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99章 她不配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怎么了?"蒋奚见宋绾神色不对,走到宋绾面前。


        

因为之前见到蒋奚时,蒋奚话一直很少,除了知道这个人很难接近外,宋绾也摸不清楚蒋奚的脾气。


        

宋绾这次敢找他帮忙,也是因为上次在江雅医院的时候,碰见了他,后来宋绾生病,蒋奚又来给她看过病。


        

她也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没想到他会这么好说话。


        

蒋奚突然走到宋绾面前,宋绾愣了一下,匆匆朝着蒋奚道:"我先去打个电话先。"


        

她说完,赶紧走到一旁,将电话打给了季慎年。


        

季慎年的电话接的很快:"绾绾?"


        

宋绾有些紧张,问:"什么时候可以见?"


        

"下个星期,他人不在这边。"季慎年凉薄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道:"你要去见一见吗?"


        

"嗯,你到时候给我打电话。"宋绾挂了电话后,有些不真实的感觉,她冷静了很久。才转身去看蒋奚:"今天麻烦你了。"


        

"没事。"蒋奚看着她,道:"你能联系我,我也很意外,我送你回去?"


        

两人之前为了摆脱陆薄川的保镖,绕了好几条道,等摆脱了保镖,宋绾才给保镖打电话,说她去办点事,回景江了就给他发信息,让他别告诉陆薄川。


        

保镖跟丢了宋绾,自然也不敢告诉陆薄川。


        

而宋绾去找蒋奚的时候,是打车去的,后来一直坐蒋奚的车。


        

宋绾道:"你上了一天班,本来就很累了,又帮我这么大的忙,就先回去休息吧,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我送你。"蒋奚话说得平淡,但是不容拒绝,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人,不管爱不爱凑热闹,背景都摆在那里,强势起来都是一样的具有威慑力,宋绾也不好一直推辞,只得道谢:"谢谢。"


        

蒋奚薄唇压了压,没出声。


        

他喜欢宋绾,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五六年了。


        

从第一次看到,他的目光就没办法从她身上移开。


        

那种喜欢让他克制,却又忍不住血液沸腾,不自觉深陷。


        

蒋奚坐在驾驶座。宋绾坐在副驾驶,蒋奚的话还是不多,宋绾也不好多说什么,算起来,这是两人认识后,第一次的单独相处。


        

蒋奚握了握方向盘,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他将车开到景江,宋绾要下车的时候,蒋奚叫住了她。


        

"绾绾。"他看着宋绾的背影,突然开口,宋绾愣了一下。


        

除了上次在医院那次遇到蒋奚,蒋奚叫过她的名字,之前从来没有主动找过她说话,更不要说这样叫她了。


        

而上次他这么叫她的时候,宋绾因为当时从江雅医院住院部刚下来,整个人浑浑噩噩,根本就没注意到他是叫的宋绾,还是像这样叫的绾绾。


        

宋绾一时有些不怎么适应。


        

蒋奚到底是陆薄川那边的人,宋绾其实当年和陆薄川身边的人并没有太多的交集。就连韩奕这种在面对陆薄川这一群兄弟的时候,话并不少的人,宋绾和他也只到熟悉的份上,更不要说是和蒋奚了。


        

她当年和陆薄川在一起的时候,满心满眼都是陆薄川,眼里看不见别人,蒋奚又总是坐在角落里,几乎不怎么说话,也不参与那些人的调侃,有时候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里抽烟,抽烟的样子也很沉默,一晚上顶多抽一支。


        

宋绾很多时候都不懂,他明明不怎么说话,为什么会次次都去参加陆薄川他们的聚会。


        

如果不是他长了一张好看且显冷的脸,几乎是没有多少存在感的。


        

其实按道理来说,以两人的交情,他应该要比韩奕更厌恶她才对。


        

宋绾回头看他:"怎么了?"


        

蒋奚道:"你放心,周竟会好起来的。"


        

宋绾站在地上,眼眶猛地一酸,她皱了皱秀气的鼻子,嗓子都哑了,说:"谢谢。"


        

宋绾回到景江,先给保镖发了一条信息,告诉他自己已经到达景江,发完消息后,她洗完澡,站在阳台上,想起蒋奚的话,眼底的热气还是一阵一阵的往外冒。


        

她也希望周竟能够好起来。


        

如果周竟能够好起来,她愿意用她所有的东西来交换。


        

--


        

陆薄川回到景江的时候,宋绾已经睡了,房间里的灯开着。


        

只要陆薄川不在,宋绾都不敢关灯,陆薄川洗了澡,上床,低垂着眼看了一会儿宋绾。


        

宋绾其实没睡着,但她一直闭着眼睛,陆薄川伸出手,大拇指抚摸了一下宋绾的眉眼,目光沉而深。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关了灯,将宋绾抱在了怀里。


        

他的手臂用力,箍得宋绾有些疼。


        

宋绾慢慢睁开了眼,她心里酸得厉害。


        

第二天,宋绾起床的时候,陆薄川已经不在床上,宋绾洗漱完,出卧室的门,外面陆薄川已经做好了早餐,宋绾看到了桌子上搁置的牛奶,皱了皱眉。


        

陆薄川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神情没有多少变化,道:"这次住院的时候,医生说你要多补补身体。"


        

宋绾看着牛奶,又想起了两人刚结婚的那段时间,陆薄川天天晚上给她泡牛奶喝的日子。


        

宋绾有些烦躁,她说:"我不太想喝。"


        

陆薄川沉默的看着她:"以后早上和晚上,都喝一杯牛奶,B市的那块地,我帮你找下家,带你去见人。"


        

这已经是威胁了,而不是商量。


        

宋绾只要不面对陆薄川,她的情绪就能控制得挺好,至少面上看不出来她的精神状态是有问题的。


        

比如她去见蒋奚的时候,她就能很心平气和。


        

宋绾咬了咬牙,她最近的胃口是越来越不好了,有时候吃东西还反胃,月经也是很久都没来,但是她也没在意。


        

她的胃本来就不好,她知道宋显章的事情的时候,都能呕吐得五脏六腑堵跟着移位,那段时间她吃饭也是这种状态,后来沈晚宁朝着她的面撒照片的时候,她又吐了很长一段时间。


        

她现在又在生病,胃口不好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自从生病吃药后,她的月经一直很混乱。


        

所以她也没有多想。


        

不过她不太想喝牛奶,也不全是因为没胃口,而是因为陆薄川以前每天给她泡牛奶,不管那个时候陆薄川是出于什么心态,每天都把这件事贯彻得很彻底,但是她当时心里却是很甜的。


        

现在喝这些,就和吃他做的饭菜一样,都跟吞刀子似的没两样。


        

但陆薄川拿B市那块地来压着她,就算是刀子,宋绾也得吞。


        

宋绾有点想抽烟,但她还是忍住了,她冷淡的笑了笑,说:"行,反正我说的话。从来都不作数,不管我多抗拒,只要是你要求的,不管我多难受,我也得照着你说的做。"


        

陆薄川皱了皱眉,脸色阴沉下来,他的目光沉得骇人。


        

周围的空气都跟着冷凝下来。


        

宋绾坐下来,忍着恶心,把牛奶喝了,又吃了一点早餐。边吃边反胃,好不容易吃完,后来实在吃不下去了,宋绾停了下来,看着陆薄川说:"我下个星期,要出一趟省。"


        

陆薄川一顿,目光锐利锋芒:"去干什么?"


        

"有事。"宋绾道。


        

陆薄川薄唇轻掀:"你现在不适合走远路,还是留在景江比较好。"


        

陈述的语气,却是强制的态度。


        

宋绾垂下长长的眼睫,没出声了。她出院后,总有一种感觉,觉得陆薄川想把她关在景江。


        

这让她很害怕。


        

良久,宋绾抗拒的站起身,拿着包包出了门,说:"我先去周竟的公司。"


        

再待下去她会窒息。


        

陆薄川有些烦躁,显得他的目光深邃:"我送你去。"


        

宋绾想拒绝,但接触他深谙的目光,没敢。


        

路上的时候,陆薄川的电话响起来,他看了一眼,是夏清和,陆薄川接起来:"喂?"


        

"薄川?"自从宋绾住院后,陆薄川就没再去找过夏清和,虽然以前他也从来没主动找过她,但是夏建勋出事后,他陪了她那么久,连两人上热搜的事情他也默许了,他们的婚期也在陆薄川的默许下闹得沸沸扬扬,夏清和便对陆薄川的期许和以往不同。


        

他再这样去陪宋绾,夏清和自然是坐不住的,能忍这么久,已经是极限了。


        

夏清和的声音很温柔:"我想你了,我能过来找你吗?"


        

车厢里寂静封闭,夏清和的声音传出来的一瞬间,宋绾就听清楚了,宋绾尽量不弄出声音。


        

陆薄川的声音听不出喜怒:"最近公司有点忙。"


        

夏清和停顿了一下,问:"绾绾在你身边吗?"


        

女人的第六感往往是很准的。


        

陆薄川也没瞒着她:"嗯。"


        

夏清和心里很不是滋味,陆薄川是从来不顾及她的感受,就算和宋绾在一起。也从来不会因为怕她受伤而撒谎,哪怕他恨宋绾,可他对宋绾的控制欲和占有欲总是昭然若揭,不加掩饰。


        

但是这也是别人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


        

夏清和几乎是有些卑微的问:"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见你?薄川,我们快要结婚了。"


        

陆薄川峻厉的眉凛冽:"我这段时间会很忙。"


        

"我可以迁就你的时间。"


        

"清和,你没必要这样,你有你自己的生活。"


        

夏清和自嘲的笑了笑,她说:"可是绾绾也应该有她自己的生活,不是吗?"


        

陆薄川的脸上潋了一层霜,道:"她不配有。"


        

宋绾缓慢的眨了眨眼睛。这四个字像是钉子一样,钉进了她的心里。


        

后来几天,陆薄川突然就忙碌了起来,陆薄川也不让宋绾总是去周竟的公司,而是带到陆氏去。


        

宋绾觉得很烦躁,她站在陆薄川的办公室里,冷眸看着他:"陆薄川,你到底想怎么样?"


        

陆薄川抬眸看她:"什么怎么样?"


        

宋绾都快要被他气笑了。


        

那边季慎年发了地址给宋绾,让她两天后去浔城,宋绾找不到机会。


        

宋绾急得不行。


        

后来宋绾趁着陆薄川开会的时候,接到了周竟妈妈的电话,说周父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周妈妈有些怕。


        

宋绾一听,整个人差点魂飞魄散,几乎是没有任何思考,就冲进了陆薄川的会议室。


        

会议室里的人都认识宋绾,全部都诧异的看着她,神色各异,毕竟当初宏昌市那块地,虽然没传出去。可各大高层却是都知道的,更何况宋绾和陆薄川之间的恩怨,这些人也全都清楚。


        

后来陆薄川力排众议,还让宋绾接手那块地,这件事当时在陆氏高层内部闹的动静也很大。


        

宋绾却根本顾不了这些,她双腿都是软的,整个人都有些六神无主。


        

陆薄川一下子就看出宋绾的不对劲,赶紧叫停了会议:"会议暂停十分钟。"


        

说完站起身,带着宋绾出了会议室的门,去到办公室。转身问她:"怎么回事?"


        

宋绾一开口,眼泪就落了下来:"陆薄川,周竟的父母出了一点问题,我要去看一看。"


        

陆薄川沉沉的看着她,像是在确定她话里的真实性。


        

宋绾道:"真的,你不放心可以找人跟着我!"


        

陆薄川这边暂时根本走不开,但是他也知道周竟对宋绾有多重要,他低声的道:"我找人去看看。"


        

几乎是在哄宋绾。


        

宋绾的心都凉了,她像是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似的,宋绾压抑着爆发的情绪,几乎是在吼:"陆薄川,我欠你的,可是周竟他不欠你的,你知不知道如果他们家出事,这意味着什么?"


        

陆薄川怎么会不知道?可是她到底又知不知道他到底担心的是什么?


        

他知不知道她不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到底有多危险?


        

那些跟踪他们的人,连他都查不出来背后的背景,万一再出现像宏昌市那样的事情,她难道还能遇到一次钟友良吗?


        

陆薄川黑眸氤氲着暗沉沉的情绪,他没忍住。拿了一支烟,可看到宋绾,他又将烟放了回去,良久,他还是妥协了,道:"我让郑则跟着你,看完马上就回来。"


        

跟着一起去的当然不止郑则,周竟那边没有机场,两人只能开车过去。


        

晚上的时候到达周竟的老家,宋绾回来的时候已经联系了周竟的妈妈。周竟的妈妈已经冷静下来,她也是刚开始被吓着了,周爸爸摔下来的时候,低血糖犯了,一下子晕了过去,后来检查才发现情况其实并没有多严重。


        

她让宋绾不必要大老远赶过去。


        

宋绾却还是不放心。


        

两人到达医院的时候,周爸爸确实情况没有那么严重,但是腿关节错了位,需要静养,宋绾松了一口气。


        

周妈妈已经很多年没看见她了,自从知道宋绾是周竟的妹妹后,对宋绾就没来由的怜爱,笑道:"真是麻烦你了,这么大老远还跑过来。"


        

宋绾忍着眼泪,摇了摇头,说:"没事。"


        

周妈妈又问她:"周竟呢?怎么最近他都没给我们打电话过来?"


        

"他最近有些忙,刚刚手机放在办公室忘记带出去了,我已经跟她公司的人说了,等他回公司,公司的人会告诉他的。"


        

"他爸爸也没什么事情,不用特意去说,免得他担心。"周妈妈道:"你来了也是一样的。"


        

宋绾心里的难受简直铺天盖地,她几乎要说不出话来,良久,才道:"嗯,那我跟他说。"


        

她根本不敢告诉他们周竟如今的状况,怕他们受不了,也不敢让周妈妈对自己好,他们应该恨她才对。


        

宋绾当晚在这边过夜,郑则没守在医院,而是在医院楼下的车上,也没去开宾馆。


        

周妈妈跟宋绾说了很多关于周竟的事情,她说:"周竟以前是被拐卖到这里来的,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在捡东西吃,身边除了两张照片,什么也没有,他一直记得你。"


        

宋绾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她紧紧咬着唇。


        

周妈妈说:"他真的很优秀,当年如果不是因为发烧。应该考得更好,但是就算发烧了,他高考成绩也是全校第二,很有出息。"


        

宋绾心里酸酸涨涨,周竟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这些事,也许是没来得及说。


        

周妈妈看她一提周竟的名字就哭,伸手把她抱在怀里:"你们能想认,我是真的很开心。"


        

宋绾没在这里停留多久,第二天就和周竟离开了,离开的时候。郑则先上了车,周妈妈拉着宋绾的手,说:"如果你愿意,以后也可以叫我妈妈。"


        

宋绾眨了眨眼睛,她的眼睛都肿了起来,但是她没叫,她不配,宋绾说:"等周竟回来,我再正式叫,好不好?"


        

周妈妈笑了笑:"好。"


        

宋绾上了车。整个人就开始失控,她将脸埋在手心,哭得无声又剧烈。


        

郑则很贴心的没有开车,宋绾很久才停了下来,郑则发动车子,他道:"陆总让你一直跟着他,是因为之前跟踪的事情,他不太放心。"


        

宋绾没有多少情绪的道:"是吗?"


        

郑则就不说话了。


        

宋绾说:"郑则,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你说。"郑则道:"别太难为我。"


        

"不会,我想去一趟浔城,你可以跟着我,我去见一个人。"


        

郑则皱了皱眉,这种事情他私自做不了主。


        

宋绾说:"你别告诉他,这件事对我很重要,我保证去了就和你回去。"


        

郑则还是心疼宋绾,宋绾的眼睛都肿了,她也不过是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小女孩儿,承受得实在是太多了。


        

郑则道:"可以。"


        

郑则将车子给其中一个保镖开回海城,订了机票,带着宋绾去了浔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