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60章 你想圈着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和蒋奚到达海城的时候,海城正在下雨,两人都没有说话。


        

回来之前,宋绾联系了顾思思,顾思思前两天从南宁区回到了北定区,现在就在海城市中心等她。


        

蒋奚把宋绾送到那边去,要下车的时候,宋绾静了一瞬,推开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车门"咔嚓"一声,上了锁,宋绾心都跟着跳了一下,转头看蒋奚。


        

蒋奚倾过身来,抱了抱宋绾,他什么也没说,宋绾也安安静静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蒋奚才松开她。


        

两人下了车,蒋奚帮宋绾把东西拿下车。


        

蒋奚说:"我走了。"


        

宋绾说:"嗯。"


        

她手里拉着行李箱,蒋奚却没动,看着她。


        

那边顾思思就在酒店门口。在等宋绾,宋绾握住行李箱的细白手指狠狠攥着,她松开了行李箱,过去,抱着他的腰,很紧,头埋在蒋奚胸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松开了蒋奚,转过了身,朝着顾思思走过去。


        

一直往前走,蒋奚一直站在那儿,直到宋绾的身影看不见。


        

………


        

宋绾随着顾思思一起进了酒店,她没上去,坐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一直坐着,顾思思觉得她这个样子有些不对劲,小心翼翼的问:"你还好吗?"


        

宋绾坐了一个多小时,陆薄川的电话打了过来,宋绾低头看着陆薄川的电话,接起来。


        

陆薄川的声音通过电话落过来:"在哪里?"


        

宋绾报了地址。


        

陆薄川的车子来得很快,他下了车,邃黑眼底是这么多天积压起来的戾气,显得整个人更加内敛的沉,他朝着宋绾说:"上车。"


        

宋绾没有和陆薄川拧着来,她和顾思思告了别,坐上了陆薄川的车。


        

陆薄川一路上沉默着,车厢里因为陆薄川身上的气压,而显得异常的逼仄。


        

车子直接朝着西区别墅开过去,这时候奖奖和小星星还没放学,宋绾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害怕,说:"晚点过去。"


        

"现在过去。"陆薄川说:"不是只有奖奖和星星在的时候,你才住在那里。"


        

宋绾有些烦躁。


        

但她也没出声,车子很快到达西区别墅。


        

宋绾不想和陆薄川住在同一层,她也不会在这边住很久,宋绾说:"我住在楼下。"


        

"你的房间在奖奖隔壁。"


        

陆薄川捏着宋绾的命门,一捏一个准。


        

他直接把行李箱带上了二楼,宋绾心里有些莫名的发怵,她跟在陆薄川身后,此后陆薄川一直没说话。


        

他直接将行李箱放到了宋绾的房间,宋绾过去,说:"我--"


        

她话还没说出口,门"碰!"的一声,突然被人关闭,宋绾猛地朝着陆薄川看过去。


        

然而已经来不及,陆薄川已经将她抵在了墙壁上,朝着宋绾狠狠压了过来。


        

他的吻来势汹汹,有力的双手用力捏着宋绾细白的手腕,那力道大得,恨不得将宋绾细白的手腕给捏断!


        

宋绾根本没办法招架。只觉得一阵心惊肉跳。


        

但这一回,陆薄川简直发了狠,他去剥宋绾的衣服,像头撕咬的野兽,双目赤红。


        

没有宋绾消息的这几天,陆薄川根本没有办法镇定,他不管是在办公室,还是在别的地方,他只要一想到宋绾和蒋奚在一起,整个人就忍不住的阴翳。


        

这感觉,逼得他快要发疯。


        

宋绾是真的害怕起来,她说:"陆薄川!"


        

然而陆薄川此时此刻,只想将她狠狠撕碎。


        

他红着眼看她:"你是不是和他上床了?"


        

"你放开我!"


        

"做梦!"陆薄川赤红着双目,不仅不放,还将她抱的更紧,他说:"绾绾,你要是真和他做了,我就叫人弄死他,不信你就试试。"


        

"你敢!"


        

"我没有什么不敢的。"陆薄川说:"反正你也要把所有人的帐都算在我头上,我根本不在乎多不多背一条人命!"


        

"陆薄川!"


        

陆薄川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根本不理会她。


        

这么多天,宋绾对他的消息视而不见,已经彻底击垮了他的理智。


        

宋绾是真的害怕了,宋绾说:"陆薄川,你要做你就做,你做完就给我滚!"


        

她说着又笑了一声,说:"你永远只会这样!可是你知不知道,你每次这样的时候,都像是在朝着我心里捅刀子!你根本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


        

陆薄川的动作一顿,他起伏的胸膛汹涌着磅礴的情绪,身上压抑着像是要将人狠狠摧毁的暴戾。


        

宋绾提着一颗心,不知道过了多久,陆薄川最终还是停了下来,他将宋绾紧紧的抱在了怀里,他说:"我就是这么混,绾绾,从小到大,只要我想要的东西,我就没有什么拿不到手的。"


        

他将脸埋在宋绾的脖颈里,埋得更深。显得有几分脆弱。


        

"你可能不知道,这几天,我每天都在想,我应该要怎么样才能让蒋奚把你带回来,我想了很多办法,蒋奚刚刚接手医院,医院的烂摊子一大堆,我只要稍微弄出点动静,他的医院面临的东西就能把他摧毁,他不得不赶回来,蒋康义的心脏不好,受不得半点刺激,我只要找人……"


        

宋绾听得毛骨悚然。


        

然而陆薄川抬起头来,他看着宋绾,自嘲的笑了笑,说:"可是我一样也不敢做,我怕你会更恨我。"


        

宋绾觉得心里跟刀子似的。


        

宋绾说:"放开。"


        

陆薄川最终还是不敢再逆着她。


        

他说:"绾绾,你听话一点,你不准我碰你,我就不碰,你想和奖奖星星怎么生活,我也全都听你的话,你答应过我的,回来后,不准和蒋奚再见面,你也要做到。"


        

--


        

宋绾接下来,正式住进了西区别墅,这几天,她一直很忙,忙着在外面找房子。


        

陆薄川看着她积极地找房子,表面上不动声色,身上的气压却越来越低沉。


        

宋绾约了很多中介,尽量把看房子的时间压缩在白天,到了晚上,就去接奖奖和小星星放学。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相处,宋绾和奖奖的关系越来越好了,小星星也开始粘着她。


        

而且除了小星星,在家里的时候,奖奖几乎占用了宋绾所有的时间。


        

这让陆薄川心里异常的不爽快。


        

整个别墅里的人几乎都能够感受到,随着时间的推移,陆薄川身上的气压越来越低沉。


        

但宋绾却毫无所觉,她这几天终于和奖奖小星星没有那么生疏了,和奖奖的关系亲近很多。


        

这天,等把奖奖和小星星哄睡着,陆薄川从书房出来,宋绾刚好和他碰上。


        

自从宋绾住进西区别墅后,和陆薄川基本没有什么交流,陆薄川有时候烦躁起来的时候,甚至想去打一副镣铐,把宋绾锁在家里。


        

让她那儿也去不了。


        

这会儿两人碰上。宋绾也是转身就想回房间,陆薄川凛着眉,他今天是故意堵着宋绾,是有事要和宋绾谈。


        

陆薄川说:"你先别进去,我有事和你谈。"


        

宋绾脚步一顿,转头看他:"什么事?"


        

"进书房。"陆薄川黑眸沉沉落在宋绾身上,像是带着重量似的,他说:"你放心,我不会做什么。"


        

宋绾说:"你觉得你的保证,还有人会信吗?"


        

陆薄川沉默了片刻。说:"我是找你谈正事。"


        

宋绾看着他,陆薄川把书房的门打开,说:"我不管,有些事在这里谈,奖奖听到不好。"


        

他顿了顿说:"奖奖没有你想的那么睡得沉。"


        

宋绾的心又软了下来,她最终还是跟着陆薄川进了书房。


        

陆薄川说书房的门不关,就真的没关,他根本不在意这些,他带着宋绾进了书房,把书房里的一份文件递给宋绾。


        

宋绾低头看了一眼。是一份推荐信。


        

宋绾抬头看陆薄川。


        

陆薄川说:"我知道你在M国的时候,设计只学了一年,你现在来海城,如果还想继续上学,我给你推荐老师,你跟着他,以后出来,不会差。"


        

宋绾低头看着手头上的推荐信,她知道M国那边的老师当初是陆薄川想的办法,让她进去学的。


        

蒋奚前阵子在香山,两人去逛街的时候,蒋奚有告诉过她。


        

宋绾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如果放在以前,陆薄川给她准备这种东西,她不知道得有多开心。


        

或者她没有想起以前这些东西的时候,能得到这个推荐信,她也会很开心。


        

可是唯独这种时候,宋绾却开心不起来。


        

宋绾抬眼看他,说:"我不会去的。"


        

陆薄川峻厉的眉拧了一下,他说:"理由,绾绾,你不是一直想要把设计进行下去吗?"


        

宋绾说:"陆薄川,你想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去学设计,以后就受制于你,我看似是得到了我自己想要的,可实际上呢?"


        

陆薄川眸色晦暗。


        

宋绾笑了,她说:"实际上,你是给我套上了一个枷锁,我学这个。要多久才能真正赚钱?要多久才能真正和你撇清关系?我不会去的。"


        

陆薄川突然很想抽烟,他说:"你一定要这样吗?"


        

"出狱的那一年。"宋绾看着他,说:"我或许没有学会多少东西,可是我学的最会的就是,没有权势,没有钱,在你面前,不管我想做什么,都是寸步难行。"


        

宋绾说:"你不用给我安排这些,我不会去的。"


        

"我只是觉得。这是你的梦想。"


        

"可是梦想不值钱。"宋绾说:"我二十岁的时候,梦想是好好上学,成为出色的设计师,能够站得高,能够和你比肩站在一起你,我块三十了,我还会做同样的梦吗?"


        

宋绾把推荐书一点点的撕碎,她说:"你想圈着我。"


        

陆薄川沉默着。


        

宋绾说:"你还要和我谈什么?"


        

"你想好要做什么没有?"


        

"这也不要你关心。"宋绾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陆薄川没出声了。


        

宋绾说:"没什么事情,我先回去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


        

陆薄川心里烦躁得直想抽烟,不知道过了多久,"碰!"的一声震响,他一脚朝着椅子狠狠踢了过去!


        

--


        

早上,宋绾送奖奖去上学,奖奖看着宋绾说:"我们学校有比赛。"


        

他说完就直直的盯着宋绾,也不往下说,小脸又冷又酷,好像就是这么顺嘴一提。


        

但宋绾却很上心,宋绾笑了笑,说:"那我能参加吗?"


        

奖奖很短促的笑了一声,说:"嗯。"


        

宋绾问:"你们是什么比赛?比赛是什么时候?"


        

"篮球和足球。这周三。"奖奖喝了一口矿泉水,道:"我打的是篮球,到时候我打前锋。"


        

宋绾对篮球了解不多,但是她很有耐心,宋绾朝着奖奖询问:"我不是很懂,你能跟我讲讲篮球相关的事情吗?"


        

她顿了顿,说:"我想了解清楚,到时候才能更好的观察你。"


        

奖奖于是把篮球场上的所有规矩都给宋绾讲了一遍。


        

宋绾一直认真的听着,等奖奖说完,她觉得奖奖应该很厉害。但是她没有马上问他是不是,反而朝着他问:"那那天我要准备什么吗?"


        

"不用。"奖奖说:"你来就行。"


        

宋绾有点紧张,她说:"要不要准备亲子装?"


        

奖奖愣了一下,双手紧紧的握了握手中的矿泉水瓶子,说:"也可以。"


        

宋绾于是就上了心,特意看了看奖奖和小星星的校服码数,然后等把两人送去学校,就跑去买亲子装去了。


        

她的眼光好,又会打扮,买的亲子装穿起来很帅气。


        

到了星期三,宋绾特意和奖奖穿了亲子装,一进去,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回眸。


        

宋绾到了学校,才知道,奖奖在学校到底有多受欢迎。


        

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哪怕他在学校,基本不怎么说话,但是围着他的人却很多。


        

去了以后,宋绾被奖奖安排在了位置很好的观众太上。


        

奖奖不是第一个出场,宋绾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小的小孩子打球。觉得很搞笑。


        

直到轮到奖奖。


        

奖奖真的很绝,个子小小的,但是不管是运球还是投篮,动作又酷又飒,特别是三分球,投得很准,配合着他冰冷犀利的目光,旁边的家长都跟着沸腾。


        

"哇,那个是谁家的小孩子啊?打篮球也太帅了吧?他才多大啊!"


        

"长得也好帅气啊,天哪我的心都跟着化了。我感觉我都跟着心动了。"


        

"这投篮也太准了吧?三分球投得好漂亮啊!"


        

"这么小,打球也太厉害了吧!"


        

虽然是小孩子在比赛,但也全是篮球兴趣班的小朋友,都是会一点篮球基础的,打得也很激烈,只不过奖奖在其中,不管是长相还是投篮和运球,还有抢球,都太耀眼了。


        

干脆利落得超乎想象。


        

一大半的分数,都是他得来的。


        

宋绾看得也很激动,但是激动之余,又有些难受,奖奖这么优秀,但他的成长,和她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


        

而那边的奖奖,一边带球,目光也会落在宋绾身上,这场比赛,他打得格外认真努力,几乎是carry全场。


        

一场篮球赛比完,奖奖小脸上全是汗,裁判吹哨以后,奖奖去到宋绾面前,宋绾给奖奖递水喝,宋绾说:"你好厉害。"


        

奖奖的自尊心要比一般的小孩强很多,他听到后,可有可无的"嗯"了一声,只有嘴角的幅度,能看出来,得到宋绾的表扬,他是真的很开心。


        

篮球赛比完以后,宋绾给奖奖换了一身衣服,和老师说了一句后,就带着奖奖去玩了一趟。


        

从游乐园,到水族馆,玩了很多地方。


        

宋绾其实能看出来,奖奖很喜欢自己,虽然冷冷的,但是很粘着她。


        

两人正要回家,陆薄川打来电话。问他们在哪里,宋绾报了地址,陆薄川过去接他们回家。


        

宋绾没有拒绝。


        

陆薄川过来后,宋绾手上有些脏,去了一趟洗手间洗手,奖奖先上了车。


        

陆薄川看了奖奖一眼:"她陪了你一天?"


        

奖奖吃着宋绾给他买的冰激凌,点了点头,看向陆薄川,说:"很羡慕吧?"


        

陆薄川:"……"


        

陆薄川说:"你是个大男孩子了,不要总是这么粘着你妈妈。"


        

奖奖说:"各凭本事咯。"


        

陆薄川觉得心口中了一剑。这么多天,宋绾在西区别墅,时间都用在陪奖奖和小星星。


        

陆薄川有些憋闷,他修长的手指扯了扯领带,还没说话,宋绾已经从不远处过来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闭了嘴。


        

宋绾上车后,也不看陆薄川,奖奖还是那副冷冷的模样,但是粘宋绾很紧,他也不说话。但是宋绾就是能感觉到,奖奖对自己的喜爱,宋绾就忍不住对奖奖更好,宋绾问:"你还想去哪里玩吗?下次等你放假,我再陪你去。"


        

奖奖点了点头,但是随即,他又转头问宋绾:"妈妈,我还有好几个学习方面的东西不是很懂,我今晚还可以问你吗?"


        

"当然啊。"宋绾觉得自己把所有的爱给奖奖都不能表达自己的感受,她道:"你可以随时问我。"


        

奖奖羞涩的笑了笑。


        

陆薄川心口憋着一口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