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40章 苦海殇殇,无人渡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薄川的吻来势汹汹,铺天盖地。


        

脊背和冰冷的墙壁撞击的时候,宋绾疼得闷哼了一声,陆薄川将她抵在墙壁和胸膛之间,撬开她的贝齿,在宋绾打颤的嘴唇里横冲直撞。


        

宋绾心脏颤抖,等反应过来,开始剧烈挣扎。


        

陆薄川抓着她的手臂,丝毫不客气的将她的手臂举过头顶,吻像是狂风骤雨般落下来。


        

宋绾挣扎无果,朝着他一口狠狠的咬了下去。


        

陆薄川吃痛,皱了皱眉,但是他没管,吻得更加深入。


        

嘴里很快就见了血腥味,但是他却还是觉得不够。


        

这是他的执念,是的梦魇,是他的朝思暮想,他的全部。


        

他再也受不了她和别人在一起。受不了她和别人眼里的丝丝爱意,他心里的嫉妒,几乎要将他烧成焦土。


        

苦海殇殇,无人渡他。


        

嘴里的血腥味让他的血液都在沸腾,他吻得很深。


        

撕咬,侵占,攻城略地。


        

宋绾觉得自己的魂魄都被陆薄川吻得震颤了起来,但陆薄川一手固定住她的手,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似是要将她拆吞入腹般的凶狠。


        

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紧紧的贴着宋绾的胸膛,用力跳动的心脏脉搏仿佛就紧挨着宋绾的心脏


        

宋绾害怕得心惊肉跳,但是男女的力量在这个时候显得异常的悬殊。


        

她越是挣扎,他就吻得越深,越沉。


        

她想要摆脱陆薄川,迎来的却是他更加猛烈的攻势。


        

宋绾渐渐的停止了挣扎。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宋绾快要窒息在这个吻里,陆薄川才结束了这个吻。


        

宋绾胸腔里一获得空气,就开始狠命的咳嗽。


        

他松开她,也喘着气,黑眸从上至下的看着宋绾。


        

宋绾好不容易咳嗽完,咬着唇,眼泪猝不及防,越落越多,她也在喘着气,抬手擦眼泪,怎么也擦不干。


        

宋绾抬眼看着陆薄川。


        

陆薄川也沉默的看着她。他看着宋绾的眼睛又黑又亮,里面澎湃的情绪根本遮掩不住,一层又一层,像潮,像浪,像要将宋绾吞没。


        

宋绾扬起了手,"啪!"的一巴掌,朝着陆薄川狠狠扇了过去。


        

陆薄川被扇得偏过了头。


        

他嘴里全是血腥味,舌头被咬破,血一股一股的往外冒,但是他像是个没有痛觉一样,喉结滚动,什么也没管。


        

宋绾的手在发抖,她打陆薄川的那一下,用尽了全力,震得自己的手掌都在发麻,但是不及她的心脏带来的震撼。


        

她什么也没说,转过身。要拉开门。


        

陆薄川用手抵住门:"你要去哪儿?"


        

"你让开!"宋绾几欲崩溃,陆薄川根本不知道她有多害怕,从她知道和他有孩子的时候起,她就开始害怕。


        

陆薄川面无表情,只有那双看着宋绾的眼睛,沉得越发骇人。


        

"我们事情还没谈完,你要去哪儿?"


        

他用手抵住门的姿势,刚好将宋绾禁锢在自己怀里。


        

宋绾气得浑身发抖。


        

陆薄川擦了擦嘴角流下来的血迹,他的声音显得阴冷:"或者说,你要去找谁?"


        

宋绾的心突突的跳了两下,红着眼眶,偏开了头。


        

她动了动发麻的手指。


        

"我不会再碰你。"陆薄川说:"看完再走。"


        

宋绾最后还是想到了陆薄川说的关于奖奖和星星的只言片语,转过了身。


        

陆薄川侧过了身,宋绾从他身边过去,走到了沙发上,拿着资料看了起来。


        

她看了很久,陆薄川叫了宵夜过来吃,宋绾看也不看。


        

宵夜放在茶几上,变冷,变凉。


        

陆薄川眼底渐渐又开始阴霾,他起身,来到落地窗旁,又开始想抽烟,但他压了下来。


        

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宋绾独处一室。


        

宋绾却越看越觉得害怕,她只看了一半,就看不下去了,旁边是一份合同,宋绾拿起来看了。


        

那上面是关于抚养权的合同,陆薄川拟的合同,是共同抚养,他不可能把孩子给她,但是他要宋绾对孩子的责任。


        

宋绾声音嘶哑:"我想看看他们的照片。"


        

"看照片算怎么回事?"陆薄川站在落地窗旁:"如果想他们,就回家看。"


        

"陆薄川!"宋绾双眸赤红看他。


        

陆薄川偏过头,不看她。


        

宋绾气得心绞痛。


        

但没多久,陆薄川又转回了头。


        

他用发疼的舌尖抵了抵被宋绾打了的腮帮,血还在流。嘴里腥甜,他却不觉得疼,眼底涌动的情绪像是沸腾的岩浆,他压抑了很久,还是忍不住朝着宋绾问:"如果鉴定结果出来了,你还会和蒋奚在一起吗?"


        

陆薄川这话,简直就是戳在宋绾的软肋上。


        

宋绾的心一下子疼得喘不过气。


        

宋绾是喜欢蒋奚的,而且是那种想要和他组建一个家庭,一起生活一辈子的喜欢。


        

但是这一下,被陆薄川全搅合了。


        

宋绾眼底的热气一层又一层的往外冒,她抿着唇,咬牙,很久才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在意。"


        

陆薄川凛着眉,他抄在裤袋里的手握紧成拳,因为用力,手臂上的青筋根根暴起。


        

"你先看着,我在门外抽根烟再进来。"


        

陆薄川怕自己又失控,将茶几上的烟和打火机拿过去,从房间里出去,站在走廊上,胸口起伏着,沉默的抽着烟。


        

房间里只剩下宋绾。


        

宋绾觉得这一天,简直就像是一道晴天霹雳,把她劈得四分五裂。


        

她是真的害怕。


        

宋绾坐在那儿,她的嘴唇刚刚被陆薄川吮吸啃咬得很疼,她看着陆薄川拟定的一项项作为父母应尽的义务,想打电话给蒋奚,又害怕给他打。


        

宋绾最后还是将电话打给了周竟。


        

周竟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酒吧。


        

他手指间夹着一支烟,半靠在沙发靠背上,目光看向坐在他对桌的女人。


        

女人双腿交叠,带着墨镜,一股的女神范儿,从进了酒吧开始,就没和他搭过话,全是她的经纪人在说。


        

周竟皱了皱眉,吐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他之前认识她,他还真要以为面前的女人就是这种样子。


        

周竟的目光在唐错身上转了一圈,道:"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拿钱办事,职责所在。"


        

唐错微微朝周竟高冷范儿的点了点头,依旧没开口。


        

周竟眉头皱了一下,复又松开。


        

这时候经纪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啊"了一声道:"说起来。我们错错高中的时候也是在A中上的学呢,我之前查资料的时候,看到蒋律师也是在A中上的学,大家还是--"


        

"秦姐。"经纪人"还是校友呢"几个字没说完,一直没吭声的唐错飞快的打断了她的话。


        

周竟笑了笑,没说话。


        

唐错透过目镜朝周竟看了一眼,继续将高冷进行到底。


        

周竟也懒得戳穿她。


        

他之所以记得唐错,到不是因为她是个明星,而是因为很多年前。这个小女孩儿给自己告过白。


        

当然,他长这么大,被告白的次数数不胜数,之所以对她记忆犹新,是因为她告白的方式挺另类的。


        

那时候周竟刚读高三,唐错读初一,周竟身高一米八,唐错身高一米五几,矮他差不多一个头。


        

别人告白要么递纸条。要么递情书,大胆点的就把男同学堵在学校某个犄角旮旯里,柔柔弱弱的说一句我喜欢你好久了。


        

可女孩儿偏不,她找他告白,手里拿个矮凳,站在周竟教室大门口,朝他招了招手道:"周师兄,你跟我出来一下。"


        

他们班姓周的那么多,他同桌还姓周呢!


        

谁知道她叫的谁?


        

还跟着她出去一下?


        

活像是老师请班级的问题学生一样。


        

周竟没搭理她,垂下头做手里的试卷。


        

唐错那时候已经是个家喻户晓的小明星,在他们班门口站了没一会儿,就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


        

班级里有男同学开始忍不住骚动起来,问:"小妹妹你叫哪个蒋师兄啊?我们可都是你的蒋师兄呢。"


        

唐错也不恼,只道:"我找最帅的那个。对,就是你周竟师兄,麻烦你跟我出来一下。"


        

周竟依旧没搭理她,他那个时候所有的心思都在读书和找宋绾身上。


        

同桌看不过去,用手臂碰了碰他的手臂,道:"人家叫你,你就出去呗。"


        

周竟最后还是跟着出去了,他出去以后也没看唐错,直接走到走廊尽头的窗户边。


        

唐错拿着个矮凳跟在他后面。


        

周竟回过头,双手插在校服裤口袋里,也没有什么不耐烦,问道:"什么事?"


        

周竟这个人平时看着,就一股学者的味道,书卷气息特别重。


        

他这么个姿势一站。朝你看过来,你都能觉得有股清风在吹。


        

清风雅悦得不行。


        

唐错没他高,见他回过头,在她说话之前,就立马把矮凳放下来,然后站在矮凳上,俯瞰着他,一只手还要伸过去绕过他的肩膀上方撑在他身后的墙壁上,以一个霸道总裁的姿势。


        

周竟一记刀锋眼撇向她。


        

她这才讪讪的收回手。眼神缥缈了片刻,道:"兄弟,想和你谈个恋爱。"


        

周竟明明比她高了快一个头,还得微微仰视才能和她对视。


        

是个男人都觉得她有病。


        

周竟看了她一眼道:"是吗?"


        

唐错点了点头:"我很会疼人。"


        

周竟才不管她是不是真会疼人,长腿一勾,将她的凳子飞快的往自己的方向勾过去。


        

唐错本来就朝他微微倾着身,他这一勾,她立马就没了重心,"啊"的一声往他那儿扑了过去。


        

周竟早有预料,飞快的往旁边一让。


        

唐错人就直直的朝着墙壁撞了过去,随后,周竟就听到这个女人骂了句:"哎哟窝草!"


        

然后她的头就实打实的撞倒了墙壁上。


        

周竟站在一旁看着她:"有病去治。"


        

唐错也回过头看他,揉了揉头道:"兄弟,不厚道啊,以后要是成了我媳妇儿,哦,不,要是我成了你媳妇儿。小心罚你跪搓衣板啊!"


        

周竟懒得理她就要走。


        

唐错又跑到他面前,道:"哎哎哎,算了算了,这么经不起吓,我怎么会罚你跪搓衣板呢!我疼你还来不及呢!哎呀你别走啊,咱们先把关系确认下了你再走行吗?"


        

拿个矮凳子俯瞰别人还想和别人确认关系?


        

霸道总裁系的电视演多了吧?


        

周竟转过身,这下子可以俯瞰她了,只觉得整个人都舒畅多了,步步朝她逼近。道:"第一,我对你完全没有意思,第二,请不要再来打扰我,第三,请直行左拐然后下楼梯,慢走不送。"


        

他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要进教室。


        

走了还没两步,结果就听后面的女孩儿"啧啧"了两声:"好有气质,我喜欢。"


        

至于后来,反正这女孩儿缠了他有一段时间,周竟家里穷,还有个妹妹要找,是真的没空搭理她,再后来她好像就转学了。


        

周竟实在是把眼前的唐错和过去的那个唐错联系不起来。


        

他和唐错的经纪人交涉了一会儿,然后告了别,站起身就要走。


        

唐错见他走了,倏地站起身。往他前面走。


        

舞池那儿却在这时候引起了一阵骚动。


        

周竟瞥眼朝舞台上看了一眼,下一秒,就皱了皱眉头,疾步朝舞池那儿走过去。


        

刚走过去,正好看到楚南心扯着一个男人的衣领,脚往他腹下踹过去。


        

她穿着高跟鞋,一脚踢得又狠又准,男人脸上变了色,骂骂咧咧的就要还手。


        

可那楚南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发了疯的朝那男人厮打过去。


        

周竟叫了一声:"楚南心?"


        

楚南心像是没听到,周竟刚想再喊,就看到男人旁边还有帮凶,见楚南心不松手,扬起手就朝楚南心甩过去。


        

周竟立马过去一把握住对方的手,往旁边狠狠一甩,朝那人腹部一脚踢过去!然后去拉楚南心。


        

楚南心红了眼眶,不松手。


        

刚刚她在跳舞,这个男人就一直往她身上摸,她让了好几次,男人却越摸越来劲,楚南心心情不好,朝他道:"滚!"


        

男人脸色变了几变,一巴掌朝她脸上甩过来,骂道:"臭女表子!来这儿装什么清高!"


        

楚南心被他一巴掌扇得眼冒金星,可手一点儿也不迟缓,朝着他就厮打了起来!


        

旁边好几个帮凶,在旁边帮忙,她不管不顾,认准了似的,只抓住这个男人厮打,一刻也不松开!


        

被她抓住的那个人一阵哀嚎。


        

旁边几个帮忙的人都被她的这个架势给吓住了,不敢上前!


        

周竟扯住她,低吼:"楚南心!放手!"


        

楚南心不放手,低声吼:"我要他死!"


        

周竟道:"你冷静点!"


        

楚南心不管不顾,疯了一样!


        

周竟一点一点将楚南心的手掰开,道:"这些人不用你亲自动手!你放开!"


        

周竟拉开她的手,将她往一边带,那边闹事的几个人见楚南心有人撑腰,也没敢再去闹事。


        

主要是楚南心的样子让人心里发怵!


        

周竟将楚南心带到一旁的沙发上,对唐错道:"你帮我看着点她。"


        

然后走到酒吧的吧台边,找服务员说了当时的情况,又找到他们管事的经理。


        

一通折腾下去,都已经半夜了。


        

周竟交代完,又回到沙发上,看着楚南心红肿的半边脸。问道:"怎么回事!你来这边干什么?"


        

唐错拿了冰块敷在楚南心脸上。


        

楚南心愣愣的没说话。


        

唐错看了一眼楚南心,朝周竟摇了摇头。


        

她刚刚就找她说了好一会儿话,可楚南心一句话也不回她。


        

这是宋绾的朋友,他也没有办法坐视不理,说:"你先跟我回去,在我那儿睡一夜,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说。"


        

他说完,又看了一眼唐错。


        

唐错的电话一直就没停过,可她却一直不接。


        

她的电话没人接。公司就打到了经纪人那里。


        

从经纪人口里,大概也听出她明早还要赶一个通告,要拍一组时尚大片。


        

周竟道:"你先回去,这边我看着就行。"


        

经纪人一听他这么说,狠狠松了一口气。


        

唐错瞥眼朝她看了一眼。


        

经纪人像没看到似的。


        

唐错没办法,这组时尚大片是和她合作过好几年的老东家邀请的,她档期紧,定在了明天,过了明天又要飞出国。要想再约,就得一个星期以后了。


        

她也没说什么,和楚南心告了别,和经纪人出了酒吧。


        

周竟的手机就是在这个时候响起来的。


        

他低头一看,是宋绾,这个时候了,周竟眉头都跟着一跳,心都跟着沉下来,很快就将电话接了起来。


        

电话一接通,那边就传来了宋绾压抑的哭声,周竟走到一边:"绾绾?"


        

宋绾哭得很压抑,哭声细细碎碎,她坐在沙发上,将头埋在手臂间,死死憋住哭声。


        

"绾绾?"周竟心都慌了:"你怎么了?"


        

"哥哥。"宋绾的声音嘶哑,用力因为用力憋着哭声,声音很小,断断续续:"我是不是有过孩子?"


        

"轰!"的一声,周竟只觉得脑子里一阵惊雷炸响,炸得他眼前阵阵发黑,他快步往酒吧外面走,边走边问:"你现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