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70章 先更新,等会儿修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竟很快发现了宋绾的不对劲,他今天一天,都有些心神不灵,眼皮一直在跳,他从浔城过来海城后没多久,就知道了闻邵和闻域的事情。


        

也知道当初宋绾不让他过来海城的原因。


        

这个隐患一直悬在他心里。


        

周竟焦急的问道:"绾绾,你怎么了?你现在在哪里?"


        

宋绾坐在手术室外面,她身上还湿漉漉的,头发粘着皮肤,在滴水,她手里握着手机,想说话。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宋绾说不出来话来,秦轶将她的手机拿了过去,朝着电话那头说了几句,然后挂了电话,他把手机递给宋绾。


        

宋绾像是没有知觉一样,她机械的伸出手,接过了手机。


        

秦轶把外套脱了,给宋绾披上。


        

宋绾想说谢谢,可她发不出声。


        

没多久,医生拿了病危通知单和手术同意书过来,让宋绾签字,宋绾签了。


        

然后她就坐在手术室外面的长椅上。


        

四年前,她也是这样坐在这儿,那种感觉,像是再一次卷土重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长廊里响起了脚步声,那脚步声异常的急促。


        

宋绾转头去看,一眼看到了气喘吁吁的周竟。


        

"哥。"她再也绷不住。朝着周竟叫了一声。


        

没有声音。


        

只有胸口像是被搅碎一样的痛。


        

周竟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宋绾浑身脏兮兮的,头发上脸上看不出来一点儿原来的样子,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外套,外套一侧的肩膀已经全破了,外套上面全是血。


        

周竟走过去,将她抱在怀里,宋绾的眼泪无声的落了下来,浑身都在抖,害怕,恐惧,像是梦一样,好像又把她带回了四年前的那个雨夜。


        

她被周竟抱着。无声又剧烈的哭着。


        

她是真的太害怕了。


        

"他会没事的。"周竟紧紧抱着她,他说:"绾绾,他不会像四年前的。"


        

他不会像四年前的他一样,进去了,就醒不过来的,他懂她的,他知道宋绾是想起了四年前,所以才这么的恐惧和害怕。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绾才渐渐的止住哭。


        

周竟等她渐渐止住了,给顾思思打了一通电话,让她宋绾衣服过来。


        

顾思思来得很快,她和宋绾的身高差不多,拿了自己的衣服,宋绾对着顾思思手里的衣服看了很久,周竟说:"去换上,这么冷的天,不要生病。"


        

宋绾站起身,去洗手间把衣服换了。


        

手术室外面就只剩下几个部队的人和秦轶。


        

周竟问了问秦轶怎么回事。


        

秦轶手上的人在的路上,就已经把事情调查清楚了。


        

而且最后陆薄川扑上去的时候,他刚好赶到了现场。


        

那摩托车的速度开得极快,车子被甩出去的时候,幸好两人往前滑了一段距离,又加上是雨天,地上有泞泥。陆薄川在朝着墙壁上转过去的时候,护住了头。


        

要不然就这么直接撞到墙壁上,陆薄川的这条命是铁定没了的。


        

秦轶道:"遇上了闻邵的人,被人堵了,四辆车,十来个人,其中一个人手里还拿着枪,陆薄川的车陷进了泥潭里,开不出去了,他让你妹妹先走,一个人去挡,刚好那边有人骑摩托,你妹妹拦住了那个人,把车给借了,估计是想用车把人给撞开,结果闻邵拿到了枪,对你妹妹开枪,他扑过去,挨了一枪,和你妹妹被摩托车给甩在了墙壁上。"


        

周竟愣了一下,一瞬间,他的心情极其的复杂。


        

宋绾的衣服很快换好,她从洗手间出来以后,就坐在原来的地方。


        

她的喉咙一直发不出声音,一丁点儿都发不出来。


        

周竟问她:"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宋绾摇摇头。


        

她被摔下来的时候,陆薄川护着她,后来两人朝着墙壁撞过去的时候,也是陆薄川的背撞上的墙壁。


        

她除了被甩出去的时候,一侧的肩膀和地上摩擦,把衣服给弄坏了。几乎没受多少伤。


        

周竟也没再说什么。


        

他坐在那儿陪着宋绾,把宋绾的脸埋在自己肩膀上,拍着她的背。


        

宋绾的眼眶一阵阵的发热,热泪一阵阵的往上冲。


        

顾思思来了以后也没走,也坐在那儿陪着宋绾。


        

手术一直持续了二十多个小时,宋绾都是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周竟怕她吃不消,中间的时候给她叫了外卖。


        

宋绾摇了摇头,她什么也吃不下。


        

周竟也不勉强。


        

他心情极其的复杂,他恨陆家,因为陆家害得他家破人亡,也恨陆薄川。因为陆薄川差点把宋绾给逼死,他永远也忘不了,在M国的时候,他醒过来,陪着宋绾治病的那些日子。


        

可是到了现在,他也没有办法不动容。


        

时间越来越久,等在这里的每个人都开始焦急起来,周竟心里也跟着烦躁起来,他没忍住,走到一边,点了一支烟来抽。


        

宋绾用手抹了抹眼泪,时间越久,她心里就越慌,越害怕。


        

四年前那场手术,留给了她太多太多的心理阴影。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手术室里的等才"碰!"的一声,熄灭了。


        

等熄灭的那一刻。所有人的神经都崩了起来,宋绾的害怕到达了顶点。


        

这个手术是秦轶安排的人,请的是医院里最具权威的外科医生,姓陈,圈子里的人都称呼他一声陈老。


        

他已经年过六十,穿着白大褂。却很显年轻。


        

但是也熬不过这么长时间的手术。


        

陈老一出来,宋绾就朝着他看了过去。


        

她死死咬着唇。


        

秦轶赶紧迎过去,问:"手术结果怎么样?"


        

"手术很成功。"陈老语气都是虚的,额头上全是汗,他摘了口罩,道:"先把他送入重症监护室,具体什么情况,还是要等病人苏醒再看,熬不熬得过去,就看他自己了。"


        

他的话刚说完,陆薄川那边已经被人推了出来。


        

又把他转入重症监护室。


        

秦轶那边接了个电话,必须要走了。


        

他还有事情要处理。闻邵人找到了,但是闻域却不在里面,他这边还要找闻域的下落。


        

秦轶带人走后,重症监护室就只剩下了宋绾和周竟。


        

周竟也不知道陆薄川什么时候能醒来,他怕宋绾熬不住,朝着宋绾道:"你先去睡一会儿。这里我守着。"


        

宋绾摇了摇头,她还是无声的道:"我睡不着。"


        

奖奖还不知道陆薄川进了手术室的事情。


        

宋绾光是想一想,就受不了。


        

"绾绾,你必须要休息,你不能等陆薄川还没醒过来,自己就先倒下去了。"周竟道:"到时候他要是醒了,看不到你在面前,会着急。"


        

宋绾愣了一下,她说:"我想进去看看他。"


        

重症监护室是不准人进去的,周竟找了人,医院里的人也知道里面躺着的人不同寻常,马上安排了宋绾。


        

宋绾穿着无菌服。进了重症监护室,她坐在床边,看着陆薄川的脸。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陆薄川。


        

在宋绾心里,陆薄川一直是坚不可摧的一种存在,他像是个神一样。永远不会倒下去。


        

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也是人,也会有倒下来的一天。


        

宋绾就那么看着陆薄川,眼泪不停的流,她从喉咙间挤出了一声异常异常粗哑的声音,那声音像是被磨砂纸磨过一样,嘶哑难听,几乎听不出来是在说什么。


        

她说:"你要是就这么睡在这里,我就永远不原谅你了,你知道吗?"


        

但是陆薄川没有反应。


        

宋绾握住了他的手,很用力。


        

她觉得心脏像是不堪重负一样。


        

宋绾从重症监护室出去后,短暂的睡了一觉,陆薄川还没醒。


        

周竟也渐渐的开始坐不住。


        

他刚开始看宋绾那个样子,也知道宋绾不会去看医生,一直忍着,这会儿还是忍不住,问宋绾:"你嗓子怎么回事?"


        

宋绾摇摇头。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突然发不出声音了。


        

周竟说:"你去检查一下,到时候别出问题了。"


        

宋绾用口型说:"等等。"


        

周竟有些急,他去问了问医生是怎么回事。


        

医生问:"她是怎么突然发不出声的?是长了什么东西,还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周竟把秦轶告诉他的宋绾的事情重复了一便给医生听。


        

医生道:"具体还是要带人过来看看才行,不过根据你的情况,也有可能是病人受到的刺激太大了,或者太紧张了。导致的暂时性失语,也不用太紧张,一般这种情况少则一星期左右就会好转,多则半个月就会恢复了。"


        

周竟闻言,倒是放松了不少。


        

但他还是让医生过去给宋绾看了看,宋绾很配合。


        

医生看过后道:"没多大问题。先观察一下,过个两三天看看有没有缓解,如果没有缓解的话,再过来看看。"


        

周竟问:"要不要吃什么药?"


        

"不用,是药三分毒,不用吃药就尽量不要吃药。"


        

周竟放心了不少。


        

医生走后。周竟又给宋绾叫了点吃的。


        

宋绾逼着自己吃了一点。


        

但也不多。


        

宋绾都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后来秦轶过来看过一次,叫医院的人让她进了重症监护室。


        

宋绾说不出来,就在那儿陪着他。


        

她熬的时间太久了,不知不觉,就趴在了陆薄川身边睡了过去。


        

宋绾睡下去后,做了一个梦,梦里是她十五六岁的样子,她那个时候刚刚惦记上陆薄川,刚刚开始知道情爱,然后就喜欢上了陆薄川。


        

总是去堵他,追他。


        

他整个人总是显得高高在上的矜贵,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