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06章 这件事不是我做的,你信不信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攥了攥细白的手指,从车上下来,海城从昨天开始,天色就一直阴沉沉的,但是雨却一直没有下下来。


        

宋绾低着头,将手机打开,那个号码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给自己发了一条信息。


        

"住院部三楼。"


        

宋绾定定的看着这条信息,想要打过去,才惊讶的发现这是个网络电话,根本打不过去。


        

她昨天在那样的情况下,根本来不及看电话号码,就被那条信息的内容给吸引,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宋绾心里慌了慌,隐隐有些不安。


        

这时候她的电话响了起来,将宋绾吓了一跳。差点把手机砸在地上。


        

宋绾稳了稳心神,才看到这是陆薄川的号码,宋绾几乎是没有犹豫,立刻挂了电话!


        

她来温雅的医院,如果被陆薄川知道,陆薄川不会放过她的。


        

宋绾抬眸看着面前星和医院的标志,在进去与不进去之间犹豫徘徊。


        

最后还是忍不住,抬步朝着医院里走了进去。


        

星和医院作为海城最有名的神经科私立医院,这里的所有设施设备都是海城,甚至是国内的顶尖科技。


        

里面的装修也显得豪华大气。


        

宋绾穿过大厅,直接往里面走过去,很快就看到了电梯,而电梯旁边就设立了楼梯,宋绾直接走了楼梯。


        

她上次来星和医院,还是那天她闹了宴会现场候,陆薄川强硬的将她带过来的,那一天留给她的记忆实在是太深刻了,以至于她现在看到这里的电梯,都有种幽闭害怕的感觉。


        

宋绾根本不敢进去。


        

索性三楼也不是很高,宋绾走得很慢,但也很快就到了。


        

直到上完楼梯,宋绾才发现,这里的场景有些熟悉,熟悉得明明当初她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状态。却依旧记得这里的所有布局。


        

她甚至能够想起来,当初陆薄川是如何将她抵在病房门外的墙壁上,朝着她说出关于四年前,她是如何害死陆宏业的那些话的。


        

而这里的所有布局,和那天一模一样。


        

宋绾已经不记得上次陆薄川带她过来的时候,温雅是在几楼在哪个房间了,只是以为住院部每一层楼的格局都差不多。


        

她有些茫然的在住院部大楼三楼茫然四顾。


        

有医护人员看到她,奇怪的问道:"小姐您好,请问您找谁?"


        

宋绾吓了一跳,抿唇道:"我在这里等一个人,等到了再和她一起进病房看人,你不用管我。"


        

医护人员也没多想。


        

这个时候病房外面的人已经不多,偶尔会有几个精神失常的人在医护人员的陪同下,在外面活动。


        

由于人不多,又是夜晚,医院显得有些空旷幽冷。


        

这种医院的住院部和其他医院的住院部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其他医院的住院部。总觉得像是泛着一层死气,但是像这种医院,却给人一种很恐怖很压抑的感觉。


        

宋绾上了楼后,也不知道该去找谁,就从走廊这头往走廊另外一头走。


        

因为那条短信是一串网络电话的缘故,她走得很小心。


        

直到走到不远处的楼梯口时,心却一下子像是被人一把狠狠遏制住。


        

她看到了温雅。


        

宋绾觉得自己又开始病入膏肓了,她又回想起了四年前,她拍打着温雅的车窗,疯了一样朝着她喊:"妈!妈!是不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宋绾死死的盯着温雅的背影,她对温雅就像是对陆卓明一样,没有办法做到平静。


        

她总觉得他们的和善,像是张着一张血盆大口,狠狠将她吞食。


        

宋绾心弦紧绷,眼圈都红了,她几乎是不可控制的,朝着那个背对着她的身影走过去,然而就在她抬步快要走到温雅面前的时候,一个身影却猛地从她后面冲了出来!


        

宋绾心里一慌,刚想要张开口去喊,然而已经来不及--


        

那人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温雅狠狠一把推了过去!


        

"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啊"的一声惊叫声,明明声音不大,却像是惊雷在宋绾耳边轰然炸开!


        

宋绾几乎是下意识伸出手,想要一把拖住温雅。


        

然而还没等她触碰到温雅,温雅已经朝着楼梯下面滚了下去!


        

宋绾浑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响动的医护人员已经匆匆的跑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楼梯下面,已经晕了过去的温雅,以及站在原地。还伸着手的宋绾!


        

"你在干什么!"医护人员怒不可遏,一眼看到楼梯下面的温雅,吓得心脏病都快要出来了,赶紧踉踉跄跄的跑下楼去检查温雅的状况!


        

因为腿软,医护人员中途差点摔了下去!


        

"温夫人,温夫人你怎么样?"医护人员心里慌乱得不行,开始掐温雅的人中,然后大叫道:"来人啊!快点来人啊!"


        

宋绾站在楼梯上,整个人有些回不过神来,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多,宋绾整个人有些慌乱起来。


        

"怎么回事?"


        

"楼上的那个女人把温夫人给推了下来!"医护人员又是惊恐又是害怕:"怎么办?快点叫医生过来送她去医院!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一个也吃不了兜着走!"


        

其他医护人员也开始慌了起来,匆匆越过宋绾往楼下跑过去,又是联系医生又是去拿担架,将温雅抱了上去。


        

宋绾站在楼上,整个人浑浑噩噩,浑身冷得像是坠入了冰窟。


        

她几乎是下意识去搜寻那个人的身影。


        

可哪里还有其他人的影子?


        

整个楼梯口,除了温雅和医护人员,就只有她一个人。


        

现场一片兵荒马乱。


        

"大家别只顾着温雅,把她给我控制起来,别让她给跑了!"


        

这时候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很快两个男人就来到了宋绾面前,一把抓住宋绾的手:"你跟我们一起走!"


        

宋绾手里还紧紧的攥着手机,像是才回过神来,忍不住往后退,她道:"她不是我推下去的,推她的另有其人!"


        

"这里除了你就没有别人!难不成她是自己滚下来的?我来的时候你的手都还没来得及收回来,不是你是谁?"医护人员要下楼的时候,听到宋绾的话,朝着楼上的宋绾吼道。


        

宋绾被人拉扯着往楼下走,好几次差点把宋绾弄摔倒。


        

宋绾挣扎了一下:"我说了,不是我推她下去的!"


        

然而这些人根本不听她的解释。


        

宋绾被人控制着进了救护车,车里也是一片兵荒马乱,温雅就睡在她面前,被医护人员救治着。


        

宋绾被人摁在椅子上:"老实点!"


        

宋绾却并不觉得疼,她只觉得浑身发冷。


        

以及恐惧和害怕。


        

她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温雅。


        

这是温雅一早就设计好的吗?


        

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凑巧?


        

那个陌生的网络号码,是温雅故意这样的吗?


        

温雅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害得自己还不够吗?


        

宋绾有点想抽烟,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就像是她心里明明那么在意陆卓明,想到他心就疼得窒息,可依旧在面对他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样。


        

车子开往离星和最近的医院,到达医院后。医护人员立马和江雅医院的医护人员交接,然后将温雅匆匆推入急救室。


        

宋绾也被人带入急救室,然后被人摁在急救室外面的椅子上。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医护人员不可能不联系病人家属。


        

她听到不远处医护人员给陆薄川在打电话。


        

"陆总,温夫人在医院出了点事,现在人在江雅医院急救室。"


        

一颗心狠狠的揪紧。


        

--


        

陆薄川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赶回了陆氏集团,正在找人四处寻找宋绾的下落。


        

宋绾的手机已经关了机。陆薄川打了几次电话,最后一次打通,却被宋绾挂点,整个人气压低沉得差点摔了电话。


        

他的面前战战兢兢的站着跟着宋绾的几个保镖。


        

保镖浑身的冷汗都下来了。


        

自从他们将宋绾弄丢后,就害怕得不行。


        

保镖看都不敢去看陆薄川的脸色,在陆薄川强大的压力下,道:"宋小姐说她有点不舒服,想去买点药。因为药店离得近,我们的车停在路边,怕她不想让人跟着,就没敢跟进去,但是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她人就不见了……"


        

陆薄川手指间夹着一支烟,夹烟的那只手因为用力,差点将烟给生生夹断。


        

他沉沉的深吸了一口,淡青色的烟雾让他俊美夺目的脸上像是覆着一层冰,眉目冷得没有一丝温度,那双深邃黯沉的眼中一片风雨欲来,像是裹夹着寒刃,阴森可怖。


        

任谁都可以看出来,他压抑在俊美皮囊下的几乎失控的暴怒。


        

离宋绾失踪,已经整整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里,陆薄川的电话一个个打出去,却没有任何回音。


        

而一个小时前,他让人调取了森林药店的监控,监控视频里,陆薄川亲眼看到宋绾上了一辆车。


        

他心里便一下子就知道了,这是宋绾设计好的,因为知道。所以愤怒。


        

这种愤怒让他身上的每一个暴力因子都在暴涨。


        

办公室里的气压低沉得像是暴雨天气来临前的黑云压城。


        

不仅保镖战战兢兢,就连办公室里的几个秘书也吓得脸色苍白一片。


        

要不是当初她们听了宋绾的话联系了陆薄川……


        

陆薄川唇紧抿,始终一语不发,只是压抑着体内的暴戾因子,一口一口的抽着烟。


        

他让人从森林药店的监控开始调查,却在车子进入一个监控盲区的时候,断了所有的线索。


        

陆薄川心里清楚,这是宋绾自己做的决定。她故意让秘书给他打电话,故意趁着他出去,让保镖送她回家。


        

可即便如此,他愤怒的同时,心底最深处,最怕的竟然还是怕她会出事。


        

越是这样,陆薄川心中压抑的怒火就越盛!


        

因为陆薄川的沉默,使陆氏集团总部大楼总裁办公室的气压低沉到了极点。


        

而就在这个时候,陆薄川放在办公室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声音在针落可闻的办公室里徒然响起,让办公室里的人神经都紧绷起来,全部人的目光都直直的朝着那手机看过去。


        

仿佛那里有什么救命的虎符。


        

陆薄川的心竟是被牵扯得疼了一下,他几乎是没有犹豫的立刻来到了办公桌前,将电话拿起来,一看,却是医院打来的电话。


        

陆薄川眉目深凛。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将电话接起:"喂?"


        

"陆总,温夫人在医院被人推下了楼梯,现在人在江雅医院急救室!"


        

--


        

与此同时,江雅医院急救室外面,在医院将电话打出去的同一时刻,宋绾在听到医护人员的那声"陆总"时,心口像是被什么重锤狠狠锤了一下。


        

她细白的手指狠狠攥紧。指甲几乎要扣进肉里。


        

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不害怕。


        

宋绾坐在椅子上,害怕的同时,觉得心脏像是被人挤压一样难受。


        

她死死咬着牙。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


        

宋绾的心像是被这脚步声遏制住,心随着这声音而战栗。


        

而不远处,陆薄川从陆氏集团赶到这里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紧紧咬着牙关的宋绾。


        

一瞬间,他的眼底风起云涌,声音寒得像是来自地狱冰,问:"怎么回事?"


        

医护人员下意识打了一个冷战,指着宋绾急切的道:"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我带着温夫人回房间的时候,因为房间里没有水了,我就去饮水间打了一壶水过来,回来的时候。就听到楼梯那边一声惨叫,我心里一惊,赶过去的时候,就只看到躺在楼梯下面的温夫人和站在楼梯上面还没有来得及收回手的宋绾。"


        

医护人员这句话一说完,整个急救室外面寂静得有些骇人。


        

陆薄川的目光落在宋绾身上,几乎要将宋绾穿透。


        

宋绾咬着唇,她道:"我没有推她。"


        

"那个时候楼梯间除了你,就没有别人。除了你还有谁?"


        

医护人员激动的道。


        

宋绾害怕看到陆薄川看她的眼神,她细白的手指攥得更紧,道:"我没有推她,我当时去的时候,不知道是谁突然就冒出来,从后面推了她一下,不信你们可以查监控。"


        

"你以为我们没有去查?"医护人员道:"刚刚医院的人就打来了电话,说那个地方的监控早就被人给砸了!"


        

"你说什么?"宋绾猝然转过来头,心一下子就沉到了底。


        

"你做的事情还想狡辩?"医护人员生怕陆薄川怪罪,这时候自然要咬紧了宋绾,更何况当时她赶过去的时候,里面确确实实就只有宋绾一个人!


        

"我过去的时候,楼梯那里就只有你一个人,不是你是谁?你休想在这里狡辩!当年你就能害得陆家家破人亡,前段时间热搜上还出现了你指认温夫人的视频呢!你这么蛇蝎心肠的女人,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吧!"


        

医护人员是在后来才想起来,这个女人是谁的。


        

前段时间陆薄川和夏清和的婚礼闹得沸沸扬扬,只要看过微博的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陆薄川即将和夏清和结婚,而与此同时,关于宋绾和陆薄川之间的恩恩怨怨,也被人扒了个底朝天。


        

那次宋绾在宴会现场指责温雅当年拿了宋绾的资料,并且是温雅害得陆家家破人亡的视频也一并上了热搜。


        

虽然后来被人压下去了,但看到的人也不少,医护人员刚开始并没有把两人的身份给对上,是后来才联系起来,对宋绾自然没有什么好印象。


        

像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杀人放火都能做得出来。


        

宋绾却在医护人员说出摄像头被砸了的时候,整个人就愣在了原地,脸色惨白如纸,她这才缓缓转过头来。红着眼圈,迎着陆薄川的视线,道:"这件事不是我做的,你信不信我?"


        

"你为什么要来去星和医院?"然而陆薄川的目光只是锁住宋绾,漆黑黯沉。


        

宋绾道:"有人发信息给我,让我过去。"


        

"谁?"


        

宋绾咬着唇,她道:"我不知道,但是那条短信如今还躺在我的手机里面。"


        

她哆哆嗦嗦的拿着手机。她是真的害怕。


        

陆薄川示意她将手机拿出来,宋绾刚要拿,却又收回了手。


        

因为那上面显示的不过是一串网络电话,而网络电话发信息太容易了,只要安个软件,就能完成这一系列的操作。


        

宋绾唇都快要被自己咬破。


        

"宋绾。"陆薄川的声音低沉着藏不住的怒意,低沉凛冽。


        

宋绾却惊了一下。


        

她又想起了她当初指责陆卓明和温雅的情景。


        

以前她只是指责陆卓明和温雅,他都能朝着她一耳光扇过来。如今人证物证聚在,她害得温雅进了手术室,他只会更愤怒!


        

宋绾像是个被审问的罪犯,眼圈越来越红,他就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给她无形的威压。


        

可是这件事明明不是她做的,她为什么要承担这样的罪过?


        

宋绾说:"这件事不是我做的,陆薄川,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承认的!"


        

"那你来这里干什么?"陆薄川黑眸里藏匿着看不清的情绪,他的声音沉得像暮霭:"是谁发给你的信息,你为什么不拿出来?绾绾,是你故意让秘书打电话给我,然后故意甩开保镖,自己来了这里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