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56章 纹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蒋奚问:"你现在在哪里?"


        

"在外面。"


        

"你从浔城回来了?"蒋奚站在医院走廊上,那边有护士急急忙忙推着病人往手术窒走,蒋奚一把抓住对方:"怎么回事?"


        

"37床的病人突然出现大量尿血的情况,现在马上送去手术室。"


        

37号的病人蒋奚知道,得的是膀胱癌,癌细胞已经扩散,蒋奚往后让了让:"是谁负责的这次手术?"


        

"郭医生。"护士说:"这边已经打了电话通知对方了,人已经到了手术室,在准备了。"


        

蒋奚略微放下心来,让护士先推着病人进手术室,又觉得有些不放心,说:"你们先去,我等会儿过来看看。"


        

蒋奚等人走了,才转回身,站在走廊边上。


        

等他那边安静了,宋绾问:"你那边是不是有事?"


        

"嗯,有一点,你什么时候从浔城回来的?"


        

宋绾站在路边。她一直听着蒋奚那边的动静。


        

她手指间还夹着烟,这时候她把烟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说:"今天刚好回来,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忙吧,等你忙完了,我们再谈。"


        

"没什么大事,我就过去看看,我现在还没上手术台,也轮不到我。"蒋奚说:"你现在在哪里?我开车去接你。"


        

宋绾给他报了一个地址,说:"等你忙完,我们在那儿见面吧。"


        

蒋奚又问:"你现在在哪儿?"


        

他坚持,宋绾只好报了一个地址,和宋绾说要见面的那个地方还有点远,但她之前报的地址离蒋奚的医院到是不远。


        

蒋奚说:"你在那儿等我,我开车过来接你。"


        

宋绾只好应了。


        

她也没再抽烟,把手里的烟和打火机全丢进了垃圾桶,去买了漱口水,把嘴里的烟味洗掉。


        

蒋奚那边挂完电话,还是不放心,这种大型手术,医院总是要格外谨慎,而且这37号床的病人,在海城地位不低,他想了想,还是过去看了,问郭医生情况。


        

郭医生说:"前几天已经开会讨论过了。家属也签字同意,没多大问题。"


        

这种手术风险太大,就怕到时候出人命,请神容易送神难,蒋奚说:"手术过程一定要谨慎下刀,能拖一天是一天。"


        

郭医生也知道这人在海城是个有点重量的人物,但这癌细胞已经扩散,都到了晚期,走是迟早的事情。


        

郭医生说:"我知道,我哪里敢怠慢。"


        

蒋奚从手术室出来,脱了无菌服,又认认真真洗了手,这才拿着车钥匙往停车场那边走。


        

到的时候宋绾就站在路边,蒋奚下车,拉开车门说:"你就一直在这儿站着?"


        

"也没有,刚从里面出来。"宋绾不想让蒋奚担心,她上了车,蒋奚关了车门。宋绾把安全带系上。


        

蒋奚手扶着方向盘,两人也没去宋绾说的那个地方,而是就在附近找了个私人茶馆。


        

蒋奚把车停好,就倾过身给宋绾解安全带,手刚好碰到宋绾的手,宋绾愣了一下,说:"我自己解。"


        

蒋奚停顿了一下,也没坚持,从车上下来。


        

蒋奚把车门关了,两人往茶馆走,蒋奚问:"你吃东西了没有?我们要不要叫点吃的?"


        

"刚刚已经和我哥吃过了。"


        

"周竟也来了?"蒋奚有些诧异:"那他人呢?"


        

"有事先回去了。"


        

蒋奚也没说什么,他其实有点预感,宋绾今天找他是为了什么,他也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洒脱。


        

蒋奚泡了一杯茶,递过去给宋绾,说:"先喝点水。"


        

宋绾喉咙有点干,拿过去喝了。


        

宋绾喝完茶,就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她又想起了她在香山的时候,对蒋奚说的那些话。


        

她说她要是决定和谁在一起,就会很坚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不会动摇。


        

如今想起来,她才知道,她说出来的每一个字,对蒋奚到底有多残忍。


        

蒋奚又将她看得有多重。


        

她和蒋奚的这些年,蒋奚但凡少为她考虑一点点,不去想她日后想起一切,会不会纠结,会不会痛苦,他们如今早就已经走到了一起。


        

宋绾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还是蒋奚朝着她问:"见到奖奖和星星,和他们相处得还好吗?"


        

宋绾点了点头,她的眼眶红红的。


        

从蒋奚接到她的时候,她的眼睛就一直红红的,但她一直忍着。


        

蒋奚说:"哭什么?和孩子相认,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宋绾没说话。


        

蒋奚不可能真的甘心。但他是陪着宋绾从那一段痛苦的日子过来的。


        

如果没有那一段痛苦的日子,没有宋绾浑身是血躺在浴缸的经历,亦或者是没有当初他跟在她和陆薄川后面走过的一条又一条惊心动魄的街道。


        

蒋奚也不会走得这么小心翼翼。


        

这会儿,他也不忍心看宋绾这个模样。


        

蒋奚揉了揉她头顶的头发:"绾绾,我知道你要和我谈什么,我很喜欢你,也很爱你,但是我的喜欢和爱,不是你的负担,懂吗?"


        

宋绾几乎要绷不住情绪,她说:"对不起。"


        

蒋奚问:"如果没有奖奖和星星,你会和我在一起吗?"


        

宋绾点了点头,她说:"会。"


        

"哪怕你知道,当年陪着你,和你走过一条又一条街,把你一遍遍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人不是我,你也会吗?"


        

宋绾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问,她抬头看着蒋奚:"你为什么一定要强调是他陪的我?"


        

他朝着她强调了好几次。


        

蒋奚看着宋绾。


        

因为性格的原因,他这么看着人的时候,总能让人感觉到他骨子里的疏冷和视线里的专注。


        

而当面对的是他喜欢的人时,这种专注就到达了百分百,那里装着的便是汹涌却又不动声色,能将人淹没的炽烈。


        

蒋奚声音清冷:"因为我觉得,你对我的喜欢,大底是因为,你以为陪着你的人,是我。"


        

宋绾被他的目光看得心脏紧缩,她说:"可是我喜欢,和爱上的人,是你,不是那个陪着我的人。"


        

蒋奚愣了一下,他定定的看着宋绾,看了很久,他说:"绾绾,我有时候觉得你真的是很残忍。"


        

宋绾说:"可是我不要骗你。"


        

"你这样,我会舍不得放手。"


        

宋绾知道这种时候,她应该要说,她从来没有喜欢过蒋奚,她喜欢的人一直是陆薄川,好断绝蒋奚所有的幻想。


        

可是话到了口里,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宋绾觉得五脏六腑都像是被人拧到了一起,她说:"我不能和你在一起,可我也不想要你有遗憾。"


        

蒋奚很久没有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倾过身,亲了一下宋绾的额头。他说:"可是我有点不甘心呐,怎么办?"


        

宋绾眼底的热气一下子冲进了眼眶,她坐在那儿,又开始想抽烟,想哭。


        

宋绾说:"蒋奚……"


        

"你介意当我一个星期的女朋友吗?"


        

宋绾愣愣的看着他。


        

"一个星期以后,我可能就不会再像以前一样陪着你了。"


        

宋绾没有马上答应。


        

蒋奚笑了:"这还要犹豫吗?"


        

"我很害怕。"宋绾说:"上次,你爸爸进医院,和我有关吗?"


        

她是故意这样问的,她不想让蒋奚知道。陈美玲找过她。


        

蒋奚说:"不要考虑这些,我会解决,你要答应吗?"


        

宋绾低垂着眼,她想了很久,说:"你会重新爱上新的人,重新开始你新的生活吗?"


        

"会。"


        

宋绾的眼泪落了下来,她咬着唇,想阻止,可越落越多。


        

她很快擦了。点头,说:"好。"


        

两人就这么坐着。


        

蒋奚抬手,修长的手指擦了擦宋绾眼睛里掉下来的眼泪,笑着问:"当我女朋友这么痛苦吗?哭成这样。"


        

宋绾就使劲压抑着,然后抬起头,朝着蒋奚笑起来。


        

蒋奚也朝着她笑了笑,揉了揉她的头发。


        

宋绾把眼泪擦了,她把手腕抬起来,把衣袖拉上去,给他看手腕,笑着的,有点俏皮:"你看这是什么。"


        

眼睛里还镶着碎钻。


        

蒋奚低头去看,看到她手腕上,纹了一圈英文字母。


        

这个纹身是当时蒋奚陪着宋绾去纹的,找了当地有名的纹身店。


        

但纹的时候,宋绾不肯让他知道她纹的是什么。


        

他后来去问过纹身店的人,纹身店的人也不肯告诉他。


        

蒋奚低垂着眼去看,这一刻,他看清楚了。


        

那纹身,是他告诉她的,他以前在国外读书的时候,用的英文名。


        

就纹在那道细细的疤痕上。


        

蒋奚眼瞳漆黑,定定的看着那个纹身,他觉得心口很热,滚烫,快要将他烧成焦土。


        

他抓住她的手,低下头。亲了亲她的纹身。


        

"好看吗?"宋绾歪着头,去看他,眼睛很大,带着点小女孩儿的娇羞。


        

蒋奚说:"好看。"


        

而茶馆外面,陆薄川看着这一幕,握住方向盘的手,因为用力,青筋根根暴起,他没忍住。点了一支烟来抽,烟雾缭绕里,是宋绾伸出手,把手腕露在蒋奚面前,蒋奚亲宋绾的画面。


        

他知道那只手上,有一道细细的疤,那曾让他不知道多少次从噩梦里惊醒,他不敢面对,而宋绾却已经迈过了那道坎。


        

她将疤痕露在了蒋奚面前。


        

这让他的嫉妒在心里灼烧,快要将他逼疯。


        

他就那么坐着,烟抽得格外凶狠。


        

--


        

茶馆里,蒋奚把宋绾的衣袖拉了下来,揉了揉宋绾的头发:"你今晚住在哪儿?"


        

"我等会儿订个酒店。"


        

"住我那儿去吧,反正也就一个星期。"


        

宋绾也觉得没问题,当初她从陆薄川那儿逃出去后,也是住在蒋奚家里。


        

不过她答应了,今晚要去见奖奖。


        

"我等会儿要去接奖奖。"


        

"那我晚上接你。"


        

"会不会太晚了?"


        

"不会。"这时候蒋奚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医院那边的电话。还是37床,郭医生说:"家属过来了,你要不要一起过来看看?"


        

37床的家属是市局里面的,蒋奚不敢掉以轻心,道:"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宋绾问:"你是不是有事要忙?你先去忙吧?"


        

"正好,忙完应该也很晚了,到时候我来接你?"


        

宋绾点头:"好。"


        

"你现在去哪里?我送你过去。"


        

"你先去忙吧。"宋绾不敢耽误蒋奚的正事。


        

"也不差着几分钟。"


        

宋绾说:"不用,我约了中介。要看房子,你先去忙,不用理我。"


        

蒋奚也就没说什么:"那我先走了,你有事打我电话。"


        

"好。"


        

蒋奚走后,宋绾坐在茶馆,她其实没有在约中介,她还没来得及,这会儿她坐在这儿,愣愣的。


        

好半天,她低下头打开了手机里下载的APP,看了几个房源,看着看着眼泪就掉在了手机屏幕上。


        

她抬手去擦,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宋绾放弃了,她不知道等了多久,才又重新低下头去看房源,在网上询问了一下价格,留了电话号码,没多久。手机就响起来了。


        

"您好宋小姐,我是中原地产的小李,李望,请问您现在是在找房子吗?"


        

"对,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您是想找一手房,还是二手房?带装修的还是不带装修的?"


        

"一手房。"


        

"大概在几环?"


        

"二环,要买两套挨着的,最好是四房两厅的,一百五到两百平方。带装修的。"


        

"那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这边刚好有房源,到时候可以带您去看看。"


        

"中介费怎么收?"


        

"一手房源不收中介费,二手的话是2个点。"


        

宋绾觉得可行,报了自己的地址,中介说:"您等会儿,我过来接您。"


        

宋绾在等中介的时候,又想到了顾思思,继而又想到了张佳佳,她才想起来她还没把张佳佳的事情告诉周竟。


        

宋绾赶紧打周竟的电话,周竟那边还没上飞机,接通电话,问:"绾绾,怎么了?"


        

宋绾说:"我差点忘了,你还记得张佳佳吗?"


        

周竟想了一会儿,没想起来是谁,问:"你说的谁?"


        

"你公司出事的时候,我们不是找人帮忙过吗?那个被你救过的女孩子,你不记得了?"


        

经过宋绾这么一提醒,周竟到是想起来了,倒不是他记性不好,而是他那个时候,确实没有精力去记别的事情。


        

而且当初接触张佳佳的人是宋绾,周竟和张佳佳连面都没见过几次。


        

周竟说:"想起来了,怎么了?"


        

"我之前在南宁区的时候遇到她了,她问我要你的联系方式,你要不要加她?"


        

周竟皱眉:"你什么意思?"


        

"她应该是喜欢你。"宋绾说:"我怕错过了你一段姻缘。"


        

"不要,没空。"周竟道:"以后这种事不要特意给我打电话。"


        

宋绾就知道他不会要,说:"人家惦记你好多年了,你真的不相处得试试?"


        

"我要上飞机了,先挂了。"


        

宋绾到是也没纠结,她又给顾思思打了个电话。


        

顾思思那边到是接的很快:"绾绾?"


        

"思思,你回北定区了吗?"


        

顾思思那边还没回北定区,还在南宁区那边跑银行的材料,闻言道:"还没有,怎么了?"


        

"我刚好在北定区,以为你回来了。想约你吃个饭,你没回来就算了。"


        

"我下个星期回来,到时候我联系你。"顾思思道:"你现在在哪儿上班?"


        

"还没上班,在找房子。"


        

"找房子?找什么房子?"顾思思问:"是住的房子吗?"


        

"嗯。"


        

"你要什么条件的?我这边倒是认识好几个房产商的,我可以给你介绍介绍。"


        

宋绾把要求说了,顾思思道:"你等会儿,我让人发一些图片过来给你看看。"


        

没多久,顾思思就给宋绾发了好几张图片过来,她做这一行的。对这些东西熟悉,宋绾和她聊了起来,没多久,中介那边就过来了,宋绾说给顾思思发消息。


        

【宋绾:中介来了,先不说了,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看看。】


        

【顾思思:好。】


        

一下午,宋绾跟着中介跑了好几个地方。都不是很满意,这些地方离奖奖和星星上学的地方太远了。


        

迟一点就到了要接奖奖的时候,这时候宋绾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低头去看,正好看到是陆薄川。


        

宋绾盯着手机看了很久,还是接了起来,那边陆薄川的声音很沉,问:"在哪儿?"


        

宋绾问:"陆总有什么事情吗?"


        

陆薄川的呼吸沉缓,他手指间夹着烟,道:"你在哪儿,我过来接你,一起去接奖奖放学。"


        

宋绾想了想,觉得没必要和陆薄川为了这个争论,把地址发给了陆薄川,陆薄川那边来得很快,宋绾有些发愣。


        

陆薄川拉开了副驾驶的门,示意宋绾上车。


        

宋绾问:"你怎么来得这么快?"


        

"刚好在这边办事。"


        

宋绾上了车,车里一股浓重的烟味,宋绾心里又开始烦躁起来,陆薄川大概也意识到了,他把车窗降下来。


        

车里的气压低沉,陆薄川从宋绾坐上车后,就一直沉默。


        

这种沉默,莫名让宋绾觉得有些害怕和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