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51章 这你也能秀得起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薄川走后,宋绾陪着奖奖和星星吃了晚餐,又玩了一会儿,到了要洗澡的时间。


        

宋绾问奖奖:"要我帮你洗吗?"


        

"我自己可以洗。"奖奖脸有点红。


        

宋绾也不知道奖奖是真的能自己洗,还是害羞,她觉得奖奖才七岁,还不能真的做到完全独立。


        

可奖奖又是个男孩子,虽然是她自己的小孩,但从奖奖出生到现在,她也没带过,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


        

倒是张姨道:"夫人,小少爷他自己能洗,六岁后,一直都是他自己洗的。"


        

宋绾放心下来,留在客厅和小星星玩。


        

她依旧不太知道怎么哄孩子,但好在没有上午的时候那么崩溃了,小星星也比上午的时候和她亲近了一些。


        

奖奖洗完澡,平常围着浴巾就出来了。这会儿直接穿了睡衣出来。


        

出来后就坐在沙发上。


        

他还洗了头发,拿着毛巾在擦。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宋绾看到,走过去,朝着奖奖道:"奖奖,我帮你擦吧。"


        

奖奖抿唇,看了宋绾一样,把毛巾给了宋绾。


        

宋绾帮奖奖仔细擦头发。


        

奖奖的头发和她的头发有点像,很柔软,很顺。


        

擦完那边小星星还没洗,宋绾过去哄小星星:"妈妈帮小星星洗澡好不好?"


        

"嗯!"小星星点头:"要洗浴缸!"


        

张姨笑道:"就喜欢玩水。"


        

宋绾去浴室给小星星脱衣服,陪着小星星泡了会儿浴缸。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陪着小星星一起泡浴缸,小星星高兴极了,她还会闭气,浴缸也够深,在浴缸里面游来游去,早已经忘了尿裤子的事情。


        

刚开始吓了宋绾一跳,看到她下去,脸刷的一下就白了,立刻把她提上来:"星星你有没有什么事情?"


        

小星星笑得咯咯的,还是要下去,宋绾问:"你不怕吗?"


        

"不怕!"小星星非要钻里面游,宋绾在旁边小心翼翼的守着,后来才发现,她是真的会闭气。


        

不仅会闭气,还闭得挺久的。


        

起码得有一分钟左右。


        

宋绾紧张的一身汗,等小星星玩够了,忍不住说:"哇。星星你也太棒了吧!"


        

小星星点头:"嗯,我是很厉害的!"


        

洗完澡出来,宋绾给奖奖和小星星擦脸霜。


        

奖奖不肯,他道:"男孩子不用擦这些。"


        

"现在天气不好。"宋绾和奖奖说话,一直都有些相互试探的样子。


        

她看得出来,奖奖并没有那么排斥她,但是奖奖这几年确实变化太多,话少,又总是显得冷冷的,那张小脸也不像小时候一样,带着可爱又萌萌的婴儿肥,而是一种很耀眼夺目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帅气。


        

这让人很难猜出他的心思,也很难靠近。


        

宋绾怕他排斥,尽量把声音放得很温柔,说:"男孩子也要注意护肤,现在是冬天,小孩子的皮肤都嫩,很容易被冻坏。"


        

奖奖还是有点抗拒。觉得有点娘气,但也没说什么。


        

宋绾就给他涂了。


        

晚上睡觉,奖奖坐在沙发上,在喝水,没说话,宋绾总觉得奖奖在等自己说话。


        

宋绾试探性的问:"奖奖,妈妈陪你睡好不好?"


        

奖奖立马站起身,把杯子放下,点了点头。


        

宋绾就把小星星留给了张姨他们,去奖奖房间陪奖奖。


        

奖奖睡在里面,宋绾有点想和奖奖睡,她说:"奖奖,妈妈和你睡在一起,好不好?"


        

奖奖"嗯"了一声。


        

宋绾就躺进去。


        

"要给你讲故事吗?"


        

奖奖早就已经不需要讲故事这个环节,但他还是说:"讲吧。"


        

宋绾就开始给奖奖讲故事,讲着讲着,问:"我可以抱着你睡吗?"


        

奖奖侧过了身,宋绾将他抱在怀里,宋绾说:"奖奖,我明天送你和小星星去上学,好不好?"


        

奖奖说:"好。"


        

奖奖在宋绾怀里,没多久就睡着了,宋绾垂眼看奖奖的脸。


        

奖奖长得太像陆薄川了,陆薄川的那张脸,是真的百万里挑一的俊俏好看。


        

奖奖几乎继承了他所有的优点。


        

奖奖睡着后,宋绾在奖奖房间里呆了好一会儿,替他盖好被子,这才又转身出门。


        

她去了小星星的房间。


        

小星星特别精神,根本睡不着,背着她的小包包,还在房间里翻跟头。


        

张姨在一旁哄:"星星,我们明天再玩,先睡觉好不好?"


        

小星星嘴里应着:"好。"


        

却根本停不下来。


        

张姨在一旁护着,心都要跳出来了,就怕她从床上翻下来磕着脑袋。


        

看到宋绾过来,张姨松了一口气。笑着对星星道:"星星,今晚妈妈陪你睡,好不好?"


        

小星星歪头看着宋绾,翻跟头的时候都要把小包包挎着,头发乱糟糟的,说:"好。"


        

张姨和宋绾告了别,先出去。


        

宋绾就在房间里陪着小星星,宋绾说:"星星,好晚了,要睡觉觉了哦。"


        

小星星这会儿倒是停了下来,往被子里钻,将被子盖着半边脸,偷偷看宋绾。


        

宋绾跟着睡过去,看着她还挎着小包包,道:"我们把包包拿下来好不好?"


        

小星星摇头:"不要。"


        

宋绾也没勉强,小星星就把小包包抱在怀里,宋绾又开始给小星星讲故事,小星星中午睡过了,一直不怎么困,折腾了十一点钟才睡着。


        

一睡着,翻了一个身,整个人就趴着了,脸刚好趴在小包包上,两只手抱着包包,也不知道怎么睡的,小屁股撅起来,跪趴着的样子。


        

很快口水就流了下来。


        

宋绾怕压着她的心脏,又怕小包包搁着她不舒服,想把她的小包包抽走,然后顺便给她翻个身。


        

可她一抽小包包,小星星就醒了。


        

宋绾就不敢动她了。


        

等她睡熟了,才小心翼翼的把小包包给她抽出来,放在床头柜上,顺便给她翻了一个身。


        

但没多久,她又趴着了。


        

她身上穿着的是冬天小孩子的睡袋,那睡袋是连体衣,有点点大,小孩儿穿着像个小企鹅,也不盖被子,这么撅着小屁股,还挺可爱的。


        

但宋绾不是很放心,她没带过孩子,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有危险,下楼去找张姨。


        

张姨已经睡了,宋绾敲了好几下门。张姨才醒。


        

"怎么了少夫人?"


        

宋绾一直听张姨这么叫着,很是别扭,道:"张姨,您叫我绾绾就行。"


        

张姨倒是从善如流,道:"绾绾小姐。"


        

宋绾动了动嘴唇,到底也没再说什么,道:"小星星她总趴着睡觉,我怕她有事。"


        

"没事。"张姨很耐心,道:"小孩儿睡觉就喜欢这么趴着。你等她睡着了,把她的小包包抽走,不要让她搁着脸和胸口了就行,被子也不用盖,盖了就给你踢开,直接穿连体的睡袋就行。"


        

宋绾松了一口气,陆薄川是给宋绾安排了主卧的,但宋绾也没在主卧睡,她去了小星星房间里。和小星星一起睡。


        

自从知道自己有孩子这件事情后,宋绾一直没怎么睡觉,这两天这么一折腾,她的神经又绷得紧,宋绾累得不行,很快就睡了。


        

而另一边。


        

陆薄川从西区别墅离开后,直接去了陆氏集团,开了一个下班前的紧急会议。


        

前不久陆氏集团的气压一直被压得很低,空气的每个粒子都像是带着寒冰的温度。


        

公司里的人大气也不敢喘。


        

而且前阵子,陆氏集团的总裁,消失了好一阵子,回来后脸上竟然带上了一脸的伤。


        

这一下子弄得公司的人更是噤若寒蝉。


        

公司里关于陆薄川的传言很多,但大多数都是让人害怕和讳莫如深的。


        

比如陆氏集团当年是怎么爬上来的。


        

又比如陆氏集团几次死里逃生,如今依旧稳稳的立着,据说是因为陆薄川用了非常手段。


        

还有人私底下说,当年陆宏业和陆璟言死后,陆薄川为了爬上来,手上甚至还沾染上了人命。


        

光是这一点,就让人很多人对他存着一种畏惧的心里。


        

总之,没几个人敢在陆薄川面前放肆。


        

不过今天开会的时候,底下的人明显能感觉到,陆薄川的神色松动了不少,且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最近他们正在和一个新能源公司谈合作的事情,这个项目最近被抄得很火。


        

而且据说公司的背景很深,人老板之前是混黑的,好几年前才转白。


        

但也不是纯白。


        

所以合作要考虑的因素很多。


        

一个会开了一个多小时,有些股东觉得没问题。有些股东觉得危险系数太大,风险太高。


        

可高风险就意味着高收益。


        

而且新能源是扶持项目,到时候稳赚不赔。


        

会议上两边的人吵得很厉害。


        

陆薄川一直没发表什么看法,只是散会的时候,让人把计划书送到他办公室里去。


        

回办公室的时候,郑则的电话响了起来,郑则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走到一旁接了起来。


        

"你确定?"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郑则声音沉下来。


        

"好。我知道了。"


        

郑则接了电话,立马往办公室里走,到了办公室,郑则叫了一声:"陆总。"


        

陆薄川朝着他看过去。


        

郑则沉了沉声,道:"刚刚有人打电话说,闻家的人已经在接触新星能源公司了。"


        

--


        

晚上八点,郑则开车,载着陆薄川往将夜酒吧那边开过去。


        

陆薄川进去的时候,褚矜韩奕他们已经到了,秦轶还没来。


        

陆薄川把外套脱了,搭在椅子靠背上,问韩奕:"查出来没有?"


        

"查出来了一点,但探不到底。"韩奕道:"他自己的背景到是好查,职位比我们韩家高出不少,我们韩家都得仔细的供着,而且据说,年底的时候,他们家还得往上提一提。"


        

"哪一支系不清楚?"


        

韩奕摇头:"就是这一点难查。这些人都是千年的王八成了精的,捂得很紧,但据说跟的那一位,职位是那位。"


        

韩奕手往上面指了指。


        

几人也就不再讨论这个问题,到是褚矜转过头去看陆薄川:"我听说你把绾绾带回家了?"


        

陆薄川"嗯"了一声。


        

韩奕问:"她肯?"


        

他们可没忘,当时陆薄川从南宁回来后,脸上带着的伤,后来去了香山,又是伤上加伤。


        

脸上巴掌印深得看着都觉得疼。


        

韩奕当时就说他:"半夜过去把人家叫醒。就是为了挨顿打啊。"


        

陆薄川没什么表情的回了句:"反正打的又不疼。"


        

韩奕说:"疼不死你!"


        

陆薄川就没做声了,抽着烟。


        

这会儿他把人带家里去了,褚矜和韩奕当然好奇。


        

到是陆薄川接下来语不惊人死不休,道了一句:"她全都想起来了。"


        

韩奕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宋绾不记得陆薄川这件事,他们几个亲近的人都知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韩奕更震惊了。


        

"窝草!"韩奕道:"你可以的!这都能行,她没拿刀砍你?"


        

他没忘记,当初在溪秀区的时候,他和宋绾在警察局里,让宋绾对陆薄川公平一点,宋绾对他说的话。


        

她当时是怎么回答来着,她说:你和我谈公平?那我告诉你,我没要他死,那就是对他最好的公平!


        

可见宋绾是恨极了陆薄川的。


        

陆薄川看了韩奕一眼,显然也想起了在溪秀区的事情。


        

他没忍住点了一支烟来抽,心里其实也没那么好受。


        

宋绾到是没拿刀砍他,就是恨不得把他给嚼碎了,要不是拿着孩子去和她要挟她,她估计是看也不会看他一眼。


        

当然。有孩子她也没看他一眼,还往他心里捅刀子。


        

不过这话陆薄川肯定不会说。


        

陆薄川看了两人一眼,"嗯"了一声,说:"今晚还在那里睡。"


        

语气里还有一种慢条斯理却又暗戳戳秀恩爱的感觉。


        

"牛逼!"韩奕道。


        

褚矜说:"这你也能秀得起来?"


        

陆薄川抽着烟,脸色青黑,语调冷了下来:"你们除了关心我这点事,就没什么事好谈了是吧?"


        

韩奕"草"了一声,到是真谈上了正事:"新星能源那边的事情,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闻家去接触了。"陆薄川道:"到时候让姜绥那边再添把火。把它再炒起来,过几天我再放出我这边要签约的消息。"


        

"余晖说想要见见你。"褚矜道:"联系不上你,到是找人把电话打到我秘书那边去了。"


        

余晖就是之前骗宋绾去景江饭店吃饭的那个人。


        

之前和宋显章合作,后来因为宋家破产,导致他们公司损失巨大,几年前搭上了闻家,利用闻家的关系,开了家酒吧。


        

明着是酒吧,但背后可没那么简单。


        

陆薄川之前找人从他那里下手,去接触过闻家,而且在他那里亮了底牌。


        

新星能源的事情就是从他那里透露给闻家的。


        

上个星期余晖的店被人动了,背后一查,和陆薄川这边的人有点关系,就以为是陆薄川找人干的,最近一直在联系他。


        

"不用管他。"陆薄川道:"先晾着他,网已经撒下去了,现在见他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他们没说多久,秦轶就推了门进来。


        

几人站起来和秦轶握手,秦轶也都很客客气气。


        

刚好四个人,韩奕设了麻将桌,没找其他人进来,秦轶陪着打。


        

秦轶抬眼朝着韩奕看过去,他身居高位,首先在权势上就要压韩奕一筹,气势上也不输在场的任何人。


        

几人看似随意的谈论着,可说出的话,全都是让海城风云变幻的事情。


        

秦轶这边年底,家里的老爷子要往上升,闻家是拦路虎,他向来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性格,这种机会,当然不会放过。


        

等几人谈完,已经是凌晨,郑则还在外面等着,陆薄川上了车。


        

郑则看向后视镜里的陆薄川,问:"陆总。回哪里?"


        

陆薄川心里动了动,道:"回西区别墅。"


        

陆薄川回到西区别墅的时候,西区别墅的灯已经暗了,他从车上下来,直接上了楼,回到主卧,果然没看到宋绾。


        

他想了想,又去了星星在二楼的儿童房。


        

门打开,就看到宋绾睡在里面。小星星也不知道怎么睡的,像个小企鹅一样,直接趴宋绾身上去了,脸枕在她胸口,双手双腿环抱着她,流了宋绾一胸口的口水。


        

宋绾被压着,呼吸都不怎么畅快。


        

陆薄川皱了皱眉,把小星星抱起来,放在一边。


        

小星星小嘴唇瘪了瘪。翻了个身又继续睡着了。


        

房间里没有开灯,陆薄川借着昏暗的光,低头看宋绾。


        

伸出手摸宋绾的脸颊,又低下头,去亲她的嘴唇。


        

亲完以后,把她抱起来,往门外走。


        

宋绾最近神经一直紧绷着,晚上小星星趴她胸口睡的时候,她不太适应,很快就醒了,后来才慢慢又睡着,这会儿刚好进入了深度睡眠。


        

陆薄川这样抱着她,她竟然也没醒过来。


        

陆薄川直接把宋绾放在了主卧,然后去洗了个澡。


        

等洗完澡出来,看到躺在床上的宋绾,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安静,不带攻击性的宋绾了。


        

陆薄川上了床,伸手环过宋绾的腰,将她抱在怀里,没一会儿,沉沉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