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69章 动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随着陆薄川去了陆氏,因为宋绾的拒绝,一路上,陆薄川都很沉默,身上的气压也很低沉。


        

到了这会儿,他是真的很慌。


        

到了陆氏,宋绾接到了薛志泽的电话:"有个几个材料需要盖章,而且之前签的合同,也要把章补起来。"


        

宋绾给顾思思打电话,让顾思思去万威把材料拿过来,然后寄到永达建筑去盖章。


        

她如今站在陆氏集团,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难受了。


        

一个星期以后,奖奖去比赛的成绩出来了,他奥数竞赛得了全国第一。


        

宋绾没想到他跳了一级还这么厉害,接奖奖放学的时候,一直看着他。


        

奖奖被她看得有点紧张,宋绾笑着说:"你也太厉害了吧?"


        

奖奖手里捏着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说:"是你教得好,而且竞赛的题目出得又不难。"


        

"那你也很厉害。"宋绾心里软成了一片,她自知奖奖的成绩和自己没多大的关系。奖奖这么说,是想和她亲近,她对奖奖总是觉得怎么补偿都不够,宋绾道:"妈妈可崇拜你了。"


        

奖奖唇角短暂的笑了一下。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你想要什么奖励吗?"宋绾又忍不住问奖奖。


        

陆薄川从后视镜里看了奖奖一眼,奖奖知道陆薄川是什么意思,但他装作没看到一样,说:"我寒假的时候,想去你公司玩。"


        

宋绾当然不会拒绝。


        

奖奖说完,也没去看陆薄川,他上次和陆薄川说的话,其实也不是为了气陆薄川,他是真的不在意宋绾和陆薄川能不能走到一起。


        

对于他来说,宋绾能够这样好好的站在他面前,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他知道宋绾能够走到他身边,有多难。


        

而与此同时,闻家落马的消息,渐渐在圈子里传开,一个月以后,这个消息上了新闻。


        

闻邵的事情基本上算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闻家的人为了保住闻域和闻邵,花了大力气,但闻家是彻彻底底的散了。


        

不过隐患却还是存在的,闻域和闻邵一天没有落网,隐患就存在一天。


        

宋绾也不能一直跟着陆薄川,她回了自己的公司,陆薄川不放心,一直找人跟着她。


        

而奖奖也放了寒假,他没有呆在西区别墅,更多的时候,是跟着宋绾一起去了宋绾的公司。


        

他去了宋绾的公司也很乖。一直在一旁做作业。


        

周竟闲下来的时候,也会陪着奖奖。


        

周竟是学法律的,真正的高材生,和奖奖讨论的时候,那股子书卷气很浓重,奖奖很喜欢和他相处。


        

过年前,宋绾把周父周母接了过来,并且安排了和奖奖星星见面。


        

奖奖和小星星都很乖,乖乖巧巧的叫人。


        

到了年底,无论是陆薄川还是宋绾,都很忙,陆薄川那边还在派人找闻邵和闻域的下落。


        

这个年宋绾应了奖奖的要求,还是留在了西区别墅,陪着奖奖和星星一起过,陆薄川却变得更为焦躁起来,因为过完年,宋绾很大的几率就会搬出去了。


        

而宋绾也确确实实有这方面的打算。


        

时间过得很快,过完年没多久,姜绥那边的工程已经办好了手续,要正式开工。宋绾那边彻底忙了起来。


        

因为基坑是重大危险源,需要做转向方案,审核资料的时候被卡了好几次,专家论证也总是出问题。


        

宋绾辗转联系了专家组的人,重新出了一份方案。


        

而与此同时,周竟那边找了一个项目经理驻场,又重新招了资料员。


        

他们的公司渐渐上了正轨。


        

周竟宋绾他们忙得脚不沾地,顾思思也没有停下来过。


        

两人为了项目还要出差,这一忙,宋绾反而忘了要搬出去的事情。


        

袁建林那边近期给了回应,项目可以拿下来,但是需要找项目总监去谈。


        

顾思思和宋绾一合计,让袁建林约了对方的项目总监。


        

他们这个公司是刚刚起步,很多东西都还不是很成熟,不过周竟到是有经验,宋绾的脑子又灵活,为了拿到项目,做了很多准备。


        

几乎是从项目总监的各个方向逐层击破。


        

没多久,那边的项目就拿了下来,他们这边就更忙了。


        

等好不容易空出时间,已经是两三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而陆薄川也渐渐知道,宋绾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根本不存在的事实。


        

他这几个月被宋绾肚子里的"孩子"折磨得死去活来,他都做好了喜当爹的准备,乍然回过神来,竟然还踏马的对这个"孩子"产生了一丢丢的感情,脑子都跟着懵了一下。


        

但也就这么一下,他又觉得自己仿佛活了过来。


        

三月底的时候,宋绾开着车,去和人吃饭的时候,遇到了陆薄川。


        

那负责人陆薄川刚好认识,一看到陆薄川,就站起了身,赶紧朝着陆薄川打招呼:"陆总,您好。"


        

陆薄川朝着宋绾看了一眼,看得宋绾脊背都跟着绷直。


        

陆薄川顺势和对方打招呼,打完招呼,对方问他吃过没有,陆薄川回答道:"没有。"


        

然后又顺势坐了下来。


        

宋绾已经好几天没和陆薄川见过面,自从坐下后。陆薄川的目光就没从她身上移开过。


        

然而饭局吃到一半,宋绾的手机响了起来。


        

宋绾拿出来一看,待看清楚上面的内容,好半天没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脸上的血色刷的一下,退了个干干净净。


        

她甚至都没和桌上的人打招呼,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往外面走,走了半天,又回过头,想起自己开了车。


        

陆薄川见她慌乱,赶紧跟了出来,想要拉住她的手:"绾绾!"


        

宋绾却已经上了车,一脚油门轰了出去。


        

陆薄川怕她出事,开车跟了过去,他一直紧跟着宋绾。


        

宋绾一直把车开到了一个酒店门口,然后她停了下来,就坐在车上。


        

陆薄川迅速从车上下来,拉开她的车门,紧张的看着她:"绾……"


        

话没说完,酒店门口很快就热闹了起来,不远处,一辆婚车停在了酒店门口,婚车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从婚车上下来一个人,那人一下来,礼花弹"碰"的一声,冲了出来。


        

他看到了人群中,蒋奚穿着黑色西装,后面是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


        

蒋康义和陈美玲喜上眉梢。


        

蒋奚从车上下来,站在车旁,在周围人的起哄中,转过了身,背对着车门,弯下腰。


        

一双细白的手腕攀上了他的肩膀,他在一众人的笑闹里,嘴角也带上了一丝无奈的笑意,背着那个女孩儿,大步朝着酒店的方向走。


        

陆薄川意识到宋绾在看什么,只觉得心口像是被一把利剑贯穿。


        

那力道大得,让他几乎有些承受不住。


        

宋绾一直没动,直到迎亲的队伍一个也看不见了,她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这是宋绾和蒋奚分开后,宋绾第一次看到蒋奚,他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彼此离得也不远,但是整整半年的时间,一次也没有碰到过。


        

她和蒋奚断的时候,就断得干干净净。


        

蒋奚彻底接管了南雅。他的所有时间,几乎都花在了南雅医院里。


        

他在宋绾身上,浪费了太多太多时间,宋绾知道蒋奚的为人,他是一个很认真,对别人,对自己,都很负责任的人,不会随随便便找个人结婚。


        

宋绾觉得蒋奚能够走到这一步,她已经求仁得仁。没有什么可求的了。


        

这一天,她已经准备了很久,从还没分开的时候就已经在准备了。


        

真正到来,她只是觉得心里绷着的那根弦,"挣"的一声,挣断了。


        

回去的路上,是陆薄川开的车,他不敢让宋绾开车,让宋绾坐进了副驾驶。


        

一路上,陆薄川胸口都闷得透不过气。他伸手扯了扯领带,到底什么话也没说出口。


        

半路的时候,天空中下起了雨,陆薄川的车开得飞快,但是很快,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后面有车跟着。


        

陆薄川很快反应过来,想要把后面的车辆给甩开。


        

但是后面的车子一直死死的咬着。


        

陆薄川和宋绾今天从饭店出来的时候,出来得急,保镖没有跟上。


        

陆薄川一边开车,一边注视着后视镜,朝着副驾驶的宋绾道:"抓紧。"


        

早在陆薄川加速的时候,宋绾就意识到了危险的存在,她赶紧抓住车扶手,她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跟着他们的人是谁。


        

那感觉,就像是头顶悬着的一把刀,终于落了下来。


        

闻域和闻邵消失了这么久,一直没有音讯,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动手。


        

陆薄川在拐过一个弯的时候,打了一个电话出去,电话直接打给了秦轶。


        

秦轶那边的人随时待命,闻域是重点抓捕的对象,他们没有一个人敢放松警惕。


        

这一天的雨,刚开始来得急促,后面越下越大,几乎要让人看不清路。


        

后面开着车子的人训练有素,里面坐着的明显不是普通的混混。


        

陆薄川的车子甩了几次,都没有甩开。


        

他这边一直和秦轶通着电话,秦轶那边赶紧调了附近的人过来。然而这个时候,陆薄川的车子已经被逼入了窄巷。


        

陆薄川将车子猛地一掉头,正要冲出去,磅礴大雨中,他朝着后视镜一撇,一瞬间,只觉得浑身的冷汗都跟着下来了。


        

"趴下!"他将宋绾狠狠一拽,几乎是用吼的!


        

而与此同时,"碰!"的一声脆响,一颗子弹穿过磅礴的大雨。带着强劲的风声,朝着他们的方向飞射而来。


        

宋绾猝然转过头,那子弹就印在她的瞳孔里,死死的钉在了离她不到半寸距离的车窗上。


        

宋绾一阵心惊肉跳。


        

只是一瞬间,车窗瞬间就成了一片蜘蛛的网状。


        

那距离离得宋绾太近了,宋绾浑身的冷汗一阵阵的往外冒,头皮都跟着发麻。


        

陆薄川不敢有丝毫松懈,将车转过一个弯,车子却一下子陷了进去。


        

"走!"


        

陆薄川将车门拉开,宋绾也反应很快,很快解了安全带,两人没了命的跑。


        

他们的车子堵住了后面的车辆,后面跟着三四辆车,没办法过去,全部下了车,一共十来个人,很快就朝着两人逼近。


        

宋绾这几年身体很不好,根本跑不快,陆薄川将她塞进了一个巷子里,回过了身。


        

后面来了七八个人。下雨天,那边的人只拿了一把枪,陆薄川一转过身,后面的人神经就紧绷了起来,但陆薄川根本没有给对方反应的机会,他的动作干净利落,一下子踢翻了好几个。


        

对方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


        

他已经一把摁住了持枪的那个人,将那人的手腕往后一拧,枪立马脱了手。


        

整个过程,持续不到一秒钟。


        

陆薄川朝前一扑。想去拿枪,但对方的人太多了,枪被人一脚踢了出去,陆薄川整个人身体腾起,一手抓住了一个人的手腕,一个过肩摔。


        

与此同时,整个身体跃起,借着力道,双腿夹住了其中一个人的脖子,一个翻转,两人同时跌落在了地上。


        

他几乎是没有犹豫,只是在眨眼之间,立刻从地上一个翻滚,一脚踢上了捡抢那个人的手,他刚想要伸手去捡枪,整个人被人一脚踢在了后背上。


        

陆薄川的骨头都要被这一脚踢得断裂。


        

他们的人是真的太多了,陆薄川人都还没站稳,一个人手中拿着的瑞士军刀,就直直的朝着他的腹部捅了过来。


        

就在陆薄川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摩托车的引擎声从不远处响起。陆薄川像是感应到什么,猝然抬起头来。


        

不远处,宋绾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一辆摩托车,目光死死的盯着陆薄川这边,正直直的朝着他们这边冲了过来!


        

陆薄川呼吸都跟着停滞了,双目赤红,他几乎是拼尽了全力,想要摆脱这些人的控制,但是已经来不及。


        

暴雨里,闻邵捡起了枪。将枪口对准了宋绾,朝着她瞄准。


        

陆薄川一转头,看到这个画面,那一瞬间,他浑身的血液都跟着凝结了起来。


        

他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宋绾的摩托车都还在飞驰,他整个人却已经挣脱了这些人的束缚,朝着宋绾狠狠扑了过去。


        

"碰!"的一声巨响,摩托车被狠狠摔了出去。


        

陆薄川双手箍着宋绾腰,随着摩托车的力道,被狠狠甩了出去,而与此同时,子弹穿过连绵的大雨,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狠狠打进了陆薄川的身体。


        

那一瞬间,宋绾睁大了眼睛,她回过头,觉得心脏都像是没有了知觉。


        

她被陆薄川抱着,往前滑了很长的一段距离,陆薄川的后背撞在了墙壁上,宋绾感觉到温热的血液流进了她的脖颈。


        

有那么一两秒,宋绾忘记了动颤,她在连绵的雨里,感觉到了心脏一阵撕心裂肺的痛。


        

但她发不出声音。


        

不远处,巡逻车的声音此起彼伏,全部涌入了巷口。


        

还有军用越野车,特种部队的人穿着迷彩服,手中拿着冲锋枪。


        

但宋绾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


        

她被陆薄川抱在怀里,整个世界都在放空。


        

她还没回头,眼泪就已经流了满脸。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缓缓的转过身,小心翼翼的去触碰陆薄川。


        

陆薄川也看着她,宋绾呜咽了一声,陆薄川已经发不出太多的声音,他唇瓣阖动,良久,他几乎是用着气音说:"不要哭。"


        

宋绾浑身颤抖,她想要叫陆薄川,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她伸出手,去堵住陆薄川嘴里的血。她无声的说:"你坚持一下。"


        

她说:"我不要你死,你听到了没有?"


        

她就那么堵着陆薄川嘴唇,张惶的想要叫救护车。


        

一瞬间,她像是又回到了四年前,周竟被车子狠狠抛起的那一刻。


        

后来救护车什么时候来的,秦轶什么时候将人送进救护车的,她怎么样跟上去的,宋绾全然不记得。


        

她只是愣愣的看着救护车上,医生和护士给陆薄川做简单的急救措施,想哭。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


        

救护车一路都在生死时速,很快到达医院,医生将陆薄川从车里推下来,宋绾跟着下来,陆薄川被人推入了手术室。


        

宋绾再一次被留在了手术室外面。


        

她浑身都湿透了,心却像是被拧在了一起。


        

宋绾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低头去看,手机被水浸湿,但是还没有报废,她看到手机上面。来电显示是周竟。


        

宋绾觉得心像是浸在海绵里,被雨水浸泡着,她的眼泪这才一滴一滴的滚落下来。


        

她想把电话接起来,但是电话接通,她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这一刻,她想起了很多,可又像是什么也没想起来。


        

只有无数的刺耳的刹车声,贯穿她的耳膜。


        

她想起有人曾经从后面抱着她,眼泪流在她的脖颈里,哀求着她:"绾绾,我们再试一试,试一试好不好?"


        

他没有任何形象可言,每天每天跟在她的身后,穿着一身运动装,每次在她麻木的眼神里,浑不在意的样子。


        

宋绾弯下腰,无声的,剧烈的,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