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41章 一错到底好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陆薄川在门外,宋绾将哭声压得极低,她的鼻子被堵住,说话的时候鼻音重重:"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谁?"周竟一愣,脚步顿住,心里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他手心都浸了汗:"你在那里遇到了谁?"


        

宋绾压抑的哭,她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


        

她最近的几次哭,都是在M国,而且追溯时间的话,已经是两年前了。


        

那个时候,她跟着教授一起学设计,怎么也听不进去教授的话。


        

学得很艰难,很崩溃,晚上一个人偷偷的哭,失控的时候,只想把所有东西都砸碎,但是砸了以后。她又只能一点点捡起来。


        

可是这样的次数多了,她就会更加的绝望痛苦,而且绝望痛苦的时候,她还不敢告诉周竟,不敢告诉蒋奚,只能自己慢慢消化。


        

有时候憋得狠了,她站在楼顶,看着高耸的大楼,恨不得从楼顶上跳下去。


        

但是就算是这么难熬,她也一点点熬过来了。


        

熬过来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哭过。


        

宋绾鼻子越来越堵,周竟又问了她好几次:"绾绾,你在哪里?"


        

宋绾告诉了他地址,她其实很怕和陆薄川待在一起,也怕当年的那些痛苦,真的是陆薄川带给她的。


        

经历一次她就成了那样,要是再经历一次,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挺过去。


        

周竟订了最早的飞机,双手抹了一把脸,这才又想起楚南心,他回身,拉着楚南心,往酒吧外面走。


        

楚南心一身的酒味。


        

周竟将她丢在自己车上。


        

楚南心哽咽了一声,周竟也没有多少心思去管她,他直接把车开往自己和宋绾的住处,拿着钥匙开了门:"你先呆在这里,我要去一趟海城。"


        

楚南心坐在了沙发上。


        

周竟点了一支烟。来回走了两步,楚南心的这个状态,他也不是很放心,他想了想,还是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己的同事。


        

电话那头很快接起来:"周律师?"


        

"小程,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周竟抽着烟,道:"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您直接说。"


        

"帮我照顾一个人。"周竟道:"我要去一趟海城。"


        

等程免过来,周竟和程免交代了一声,让他陪一陪楚南心,有什么事情给他打电话,然后下了楼,开车往机场赶。


        

一路上周竟恨不得将油门踩到底,握住方向盘的手心都冒了汗。


        

周竟是坐最近的一班飞机赶往的海城。


        

宋绾打完电话,自己哭了一会儿,拿着茶几上的湿纸巾敷了敷眼睛,很久才忍住眼泪,只觉得头脑昏涨。钝钝的痛。


        

头痛,嘴巴痛,舌头也痛,被陆薄川握过的手腕也痛。


        

陆薄川抽了好几支烟,心里如岩浆一样的情绪才慢慢压下来,进门的时候,宋绾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他愣了愣,走过去,手指的指腹抹了抹宋绾眼角的眼泪,宋绾的眼睛都有些肿了。


        

这时候宋绾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江宴,估计看她没回去,所以打了电话过来。


        

陆薄川皱了皱眉,把电话给挂了,然后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没理。


        

他在宋绾旁边看了一会儿,宋绾的眼睛轻轻的闭着,长长的眼睫轻颤,像蝴蝶一样。


        

精致漂亮的五官要比以前更加清瘦,身形也很单薄。


        

和当年宋绾追他的时候比,是真的瘦了太多。


        

他想起当年刚和宋绾在一起那会儿,宋绾那个时候娇娇俏俏的,看着他的眼睛都像是藏着星辰。


        

那时候他工作的地方,离宋绾读书的地方有些远,宋绾有时候半夜给他打电话,说想他想得受不了。


        

他晚上赶过去好几次,后来就索性在她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


        

那个时候所有人都笑他,说他养了个孩子在身边,成年了要礼物,考试成绩好了要奖励,高考的前一天还不怕死的半夜来找他。


        

她都不知道开了晕的男人是没有抵抗力的。


        

高考的时候整整三天,又是接又是送,结果高考成绩出来,上大学了,他还得亲自开车去送。


        

但是就是这样的日子,他现在连想都不敢想。


        

陆薄川看了宋绾好一会儿。然后站起身,将宋绾打横抱起来。


        

他一抱宋绾,宋绾就醒了,睁开眼,一眼就看到头顶的陆薄川。


        

宋绾的心脏就是一紧。


        

她现在看到他,心都忍不住跟着收紧。


        

宋绾挣扎了一下。


        

陆薄川将她固定,低头看她:"别动。"


        

"我先回去。"宋绾忍着胸腔里泛滥的痛苦,说:"头发我拿回去,明天会去做鉴定。"


        

"先在这里睡一觉。"


        

"不要。"宋绾又挣扎,她对陆薄川很陌生,哪怕他说自己和她有孩子,但对她来说,陆薄川就是个在权利场上玩弄手段的人,对宋绾来说就只是个陌生人,宋绾倔强道:"放我下来。"


        

她今天还要去甲方开会。


        

陆薄川这时候也不敢再强制宋绾,他把宋绾放下来。


        

"今天不会再开会,你先在这里休息一天,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宋绾扯了扯唇,冷笑,甲方爸爸就是不一样。


        

她现在才慢慢回味过来,她这次来海城,除了因为江凛和江宴,说不定背后的推手,还有陆薄川一份也不一定。


        

宋绾很难说不气,气得胸膛都跟着起伏。


        

陆薄川对她眼里的冷笑视若无睹。


        

宋绾又擦了擦眼睛,把合同和头发带上,那本小孩子的成长记录她想了想,也带上了:"我想先冷静冷静,有什么事情等鉴定结果出来再说。"


        

陆薄川胸腔被止不住的燥意充盈,他压抑着,整个人显得平静又冷静:"在这里睡一觉,睡醒我送你回去。"


        

"我回去睡。"宋绾现在是有些怕他,拿着东西,往外走,外面的天都已经泛起了鱼白,她低头看了看时间,已经差不多是早上五点多了。


        

陆薄川这会儿想再阻止,已经没了什么理由。


        

他总不能再压着她吻一次,虽然这种想法一直在心里不断的膨胀滋长。


        

他沉默着没说话,只是看着宋绾。


        

像他这种段位的人,沉默就相当于无形的压迫。


        

宋绾抬起头看他:"陆薄川,你要是再朝我过来,我们两都别好过了。"


        

陆薄川远山似的眉眼里沁着寒气,他最终说:"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打车。"


        

"我送你。"陆薄川说着。从茶几上把车钥匙拿起来。


        

宋绾看了他一眼,转过身出门,去摁电梯。


        

两人走到停车场,陆薄川给她把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宋绾原本想去后面坐着,但最后还是上了副驾驶。


        

宋绾上车后,陆薄川也跟着上了车。


        

一辆黑色的腾辉,车里面的空间很大,但因为陆薄川的存在。宋绾觉得整个车厢,显得异常的逼仄。


        

凌晨五点钟,车道上的车辆很少,显得很沉默。


        

宋绾甚至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宋绾索性闭上了眼睛。


        

车子一直开到宋绾他们酒店楼下,宋绾这才睁开了眼,拉开车门下车,两人始终没有交谈。


        

宋绾去到大厅里按电梯,她知道陆薄川一直看着她,但是她没有回头。


        

现在还早。电梯没有人,宋绾直接坐电梯上了楼。


        

宋绾开门的时候,江宴那边的房门突然响了一声,宋绾转头,就看到江宴一脸疲倦,看到是她,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赶紧出来,问:"你去哪儿了?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都不接?"


        

宋绾把手机拿出来,才知道自己的手机是静音状态:"出去办点事,这么晚你打我电话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找你。"江宴话没说完,注意到宋绾的眼睛。


        

"你眼睛怎么了?哭了?"江宴一看到宋绾的眼睛,俊眉皱起来:"姐姐,你不会遇到什么事情了吧?"


        

"没有。"宋绾说:"就是和朋友谈个事情,你怎么醒这么早?"


        

江宴眯了眯眼:"昨天晚上小周他们说想吃宵夜,我让人订了位子,顾兮下来好半天,都没见你下来,才知道你不在酒店,打你电话也没人接,我不是醒这么早,我是一夜没睡!"


        

宋绾愣了愣:"对不起,我手机静音了,没听见。"


        

"你去干什么了?不会去会老情人了吧?"江宴看着宋绾,宋绾虽然看着小。但也好歹大他好几岁,他也没天真的以为宋绾的感情经历就这么清白。


        

在浔城不还有个蒋奚么?


        

但这还是江宴第一次看宋绾哭。


        

宋绾哭这么厉害,她虽然是本地人,但一直住浔城,现在家人也在浔城,这么短的时间内,还能让她哭出来,那只能证明,宋绾用情很深了。


        

江宴赶紧道:"姐姐。你不会遇到以前甩你的渣男了吧?"


        

宋绾实在是不知道如何说起,而且这种事情她也没办法说,她手上还拿着从陆薄川那儿拿来的资料,心里很乱:"小江总,你赶紧去睡儿吧!"


        

"这种时候我怎么睡?"江宴说:"谁惹你哭了?前男友?"


        

"不是。"


        

"肯定是。"江宴也没那么傻,要是真傻,他也不会坐到现在这个位子上,而且他这个年纪,正好是对感情很旺盛的时候,什么都能扯到感情上面去。


        

江宴道:"姐姐,惹你伤心的渣男你赶紧离远一点,和这种人在一起,你还不如考虑我,我就比你年纪小点,你不会歧视我年纪小吧?"


        

"真的没有。"宋绾头痛,心里也乱糟糟的,身体都跟着发软,她已经两个晚上没睡过觉了。宋绾说:"小江总,我有点累,有什么事情过后再说吧。"


        

江宴盯着宋绾看了一会儿,突然凑近宋绾耳朵边:"姐姐,你要不要和我试试,我肯定会让你上瘾的。"


        

宋绾站定了一会儿,江宴在撩她。


        

但宋绾还是拒绝了,她现在哪里还有心思想别的,她连蒋奚都不敢联系。


        

宋绾说:"我不喜欢小狼狗。"


        

江宴倒也没觉得挫折。他站直了,看着宋绾,宋绾这会儿是真的困,说:"我先去睡一会儿。"


        

江宴看着宋绾进了门,点了一支烟抽,还带着点未脱的少年气。


        

宋绾进了房间后,盯着手中的合同和头发看了好一会儿,坐在酒店里的椅子上,痛苦的将脸埋在手心里。


        

顾兮这时候还没醒,她坐了一会儿,目光落在桌子上两个小密封袋装着的头发上。


        

过了很久,她把东西全部放行李箱,起身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连澡都没洗,直接上床,盖着被子,想睡一会儿,等睡醒了。她可能还得去一趟鉴定中心。


        

****


        

而楼下,宋绾上楼后,陆薄川也没把车开走,他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快要八点多了,他从车上下来,关了车门,还没走到酒店门口,看到了站在楼下的周竟。


        

陆薄川手指还拿着车钥匙。锁了车,转身,正要往酒店大厅走的脚步一顿,心里狠狠一沉。


        

周竟这个时候来这里,那就只能说明,他接触宋绾的事情,周竟知道了,而且昨天晚上他出去抽烟的时候,宋绾联系过周竟。


        

周竟一看到陆薄川,火气蹭的一下,就冒了上来,怒火几乎要烧了他的天灵盖。


        

他什么话也没说,两步走过去,一拳狠狠朝着陆薄川的脸砸了过去。


        

一阵劲风擦过,而后是拳头和骨骼撞击的声音。


        

一个男人爆发的力量,显然和宋绾那不痛不痒的一巴掌的力量完全不一样。


        

陆薄川整个人往后退了两步。


        

很快嘴角就渗了血迹,他皱了皱眉,用手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又用舌尖顶了顶腮帮,那里已经发麻,但是他没管。


        

可周竟显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他,新仇旧恨叠加在一起,一拳头根本解不了气。


        

他目露凶狠,一拳头砸过去以后,紧接着,穿着皮鞋的脚,一脚朝着陆薄川的腹部狠狠踹了过去。


        

陆薄川闷哼一声,五脏六腑都拧在了一起,身上很快就浸了汗,但他始终没还手。


        

现在是早上八点多,酒店门口已经来来往往很多人,都朝着这边看过起来。


        

周竟熬了一夜,一夜都在胆战心惊。


        

一夜都在害怕。


        

怕宋绾出什么意外,他刚刚在这里给宋绾打电话,打了好几个,都没有人接。


        

周竟眼眶里都是涨红的血丝。怒火在胸腔里席卷。


        

他一把抓住陆薄川的衣领,将他一把摔在一旁的树干上,狠狠抵住,脖颈的青筋都爆了出来,怒吼:"绾绾呢!"


        

"回自己酒店了。"


        

周竟揪住陆薄川的衣领,双目赤红:"你踏马还是不是人!你害得绾绾还不够吗?你是不是真想把她害死你才肯甘心?我们周家的人到底欠了你们陆家什么!我们周家已经被你们陆家的人害得家破人亡了,你还想要怎么样!"


        

陆薄川眉目凛着,口里全是血腥味。


        

周竟怎么可能不恨陆家,不恨陆薄川。


        

他这几年。光是想想他们周家所遭受的一切痛苦,恨意就止不住,有时候做梦,都想让陆家所有的人给他们周家的人赔命!


        

让他们家的人也试试被乱刀砍死的滋味!


        

他是半点也不想再和陆家的人扯上关系!


        

当年他是鬼迷了心窍,才会把宋绾往陆薄川身边推。


        

他差点把宋绾害死!


        

他醒来后,光是听一听养父养母说一句他成植物人的时候,关于宋绾的只言片语,都要咬着牙,才让自己不哭出声。


        

他当植物人的那两年。宋绾是怎么熬过来的,他不知道,但是他陪着宋绾治病的时候,宋绾是怎么熬过来的,他却是亲身体会。


        

"她好不容易把所有的事情都忘了,可以快快乐乐的活着!"周竟眼眶都红了:"你是畜生吗?你还要让她一件一件的想起来!你不把她折磨死,你就不甘心是不是!"


        

"那你要我怎么做!"陆薄川眼眶里的血丝根根毕现,他黑眸里裹夹着怒火:"就这么看着她和蒋奚在一起吗?"


        

"和蒋奚在一起她至少开心!幸福!你不知道他们有多般配!和你在一起,你要她怎么开心得起来!"


        

"就踏马因为我妈害了你们家,所以以后不管我做什么,怎么做,做到什么程度,都是错的了是不是!冤有头债有主,你去找她啊!你去把她的骨灰挖出来去喂狗!这样可以吗!"


        

陆薄川胸口剧烈的起伏。


        

他挥开了周竟攥着自己衣领的手,在身上上下摸索,好不容易摸出一根烟和打火机,他用力点火,狠狠的抽。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冷笑一声:"反正不管我怎么做都是错,那就一错到底好了。"


        

陆薄川说完,丢了手里的烟,再也没管周竟,大步朝着酒店里走过去。


        

周竟都被气昏了头,他转头:"你就不怕她知道后受不了,再次生病自杀吗?"


        

陆薄川脚步一顿,捏住打火机的手指指骨用力,几乎要将打火机捏爆。


        

但也就片刻,他什么话也没说,继续朝着里面走。


        

周竟抹了一把脸,一脚朝着旁边的树干狠狠踢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