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27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陆薄川正在开车,闻言双手用力打转方向盘,车子朝着路边狠狠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陆薄川猛地一脚狠狠踩下刹车,侧耳的刹车声几乎要贯穿耳膜!


        

他却什么也顾不得,心都跟着提了起来,他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紧张:"你在哪里?"


        

宋绾报了地址。


        

陆薄川道:"你等我。我马上过来!"


        

宋绾说:"你别过来,我让人订了机票。"


        

顿了顿,她说:"我想见见他们。"


        

宋绾是第二天,才到的海城,陆薄川已经订了包间,正在里面等宋绾。


        

包间里,除了陆薄川以外,还有奖奖和甜甜。


        

奖奖已经五岁,和陆薄川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自从两年前,那场变故之后,奖奖受到的影响很大,早已经不是那个连普通话都说不清楚的小孩了。他变得更加的优秀,几乎继承了双方父母的所有优点。


        

特别是智商和情商方面,在学校几乎是全方位碾压。


        

陆薄川小时候本来就已经是神童一样的人物,从小学到高中一路跳级,奖奖比他那时候更出色,再配上他那张帅气的小脸,在学校受欢迎的程度,简直到达了一种现象级的级别。


        

只是他的性格。也和陆薄川越来越接近,他的话变得少了,总是冷冰冰着一张小脸,拒人于千里之外。


        

陆薄川自己对奖奖,其实是比过去用心得多的,但是宋绾生病那段时间,他去陪宋绾,错过了很多奖奖性格转变的阶段。


        

等后来回来的时候,奖奖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


        

陆薄川怕宋绾给他留下太深的心里阴影,还请了好几个心里医生。


        

但是结果都无济于事,奖奖刚开始不怎么说话的时候,陆薄川有一段时间还担心,怕他在学校会和人处不好关系,后来发现,现在的小孩子,好像反而特别吃他这一套。


        

后来奖奖烦了。就冷着小脸看着他,脆生生的朝着他道:"你能不能不要总觉得我有问题给我请那么多心里医生?"


        

他低垂着头,道:"我不恨她的。"


        

陆薄川愣了很久,就没再给他请过心里医生。


        

大概是那阵子舒意陪着他的时候,给他做了很多心理工作,所以奖奖虽然难过,但是很懂事,并没有怪过宋绾。


        

而陆薄川则会比以前对奖奖有耐心得多,很尊重奖奖的想法,两父子反而相处得比以前要融洽。


        

不过奖奖对甜甜到是非常宠。


        

陆薄川给女儿取名叫甜甜,是希望她这辈子,不要受到任何苦楚,做一个真真正正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三人在包间里,奖奖有些紧张,来之前,陆薄川是把宋绾的一些情况告诉了他的,他知道宋绾不记得自己了。


        

奖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没有怎么出声,但陆薄川从他眼底看到了浓浓的失落。


        

陆薄川安慰了他几句,奖奖只说:"没事。"


        

但是越到宋绾过来。他就越是紧张,甜甜穿着小裙子,眨着一双大眼睛,泪眼汪汪的看着奖奖:"葛格。抱抱。"


        

奖奖低头,有些费力的将她抱到了椅子上,拿出纸巾给她擦了擦小嘴唇,然后严肃的道:"坐好。"


        

说完又拿了一个小画板。给甜甜,让她自己去画画。


        

等做完这一切,奖奖才去看陆薄川。


        

他到底还只有五岁,就算再聪明,也还是个小孩子,有些不安的问:"她会喜欢我吗?"


        

"她会很爱你。"陆薄川道。


        

奖奖有些没有信心,他还记得那个时候,宋绾说的那句话。


        

但是他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转过身,盯着前面的墙壁发呆。


        

走廊上响起了脚步声,两人对视了一眼,陆薄川去到门边。将门拉开,一下子就和宋绾四目相对。


        

宋绾站立在原地,有些无措,然后。她从陆薄川和门的缝隙中,对上了和另外一双小孩的眼。


        

那一刻,宋绾整个人愣在了原地,她的记忆,像是被那目光撕裂了一道口子。


        

很多的声音,像是普陀山的钟鸣,振聋发聩,狠狠的往她心上撞进去。撞得她心神剧烈。


        

"麻麻!"


        

"奖奖,你过来干什么!回去!"


        

"我才不要,她就是我的麻麻对不对!你为醒么要骗我!我的麻麻明明就还活着!"


        

"麻麻,你在干醒么?"


        

"麻麻。你为醒么要杀我的奶奶,你不要杀她,好不好?"


        

"他是谁的儿子?"


        

"绾绾。"


        

"滚!"


        

"麻麻。"


        

"滚啊!我没有你这个儿子,我的儿子早在四年前就已经死了!陆薄川,带着你的儿子给我滚!"


        

而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记忆,在这一刻,纷至沓来!


        

陆宏业和陆璟言的。温雅的,陆卓明的,陆薄川的,季慎年的。周自荣的,以及宋显章和沈晚宁甚至还有周竟的。


        

那些记忆残暴又凶狠,冲击着她的大脑跟心脏。


        

宋绾整个人晃了一晃。


        

陆薄川很快发现了宋绾的不对劲,一把抱住了宋绾:"绾绾!"


        

奖奖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紧张的看着宋绾。


        

他既怕宋绾不喜欢他,又怕宋绾像当年一样,用着一双带着恨意的眼看他。


        

然而宋绾像是受不了这种冲击,整个人朝着一旁狠狠的倒了下去。


        

"绾绾!"陆薄川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他几乎是有些心惊肉跳的将她抱起来,一边往外面走,交代奖奖:"你先带着妹妹在这里!我让郑叔叔上来带你!"


        

说完以后,又给郑则打电话,让他上来接奖奖和甜甜,然后自己开着车,把宋绾往医院那边送。


        

宋绾的头很痛。那些记忆像是洪水猛兽,几乎要将她吞噬。


        

"绾绾,你是不是不把陆家的人全部害死,你就不甘心。是不是!"


        

"当年爸爸被发现的时候,是被锁在郊区别墅的房间里的,钥匙如今还在我书房的抽屉里,是当年医生从你身上搜出来的。除了你,没有人能进去,他是死于心脏病发,你将他关在那里,直到尸体恶臭,你以为你把这些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就能洗脱你的罪名?"


        

"我当初就应该让闻邵的人把你给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