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43章 未免热心得过了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细白的手指用力攥紧,很快收回了视线。


        

甲方那边带了测量放线的人过来,一行人跟着,一个坐标一个坐标的测。


        

这边的地是前年年底正式拿下来的,如今还是一片荒地,对面就是山,不仅对面,就是他们底下的这块地,也是一座山丘。


        

这里就宋绾和顾兮两个女孩子,甲方的人一直提醒:"两位女生要小心点,这里的石头很容易下滑,别崴着脚了。"


        

宋绾跟着转了一圈,觉得热,把围在脖子上的围巾给取了,拿在手上。


        

一路上,宋绾的脊背都是僵直的。


        

下坡的时候,陆薄川和宋绾离得近了,他低声的问:"累不累?"


        

宋绾这时候才发现,他脸上的伤,有她昨天打的巴掌印。也有一大块,不知道是什么印子,嘴唇那块儿估计是出了血,已经结了痂。


        

她能看见,江宴顾兮他们,以及甲方的人,当然也能看见。


        

但从他到工地,一直到现在,他好像没事人一样,也不怕被人看。


        

宋绾想到昨天陆薄川的那个吻,让她心里很乱,也觉得很危险,根本不敢靠近他,宋绾说:"谢谢陆总关心,不累。"


        

陆薄川扯了扯唇,没再说话。


        

宋绾自己不淡定了,她说:"我昨晚没打这么严重。"


        

陆薄川这时候笑了笑,说:"嗯,你那点力气,打得又不疼,印子都留得不深。"


        

宋绾被他这话给气得心绞疼,觉得当时应该再多打两下。


        

这里人多,宋绾明显是要避着陆薄川的意思,陆薄川也没和宋绾说太多话。


        

那边测量员测了二十多个点,全用白色的东西标记好每个点的位置。


        

宋绾他们一直跟着,顾兮过去和测量员交谈,让他又测了几个点。


        

江宴则和陆薄川站在一起,因为宋绾的关系,哪怕江宴对陆薄川抱有敌意,同样作为男人。江宴也不得不承认,陆薄川这个人自身散发的魅力又是让人折服的。


        

有种男人在权利场玩手段玩得久了,什么也不做,光是站在那儿,就能有种别人学都学不来的沉默气场。


        

这种年龄的阅历和城府,是江宴这个年纪的男孩比不上的。


        

这让江宴有点烦躁。


        

刚刚宋绾和陆薄川说话的时候,他离得远,没怎么听见,这会儿心里就像是有虫子在爬。


        

江宴手里拿着刚刚甲方发的矿泉水瓶,用力捏了捏,目光落在宋绾身上,道:"陆总和宋小姐之前就认识?"


        

"江总想问什么?"


        

江宴这边还没说话,那边宋绾突然"啊--"的叫了一声!


        

两人同时朝着那边看过去,待看清楚,心都要跳出来了,几乎是同一时间,大步朝着宋绾走过去。


        

而那边,宋绾今天从看见陆薄川开始,心里就一直有根弦紧绷着,一直没办法彻底专心下来。


        

刚刚她跟着甲方的几个人去看那边的基坑。商量基坑的支护方法,刚要转身,脚下面的石头突然就松了下来,宋绾心里一慌,赶紧用手扶着。


        

她手上还拿着围巾,没扶稳,倒是把手掌撑在了石头上,脚腕也崴了一下,一阵钻心的疼。


        

一瞬间,她额头就冒了冷汗。


        

"怎么了?"甲方的项目经理刚好离她近,赶紧过来,刚准备蹲下身去看看,那边陆薄川大步朝这边走过来,蹲下身,将宋绾的腿抬起来,伸出手就要脱宋绾的鞋子。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宋绾也愣了一下,赶紧抽回腿,陆薄川却手上用力,握得很紧,他的目光很沉:"我看看。"


        

宋绾感受到周围的视线,这下子连疼都顾不上了,低声的吼:"陆薄川!"


        

陆薄川这时候已经把她的袜子都给脱了下来,轻轻按了按。


        

宋绾疼得太阳穴都在抽:"疼!"


        

陆薄川当着所有人的面,给她把袜子穿上,又给她把鞋子穿上,然后将宋绾打横抱了起来:"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说着就要往外面走。


        

江宴很快反应过来,他两步上去:"陆总,这是我们公司的员工,还是交给我来吧,不用这么麻烦陆总。"


        

陆薄川转过身来,盯着江宴时,不动声色间,身上那种生杀予夺的气场更甚,他道:"麻烦?我抱着我孩子的母亲,江总觉得有什么好麻烦的?"


        

陆薄川这话一落,现场的人都不自觉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内心皆是一阵阵的惊涛骇浪。


        

顾兮惊愕的看着陆薄川,她心里的震惊要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大。


        

江宴也被这话给冲击到了,一时愣在了原地。


        

但还没等他回话。陆薄川便朝着他咄咄逼人,丝毫不客气的道:"倒是江总,对别人的老婆,未免热心得过了头。"


        

说完头也不回,大步朝着工地外面走。


        

只留下震撼得几乎回不过神的现场所有的人。


        

宋绾也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陆薄川说了什么,她心里的震撼不比其他人小,宋绾道:"陆薄川,你是不是有病!"


        

陆薄川没理她。


        

宋绾气得发抖,用力挣扎:"放我下来!"


        

"别动!"陆薄川不松手。


        

宋绾气得眼眶都红了,车子就离工地这边不远,陆薄川走得快,很快就到了车边,他把宋绾放进副驾驶,弯下腰要给宋绾去系安全带。


        

宋绾脚疼,又气又怒,把陆薄川推开了。


        

陆薄川也没说话,他站在车边,道:"把安全带系上。"


        

宋绾和他僵持片刻,又觉得没意思,她这会儿下车,显得矫情,自己把安全带给系上了。


        

陆薄川从车头转过去,上了驾驶座,发动车子的时候说:"你先忍一忍。"


        

然后一边开车一边给褚矜打电话。


        

他记得褚矜有个朋友,是这边医院的骨外科医生。


        

褚矜道:"怎么了?你找他干什么?"


        

"绾绾脚崴了一下,我带她去看看。"


        

褚矜说:"你直接把车开去尚雅医院,我在那边等你。"


        

陆薄川皱眉,也没说什么,挂了电话。


        

一路上,宋绾都把头转向车窗外。


        

车子很快到医院,陆薄川把车停好,拉开门下车,来到副驾驶,又拉开副驾驶的门。


        

这时候宋绾已经解开了安全带,正要下车,陆薄川弯腰将她拦腰抱起,宋绾挣扎:"我自己走。"


        

陆薄川说:"我抱进去。"


        

宋绾敌不过他,气也气过了,索性什么也不管。


        

医院门外就等着褚矜,他看到陆薄川抱着宋绾,挑了挑眉,立刻过来说:"我已经和贺林联系过了,你们直接跟我进去就行。"


        

自从宋绾来到星瑞,褚矜就没露过面,宋绾朝着褚矜看过去。


        

褚矜一对挑花眼挑了挑,笑着看宋绾,说:"你好,我叫褚矜,是星瑞分公司这边的负责人。"


        

"褚总。"宋绾愣了一下。立马叫道。


        

陆薄川朝着特意来看热闹的褚矜看了一眼,直接抱着宋绾进去。


        

里面贺林已经等着了,他今天正好值班,这会儿办公室里没什么人,陆薄川抱着宋绾一进来,贺林看向陆薄川怀里的宋绾,问:"怎么了?"


        

"脚崴了一下。"陆薄川道。


        

"你先把她放在桌子上,我看看。"


        

陆薄川把宋绾放在桌子上,贺林蹲下身来,认真检查了一下。又转了转宋绾的脚。


        

宋绾疼得皱眉,但和刚刚扭到的时候比起来,好像又没那么疼了。


        

贺林说:"不用紧张,没骨折也没错位,就是拉到筋了,擦点药,休息几天就能好。"


        

说到这里,她看陆薄川脸色不太好,而且一副紧张的样子,道:"当然。如果你们不放心的话,可以去拍个片。"


        

宋绾赶紧道:"不用不用,不用那么麻烦,你就直接给我开点药吧。"


        

"去拍个片。"陆薄川的声音突兀响起,显得有些冷。


        

"不用。"宋绾道:"没多大的事情,擦点药就行。"


        

陆薄川坚持,贺林还是开了一张单。


        

陆薄川又抱着宋绾去拍片,宋绾说不清楚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


        

她为这个人自杀过,周竟说她以前很爱陆薄川,他们还有两个孩子,但是宋绾去对陆薄川却没有什么很深的印象。


        

唯一有点印象的,居然是他把自己关着,虽然周竟说陆薄川没有做过这件事,但是宋绾这种感觉却很深。


        

她现在,好像靠近他,心里就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等片拍出来,果然没什么大问题,建议最近不要多走动,要多休息。


        

陆薄川又带着宋绾回去。


        

褚矜也跟着出来,陆薄川觉得烦,专门膈应他道:"你妈不是给你安排了相亲?你躲在这里干什么?"


        

褚矜眯了眯眼,脸果然臭了起来:"爱谁谁去。"


        

陆薄川也不是会八卦的人,膈应到了就行,也没再说。


        

他抱着宋绾去到停车场,把宋绾放在副驾驶上,然后自己上车,却没带宋绾去酒店,反而是把车开到了一个小巷子里。


        

又把宋绾抱出来,敲了敲门。


        

里面出来一个老中医,陆薄川叫了一声:"苏老。"


        

苏老看到他愣了一下。让他把宋绾放在椅子上,让宋绾把手伸过去,给她把脉。


        

宋绾转头去看陆薄川。


        

陆薄川说:"这是海城很出名的一个老中医,让他给你把个脉看看。"


        

宋绾的身体底子她自己心里也有数,冬天稍微感冒,就得发烧,好几天退不下来,但陆薄川就这么带她过来,她却并没有什么好感。


        

陆薄川像是没看到她眼底的冷意,耐心的道:"就只是看看。"


        

宋绾虽然气。但是当着老中医的面,她也摆不出脸色,倒是苏老道:"我还是头一次看他带着人过来,你是宋小姐吧?"


        

宋绾猛地抬眼看苏老。


        

苏老说:"他之前和我提过你,你先别着急,他也没什么恶意。"


        

宋绾勉强笑了笑。


        

苏老让她伸出手,宋绾把手搭在他面前,苏老把了一会儿脉,说:"我给你开点药吧,到时候按时吃。"


        

"谢谢。"宋绾礼貌道了谢。


        

出去的时候,宋绾怎么也不让陆薄川再抱,她单脚跳着走出门。


        

两人一出老中医的门,宋绾脸色就阴冷了下来,冷眼看着陆薄川:"陆总会不会管得太多了?还是说陆总在别人的事情上,都是这么擅作主张的吗?"


        

对于宋绾的冷言冷语,陆薄川都没表现出什么情绪。


        

宋绾气得更厉害,她抬脚就走,都忘了脚上的伤,一下子疼得都扯到了太阳穴。


        

陆薄川赶紧扶着她:"有没有什么事?"


        

说着蹲下去就脱了宋绾的鞋子袜子。


        

看完没多大的事情,又站起身。弯腰抱她:"我抱你。"


        

然后根本不给宋绾反抗的机会,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宋绾疼得都没空推他。


        

他把宋绾抱上车,路都开了一半,宋绾才发现,陆薄川回的,不是他们定的酒店,而是星耀酒店。


        

宋绾气得浑身发抖,陆薄川说:"你这时候回去,不太好。"


        

"你现在知道不好了?"宋绾是真的生气,她觉得陆薄川这人有时候真是连人都不做了。她冷冷的道:"你在工地说话警告江宴的时候,怎么不知道这样做不好?"


        

陆薄川双手握着方向盘,目光直视着前面,沉默着。


        

宋绾说:"放我下来。"


        

"先去我那里休息一会儿。"


        

宋绾气得胸口疼,她没再和他争,发了短信给周竟,让他过来接自己。


        

陆薄川刚把宋绾抱进酒店没多久,就接到了周竟的电话。


        

陆薄川下了楼。


        

周竟看着他:"绾绾呢?"


        

陆薄川脸色有点冷:"在楼上。"


        

周竟说:"陆薄川,绾绾她没有恢复记忆,喜欢的是蒋奚,她恢复记忆了,也只会恨你,你以为你把她留在身边,她就会和你在一起了吗?"


        

陆薄川没忍住,点了一支烟来抽,压下心里几乎要翻涌出来的情绪。


        

"哥。"


        

这时候背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陆薄川转头,是宋绾已经从楼上下来了。


        

周竟看见宋绾,也没再说什么,说:"我打了车,我们现在就回去吧。"


        

陆薄川夹着烟的手指。指骨用力到泛白,他黑沉的目光盯着宋绾。


        

宋绾没管他,和周竟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的时候,江宴他们还没回来。


        

等晚一点,周竟要回浔城了,宋绾去送他,江宴他们也刚好回来,两队人刚好在走廊上撞上。


        

这些人看宋绾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江宴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自从陆薄川把宋绾带走后,他就脑子就一直很乱。


        

这会儿看到宋绾了。江宴还觉得委屈。


        

倒是顾兮,她四年前刚好在网络上有看到过陆薄川的母亲召开记者会的事情,再一联想到自从他们来了这里后,陆薄川的反应,这会儿总算反应过来,那哪里是和陆薄川的老婆名字是一个,分明就是同一个人!


        

挺搞笑的,一个结了婚生了孩子的人,在他们公司装什么单身人设,真是不要脸。


        

但江宴在这里,她没有把嘲讽的话说出来,不过眼角眉梢都透着冷嘲。


        

倒是江宴冷着脸道:"他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宋绾还从来没见过江宴这么冷的眼神。


        

"我也不知道。"宋绾说:"我不记得了。"


        

江宴的声音跟冷刀子似的:"你连自己有没有孩子,结没结婚,都不记得了?"


        

周竟皱了皱眉,很快反应过来,这件事应该是被公司的人知道了。


        

他哪里受得了别人这么质问宋绾,声音也冷,道:"小江总,这也是绾绾自己的事情,她是真的不知道,更何况,你也没有质问她的立场吧?"


        

周竟这一下,又戳到了江宴的痛脚,他确实没有什么资格质问宋绾。


        

宋绾拒绝他拒绝得明明白白,但他还是忍不住生气,江宴点点头,道:"行,我知道了。"


        

说完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宋绾也没去追,两方人各自回房间,宋绾送周竟下楼。


        

往后几天,陆薄川抽空回了一趟海城市区,但即便是这样,再去甲方那边开会的时候,整个会议室里的气氛,都说不出来的压抑。


        

宋绾心里越来越烦躁,有时候烦躁得狠了,就止不住的想抽烟。


        

等这边的事情快要处理完的时候,蒋奚倒是先过来了,他给宋绾打了一个电话。问宋绾在哪里。


        

这几天,宋绾一直忍着,绷着,怕着。


        

这时候一看到蒋奚的电话,很快就绷不住了,但她也知道蒋奚上手术台很累,所以尽量把声线放得平稳。


        

宋绾说:"在酒店,你呢?"


        

"今天爷爷过生日,回了海城,你那边的事情忙完了吗?忙完我过来找你?"


        

宋绾一下子就憋不住了。她用力捂住口鼻,眼眶里的热气一阵阵的往外冒,没忍住哽咽了一声。


        

蒋奚很快发现宋绾的不对劲,问:"绾绾,你怎么了?"


        

"没事。"宋绾让自己冷静下来,哑着嗓子问:"你什么时候过来?"


        

"等这边忙完了,明天一早就过来,好不好?你那里能请到假吗?带你去香山玩。"


        

宋绾"嗯"了一声。


        

而那边,蒋奚挂完电话,看到不远处坐在沙发上的陆薄川。他走过去,在陆薄川对面坐下来。


        

陆薄川修长的手指间夹着烟,抬眼朝着他看过来。


        

蒋奚说:"这次过来,刚好和你遇上,就先告诉你一声,我想和绾绾表白了,如果她答应,我就不准备放手了。"


        

陆薄川眼角眉梢都是霜,看着蒋奚的目光很沉,里面像是卷着一层一层的浪,汹涌,澎湃,但都压在他冷峻夺目的皮囊之下。


        

他薄唇轻掀,道:"你觉得她会和你在一起吗?"


        

"我觉得会。"


        

陆薄川没忍住站起了身,心里的烦躁压不住。


        

--


        

宋绾挂了电话后,辗转反侧一直没怎么睡好。


        

她以为要等很久,才能等到蒋奚。


        

但蒋奚也没等到第二天天亮才出发,他凌晨两三点忙完,就从自己家那边来了宋绾这边,开了一个半小时的车。


        

到的时候也才四点半,他敲响了宋绾酒店的门。


        

宋绾将门打开,一眼看到站在门外的蒋奚,宋绾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蒋奚站在门外,朝着宋绾伸出手,宋绾就朝着他抱了过去。


        

她抱着蒋奚的腰,抱得很紧,很紧。


        

蒋奚低头,就能闻到宋绾柔软头发里洗发水的味道,很清淡,好闻,他伸手揉了揉宋绾的头发,笑:"见到我不是应该开心吗?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