片,应该不会错。"季慎年道:"你对比看看。他的五官很好辨认,绾绾,这是谁?你查他做什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查这个资料用的时间比较长,毕竟是二十多年前的案件,那个时候无论是网络还是通讯,都是不怎么发达的。


        

而这个人,和宋绾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季慎年实在是不知道,她要查这个人干什么。


        

宋绾却根本听不清他问了什么。


        

她闻言几乎是立刻将信封后面的照片全部倒出来,只一眼,宋绾就知道是没有错的。


        

周自荣的五官和周竟长得很像。


        

可即便如此,宋绾还是拿出手机,和自己发给季慎年的照片对比了一下,宋绾虽然发给季慎年的照片年代久远,甚至已经泛黄,可五官轮廓还是能看得清清楚楚。


        

两张照片几乎一模一样。


        

宋绾又有点想抽烟了,她心里一烦,就忍不住,心里乱成了一片。


        

以前很多被她忽略的问题不间断的冒了出来。


        

周竟当初为什么要学法律,为什么学了法律工作了没多久却又放弃法律这条路?他在这期间到底经历了什么?他真的是自愿放弃法律这条路的吗?


        

还是说,他放弃法律,来走这条路,是想从别的地方入手查什么?


        

而另外一个让宋绾有些担忧不安的问题便是:周竟当初从律师转行的时候,差不多是在宋绾出狱前的半年……而那时候宋氏已经出了问题,那他会不会是因为她……


        

宋绾记得,曾经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候,周竟曾经对她说过。他说:"绾绾,就算破产了,我也不会让你过苦日子的。"


        

但是那时候她要想的事情太多了,根本就没往心里去。


        

宋绾心里根本没有办法平静下来,她实在是没想到会查到这样让她震惊的结果!她拿着资料的那只手都有些发抖!


        

她想起了当初她问周竟关于父母的消息的时候,周竟的斟字酌句。


        

宋绾当时觉得他可能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现在想起来,他是不是根本就不想让她知道这些。


        

他这样,到底是害怕她伤心,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这些事情,他应该是早就知道了吧?


        

可他竟然能把这样大的一件事,紧紧就用一个车祸身亡这四个字来解决掉。


        

宋绾的眼眶渐渐红了。


        

"说起来,这个案件,我当时看到的时候,也很震惊,帮我调这个案子的那个负责人说,当年这个案子,牵连十分广泛。原本上面是要深入调查,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匆匆结了案,说是上面压着,不让继续查下去了。"


        

宋绾一愣,她想到什么,赶紧朝着季慎年问:"他出事后,那他的家人呢?他的家人都去了哪里?"


        

"不知道,好像当初他家里原本还有一个老人,在他出事的时候,突然遭遇了入室抢劫,被人捅死了,原本还有两个孩子,但两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那晚不在家里,后来不见了。"


        

宋绾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她的内心太过震荡,眼眶也红得越发的厉害。


        

"没人去查吗?"宋绾整个人透出几分克制不住的愤怒,说:"家里的老人不明不白的死了,小孩也不见了,就……没人去查吗?不见了的孩子也没有人找?"


        

"查了,入室抢劫的人有吸毒史,被判了死刑,至于两个孩子,当时年纪太小,他家里出事的时候,孩子不知道去了哪里,后来就一直没找到,不过他家出事的时候,大的才四五岁,小的才一岁左右,应该也是凶多吉少。"


        

两个这么小的小孩,是没有生存能力的。


        

要么活活饿死,要么被有心人收养了,而更多的可能是,被人贩子抓去给卖了。


        

"他……没有别的亲戚吗?"宋绾说:"他出事了。他的孩子为什么没有被别的亲戚收养?"


        

"没有,周自荣家境不好,是爸爸扶养长大的,后来认识了他的太太,他太太叫陈意,陈意的家人原本是要和别人商业联姻的,但是后来她遇到了周自荣,很快两人就相爱了,陈意推掉了家里订的婚约,和家里闹翻了,自此和陈家的人断绝了血缘关系,已经十多年没联系过了,后来她死了陈家的人都没过来看过一眼,应该是失去了联系。"


        

宋绾觉得浑身冒冷汗,她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很多东西乱糟糟的,她实在是没想到,调查出来的东西会是这样的。


        

那两个孩子……当初是怎么到达宋家和到达周竟的老家的呢?


        

宋绾当年去过周竟的家里,周竟的家里和这边相隔了几十公里,开车都要五六个小时,他一个五岁的孩子,怎么会从海城去到那么偏远的地方?


        

他当年经历了什么啊?


        

宋绾的心脏有些密不透风,她还是没忍住,找季慎年拿了一支烟,颤抖着手打火机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但大概是烟味太呛人,宋绾被呛得一阵咳嗽,眼泪都呛出来了。


        

季慎年也没想到宋绾的反应这么大,赶紧过来拍了拍宋绾的背:"绾绾,你怎么了?"


        

宋绾眼神空洞,这个消息实在是让人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绾绾?"


        

宋绾好半天才又想起来问:"他是怎么出车祸的?"


        

"好像是追尾的时候刹车失灵,直接从高架桥冲了出去,车毁人亡。"


        

宋绾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


        

不知道为什么,宋绾总觉得周竟在查当年的事情。


        

会不会当年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他瞒着自己,真的只是害怕自己伤心吗?


        

从将夜出来的时候,宋绾都没有冷静下来。


        

她有些迷茫,这种时候,并不想回景江。


        

她心里很乱,没有办法面对陆薄川。


        

那些照片,那些回忆,让她看一眼陆薄川,心就痛得说不出话来。


        

"回哪里?"季慎年问宋绾。


        

无论是读书还是出了社会,季慎年都是十分优秀的。当年在学校,季慎年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不管是大考还是小考,永远都是第一的位置,他比宋绾高了几个年级,是学校里不可堪折的一朵高岭之花。


        

几乎优秀倒了让人想去告白都望而却步的程度。


        

他看人的眼神也很冷,对周围的东西一切都没什么兴趣,他的战场从来都不是在学校,而是在季家。


        

只有宋绾。是他人生中的意外。


        

明明是他先遇见的宋绾,是他守了宋绾这么多年。


        

宋绾被问得一愣,她动了动唇,想说回周竟的公司,可她又不想一个人呆着。


        

"既然不知道回那里,那就回我那里。"季慎年道:"绾绾,那个房子,里面永远都有你的一席之地,你曾经住的房间。我会永远给你空出来。"


        

宋绾刚想拒绝,季慎年就烦躁的点了一支烟来抽,没有男人永远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就算他再冷静,心再狠,可面对宋绾的时候,他也会有不甘,也会有阴暗到让人害怕的一面。


        

季慎年眉目冷寒,转头看宋绾:"绾绾,我给你查东西,也不是无条件的,你若是再这么防着我,我能做出来的事情,可比你想象的还要过分。"


        

他要一点点让宋绾回到他身边来。


        

宋绾一愣。


        

"你……"


        

"绾绾,你要不是和陆薄川到了某种程度,你也不会让我来查这些资料。"季慎年截断了宋绾的话,道:"既然不想见他,那就在我那里睡一夜,当年的文件,我会给你继续查下去。"


        

宋绾被季慎年戳到了痛处,她确实不敢见陆薄川,宋绾犹豫片刻,跟着季慎年上了车。


        

车上的时候,季慎年双手握住方向盘,心里有些烦躁,宋绾看着挡风玻璃外面的景物,当车子经过一个熟悉的地方时。突然开了口:"我想起了当年的很多事情。"


        

季慎年没想到她会突然说这些事,打转方向盘,将车停在了一旁,他转头看宋绾,男人眉眼清隽冷岑,却具有侵略性:"你可以跟我说说。"


        

宋绾有些无措,心脏疼得有些受不了,那个地方自从见到沈晚宁撒到她面前的照片后,就像是别了一把刀似的。宋绾呼吸都跟着疼。


        

那种疼不要命,却入骨。


        

可是哪怕是这样疼,她也没有人可以倾诉,她只能一个人生生的受着,半夜都睡不着觉。


        

她承受得太多了,有时候痛起来,能将她痛得大汗淋漓。


        

可即便是这样,她也还是要撑着,她要是撑不下去,那她的哥哥,要怎么办呢?


        

宋绾靠在车窗上,看着挡风玻璃外面,现在天色已经很晚,宋绾刚刚看到的那条街便是她想起来的当年温雅拿她的文件的地方,宋绾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


        

"季慎年,这些年,我虽然一直听说是我害死了爸爸,但却从来不知道我是怎么害死他的。我只记得我带他去了郊区别墅,可其他的都不记得了,前段时间我去陆薄川的宴会闹的时候,他把我带到温雅那里去,他跟我说当初是我把爸爸锁在别墅,爸爸心脏病发,才出事的,这件事我跟你说过吧?"


        

确实说过,当初在电话里。她要他帮忙查程承和周自荣的时候。


        

宋绾的语气平淡,可是当时的惊心动魄,季慎年即便是没有亲眼看见,却也是能想象得出来的。


        

宋绾道:"当时他这句话把我吓得狠了,那种连灵魂都跟着震颤的感觉,没有经历过,是永远体会不到的,当时听到后,我第一个反应是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明明这些事是都是……可是紧接着,我的心就像是被这些话豁开了一条口子,因为陆薄川对我说这些话后,我竟然隐隐约约有了一些印象,那点印象让我既惊又怕,我真的一点眼睛都不敢闭……"


        

宋绾转过头来,看着季慎年,情绪终于有了一丝起伏,她道:"那个时候我太害怕了,我什么也不敢说。"


        

"绾绾。"季慎年将宋绾抱在了怀里。他太心疼她了,哪怕这是他早就已经预见的结果。


        

宋绾就没忍住激烈的哭了起来,她真的太难受了,那种难受说不出来。


        

她哭得那样大声,像是要把那些委屈和害怕全都哭出来一样。


        

宋绾说:"可是怎么办啊季慎年,他带我去B市,沈晚宁把爸爸和二哥当初死的照片给我看,我一下子就全部想起来了,当年真的是我。把他锁在了房间里,我逼着他给我保险箱的密码,我听到他在背后喊我,让我回去,可是我没有回头,我为什么不回头去看一看啊?我要是回头了,他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绾绾。"季慎年将宋绾狠狠抱紧,他道:"不要想太多,事情已经发生了,当年你也不是故意的,你出了车祸,不是故意把他放在那里的。"


        

宋绾却已经泣不成声。


        

她是真的害死了陆宏业和二哥,这样的事实,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承受。


        

宋绾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哭过以后,她像是累到了极致,竟然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


        

季慎年直接将车开到了公寓楼下,然后将宋绾抱上了楼。


        

陆薄川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季慎年将宋绾的电话拿出来,看了很久,眸色很冷,没有去接。


        

等陆薄川再打过来,季慎年直接将宋绾的手机关了机。


        

陆薄川的车已经开到了季慎年的公寓楼下,他狠狠的抽着烟,一脸的阴云密布。


        

他直接将电话打给了季慎年。


        

季慎年看着自己手机上的电话号码,冷然的笑了一声,他这个房子当初是为了避开季家,方便做一些事情,悄悄买在这里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有一天,宋绾会住到这个房子里面来。


        

他的房产很多,但只有这个房子,是他用自己的钱买的,所以当时他将宋绾放在了这里。


        

那个时候他和宋绾生活在这里,他是头一次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出门。


        

季慎年把电话接了起来:"喂?"


        

"绾绾呢?让她下来。"陆薄川的嗓音带着沙哑的阴冷,沉到了骨子里。


        

季慎年道:"她不愿意下来。"


        

"让她接电话。"


        

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空气里剑拔弩张的气氛。


        

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较量。


        

季慎年看着楼下黑色的腾辉,像蛰伏在黑暗中窥伺的猎豹,沉稳,攻击性强,就像是陆薄川这个人一样。


        

季慎年道:"她不想接,所以刚刚才特意关了机,陆薄川,她不想见你。"


        

陆薄川沉沉的呼吸,宋绾对他撒谎。过去见季慎年,就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更不要说她直接跟着季慎年回了家。


        

她曾经在这个家里,住了很久,和季慎年生活了不知道了多少个日夜。


        

她曾经为了季慎年,将陆家害成了这样,陆薄川怎么能忍?


        

"我等她五分钟,她不下来,我就亲自过来接她。"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压着一腔汹涌的怒火。


        

季慎年单手抄兜,放在裤兜里的手指握紧成拳。


        

凉薄的目光里风起云涌。


        

不消片刻,季慎年转头朝着卧室走过去,他将宋绾放在了自己的主卧,是他睡的那张床上。


        

季慎年抬起修长的手指,抹了抹宋绾脸上还残留着的泪渍,他也没想到宋绾能想起那么多。


        

他其实更不愿意她想起来。


        

想起来对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可是她查周自荣的事情干什么?


        

"你好好睡一会儿,等会儿我就上来。"


        

季慎年说完,直接下了楼。


        

楼下,陆薄川靠在车旁,沉默的抽着烟,阴沉的面容下压抑着一片风雨欲来:"绾绾呢?"


        

"我说过,她不想见你。"


        

"想不想见我由不得她。"


        

"陆薄川,你这样逼绾绾,你是真的不想让她活下去吗?"季慎年冷着神色:"你知不知道你们在B市,沈晚宁朝着她甩照片,让她想起了什么!"


        

陆薄川愣了一下,但随即,他薄唇就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直线,那线条下,全是隐忍着没有爆发的怒意,陆薄川道:"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插手。"


        

"她的事情也就是我的事情。"季慎年道:"当年她愿意为了我去偷陆家的文件,你说她的事情轮不论得到我来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