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67章 狠心的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薄川开着车,往西区别墅走。


        

车子开到一半,他又停了下来。


        

宋绾身体不好,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怀着孕连自己的身体也不顾了!


        

陆薄川坐在车里,心里恨得要死,只想带着宋绾把那个孩子给做了!


        

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有孩子。


        

他坐在车里,点了一支烟来抽,一支烟抽完,方向盘一转,去了奶粉店。


        

陆薄川人长得太俊了,他穿着西装,连西装的线条都带着一种锋利的棱角,西装裤包裹下的笔直长腿显得他整个人修长挺拔,一进奶粉店,就牢牢的吸引住了人的视线。


        

卖奶粉的店员呼吸都停滞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马上迎了上来:"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宋绾怀小星星的时候,陆薄川当时怕宋绾的身体受不了,就给宋绾买过孕妇奶粉。那会儿他还怕牌子不好,问了好几个地方。


        

这会儿倒是有了经验,只是脸色实在算不上好看。


        

陆薄川回家的时候,宋绾已经回来了,并且洗完了澡,穿着一套真丝的睡裙,在陪小星星玩。


        

宋绾出去都有人跟着,陆薄川知道她今天一天都去了哪里,也知道她没去见蒋奚,这会儿到没发疯,把东西放在茶几上,站在门口看着儿童房里宋绾和小星星玩闹。


        

他的目光落在宋绾纤细的腰肢上,觉得心里一阵阵皮开肉绽的痛,比他当时躺在医院里,眼巴巴的等着宋绾过来看他的时候,还要痛。


        

那个时候他住在医院里,韩奕过去看他,说:"都这样了,她也不来看你,这么狠心的女人,你留着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陆薄川当时没所谓的说:"她不记得了。"


        

她不记得了,所以她可以当场跑掉,也可以不来看他。


        

韩奕看着他,他觉得有时候,陆薄川真的是坚不可摧,但是他能看到陆薄川的疼。


        

他抽了一口烟,烟雾笼罩他的锋利的眼,他眼神何其的毒辣,他说:"她是真的不记得了吗?"


        

陆薄川就不说话了,因为这种事情。他不能深想。


        

就像现在一样,他也不能深想。


        

陆薄川就那么看着宋绾。


        

他的视线像是带着质感的重量,宋绾很快就注意到了,她抬头朝着陆薄川看过去。


        

"你不想去医院就算了,我叫个医生过来,晚上给你把个脉。"陆薄川一见宋绾朝着他看过来,神色就敛了起来,恶声恶气的道:"就算你要生下来,也要把身体调理好吧!"


        

宋绾看着陆薄川,陆薄川也看着她,像是有点负气的样子。


        

宋绾唇瓣阖动,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当然也没同意,她转回头,看着小星星:"小星星,妈妈陪你去睡觉觉呀,好不好?"


        

陆薄川站在原地,宋绾没同意,他也不敢擅作主张,心里的闷气简直快要爆表。


        

"可是我有一点点饿。"小星星皱着小鼻子。声音奶奶的:"我想吃粑粑煮的面条。"


        

陆薄川压着烦闷,进了厨房,煮了两个人的面条,一碗给小星星,一碗给宋绾。


        

他反正是吃不下去的。


        

宋绾看了一眼面条,又想起了那个时候住在景江,她每次吃陆薄川做的饭菜,像吞刀子一样的日子,根本不怎么想吃,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


        

陆薄川看她这个样子,又想到了宋绾怀小星星的时候,什么也不想吃的模样,更是佐证了心里的想法,心脏也像是被刀子刮似的。


        

他有些呼吸不畅。


        

当时宋绾怀小星星,他都没有那么多时间照顾宋绾!


        

现在好了,他替给他戴绿帽子的男人照顾着他们的孩子!


        

陆薄川心里情绪翻滚,碾压着他的心,他压着漫上来的烟瘾。


        

小星星把东西吃得满嘴都是,宋绾去给小星星洗脸,反正从始至终,都是只要孩子不要孩子他爸的决绝。


        

陆薄川又有点想抽烟了。


        

宋绾给小星星洗了脸,带着小星星出来。


        

陆薄川怕小星星晚上吃撑着,没给她吃多少,在客厅玩了一会儿,小星星看着宋绾:"麻麻,你今天回家的时候口红的颜色好美丽,可以送给我吗?"


        

小星星喜欢口红,但是陆薄川只给她收集,不给她擦,她闹过好几回,还绝食,后来被奖奖威胁了几次。


        

被威胁的时候,她生气的和二哈站在墙脚,谁也不理,饭也不肯吃,结果站了半天,没人来哄她,奖奖吃饭吃得可香了。


        

她再也淡定不了,眼眶红红的瞪着奖奖。朝着他道:"哥哥,你气得我的胸口都疼了!"


        

"你再这样,我今天都不爱你了!"


        

结果奖奖说:"好啊,那我去疼萱萱好了。"


        

萱萱是小星星在学校的同学,小星星一下子是真的气得狠了,瘪着嘴巴,哭得可太伤心了:"哥哥,你都把我的心给伤透了,我都哭了!"


        

奖奖只好把她抱起来,哄了一会儿,小星星后来再没敢闹过。


        

这些还是张姨给她说的。


        

只要小星星不乱涂,宋绾到是没所谓,说:"可以呀。"


        

宋绾说着,把口红拿出来,送给了小星星,小星星撞进了小包包,凑过去亲了宋绾的脸颊一下,亲得宋绾一脸的口水。


        

宋绾心都化了:"我们去睡觉了好不好?"


        

"好。"


        

宋绾上去陪小星星睡觉。


        

二哈跟着小星星上楼。


        

咬住了小星星的睡袋。


        

小星星洗完澡,就一直穿着睡袋,本来就像个小企鹅一样,走不动路,被它一咬,差点摔倒,立马转过身瞪着二哈。


        

气咻咻的,撅着小嘴唇,教育道:"你又咬我的衣狐(服)!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可以这么淘气!你再这样,我都要被你气晕了!"


        

二哈摇着尾巴,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不要跟我卖萌!你又卖不过我!"小星星说:"教了你这么多遍,你都上二年级了,紧么还不会!金的是孺济(子)不可教!"


        

宋绾没忍住笑了起来,小星星插着小腰,一副被气得狠了的模样,真是萌得人肝儿颤。


        

小星星气了一会儿,小嘴唇还嘟着,一边走一边念叨着。


        

上去了以后,她指挥着二哈进了它的狗窝,又睡不着,兴奋的在床上翻跟头。


        

宋绾生怕她摔下来,紧张的在旁边护着。


        

陆薄川看着他们上楼,宋绾那真是温柔得能滴出水来了,和面对他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他坐在楼下,心里又痛又焦躁,他就坐在沙发上,看着宋绾几乎没怎么动过的面条,面沉似水,想抽烟,又压着。


        

张姨都看在眼里,也是心疼,但是她一个当下人的,又不能说什么。


        

陆薄川还是从茶几上拿了包烟出来。从里面抽出一根,没点燃,又丢在了桌子上,问张姨:"奖奖还有多久回来?"


        

"还有两天。"


        

陆薄川没说什么,等差不多的时候,冲了奶粉,拿上楼。


        

楼上宋绾就陪着小星星睡着。


        

他敲了敲门。


        

房间里,小星星睡着了,但宋绾没怎么睡着,陆薄川上楼的时候。宋绾就听出了他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像是踩在人心上一样,每一下都撞击在人心口。


        

门被敲响,宋绾的心也像是被敲了好几下,她有些烦躁,没出声。


        

陆薄川又敲了几次,宋绾烦不胜烦,站起身,拉开门。


        

"干什么!"


        

陆薄川被她吼得一愣,忍着脾气,把泡好的奶粉递给宋绾。那样子不像是过来让宋绾喝奶粉,倒像是要将她给嚼碎了似的:"把牛奶喝了。"


        

宋绾看着陆薄川手中的牛奶,有些愣神。


        

陆薄川显然也想起了什么,他心里梗着一口气,阴郁的不行,眼底烧着一团暗火。


        

"你要是想打掉,我现在就陪你去!"


        

他巴不得她打掉!


        

宋绾没说什么,喝了:"可以了吗?"


        

陆薄川一时说不出话来,眼眶都红了,死死盯着宋绾:"你就那么在乎那个野种?"


        

当初怀小星星的时候,他不知道逼了多少次,她都不肯喝一口!


        

还时时刻刻都想打掉他的小孩!


        

宋绾也懒得跟他解释,"碰!"的一声关了门。


        

陆薄川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去洗了个澡,等要睡觉的时候,还是去了一趟小星星的房间。


        

小星星还是趴在宋绾胸口。


        

小脸颊都被压得扁了,口水全流在了宋绾胸口。


        

陆薄川把小星星抱到了一边,抬手摸了摸宋绾的脸颊,只好又把宋绾抱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他到是想抱回自己房间,没敢。


        

--


        

宋绾第二天醒过来,还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她在房间里站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想什么,然后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


        

洗漱完下楼的时候,陆薄川已经穿戴整齐,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宋绾一下来,陆薄川的目光就朝着她看了过来。


        

宋绾被他看得心里微微紧绷,她抿着唇,没说话,这时候周竟的信息发了过来。是关于昨天宋绾发给他的合同的事情。


        

宋绾看了一眼。


        

【周竟:合同没什么问题,直接签就行。】


        

紧接着,他还发了个搞笑的动图。


        

宋绾觉得有点好笑,唇瓣不自己带上了一丝笑意。


        

"和谁聊天呢。"一道声音猝不及防响起。


        

宋绾吓了一跳,她以前真的是被陆薄川搞出了心里阴影,宋绾把手机收起来,说:"没谁。"


        

陆薄川身上的气压压迫着宋绾,宋绾在他高压强的视线下,低头吃东西。


        

桌上放了一杯牛奶,宋绾看了一眼。陆薄川没说话,眼神却锐利凶狠。


        

恨不得将宋绾给碾碎。


        

宋绾吃了没多久,又吃不下了,胃里不是很舒服,应该是这几天吃东西不规律,胃病又犯了。


        

她这胃病是割腕的那个时候留下来的,后来蒋奚和周竟一直养着,都没怎么养好。


        

陆薄川看她一副吃不下,又有点恶心的苗头,脸色都黑了。


        

他把牛奶推过去,放在宋绾面前。


        

宋绾不想喝,站起身说:"你自己喝吧,我不想喝。"


        

陆薄川心里发堵,隽黑的眼底卷着旋涡:"你要是不想留着,我们现在就可以去医院!"


        

这简直就是他心里的一颗定时炸弹。


        

随时有可能爆炸。


        

他想摁死在还没爆炸的开端。


        

宋绾没理他,她昨晚是自己开车回来的,她等小星星吃完早餐,带着小星星去上学了,陆薄川跟着出来,眼睁睁看着宋绾上了自己的车。好半天,才坐回自己车里去。


        

他在后面跟着宋绾,跟了一路,到小星星学校了,郑则的电话打了过来,公司那边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


        

--


        

宋绾直接开车去接顾思思,两人约了姜绥公司的负责人薛志泽吃饭。


        

顾思思道:"以后就仰仗薛总照顾了。"


        

这个合同,是姜绥亲自下的命令,薛志泽哪里敢拿乔,赶紧道:"哪里哪里。大家合作愉快。"


        

吃完饭出来的时候,经过一个半开的包厢,宋绾无意中转头朝着那边一看,却凑不及防,和一双眼睛四目相对。


        

一瞬间,宋绾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被定在了原地,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而门里,闻邵也看到了宋绾,他目光阴狠,毒辣,比之前宋绾看到他的时候,更甚,


        

宋绾被那目光盯得脊背跟着发寒。


        

她竟然一下子动颤不得。


        

"怎么了,绾绾?"顾思思见宋绾不对劲,拉了一下她的手。


        

宋绾被顾思思一拉,这才回过神来,想到闻邵看她的眼神,只觉得浑身都在冒冷汗。


        

"没事。"


        

她想起陆薄川的话,不欲再在这里多做停留,赶紧和顾思思薛志泽一起出了包间。


        

而包间里。宋绾走了,闻邵还盯着门外,视线没收回来,夏清和背对着门的方向,她转过头的时候,门口已经没人了,她不由得问道:"闻总,在看什么呢?"


        

闻邵收回目光,阴冷的笑了笑:"没事,看到了我们口里说的那个人而已。"


        

夏清和猛地站起身就要朝外面走去。


        

"人已经走了。"闻邵眼底阴戾。


        

夏清和其实有些害怕闻邵。但她知道,闻邵可是一直想弄死陆家的人。


        

而闻邵坐在那儿,四年前在那个加工厂里发生的事情,再一次卷了上来。


        

他眯了眯眼,眼底全是疯狂的狠毒。


        

--


        

宋绾从饭店出来,一直有些心神不灵。


        

她和顾思思跟着薛志泽一起去了万威总部,她自己开的车,路上好几次差点撞了,最后换顾思思来开。


        

薛志泽笑道:"宋小姐开车不行啊。"


        

宋绾脸色有些白,也跟着笑:"好久没开了。"


        

到了公司,合同盖章还要走流程,宋绾和顾思思在那边等着,宋绾给张姨发信息,让她过去接小星星放学。


        

等到了差不多下班的时候,章才盖好。


        

两人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宋绾警惕的往四周看了看,没看到什么可疑的人,这才放松了不少。


        

顾思思问:"怎么感觉你从吃完饭出来,整个人就有些不在状态?"


        

宋绾也知道自己有些紧绷了,其实按道理来说,该算账的话,也该是她找闻邵算账。


        

如果周竟没醒过来的话,她今天遇到闻邵,根本不会害怕,相反,她会忍不住上车,在车上等着他,然后等时机差不多的时候,还很有可能开车朝着他撞过去。


        

但是现在,周竟醒了,她反而没那么大的胆量了。


        

人有时候做事,就是凭着一股气。


        

宋绾说:"没什么,可能这两天压力有些大。"


        

顾思思见她不说,也没再问什么。


        

宋绾回到家的时候,陆薄川还没回来,宋绾在床上辗转反侧没怎么睡着,她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郑则。


        

郑则很快接了起来:"宋小姐。"


        

宋绾道:"郑特助,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我想问你一些问题。"


        

陆薄川和郑则还在外省。他正开车带陆薄川回酒店,觑了一眼后视镜里的陆薄川,神经紧绷的问:"什么事?你说。"


        

宋绾问:"当年我被闻邵绑架后,闻邵后来怎么样了?"


        

宋绾一提到闻邵,郑则心里就有些发毛了,他道:"当年在加工厂的时候,陆总废了他的手,又把朝着他踢了一脚,后来被送进了监狱,但是闻家的关系摆在那里。没多久就被人给捞了出来,怎么了?"


        

要说起来,就连韩家的势力,都比不上闻家,要不然这回,他们也不会联合秦轶。


        

宋绾没想到还有这种后续,当年她被陆薄川抱着哄着,等平静下来后,陆薄川做了什么,她其实都没敢去看。根本不知道闻邵被陆薄川给废了。


        

后续的事情她也没有精力去关心。


        

难怪她今天看到闻邵,闻邵会用那样的眼神看她,那眼神,她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入股的寒。


        

宋绾缓了一口气,说:"没什么,我知道了。"


        

而另一边,郑则挂了电话,朝着后视镜看过去。


        

他刚刚开了外放,陆薄川什么都听清楚了,他脸色铁青,就算到了这种时候,宋绾第一个联系的人,竟然也不是他。


        

郑则小心翼翼的道:"绾绾怎么会突然问起我闻邵的事情?"


        

今天跟着宋绾的人,也没人说她在路上有什么意外。


        

陆薄川很快就回了一个电话给宋绾,宋绾那边一接起来,陆薄川声音就沉了下来,问:"你是不是遇上闻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