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45章 蒋奚,我们在一起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就算周竟告诉她,她很爱陆薄川,可她一直没有什么实感,她一直觉得,和陆薄川的这段关系,是她不情愿的,但是这两本结婚证书,灼了她的眼。


        

蒋奚在包间等了一会儿,宋绾还没回来,就开始担心起来。


        

刚刚陆薄川出去的时候,他心里就有预感,这会儿这种预感只强不弱,怎么也坐不住。


        

蒋奚站起身就要往外面走。


        

刚一拉开门,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正准备推开门的宋绾。


        

宋绾也看到了蒋奚,两人四目相对。


        

蒋奚有点压不住情绪,声音都哑了,问:"他为难你了?"


        

宋绾都还没从陆薄川带给她的震撼里回过神来,听到蒋奚的问话,就是一愣,惊愕的看着他,心里一阵阵惊涛骇浪。


        

蒋奚这一句话。包含的信息量是真的太大了。


        

宋绾几乎要承受不住。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她偏开了一下头,细白的手指几乎要扣进手心,她想让自己能够平静下来,但是没成功。


        

宋绾抬头看蒋奚,几乎是有些恐惧的问:"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蒋奚一下子就明白了,陆薄川找了她,并且可能还不止找了她那么简单,但是具体到了什么程度,他却不是很清楚。


        

蒋奚心里也有些烦躁,但就像是他让陆薄川他们过来一样,很多事情,总是要走那么一遭,只有走完了,他才能真正站在宋绾面前。


        

蒋奚道:"是。"


        

宋绾心口像是裂了一个口子,她激动的说:"所以,他说的那些,都是真的,我和他,是真的结了婚后,才有的小孩。"


        

蒋奚心都提起来了,他没想到,陆薄川会这么沉不住气,他深怕宋绾受到影响,拉着宋绾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沉静的看着她:"绾绾,你有什么想知道的,我全都告诉你。"


        

宋绾觉得很荒唐。


        

宋绾说:"你什么都知道,是不是?"


        

"是。"


        

宋绾大脑一片空白,所有人都知道,唯独她,什么都不知道。


        

宋绾眼眶更红,她几乎是有些无措:"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


        

蒋奚愣了一下。


        

他沉默的看着宋绾。道:"因为我喜欢你,绾绾。"


        

"可是,你明明都知道我和他……"


        

"是。"蒋奚道:"可是绾绾,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就已经和他结婚了。"


        

宋绾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所有人都知道她结婚了,所有人都知道她有孩子,可是她却对此一无所知。


        

她想问蒋奚,她那个时候她是真的很喜欢陆薄川吗。


        

但是话到了口中,却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宋绾冷静了很久,孩子和蒋奚,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但是她喜欢蒋奚,却是实实在在的。


        

周竟走后的这几天,关于孩子,关于陆薄川,关于蒋奚,宋绾想了很多。


        

她一方面喜欢蒋奚,可一方面又觉得这样对蒋奚不公平。


        

蒋奚的条件有多优秀,是个人都看得到。


        

宋绾不想让蒋奚得到一份不公平的爱。


        

蒋奚在她身边那么多年,她并不觉得蒋奚只是某一个感觉的替身。


        

她确确实实是以为自己生病的时候,以为陪在自己身边的人是蒋奚,所以心动,但是换一个人。她未必会有这样的心动。


        

这会儿,宋绾抬起头,下定了某种决心,朝着蒋奚道:"蒋奚,你是怎么想的呢?你想和我在一起吗?你想我想起以前的事情吗?如果你不想让我想起以前的事情,不想让我和过去再有牵扯,那我就不去弄明白,我要是决定和谁在一起,我就会很坚定,以后不管想起什么,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动摇的。"


        

蒋奚沉默的看着宋绾。


        

她根本不知道,她这句话,对他来说,到底有大的魔力。


        

如果他够自私,那么此时此刻,他就应该绑着她。


        

从他第一次看见宋绾,到后来啃心蚀骨的暗恋,到后来走到她面前。


        

没有人比他更想要得到宋绾。


        

他肖想了那么久的人,对他说出这样的话,他没有办法做到不动摇。


        

两人四目相对。


        

蒋奚没忍住,点了一支烟来抽。


        

他抽了整整半支烟,才又压下那颗不断跳动的心,转头看宋绾。


        

蒋奚道:"绾绾,我很自私,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但是有很多事情,我也没有办法真的不在意,我不想你以后,在想起这些的时候,会纠结,会后悔,我知道小孩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到底有多重要,我不想你日后,想起孩子的时候,一辈子活在痛苦里。"


        

那样的痛苦,经历一次,就已经快要了宋绾一条命。


        

她这一条命,是一次次从鬼门关里捡回来的。


        

他不能承受她再一次的任何风吹草动。


        

宋绾抿着唇,脸色有些发白。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难过。


        

蒋奚说:"绾绾,你以前。很喜欢陆薄川,你追了他很多年,你们结婚后没多久,他就带了你出来,那两年里,他带你出来聚会过很多次,但是你到了最后,却都不认识我,如果不是后来你出事了,我们大概就是一辈子的平行线。


        

而且,你生病最严重的那半年,陪在你身边的人,也不是我,而是他,是他一次又一次,把你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是他跟了你一条又一条街,生怕你遇到丁点危险。"


        

"绾绾,不要在任何不理智的时候,做任何选择。"


        

宋绾愣在了原地。


        

蒋奚的话是很少的,哪怕是以前和宋绾在一起,他的话也少得可怜。


        

但是这会儿,他的话却比过去很多很多时候都要多。


        

蒋奚说:"绾绾,我希望你在做选择的时候,是知道所有真相的时候,我不想让你再像以前一样,为过去自己所不了解的真相而买单,痛苦,我希望你好,希望你能真正的幸福。"


        

宋绾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她只觉得心里痛得有些说不出话来,眼泪滚滚的落下来。


        

蒋奚说:"我可以抱一下你吗?"


        

他说着,张开手。


        

宋绾就伸出手,抱住了蒋奚的腰。


        

他常年站在手术台前,腰腹的肌肉匀称,很有力量,宋绾抱得很紧,她想说,可是我喜欢你,蒋奚。


        

但是动了动唇,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蒋奚伸出手,揉了揉宋绾的头发,然后垂下头,亲了亲她的发顶,他是真的很爱她,从见到时的惊鸿一瞥,到如今的所梦成真。


        

但是他也是真的没有想到,宋绾能够为他做到这个地步。


        

其实宋绾对他说这些话,于他而言,挺残忍的,因为她把选择权推给了他。


        

而这样的选择,对他来说,并不轻松。


        

他从爷爷的生日宴会赶过来的时候,明明是想要和她告白。现在真到了这个时候,他却亲手将她推开。


        

可他也不觉得遗憾,不管宋绾做出什么决定,至少他在宋绾眼里,再也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陌生人。


        

再也不是坐在角落里,每次都忍不住点一支烟,让自己克制的遥远与陌生。


        

但宋绾却不这么想。


        

哪怕那半年,陪着她的人不是蒋奚,可是这两年来,却是蒋奚在陪着她走。


        

她不想让蒋奚就这么转身。


        

宋绾几乎是有些任性,她知道这样对蒋奚很残忍。但是她很少这样任性。


        

宋绾说:"蒋奚,如果我回海城,看到孩子,没有想起什么,我们就在一起吧,就算我以前喜欢陆薄川,那也是以前的事情,我和他在一起,能闹到自杀的地步,后来又把他给忘了,那就证明。我想忘记过去,想要重新开始,想要有一份全新的生活,我尊重自己的选择,只要你不在意孩子的事情,等我见完孩子,我们就在一起,好不好?。"


        

蒋奚垂眼看宋绾,长长的眼睫下,是他冷凉的眼,半响,他说:"好。"


        

宋绾抱住蒋奚的脖颈,蒋奚被迫弯下腰,宋绾将脸埋在蒋奚脖颈里,她说:"我不要回去了,我们出去玩。"


        

陆薄川从洗手间过来,要进包间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陆薄川脚步一顿,站在原地,目光死死的盯着两人抱在一起的身影。


        

他抄在裤袋里的手,几乎要把打火机给捏爆!


        

那画面异常的刺眼。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狠狠的凿着他的心。


        

那力道,带着千钧的重量,直逼他的心脏,心都像是被这力道,凿出了一个洞。


        

陆薄川紧紧抿着唇,脸色青黑的进了包间。


        

韩奕抬眼看他。


        

陆薄川坐在沙发上,棋牌室里一片烟雾缭绕,他也没再去玩牌,而是从茶几上拿了一瓶酒,猛地往下灌。


        

一瓶很快就见了底。


        

这种喝法,看得韩奕直皱眉。


        

而且陆薄川的脸色是真的太难看了。


        

韩奕道:"你去找她了?"


        

陆薄川喝酒。没说话。


        

"别喝了。"韩奕要抢陆薄川手里的酒,被陆薄川隔开,韩奕没再动手,他看着陆薄川,道:"刚刚蒋奚也出去了,你们没遇上?"


        

陆薄川不想说太多,声音很冷:"没有。"


        

韩奕才不相信他刚刚没有去找宋绾,要是没找,不可能是这个样子,他想了想问:"她怎么说?"


        

对于宋绾这件事,韩奕其实也有些愧疚。他想起以前,他对宋绾说的那些诛心的话,对宋绾做的那些事,也挺畜生的。


        

当时为了替陆薄川出气,他还特意组了陆薄川和季慎年的局,并且当着所有人的面,灌宋绾酒。


        

那时候宋绾走投无路,只能被迫一杯一杯的灌。


        

但是那个时候,谁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会是那样的。


        

陆薄川眼前却浮现出了刚刚宋绾和蒋奚抱在一起的身影,陆薄川又灌了一杯酒下去,内心的妒火根本压不住,他没什么表情的道:"她大概是真的恨我吧。"


        

就是因为恨,所以才会把和他相关的东西,忘记得那么干净彻底。


        

姜绥道:"活该,如果是我,我就假装和你好,然后半夜的时候,一把火把整个陆家给烧了,让你和整个陆家去给我的家人陪葬。"


        

"你闭嘴吧!"韩奕呵了一声:"要不是你这么变态,到现在还搞不定楚南心?"


        

姜绥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韩奕也唏嘘。但是当年的事情,真正受到伤害的,也并不是只有宋绾一个人,说到底,陆薄川也不过是个受害者。


        

亲手把自己的母亲和自己的大哥送进监狱,用自己大哥的命要挟自己的母亲在公众面前承认所有的罪行,然后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被执行死刑,光是这件事,对他来说,就已经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了。


        

没有几个人能真的下狠心。


        

那个时候,他的心该有多痛。多狠,才能真正做到这样。


        

所有人都知道,他这是在给宋绾一个公道。


        

****


        

宋绾没再进棋牌室,蒋奚带她到处逛一逛。


        

他牵着宋绾的手。


        

两人逛了逛这边有名的景点,蒋奚说:"这边盘山路上去,有个地方的叫花鸡很出名,本来想带你去吃,但是现在去不了了。"


        

蒋奚的话让宋绾恍惚了一下,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一个孩子的声音。


        

"姐姐,我们可以去爬仙(山)吗?听说介个香仙(山)上面有叫花鸡哦!用土土包起来,放在火下面消一消(烧一烧),哇,金的好香哦!"


        

"紧么会?姐姐,这个叫花鸡金的好好七的耶!金黄金黄的,酥酥香香的,咬一口,那个鸡水(汁水)流下来,再去舔一舔,哇!金的好美味哦!"


        

"姐姐,金的好香哦,你七一口系一系(试一试)!"


        

宋绾的头有些疼。她用力甩了甩。


        

"怎么了?"蒋奚问。


        

宋绾摇摇头,背后有点冒冷汗,她说:"没什么,我以前好像有听谁说过,说这上面的叫花鸡很好吃。"


        

蒋奚愣了愣:"你来过这里?"


        

"应该没有,可能记错了吧。"


        

两人找了个地方吃东西,这里的东西都挺地道的,宋绾最近都没怎么吃好,这会儿倒是吃了不少。


        

吃完又在这边逛了很久,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两人昨晚都没怎么睡,蒋奚更是一夜都没合眼,又集中精力开了那么久的车,确实有些累,便先回酒店。


        

宋绾要回房间的时候,蒋奚道:"绾绾,你不用顾及我,也不用太过纠结,到时候不管结果如何,我都接受,我如果真的想要用什么绑架着你,也不会等到现在。"


        

宋绾点了点头。


        

宋绾回了房间后,洗漱完毕,却怎么也睡不着。


        

而另一边,陆薄川和姜绥他们一直呆在棋牌室,从上午,到中午,一直等到了下午,一直没见宋绾和蒋奚的身影。


        

陆薄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黑得像是平底锅。


        

周围的气压也低沉得可怕。


        

***


        

宋绾在床上睡了大概两三个小时,才真正睡着,这一睡,就睡了昏天暗地。


        

半夜的时候,她被手机惊醒,宋绾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这个号码她只看到过一次--那次陆薄川要和她谈孩子的抚养权,给她发过星耀酒店的房间号。


        

宋绾盯着那个号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有些惊悚。


        

宋绾盯着手机看了很久,最后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


        

他们还有孩子的抚养权没有谈好。


        

宋绾坐起来,将电话接通:"喂?"


        

"我在你楼下。"电话那头,陆薄川的声音显得很沉,他道:"你下来。"


        

宋绾皱了皱眉,她站起身,来到窗边,将窗户撑开,一下子就看到了靠在车边抽烟的陆薄川,他半靠在车门边,隔得远,宋绾只能看到他指尖猩红的一点。


        

宋绾的心弦紧绷着,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陆薄川抽了一口烟,他心里很不平静,他没有说话。却更加显得压迫。


        

宋绾有些心烦意乱,她问:"你是不是喝多了?"


        

陆薄川"嗯"了一声:"你下来,或者我上去。"


        

陆薄川说完,挂了电话。


        

宋绾犹豫了很久,觉得放陆薄川上来很不安全,,而且隔壁就是蒋奚。


        

她不想惊动蒋奚。


        

宋绾最后还是下了楼,她看着陆薄川。


        

陆薄川半靠着车门,一脚撑地,一脚屈起,抵在车轮上。也看着她,他说:"过来一点。"


        

宋绾不敢离他太近:"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


        

陆薄川看着她,讥诮的笑了一声,很冷。


        

宋绾觉得莫名的害怕,也感知到了危险。


        

"你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宋绾说完,有些慌乱的转过身。


        

但她刚转过身,手腕却突然被一股大力狠狠一扯,宋绾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陆薄川已经将她抵在了车门上。


        

陆薄川桎梏住她的手,那力道大得,宋绾心惊!


        

宋绾抬起眼,一下子就撞进了陆薄川灼烧着一片暗火的眼底,那火势凶猛,辽源,几乎要将人烧得寸草不生!


        

宋绾一阵心惊肉跳,然而还没等她说话,陆薄川的吻已经朝着她狠狠压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