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97章不要刺激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被陆薄川抱着,好半天才平静下来。


        

但是人平静下来,心情却没有办法跟着平静。


        

她又点了一支烟,静静的抽起来。


        

陆薄川皱了皱眉,情况特殊,他没有再去制止她。


        

宋绾现在这种情况下,一味的压制,对她并不好,相反,释放情绪,反而对她更有利。


        

"最后一支。"陆薄川道:"以后把烟给我戒了。"


        

宋绾没有出声。


        

陆薄川心里也很焦躁,陆卓明那边他说服不了宋绾,宋绾的身体也让他有些把控不住自己的情绪,还有那个孩子,不管他来的是不是时候,他现在是想把他留着的。


        

陆薄川心里很清楚,一旦周竟醒过来,宋绾是真的不一定还会留在他身边。


        

晚上陆薄川陪着宋绾睡着以后。去找了一趟医生,问宋绾现在的状况。


        

医生道:"她现在的情况不太稳定,本来胎儿在前三个月就很危险,她又有先兆性流产的征兆,就要特别注意,而且孕妇的心情对胎儿的生长发育也很重要,最好不要太过起伏,保持好良好的心态,叶酸钙片什么的都吃点。"


        

陆薄川皱了皱眉,目光很沉。


        

宋绾第二天检查了一遍身体,出院以后,陆薄川还是带着宋绾去了一趟林雅那里。


        

经过上次跟踪的那件事,他现在出门,后面都会跟着保镖。


        

宋绾有些抵触,但她没有出声,她从昨晚开始,就基本没怎么说话,有时候愣愣的,像是没有什么情绪。


        

车上的时候,陆薄川修长有力的双手虚虚扶在方向盘上,在车子经过周竟医院的时候,陆薄川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朝着宋绾问道:"你怎么会突然想查周自荣的事情?"


        

宋绾没想到他突然问这件事,一愣,几乎是下意识朝着陆薄川看过去。


        

陆薄川的目光深不见底,宋绾莫名觉得有些害怕。


        

他最近总是有意无意在问她周自荣的事情。


        

她总觉得陆薄川像是已经查出了什么。


        

宋绾缓慢的眨了眨眼睛,她好半天才想起来当时查周自荣的目的。


        

她刚开始查周自荣的事情时。其实并没有想要能查出什么,她只是在看到周自荣的照片的时候,有一种很奇怪的熟悉感,而当初她离开周家的时候自己才一岁多,她应该是不认识他的,所以才会去查。


        

却没想到会牵连出422贪污受贿案。


        

但这些宋绾是不会跟陆薄川说的,宋绾看着车窗外,还是没有什么情绪的道:"没怎么,突然就想查了,怎么了?"


        

陆薄川没再出声,宋绾却觉得他身上的压迫感更甚。


        

两人一路沉默,车子很快到达林雅办公室。


        

陆薄川在外面等着。


        

宋绾跟着林雅进了办公室。


        

这次的谈话格外长,陆薄川最近也在慢慢戒烟,但是等在外面的滋味还是让他忍不住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雅办公室的门才被推开。


        

林雅还是让陆薄川进了办公室,和陆薄川单独聊了聊。


        

林雅道:"她现在的状况很糟糕,比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还要糟糕,之前的药也全部白吃了。她最近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宋绾这次来林雅办公室,林雅很明显能够感觉得出,宋绾身上那种,比之前最开始见到她时,还要严重的厌世感。


        

宋绾以前跟林雅说,说她想去死,但是因为陆薄川不想让她死,所以她就活着,让他心里痛快一点。


        

可是这次聊下来,她活着的原因却已经不是为了让陆薄川心里痛快了,她现在唯一的支撑点,都变成了周竟。


        

周竟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整个人也许就垮了。


        

林雅接触过很多有心里疾病的人,但是从来没有哪一个,会让她这么心疼,你只是看着她的眼睛,都仿佛能够感受到她心里深入骨髓的疼。


        

陆薄川道:"是遇到了一点事,她现在怀孕了,也不能吃药,以后我定期带她来你这里进行心理辅导。"


        

林雅惊愕:"可是我和她聊的时候,她并没有……"


        

"她自己不知道。"陆薄川截断了她的话。


        

林雅皱了皱眉,也没敢让陆薄川不要这个孩子,林雅道:"不要太刺激她,她很压抑,其实这样反而不好,还有,现在支撑她活下去的唯一的点就是周竟,这也是很危险的,因为周竟一旦出事,她有可能就跟着垮了。"


        

哪怕陆薄川心里清楚,周竟在宋绾心中的地位,但乍然听见,他的脸色还是阴翳了下来。


        

陆薄川峻厉的眉目敛着寒霜。


        

从林雅那里出来,宋绾道:"我想去一趟周竟的公司。"


        

她住院的这期间,都没有去公司。


        

陆薄川道:"我先陪你回景江,公司等你身体状况好一点了再去。"


        

宋绾凛了凛细眉。


        

两人正要上车。宋绾的目光却倏尔一凝,她几乎是想也没想,就朝着不远处的一个身影跑了过去。


        

但人还没跑两步,陆薄川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陆薄川压着脾气问:"你跑什么?"


        

宋绾急得不行,手指着不远处一个女人:"那是不是南心?"


        

陆薄川顺着她指的地方看过去,也看到了那个女人,被几个人围着。


        

宋绾道:"我过去看看。"


        

"你在这里等着!"陆薄川将宋绾拉进了车里,道:"我过去。"


        

那边南心带着一顶鸭舌帽,帽檐被压得很低,脸色很白,这几个人是姜绥那边的人,她不久前捅了姜绥一刀,姜绥一直在找她,她要是被姜绥抓回去,姜绥会剁了她。


        

南心往后退,手指按着一个号码,心跳得很快,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质感的声音从她背后响起:"楚南心?"


        

南心一愣,抬眼就看到是陆薄川,狠狠松了一口气,而围着她的那几个人,一看到是陆薄川,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人道:"陆总,这位是姜总要找的人,您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陆薄川这次出来也是带了人的,他道:"这位是我太太的一个朋友,就算姜总要人,也请他找别的时间,我今天要把人带走。"


        

陆薄川的声音很平静,却带着一种不容置喙的强硬姿态。


        

而且他在海城的传闻,本来就让人忌惮,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到底没敢再上前。


        

等那些人走了,南心却没有立马去到陆薄川身边,她嘴唇挑起一抹冷笑:"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和陆总的太太成了好朋友,虽然谢谢陆总相助,但我楚南心可担当不起。"


        

四年前她可没忘,陆薄川是怎么逼迫宋绾认罪的。


        

陆薄川如刃的双眸如刀锋一样朝着她割过来,薄唇轻掀道:"是绾绾让我过来的,你要是不想见她,我替她转达一声。"


        

"绾绾在你那里?"南心皱了皱眉,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两人到达车边。陆薄川上了副驾驶,楚南心拉开了车后座的门,也爬上了车,一眼看到宋绾。


        

两人在后视镜里四目相对。


        

宋绾手指紧了紧,两人从高中开始,关系就好到不行,后来宋绾认罪,南心被迫出国,就再也没见过。


        

宋绾实在没想到她什么时候已经回了国。


        

宋绾问:"刚刚怎么回事?你不是出国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楚南心道:"最近回的国。你才怎么回事呢?怎么还留在他身边?"


        

楚南心的话一说完,陆薄川的目光就从后视镜中看了过来。


        

带着警告的意味。


        

楚南心还是很怕他的,那种怕没有道理可言,好像这个人天生就是生杀予夺的掌权着,拥有操控一切的能力。


        

宋绾扯了扯唇,道:"等会儿再讲吧。"


        

陆薄川直接将两人带回了景江,他看了一眼宋绾,转身去做饭了。


        

客厅里只留下楚南心和宋绾,宋绾问:"刚刚怎么回事?是谁的人在堵你?"


        

"姜绥的。"楚南心道:"你可能不认识。万威集团的公子,我前段时间捅了他一刀,现在到处在找我呢。"


        

宋绾着着实实被楚南心惊愕到了:"你说什么?"


        

她实在没想到,那个说捅了姜绥一刀的女人就是南心。


        

宋绾道:"我前段时间还见过他一面,再不久之前,我还和他竞争过一块地,而且他被人捅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点,只是没想到会是你。"


        

楚南心撇了宋绾一眼,道:"我现在都很后悔,我当时因为怕,没有捅死他,他现在到处在找我。"


        

"那你怎么办?"宋绾皱了皱眉:"要不然你就在我这里住下?"


        

"不用。"楚南心想到自己四年前因为姜绥受的那些非人的折磨,道:"我联系了人,让人送我去隐国,去了隐国就好了,只是去之前,我要搞死他。"


        

再多的楚南心也不肯再说,她问宋绾:"你怎么回事?我不是听说他要结婚了吗?你还留在他身边?绾绾,你就这么爱他?"


        

宋绾摇了摇头,如果陆薄川不逼着她,她也不会回到他身边,宋绾道:"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两人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楚南心那边打了一个电话出去,饭都没吃,下面就有人过来接她,楚南心道:"姜绥就踏马是个畜生,你下次遇到他绕道走。别和他接近,反正我和他得死一个,等过段时间我再来看你。"


        

宋绾也是自顾不暇,道:"那你自己小心点,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就叫我。"


        

楚南心点了点头,她能看出宋绾的状态非常不好,但是两人都没谈及过去,楚南心走的时候,和宋绾交换了一下电话号码。两人抱了抱,抱得很紧。


        

楚南心道:"绾绾,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等我把事情办好,就来看你。"


        

楚南心走的时候,又把鸭舌帽带在了头上,宋绾坐在房间里好久都没说话。


        

陆薄川也没做楚南心的饭菜,宋绾有些没胃口,她吃饭的时候,用筷子搅了搅碗里的饭菜,冷不丁的开口:"南心回来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


        

"不知道。"陆薄川看着她:"我没事去关注她干什么?"


        

也是,楚南心对陆薄川来说,就差不多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路人,宋绾勉强笑了笑。


        

陆薄川见宋绾没多少食欲的样子,眸色渐渐转深,他突然道:"如果你想知道她的事情,你多吃点。我可以帮你查。"


        

宋绾心里有些难受,她现在的状态,已经自顾不暇,她摇了摇头:"不用你查,我自己会问她。"


        

宋绾第二天还是去了一趟周竟的公司,陆薄川阻止未果,身上气压低沉到了极点。


        

他咬着没有点燃的烟,看着宋绾道:"我说让你在家里休息几天先。"


        

宋绾却并不想,她还想找找其他的关系。从别的方面查查宋显章的事情。


        

而且她呆在景江,每天除了站在阳台上抽烟,有时候会让她觉得恐慌。


        

宋绾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自从她住院后,陆薄川对她的控制欲变得比过去还要强很多,这也让她觉得烦躁。


        

宋绾说:"我要去公司看看,陆薄川,你到底想干什么?是想囚禁我吗?"


        

陆薄川黑眸沉沉的看着宋绾,他在戒烟,但是有时候失控的时候,就忍不住将烟拿出来。


        

宋绾接触到他的那个目光,突然就害怕得不行,她嘴唇都白了,她说:"陆薄川,你要是敢,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陆薄川脸色青黑至极。


        

到底还是让她去了。


        

但前提是让人跟着。


        

最近不管是陆薄川自己出去,还是和宋绾一起出去,陆薄川都让人特意跟着。


        

宋绾去周竟公司没多久。陆薄川就回了一趟陆家老宅。


        

自从收到韩奕的邮件以后,他一直想回去查一查当年陆宏业书房和他办公室里的资料,但因为公司的事情太多,以及宋绾那边的事情,他一直没抽出空来。


        

陆薄川将车开到陆家别墅,掏出钥匙开了门。


        

陆卓明和舒意刚好在家。


        

陆家的书房自从陆宏业出事后,陆薄川基本上就没进去过。


        

当年陆家出事,他整个人忙得一天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再加上陆氏查封。他也根本进不来。


        

后来陆家度过难关,奖奖来到陆家,陆薄川就在别的地方买了一套别墅,除了过年过节,平时没事的时候,已经很少回陆家别墅。


        

陆薄川一进门,陆卓明和舒意就愣了一下。


        

陆卓明有些惊讶:"你今天怎么会来?"


        

"我来查点资料。"陆薄川道。


        

陆卓明问:"查什么资料?你告诉我,我那帮你查就行了,你还亲自跑一趟,我不是听说你平市的那个项目出了点事,还在停工整改状态吗?而且你公司那么多事情,不是很忙吗?"


        

这个他也是昨天从医院出去后,遇到了陆氏集团的员工,听人提起过这件事。


        

陆薄川"嗯"了一声,道:"平市那边我已经派了公司的总工过去,那边还有个项目负责人,出事的工人已经签了合同,现在就只剩下应付安监站的检查了,那个工地的施工单位是国企单位,质量和安全什么的都抓得很严,基本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陆卓明问:"你要找什么资料?我帮你一起找。"


        

"不用,我自己去找找就行。"


        

陆卓明见陆薄川阻止,也没再坚持,只是在陆薄川要上楼的时候,他想了想,还是开了口。


        

"绾绾她……还好吗?"陆卓明看着陆薄川的上楼的背影,道:"我去是不是影响到了她的情绪?"


        

"没有,她还好,大哥你不用在意,她就是生病,所以情绪有些控制不足,稍微一点风吹草动,她就容易失控,你别往心里去。"


        

舒意问:"她到底误会大哥什么?怎么会对大哥这么深的误解?"


        

陆薄川目光落向舒意,道:"既然大哥不愿意告诉你,自然有他的理由。大嫂你也别太担心了。"


        

陆薄川说完,就转过身上了楼。


        

他推开书房的门,先从陆宏业的书桌上开始翻,翻完又去找背后书架上的资料。


        

但是他找了一个下午,也没见什么成效。


        

里面干干净净,并没有关于任何周自荣的只言片语,就连制药厂的事情,都没提半个字。


        

陆薄川皱了皱眉。


        

他还是没忍住,点了一支烟来抽。他去到窗边,将窗户打开,凛着眉目,仔细去想二十四年前的事情。


        

二十四年前,周自荣确确实实和陆家有来往的,只是出事的那辆车,怎么会是陆家的车?


        

陆薄川实在是想不通。


        

既然那辆车是陆家的,那么巡捕必定会找陆家的人做笔录,但是无论是巡捕局。还是韩奕给他的那份资料,都是没有任何关于陆家的只言片语的。


        

到底是什么人,能够把这些东西给抹杀的干干净净?


        

还是说,是陆宏业本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宋绾当年去找陆宏业,是不是为了周自荣的事情?


        

可是问题是,宋绾之前并不知道宋显章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如果知道的话,当初夏清和给她关于宋显章的资料,她就不会如此失控。


        

而与此同时,陆薄川在出陆家别墅,要去周竟公司接宋绾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医院那边的电话,说温雅的情况已经比过去好了很多,问他要不要过来看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