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17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薄川没出声。


        

宋绾冷笑了一声,她怎么会痴心妄想的以为陆薄川会信她的话?


        

宋绾站在原地,很想砸手机,但她压了下来,宋绾什么话也不想说,直接挂了电话。


        

"绾绾?"蒋奚叫了宋绾一声。


        

宋绾紧紧抿着唇,闭了闭眼,攥着手机的细白手指恨不得将电话给捏爆。


        

陆薄川将她的这些病例一放出去,她在婚礼现场的那些话,都成了一个笑话,她想依靠舆论的压力让上面彻查当年的事情。


        

陆薄川却将她推出去挡刀。


        

他把她的病例放到网上去,营销号全部都在带节奏,说她已经精神不正常,很容易产生幻觉,有时候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绾绾,还有其他的办法的。"蒋奚看宋绾的状态有些不对,那些病例上都介绍得很清楚,他多多少少会接触一些心理方面的东西。知道宋绾这样的程度到底有多危险,蒋奚都不敢想象,她这些年,到底是怎么撑过来的。


        

他甚至后悔,当年自己太过克制,没有去想办法把她捞出来。


        

蒋奚道:"我们还可以尝试别的办法。"


        

宋绾扯唇笑了笑,她很想抽烟,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她一个人,又怎么能对抗整个陆家?


        

"绾绾,其实薄川这样做,也不一定是要拿你去挡刀。"蒋奚看着宋绾没有一丝血色的唇,清冷的目光注视着宋绾,他道:"你在婚礼现场这么闹,对你很危险。"


        

宋绾低垂着眼睫,她穿着蒋奚的衣服,显得有些大,头发被她挽起来,露出一截细白的脖颈,宋绾没说话。


        

蒋奚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的看过宋绾。


        

更不要说她这样穿着他的衣服了。


        

这种感觉,就好像他们的关系到达了一种亲密无间的程度一样,就好像他和这个女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样。


        

蒋奚的目光放在宋绾身上,几乎收不回来。


        

以前的时候,他每次看见她的时候,都是在聚会上,他坐在角落里,隔着昏暗的灯光和房间里浓重的烟雾。远远的看她一眼。


        

他其实很不喜欢这样的聚会,也很不喜欢房间里的烟味,但是那个时候,他们这个圈子里只要有那样的聚会,他都会去。


        

挺自虐的,但喜欢这个东西,却不受人控制。


        

蒋奚道:"绾绾,依我对薄川的了解,他不会这样对你的。"


        

宋绾的精神状态其实很不好,而且她被陆薄川一次又一次的举动,弄得有了心理阴影,她冷冷的笑了一声,觉得陆薄川真是不把她逼死,就不甘心,宋绾说:"怎么会呢?当时我想起那些事情的时候,他从来没有信过我,他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蒋奚心疼的道:"我们先吃点东西,绾绾。这件事我或许可以帮你。"


        

宋绾愣住,她没有想到蒋奚会说出这样的话,宋绾动了动唇,她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绾绾,这对我来说,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就像是我的病人,他们如果住不上院,过来找我,就算我不认识他们,我也会尽量给他们安排床位一样,你不用这么放在心上。"


        

宋绾眼眶酸得厉害,她说:"谢谢。"


        

蒋奚煮的东西很清淡,盐也放得少,宋绾却还是没有多少胃口,有些反胃。


        

但是她不想在蒋奚面前表现出来。


        

蒋奚却一直注视着她,宋绾吃了没多少,蒋奚问:"是不是吃得不习惯?"


        

"没有。"宋绾道:"我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胃口不是很好。"


        

蒋奚愣了一下,他道:"我明天去给你做个检查。"


        

宋绾却并不想去,她有些怕,宋绾说:"过段时间吧。"


        

后来宋绾实在吃不下去了,蒋奚把面条收了起来,他道:"你是先去睡一觉,还是我们来谈谈当年的事情?"


        

宋绾睡不着,但是她也不好意思麻烦蒋奚,现在都已经第二天了,蒋奚这一晚上,都因为她没有睡。


        

宋绾道:"你先去睡吧,我想在阳台上站一会儿。"


        

"我也不困,我们先聊聊吧,绾绾,当年的事情,除了你在婚礼现场说的那些,还有别的什么吗?"


        

"你先去休息一会儿,不用管我。"宋绾皱着眉。她其实心里很暴躁,但一直忍着,宋绾说:"蒋奚,我已经够麻烦你了。"


        

她想了想,又道:"算了,我也想睡一觉。"


        

蒋奚把自己的主卧让给了宋绾,他道:"你先睡在这里吧。"


        

宋绾问:"那你呢?"


        

"那边还有一个房间,但是还要套被子,你先睡在这里,醒了我再和你聊聊。"


        

宋绾没有推辞,她在很多方面有天赋,但是在很多方面确实一窍不通,比如说做饭,做家务,以前她高中的时候,被子都是宋显章安排的人帮她弄的,后来去上大学,每次去上学,都是陆薄川给她准备的现成的。


        

蒋奚出去后,宋绾也没睡觉,宋绾的手机响起来,宋绾看了一眼,是陆薄川,宋绾挂了电话。


        

宋绾在房间里站了一两个小时,又去床上睡了一会儿,但是也睡不着。


        

而那边蒋奚也是后来才睡着。


        

快到下午的时候,宋绾的房门被敲响,宋绾起身去开门。


        

门外蒋奚道:"我煮了吃的,起来吃点东西吧?"


        

两人又吃了点东西。


        

宋绾还是吃得很少,蒋奚也没逼着她。


        

吃完蒋奚把碗洗了,过来看着宋绾,他道:"绾绾,当年你为什么会忘记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那个资料到最后,又怎么到了季家的?"


        

宋绾摇摇头,她现在其实还是分不清自己想起来的这些,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宋绾道:"我不知道,我从陆宏业的办公室把文件拿出去,后来就看到了那份关于温雅的资料,我没来得及看我从陆宏业保险箱里拿出来的资料,我根本不知道里面是那份机密文件,后来温雅把资料抢了过去,我去追她的时候,被车撞了,醒过来的时候,就有人说。我害死了爸爸和二哥。"


        

宋绾抿着唇,她对陆宏业的感情很复杂,当年他明明已经查出了是温雅害得她家破人亡,他却还是在包庇温雅。


        

但是陆宏业又确确实实对她好,他的死又确确实实是宋绾一手造成。


        

宋绾眼尾发红,她还是没有办法做到很平静。


        

"是因为出车祸,所以失去了这部分记忆?"


        

宋绾道:"刚开始我也以为是这样,我出狱的时候,什么也不记得了。但是却记得我带陆宏业去别墅的画面,其他的东西,和你们知道得也差不多,但是前几个月,我去了一趟江雅医院,就是你在江雅医院遇到我的那个时候,我觉得很熟悉,很害怕,跟着感觉上了一趟住院部的六楼。我好像想起了一些我住院时候的事情。"


        

"什么事情?"蒋奚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他还记得当时他看到宋绾的时候,宋绾的样子。


        

"我住院的时候,其实很早就醒了过来,然后被关在那里,每天不停的被大哥带来的人暴力催眠,他一遍遍告诉我,我害死了爸爸和璟言,我可能是太害怕了吧,后来就真的忘了所有的事情。"


        

蒋奚有些不淡定了起来,这样的画面,他连想都不敢想,蒋奚胸口汹涌着一层戾气,让他很想将那些人带过来,然后百倍千倍的还给他们。


        

蒋奚人本来就属于拒人于千里之外,随时都像是在放冷气的那种类型,这会儿更显冰冷,他一字一字的道:"是谁给你做的催眠,你还得吗?"


        

"江雅医院的程承。"宋绾道:"但是陆薄川和季慎年都查过了,他并没有接触过心理学,所以我一直都不确定,这一段是不是我幻想出来的,前段时间,我本来有了一些猜测,找了人去查,但是后来不知道谁给我发了一个警告的短信,让我适可而止。我怕她出事,就又让她回来了。"


        

"程承?"蒋奚却愣住了,海城只有这么大,各大医院只要稍微出门的医生,蒋奚基本没有不清楚的,更不要说像程承这种国家级的人物。


        

"你说你有了一些猜测,是什么猜测?"


        

"我觉得他有问题,想去查一查他。"


        

"我可以陪你去。"


        

"你不是还要上班吗?"宋绾也想过了,温雅这边她入不了手了。那么她就只能从别的地方入手。


        

"没事,我年假还没有休,可以请假。"


        

这医院都是蒋家的,就算他不上班,也没有多大的问题。


        

蒋奚做事干净利落,当天就带着宋绾出了海城。


        

两人来到许娆的老家,宋绾之前去A区那个项目的时候,就已经把底下所有人的资料都研究了一遍,这会儿直接导航去就可以。


        

而与此同时,温雅那边接到了贺南山的电话,约她在酒店见面。


        

"这种时候我怎么见你?"温雅真是恨透了贺南山,而且她现在哪里敢随随便便去见贺南山,这种时候,媒体哪里都有,陆薄川有没有百分百的相信她,她也不确定,她现在唯一占据的优势,就是宋绾生病。然后她没有证据。


        

一旦被陆薄川知道她和贺南山有联系,那他们一个也逃不了!


        

温雅觉得贺南山真的是疯了!


        

"雅雅,我有事情和你谈。"温雅总是这样逃避,让贺南山很不悦,当年温雅害了陆宏业以后,原本就想解脱了,如果不是他用陆卓明威胁她,她说不定现在早就已经不在海城了。


        

这种时候其实他也不想让事情暴露,但是他总觉得。陆薄川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他开始也以为陆薄川是不信宋绾的,要不然怎么会把宋绾的病例曝光?


        

但是他总觉得这件事很蹊跷。


        

网络上爆料,陆薄川把宋绾送进了精神病院,他也找人查了,那天确实住进了一个叫宋绾的女孩子,不仅如此,那女孩现在都还住在那里。


        

但是这件事就是让他很不安。


        

而且现在他这里的局势很不好,已经有人盯上了他,他想趁着机会出国。


        

反正他这么多年,钱也多得花不完。


        

但是在出国之前,他必须要先把温雅弄出国去。


        

贺南山不容拒绝的道:"雅雅,我在星辉酒店等你。"


        

贺南山挂了电话后,看了一眼放在床上的资料,点了一支烟来抽。


        

而那边,电话被挂断后,温雅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自从婚礼过后,陆薄川就住进了陆家老宅,这让她很多事情都变得束手束脚。


        

虽然两人在老宅子里基本上不怎么说话。但彼此的存在感都是很强的。


        

她也不知道陆薄川这是信了她的话,还是没信她的话。


        

温雅拿着手机,下了楼,楼下没看到陆薄川,只有舒意。


        

"薄川呢?"温雅皱了皱眉,问舒意。


        

"他刚刚说公司有事,就先走了。"舒意道:"你找到他有事?"


        

"没事。"温雅松了一口气,她想了想,最后还是开车去了星辉酒店。


        

贺南山捏着她的把柄。她不敢不去。


        

但是温雅车子开出去没多久,就发现了不对劲,她被人跟了。


        

温雅心慌起来,她不得不给贺南山打电话:"有人跟着我!"


        

"你别急,在哪里,我让人把你引开。"


        

温雅慢慢的开着车,没多久,就有人将后面跟着她的车辆给隔开,温雅赶紧打转方向盘,心惊肉跳的去了星辉酒店。


        

但是当她去了酒店,听到贺南山说了什么时,脸色都变了:"你说什么?要我跟着你一起出国?"


        

"对,我先送你出国,到时候我这边安排好后,再去找你。"


        

温雅却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接受。


        

"不可能!我现在不想出国!"


        

"雅雅,你的儿子他在查你,你留在这里,等他知道你当年的所作所为,你以为他会放过你吗?"他将一叠资料甩给了温雅:"你以为他真的停止了调查吗?"


        

温雅脸色有些发白的看着贺南山手中的那些资料,陆薄川果然没有停止下来。


        

"雅雅,跟我一起出国吧!"贺南山情绪有些激动,这么多年,他对温雅几乎已经成了执念,他道:"当年我就告诉过你,让你不要那么心软,不要放了宋绾,你不听,她现在是还没有完全想起来,所以才没办法查到你身上去,可是你能保证她一直都想不起来吗?"


        

温雅道:"让我想想。"


        

而与此同时,陆氏,陆薄川听着话筒里保镖的朝着他道:"陆总,有人拦着我们,温夫人的车,我们跟丢了。"


        

陆薄川深邃凛冽的眸子深不见底,他沉默了很久。道:"那辆拦截你们的车,车牌号记得吗?"


        

"记得。"保镖说着,报了一串数字和字母,陆薄川挂了电话,又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让对方查那辆车的车牌号。


        

--


        

蒋奚和宋绾到达许娆的老家后,几乎是没费什么心力,就打听到了许娆的住所。


        

但是她的住所早就已经没有人。


        

两人只能问附近的人。


        

"他们啊,坐牢的坐牢。跑的跑,早就不见咯!"


        

蒋奚和宋绾面面相觑,蒋奚赶紧问道:"坐牢?她的家人是犯了什么事情?怎么会突然坐牢?"


        

"贩毒呗!"邻居恶声恶气:"这种人,每天就只知道对老婆拳打脚踢,还打孩子,坐牢都是便宜他咯了!"


        

"那他们的孩子呢?"宋绾实在没想到会查到这样的结果,她想了想,问:"他们有几个孩子?"


        

"一个,好像是个女儿。不过现在出了省,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们家出事后,她人就不见了。"


        

"那你认识这个人吗?"宋绾赶紧将程承的照片拿了出来,问邻居:"这个人,您有印象吗?"


        

邻居对着照片看了好一会儿,摇了摇头:"没见过,这个小伙子长得这么帅,如果来过这里,我应该都会有印象,他应该是没来过这里。"


        

宋绾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听他们这么说,到也没有多少失落。


        

"那许娆,当年在这边的时候,有没有交过什么男朋友?"


        

"男朋友?"邻居想了想,突然道:"有过!那个时候在这边还挺出名的,是个小医生,长得哦,俊得很!不过那个小医生也坏得很,身边的小姑娘一大把,不过遇到娆娆后就收心了,但好景也不长,后来才死咯!"


        

"死了?"宋绾震惊的看着她,她想了想,问:"怎么死的?"


        

"听说是做什么卧底,端了一个毒窟,被炸死了!哎呀,具体的什么我也不清楚!"


        

"她那个男朋友,长什么样?"宋绾不甘心,朝着邻居问道:"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长得可帅了!好像后脖颈上有一颗痣,很邪气!不过女孩子不就是很迷这样的男孩子吗?"


        

邻居的话一说完,宋绾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她几乎是颤抖着手将另外一张照片拿出来,低声的问:"他的那颗痣,是这样子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