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31章 Yes i do(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个时候,宋绾已经正式成为了A大的一名学员,在宋绾很崇拜的一个导师的名下当学生。


        

宋绾是后来才知道,在M国的老师,其实也是陆薄川给她安排的,只是那个时候宋绾的病刚刚有好转,陆薄川不敢见宋绾,所以让蒋奚给了她,也没人敢对她提陆薄川的名字。


        

求婚的这个事情,陆薄川花了很多心思。


        

他先是在学校里,私底下联合了宋绾的全班同学,给他们发了个红包,让宋绾在生日的这天,带宋绾去离学校不远处的一块荒地。


        

一路走过去,有彩灯,彩灯上挂着的,全是宋绾和陆薄川,以及奖奖,还有小甜甜的照片。


        

特别是奖奖和小甜甜的照片,是从婴儿开始。一直到到现在的,里面甚至还由陆薄川给他们喂奶,抱着他们哄他们睡觉,给他们换尿不湿的照片。


        

宋绾自从和奖奖小甜甜相认后,更多的是照顾两人现在的生活,然后还要忙着读书,其余的时间,都用来陪两个孩子了,并没有去看两人小时候的照片。


        

不管是宋绾,还是陆薄川,心里都清楚,宋绾如今,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参与过奖奖和小甜甜的过去。


        

然而这一刻,宋绾从彩灯过去,就好像参与了两个小孩的成长,踏过了他们的成长轨迹。


        

陪着他们一点点长大。


        

宋绾心里热胀得厉害,眼眶发热,滚烫的泪水滑落下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走到头的时候,那边就站着陆薄川,他的身后,是一个LED大屏幕,大屏幕上,是两个小孩子的视频,从小到大的动态视频,有些应该是从云相册的监控录像里截出来的。


        

陆薄川低垂着眉眼看着宋绾,锋利凛冽的脸上是一片温柔,他的声音很好听,缓缓的道:


        

"绾绾,我们认识了14年。从你13岁的时候开始,一直到27岁,我很爱你,哪怕在最艰难的时候,我也从来不曾想过放开你的手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我知道我让你受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委屈,也让你有了很多遗憾,那些遗憾,我没有办法弥补给你,但是往后余生,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给你幸福。"


        

他说着,单膝跪地,眼底除了宋绾,再无其它,声音低沉的问:"绾绾,嫁给我好吗?"


        

周围全是她同学的尖叫声,起哄声。


        

"答应他!"


        

"嫁给他!"


        

"嫁给他!"


        

宋绾低垂着眼看着半跪着的陆薄川,像是踏过了和他的岁岁月月。


        

--


        

宋绾生日后没多久。海城举行了一场盛大的结婚典礼。


        

盛世婚,风光嫁。


        

婚礼采用现场直播,热搜一轮轮跟着上。


        

热搜下面,全是网友的惊呼声。


        

"啊啊啊啊,他果然还是娶了那个女孩!"


        

"窝草,好般配啊!!!"


        

"怎么办,我突然好想哭是怎么回事!"


        

"这是他们的孩子吗?好特么的帅啊!啊啊啊啊那个在婚礼现场摔跤的小孩子是他们的女儿吗?好漂亮好可爱啊啊啊,爸爸直接把她抱住了!啊啊啊我的心都要融化了!他们的女儿怎么可以这么好看!!!这踏马是什么优良基因!"


        

"据内部消息,这两个孩子,都是陆总亲自带大的!嘤嘤嘤!怎么办,我前一秒还在骂他渣男,这一秒我就爱上他了!"


        

"弱弱的问一句,那个大的,男孩子,不是陆总和夏清和的孩子吗?"


        

这时候,有人把陆薄川求婚现场的视频发了上来,大家都快要被视频里两个小孩的照片和视频给萌翻了。


        

里面不仅有小孩子的成长轨迹,还有陆薄川哄孩子睡觉,陪孩子玩,给孩子换尿不湿的照片。


        

不仅如此,陆薄川站着的背后那个LED大屏幕上,居然还有奖奖拖着比自己还要高大的行李箱,以及抱着二哈离家出走的视频。


        

视频中,奖奖崴着肉墩墩的小屁股,对着二哈吼道:"你还留在介里干醒么!他又不喜欢你!你紧么介么没有骨气!"


        

陆薄川冷着脸:"奖奖!"


        

奖奖却看也不看陆薄川,有点不依不饶的架势:"校(少)爷,你到底酒(走)不酒!你再不酒,我就不要你了!"


        

陆薄川见奖奖一个劲儿只把二哈往楼上拖,低声冷斥:"少爷,过来!"


        

"不jun(三声)过去!"奖奖看着就是心里一慌,抱着二哈的脖子:"我们又没有粑粑麻麻!等以后我追到姐姐,就搬到姐姐家里去,再也不要回来了!"


        

陆薄川面无表情的道:"你现在就可以搬出去。"


        

奖奖一下子就哭了,抱着二哈愣在了原地哭得眼泪鼻涕一起流,他大声的朝着陆薄川吼:"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别银(人)的小孩都有粑粑麻麻陪在心(身)边,小孩挤(子)都在玩游戏!就我站在那里看!老西(师)都夸我乖!夸我懂系(事),系个男挤(子)汉,又聪明,我介么可爱,你还说我不讲道理!酒就酒!我酒了以后。就再也不要回来了!"


        

奖奖吼完,又一个劲儿去拖二哈。


        

二哈大概也感知到了奖奖的伤心,也不拖他的后腿了,跟着他上了楼。


        

没多久,奖奖拖着行李箱就往楼下走。


        

二哈还在屋里摇着尾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奖奖走了几步,发现二哈没跟上来,气得又吼他:"你还站在介里做醒(什)么!别银(人)都赶我们酒了,你还赖在介里干醒么!"


        

他说完,又艰难的拖着行李箱,返回去,牵着二哈的绳子,往楼下拖。


        

楼梯太高,行李箱虽然是儿童专用,可也有奖奖多半个身体那么高,奖奖一阶楼梯一阶楼梯的往下转移,相当费力。


        

但他相当有毅力,还怕二哈跟不上,回头朝着二哈吩咐:"你站在介里,不要动!等我把行李箱放下去了来接你,你机道不机道!"


        

二哈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奖奖费力的将行李箱拖了几个台阶,肉墩墩的小屁股都崴得相当费劲。


        

他就把行李箱平放在楼上,让它滚下去。


        

滚一半卡住,他气得又快哭了,死死憋着,下了几个楼梯又开始滚。


        

好不容易到了一楼,眼泪却流得更凶。


        

又要去接二哈。


        

陆薄川看起来简直要头痛欲裂了。


        

奖奖把二哈和行李全部搬下来后,拖着比杆子比他还高出多半的行李箱,就要往外走。


        

"奖奖!"陆薄川冷声叫道。


        

奖奖的眼泪就又掉下来了。


        

陆薄川道:"你过来,我们好好聊聊,离家出走你就真的没有爸爸了。"


        

奖奖道:"没有就没有,反正你又不喜欢我!"


        

"我没有不喜欢你。"陆薄川站起身,来到奖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面如寒霜的道。


        

奖奖却站着没动。


        

二哈甩了甩尾巴,突然挣脱了他的手,朝着楼上跑。


        

奖奖真是气它气得要死,这个狗狗到底是怎么回事!


        

红着眼睛:"校(少)爷!你还回去干醒么!"


        

二哈没理他,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奖奖更气了,二哈都不要了,又拖着行李箱出大门。


        

可他还没走远,二哈便又回来了,跑到奖奖面前,叼着一个最新限量版车车小模型,甩着尾巴讨好的看着他,让他带着他最爱的车车模型。


        

奖奖看起来更气了,就好像在说:谁要你把车车拿下来的!


        

他吼二哈:"你拿介个下来干醒么!谁叫你拿下来的!"


        

陆薄川最后被逼得蹲下了身,伸手给奖奖抹了抹眼泪。


        

奖奖偏过头,却站着没动。


        

陆薄川冷然的道:"男孩子不要经常哭,显得很娘气。"


        

"我才没有很娘气!"奖奖不服气:"而且我也没有经常哭!"


        

陆薄川看着奖奖的眼泪。最后还是软了态度:"这次是我不对,下次我会把时间空出来,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参加家长会。"


        

奖奖却戒备的看着他:"你说的系金的吗?"


        

"真的。"


        

奖奖这才瘪着小嘴巴,眼泪流得更凶,回头又去吼二哈:"你还不回去,还站在介里干醒么!"


        

无辜的二哈被他吼来吼去,摇了摇尾巴,咬着他的车车小模型又往别墅走。


        

奖奖脸色有点红,委屈的道:"我的行李箱好重!我都搬不起!"


        

陆薄川一手将他抱了起来,一手拉着他的行李箱。往别墅里面走。


        

最后的影像是:奖奖抱着他的脖颈,小脸埋在他的脖子里,往楼上走的样子。


        

这个视频一传到网上去,网上的人都疯了。


        

"哈哈哈哈有骨气的奖奖,真的好可爱啊!"


        

"窝草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可爱,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奖奖宝贝你怎么哭都这么萌!!!"


        

"哈哈哈哈哈三岁就离家出走,出走还要收拾行李箱,收拾行李箱了还不够,还要带上心爱的二哈!"


        

"二哈好可怜啊!哈哈哈哈哈,有用的时候就跟着一起离家出走。没用了就是多余的哈哈哈哈哈哈!"


        

"狗头/哈哈哈哈哈我仿佛听到了奖奖的心声:你拿这个干什么,谁叫你拿下来的!我又没有真的要离家出走!"


        

"二哈:我就是个工具狗,哈哈哈哈哈哈奖奖吼二哈的画面我真的,重复了一百遍!"


        

"他说他要追姐姐,目测一下,这个姐姐就是宋绾吧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看他婚礼现场对着宋绾黏黏糊糊的劲头!"


        

"啊啊啊啊,怎么办,我看到他托行李箱和二哈的视频,全程一脸的姨母笑!他真的好萌啊!一路上我都提心吊胆我好怕他把小肉屁股甩掉,又好怕他摔跤啊哈哈哈哈操碎了一颗老母亲的心!"


        

"我仿佛看到了他的爸爸被他逼得疯掉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看看陆薄川的表情,从冷着脸,到他怎么这么能作!再到窝草好踏马的崩溃,哎呀还是算了,作不过作不过,除了哄我还能怎么办!请放大一百倍滤镜!"


        

"哈哈哈哈哈,楼上真相了!这是什么绝世大宝贝啊!"


        

但是随后,有一些另外的声音,也传了上来!


        

"窝草,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楼上的,不瞒你说,我也是!"


        

"楼上+10086!我怎么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觉得这两个孩子,都是宋绾的啊?啊啊啊啊快点打醒我!这五官和宋绾长得也太像了吧!哈哈哈哈哈哈要是真的是那样,他说的姐姐不会是宋绾吧哈哈哈哈哈哈,和老爸抢老婆奖奖你可以的!"


        

--


        

而与此同时,两年前陆薄川和夏清和结婚的视频也被人扒了上来,这种时候。再看这种视频,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窝草我当年就觉得,陆薄川看宋绾的眼神不对劲!"


        

"当时我就觉得这场婚礼,怎么说呢?感觉不到爱,和现在的这场婚礼比起来,真的相差好大啊!"


        

而联系到两年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以及关于陆氏集团出问题,和贺南山垮台的事情,有些网友竟然扒出了更深的内部。


        

"弱弱的说一句,我有一个细思极恐的猜想。我怎么觉得,当时那种情况下,陆选择和夏结婚,并不是因为爱,而是为了保护宋?毕竟当时的那种情况,陆的处境很危险,他身边的人很容易被人拉出来当靶子,他又要让宋不受伤,婚礼现场已经很能说明一切了,当时的陆,应该是相信了宋的那些话,不然不会带他走……可能陆和夏结婚,是为了让夏成为宋的靶子……啊啊啊啊啊我又想骂他渣又觉得他好有魅力啊窝草土拨鼠尖叫!"


        

"楼上的,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是这样!毕竟那个时候,陆以为宋害死了自己的家人,还帮宋各种铺关系,拿项目!不仅如此,B市那块价值五个亿的地!啊啊啊啊啊啊我又被五个亿这个数字给灼伤了怎么办!"


        

"不过夏清和现在人设早就已经崩了吧?好像两年前开始,她在娱乐圈就一直被骂耶!"


        

……


        

--


        

网上的留言热火朝天,而婚礼现场。宋绾穿着婚纱,奖奖和小甜甜作为花童,在后面拖着宋绾的婚纱,小甜甜穿着小礼服,头上扎了一朵很大的花,称得她更加可爱漂亮,小短腿跑着,随时随地都像是能摔倒的样子!


        

她气急了,大眼睛泪眼汪汪的,粉红的小嘴唇狠狠的嘟着。


        

网上又开始闹翻了天。


        

"啊啊啊啊真的可好爱!"


        

"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好看的两兄妹。天哪,骗我生猴子系列啊啊啊啊!"


        

"狗头/妹妹的内心:嘤嘤嘤我好难啊!我跑不动了,我要哭了,我哭给你看!"


        

正在这时候,小甜甜"碰!"的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一家人都慌了,宋绾赶紧转过头来,这时候,奖奖已经来到了小甜甜面前。


        

小甜甜转了一个方向,继续趴着,"哼!"了一声!很生气!


        

奖奖费力的把她扒拉过去,小甜甜生气的声音,脆生生的,警告:"葛!格!"


        

奖奖给小甜甜抹眼泪,又亲了亲她的脸:"不气了,好不好,这是爸爸和妈妈的结婚现场。"


        

小甜甜根本听不懂,噘着小嘴唇,陆薄川从后面将她一把抱了起来。


        

网上简直笑疯了。


        

"怎么回事,奖奖拖着妹妹的画面。我怎么感受到了他拖二哈时候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奖奖小时候那么萌那么可爱,怎么长大了反而好冷啊,不过他真的好暖啊!"


        

陆薄川和宋绾结婚的地点,是选择国外的一个小岛,这个小岛以浪漫著称,现场的每一个布置,都是用了心的。


        

一家人在大家的起哄中,朝着司仪走过去。


        

这一刻,神圣而又端庄。


        

陆薄川低垂着眉眼。道:"绾绾,从此以后,你是我的了。"


        

伴随着陆薄川的声音,话筒里响起了司仪的宣誓词。


        

"请问陆薄川先生,你愿意娶宋绾小姐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她,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还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她,直到离开世界?"


        

陆薄川将小甜甜放了下来,他拿着话筒,看向宋绾。


        

低声磁性的声音,像是带着魔力和重量,缓缓侵入心脾,在人的心里搅动风云,他道:"她是我此生的执念,是我两个孩子的妈妈,她之所愿,我愿赴汤蹈火以求之,她所不愿,我愿赴汤蹈火以阻之,我爱她,从来没有一刻消减过,我愿意和她结为夫妻,此生此世,生生世世。"


        

宋绾从来没有听过陆薄川说过这样深情的话,他还是那么耀眼,俊美得像是从神圣图腾里轰然而出的一个神。


        

她是在后来才发现,陆薄川对她的爱从来都是只做不说。


        

他为她做过太多的事,不管是当年的事情发生前,还是发生后。


        

他从来没有真正的将她逼得走入绝路,在那样的情况下,他还是愿意给她出钱。让她给宋显章治病,给她工作,给她铺路,还是愿意为了她,不顾一切,甚至为了保护她,将那个帮助他的人,推到风口浪尖,为了她,将他的家人。绳之以法。


        

如果这样都不算爱,那还有什么算是爱呢?


        

司仪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请问宋绾小姐,你愿意嫁给陆薄川先生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他,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还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他,直到离开世界?"


        

宋绾拿着话筒,心里像是翻过滚滚巨浪,奔腾不息。


        

她说:"Yesido。"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