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64章 我帮你查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给小星星扎针的女护士姐姐还从来没有见过小星星这么可爱的小孩子,眼睛大大的,皮肤奶白奶白的,长得像个洋娃娃一样,肩膀上挎着个小包包,特别可爱,看得人心都化了。


        

护士姐姐声音不自觉的软了下来:"你叫什么名字呀小朋友?"


        

小星星转头看了护士姐姐一眼,说:"我叫小星星,天上满天星的星。"


        

"小星星好勇敢,姐姐轻一点,一点都不疼的,好不好?"


        

小星星嘴巴又瘪了起来,藕节似的双手环住陆薄川的脖颈,泪眼汪汪的看着护士姐姐:"金的吗?"


        

"真的。"


        

小星星还是怕,陆薄川轻轻哄着她,说:"我们打完针针,病病就好了,就不难受了。好不好?"


        

"不要。"小星星说:"粑粑,我想回家看少爷,我再不回去,少爷都想我了,它会睡不着觉觉的。"


        

自从有了小星星,二哈就像是小星星的守护神似的,一定要守着她睡。


        

小星星和奖奖又不一样,奖奖那时候更多的像是二哈神气的小将军,但是到了小星星这儿,就全反过来了。


        

二哈成了小星星的小将军,还是个非常憋屈的小将军,经常被小星星当成女孩子打扮。


        

帮它耳朵上带花,给它扎丑丑的小辫子,还要纵容她对自己的训斥。


        

但两个孩子对二哈的感情,都很深。


        

宋绾站在旁边,心里又急又难受,她看小星星嘴唇瘪得厉害,眼泪也一个劲儿的往下掉,想了想,从包包拿了一个棒棒糖出来。


        

小星星朝着宋绾看过去,宋绾把棒棒糖剥了,说:"小星星吃糖糖就不疼了,好不好?"


        

小星星看着棒棒糖:"好。"


        

宋绾把糖果塞到小星星嘴巴里,小星星咬着,看护士姐姐,眼眶里一眼眶的泪,一边吃棒棒糖一边哭着说:"那你要轻一点点。"


        

好不容易打完针。陆薄川和宋绾带小星星回到病房,又给小星星喂了退烧药。


        

小星星含着棒棒糖,也不肯下来,生病的时候特别娇气,一定要陆薄川抱着她,然后自己趴在他肩膀。


        

小星星委屈的说:"哥哥呢?我都星病了,他都不来看我,他一点都不爱我。"


        

"哥哥去比赛了。"陆薄川说:"等哥哥回来了,我叫他来看你。"


        

"那他什么时候才回来?"


        

"过几天就回来了。"


        

小星星脸烧得通红,本来发烧就没什么精气神,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张姨也在医院里,宋绾怕熬夜对她身体不好,对张姨道:"张姨你先回去吧,我们在这里看着,你明天再过来。"


        

张姨刚刚给陆薄川打电话的时候,急得都哭了,她带了奖奖和小星星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哪怕是当年,奖奖生病最严重的时候,也没这么来势汹汹过。


        

当时就吓得不行。


        

这会儿见了医生,才好点,也没推辞,先回去了。


        

宋绾去打了热水过来,给小星星擦洗,物理降温。


        

小星星吃了药,宋绾怕她发汗,又给她垫上汗巾。


        

等做完这些,她看小星星因为睡着了,小嘴唇微微张着,糖果都快掉出来了。


        

她想把小星星嘴里的糖拿出来,但她一动,小星星就咬紧了,瘪着嘴想哭。


        

"让她含着吧。"陆薄川说。


        

宋绾就没动了。


        

房间里静了下来。


        

陆薄川目光落在宋绾身上,目光狠沉。


        

宋绾被那目光看得神经紧绷,心弦也跟着绷起来。


        

"你先去洗个澡,然后睡一会儿,这里我看着。"


        

宋绾说:"我睡不着,等星星的烧退了再说吧。"


        

两人一直守着小星星,等小星星把液输完,叫护士拔了针,两人才从医院离开。


        

路上的时候,是宋绾抱着小星星,陆薄川在开车,宋绾摸了摸小星星的额头,因为出汗的关系,额头一片冰冰凉,烧退下来了。


        

宋绾松了一口气。


        

陆薄川说:"到时候还会烧起来的,没那么快好。"


        

宋绾愣了一下,问:"她以前发烧也这样吗?"


        

"嗯。"陆薄川说:"只是没有拉肚子。"


        

宋绾也没再说什么。


        

陆薄川从后视镜里看着宋绾,他双手用力握住方向盘,说:"最近这段时间,你小心点,我让人跟着你。"


        

宋绾愣了一下。警惕的看着陆薄川。


        

陆薄川说:"闻邵来了海城,我怕她找你。"


        

宋绾想起了被闻邵绑架的那一次,她沉默下来,没说话。


        

"这件事很快就会解决,如果你那边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最好尽量不要出去。"


        

宋绾转头看着车窗外,没说话。


        

小星星天快亮起来的时候,烧果然又升了上来,宋绾一直守着,量了体温,三十九度二,她也摸不准,去敲了陆薄川房间的门。


        

陆薄川很快就起床,拉开门,看到宋绾一脸急色的站在门口,愣了一下:"怎么了?"


        

"小星星又烧起来了,我不确定要不要给她吃药。"


        

陆薄川跟着宋绾往小星星的房间走,问:"有没有量是多少度?"


        

"三十九度二。"宋绾焦急的说:"是要重新送医院,还是直接吃退烧药?"


        

他们上次给小星星吃退烧药已经过了四个小时,陆薄川说:"烧得太高了,给她再吃点药,降下去先。"


        

宋绾不敢耽误,把小星星叫醒,小星星烧得睁不开眼睛,迷迷糊糊的吃了。


        

宋绾又给她喂水喝。


        

她也闭着眼睛吃了。


        

"你先去睡觉。"陆薄川道:"我守在这儿。"


        

"我睡不着。"宋绾还是第一次照顾生病的小孩,又焦急又担心,根本不敢合眼。


        

陆薄川就没再说什么了,也没走,就在房间里,眯了会儿眼。


        

宋绾担心小星星的时候,六神无主,下意识就想找陆薄川,可等小星星吃了药,和陆薄川呆在一起,又觉得烦躁。


        

陆薄川的存在感太强了,光是往那儿一座,空气里都像是带着一种无形的压迫和强烈的侵略气息。


        

宋绾说:"你回去睡,我在这里看着。"


        

陆薄川睁开了眼,目光直直看着宋绾,那目光表面平静,内里却一片波涛汹涌,他只要过去,就能把宋绾压在身下,狠狠的亲她,让她的世界里全是自己。


        

陆薄川克制着这种念头。说:"我陪着你,免得你到时候又着急。"


        

宋绾被他这极具侵略性的目光看得有些害怕,宋绾低垂着眉眼,觉得空气里全是危险的因子,到底没再说什么。


        

小星星这次的烧退下去,直到第二天晚上,才又开始烧了起来,这次没以前烧得那么高,宋绾稍微有了点经验。就放松我了一点。


        

陆薄川那边却还有事,没办法一直守在别墅,闻邵那边签了约,他这边就要趁火打劫。


        

两人去和秦轶约好的地方,郑则说:"闻邵的资金过几天就能到位,等他的资金到位,就会大批量的投入,到时候想再回头,就晚了。"


        

两人说着。已经到了地方,陆薄川和郑则下车,往包间里走。


        

从包间出来没多久,陆薄川接了一通电话,让郑则订了一张飞往B市的机票。


        

--


        

宋绾在别墅呆了两天,一直守着小星星,喂她吃药,小星星烧一退,整个人的精神气就回来了,在那儿正在给犯了错的二哈上课。


        

她给气坏了,二哈竟然趁着中午她睡觉的时候,把她没拉好拉链的小包包翻了过来,里面放着的口红,腮红,眉笔等,全撒了出来。


        

小星星气得不行,拉着二哈在小黑板面前,哭着教育二哈,声音全是奶奶的哭腔:"来,跟我一起读,做一个乖孩子,不淘气,我都跟你讲了这么多遍!你还这么蠢蠢的!"


        

二哈摇着尾巴看她。


        

"不可以摇尾巴!"小星星还挎着她的小包包,手上拿着一根小棍子,气得都叉腰了,小嘴唇撅得圆圆的:"你再摇我要星气了!"


        

宋绾看到觉得好笑,心里软得不行。她也没想到,当初那个没日没夜哭得让人崩溃的小婴儿,日后会长成这么粉雕玉琢的模样。


        

第三天的时候,小星星的烧彻底退了下去,宋绾直接和顾思思去了一趟溪秀区,和永达的负责人吃饭。


        

从溪秀区回来后,顾思思说:"我约了之前认识的一个甲方负责人袁建林下个星期一吃饭,他那边有个工地过一个月就要动工,我们可以试试能不能把土方那一块儿承包下来。"


        

做这一行就是这样。有人脉就有机会,而且甲方那边选择的是总承包管理模式,每个分部工程都需要招标,宋绾问:"约了几点钟?"


        

"下午三点,估计得喝酒。"顾思思说:"我们要不要先去看一下车?"


        

宋绾于是又跟着顾思思去看车,两人都是看二手车,看了整整两天,最后订了一辆红色的宝马车,适合女孩子开。


        

宋绾说:"那我们还得找个项目经理才行。"


        

他们现在只是承包一部分,项目经理不需要有证,帮忙管理现场就行。


        

"这几天我们就开始招人。"


        

办公室还要配电脑,打印机,什么都要配,宋绾和顾思思忙得不行。


        

周竟那边辞职的事情也安排得差不多了,宋绾房子却还没完全弄好,周竟说:"我来了再弄,也是一样的。"


        

"你来了这边,有没有什么安排?"宋绾其实有点想和周竟一起做。但是不知道周竟是什么想法。


        

周竟这边倒是没所谓,他当初醒过来,选择做回律师这一行,是因为他除了律师,在国外和在浔城,都没什么关系,做这一行最容易上手。


        

他既然跟着宋绾回海城,不管做哪一行,都是从头开始。


        

他也怕宋绾到时候谈生意的时候一个女孩子吃亏。


        

周竟说:"你要我帮忙。我就跟着你去做,不要我帮忙,我就去自己开个工作室。"


        

宋绾说:"我当然希望你跟我一起。"


        

周竟那边正站在律师楼里抽烟,他闻言笑了笑说:"那我就跟着你混饭吃吧。"


        

宋绾也笑了起来。


        

后面几天,宋绾和顾思思开始招人,在网站上发帖子。


        

来应聘了好几个人,宋绾和顾思思都没有什么中意的。


        

两人又要应聘又要给办公室添置办公用品,买了车倒是方便很多,很快就到了和袁建林约定的日子。


        

然而两人还没来得及赴袁建林的约,就有电话亲自找上了门。


        

是约宋绾见面,谈合作的事情。


        

宋绾这个分公司成立了还没几天,按道理说,是没几个人知道的,宋绾想起陆薄川前阵子对自己提的醒,戒备的问:"请问是您是哪个公司的?"


        

对方顿了顿,说了一个名字,宋绾问了约定的地点,对方报了地址。


        

宋绾很上心。在网上查了对方的公司,承建的项目,查完她也不敢掉以轻心,想了想,还是打了电话给郑则。


        

郑则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和陆薄川在B市出差,B市分公司这边出了点问题,从陆薄川来到B市开始,就一直在查公司的账目。开会,大大小小的会从早开到晚,一直停过。


        

而与此同时,新型能源那边得到消息,闻邵那边的资金已经到位,现在就等着投入项目。


        

新型能源是政府扶持项目,一旦做好,投入生产,每年的利润不可小觑。


        

陆薄川来B市,住的是酒店,郑则正在开车往酒店的方向赶,


        

陆薄川这几天开会开得很烦,脸色冰冷一片,浑身的低气压几乎要将整个车厢给冻僵。


        

郑则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响起来的,他一看到来电人显示,就从后视镜里觑了一眼陆薄川的脸色,顿时觉得背后的冷汗都下来了。


        

郑则把电话接了起来:"绾绾?"


        

他的声音一出口,就感觉如芒在背。


        

宋绾听到郑则接了电话,也没绕什么圈子,询问道:"郑秘书,你知道祈福翠园这个项目吗?"


        

郑则手心都是汗,他又觑了一眼后视镜的陆薄川,想了想说:"不知道,怎么了?"


        

"我是想问,这个项目,和闻家有没有什么关系?"以前周竟成植物人的时候,宋绾每天都想要闻域死,那个时候她是被恨支撑着的。


        

但是现如今,周竟醒了过来,宋绾自己也知道自己势单力薄,并没有能够和闻家的人抗衡的底气,所以能做的,只能是尽量避免和闻家的人有接触。


        

但是她不想和闻家的人有接触,并不代表闻家的人和她不想有接触。


        

当年闻邵因为绑架案入狱,本来是被人判了重型,但是闻域那边趁着陆薄川和贺南山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还是找人给他减了刑,再后来,没多久就给放了。


        

闻邵当年绑架宋绾的时候,吃了大亏,一直对陆薄川怀恨在心。


        

宋绾是了解闻邵的为人的。


        

当年她要赴闻邵的约时,就查过他,心狠手辣不说,还睚眦必报。


        

所以陆薄川让她小心点,说派了人跟着她。她没有拒绝。


        

这会儿也很警醒。


        

宋绾说:"这个项目找我谈合作的事情,前几天陆总提醒过我,说让我小心闻家的人,我不放心,所以来问问你。"


        

郑则真是苦死了,宋绾不直接问陆薄川,把电话打到他这里,他不用回头,就知道陆薄川脸色又多沉。


        

郑则心弦都绷直了。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帮你去查查。"


        

没多久,郑则就给了宋绾回复,郑则道:"这个项目和闻家应该没有什么关系,你可以去接触看看。"


        

宋绾松了一口气,既然这个项目和闻家没关系,她也没那么多顾虑,直接回了对方电话。


        

然而,当她第二天和顾思思到了约定的地点,推开包间的门,看到门里坐着的人时,整个人脸色一下子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