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77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还是陆薄川第一次送宋绾花,以前的时候,因为宋绾总是在成绩考好之后,朝着陆薄川要奖励,陆薄川送过她不少东西。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卷子,书,或者别的什么。


        

但没送过花。


        

宋绾看着那花。


        

陆薄川说:"喜欢吗?"


        

宋绾"嗯"了一声,说:"谢谢。"


        

她把花接了过来,抬眼看他,她说:"陆薄川,你不会是在追我吧?"


        

陆薄川看着她:"这么明显?那我有幸,能请宋小姐吃顿晚饭吗?"


        

"恐怕不行。"宋绾说:"今天和我哥约好了,要去看爸妈。"


        

陆薄川想了想:"我陪你去。正好请他们吃顿饭。"


        

上次宋绾带奖奖和小星星过去,陆薄川那个时候找不到过去的理由,没过去,但是现在两人算是正式在一起了,陆薄川于情于理,也要请宋显章和周父周母吃顿饭。


        

宋绾呵呵了两声,说:"你要去就去呗。"


        

陆薄川:"……"


        

当初宋显章生病住院,陆薄川可没少做混账事,还有周竟,当时成为植物人,和陆家可脱不了干系。


        

周父周母还好,为人朴实,也不知道其中的内情,但是宋显章可不一样。


        

当时陆薄川放话,不让海城的人借钱给宋绾去给宋显章做手术这件事,宋显章可是门儿清。


        

陆薄川转身去开车门,让宋绾和奖奖以及小星星上车,他跟着上了驾驶座,双手扶着方向盘,道:"是刀山火海,我也得跟着跳下去。"


        

宋绾闻言。看了他一眼。


        

陆薄川说:"绾绾,能和你走到这一步,我已经很知足了,其他的,就都不算什么了。"


        

奖奖坐在车窗的位置上,没说话。


        

宋绾看了陆薄川一眼,也没说话。


        

但心里却还是有些异样的。


        

她说:"我打个电话给我哥,免得他等会儿还要过来接我。"


        

宋绾给周竟打电话的时候,周竟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绾绾?"


        

"哥,你过来了吗?"


        

"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宋绾说:"你直接回去吧,陆薄川开了车过来。"


        

周竟顿了一下,方向盘一转,将车停在了路边:"他过来?"


        

"嗯。"宋绾说:"他说要请你和爸妈吃顿饭。"


        

周竟并不想吃陆薄川这顿饭。


        

周家出事的时候,他已经有了记忆。他是仇恨里走出来的人,这样的血海深仇摆在面前,放在谁身上,都不可能冷静下来。


        

更不要说他还要将自己的妹妹许配给这一切始作俑者的儿子。


        

而这个儿子,也差点把


        

但现在于他而言,宋绾的幸福,盖过了一切,他只能把对陆家的恨,全数压下来。


        

而且,不管是陆薄川给他们周家的交代,还是陆薄川出事,陆薄川替宋绾挡下来的那一枪,周竟都没法真正的一点儿都不动容,他都承陆薄川的情。


        

周竟吐了一口气,问:"去哪里吃?我去接爸妈。"


        

宋绾转头问陆薄川。


        

陆薄川报了一个地址给宋绾,宋绾把地址复述给周竟,周竟说:"好,我知道了。"


        

"我们现在也在往那边赶。"宋绾说:"倒时候一起吧?"


        

周竟说:"你们先去饭店,爸妈和伯父我去接就行了。"


        

宋绾想了想说:"行。"


        

陆薄川于是带着宋绾他们一起去饭店。


        

周竟去接周父周母和宋显章。


        

路上的时候,陆薄川去买了礼物。


        

宋绾看着他,也没说什么。


        

几人很快到了饭店,陆薄川抱着小星星,小星星不肯,她要牵着二哈。


        

陆薄川就把她放了下来。


        

他们这一家子人,颜值都太高了,一进饭店,周围的人都朝着他们看过来。


        

二哈其实是不让进饭店的,但也没人敢拦着陆薄川。而且陆薄川要的是包间,服务员也就没敢说什么。


        

二哈都快有小星星那么高了,小星星牵着二哈的样子,特别萌。


        

服务员没忍住逗了她好一会儿。


        

小星星说话奶声奶气,声音又软软糯糯的,很讨喜。


        

几人进了包间,没一会儿,周竟就带着周父周母,还有宋显章过来了。


        

陆薄川鲜少有的紧张。


        

奖奖乖乖巧巧的叫周父周周爷爷周奶奶,又叫了宋显章,喊的宋爷爷。


        

宋显章很喜欢奖奖和小星星,笑着应了。


        

陆薄川也随着宋绾叫了三位老人,都是叫的爸,妈。


        

周父周母还从没接触过像陆薄川这样的人,举手投足虽然已经够内敛,也对他们两老够尊敬,但还是让人觉得压迫,这让两老显得有些拘谨。


        

宋显章其实对陆薄川当时压着不让宋绾给他做手术感觉倒是不大,但是宋绾也是他一手带大的,曾经也是他捧在手心里疼的,宋绾这些年在陆家受的苦,让他心里也觉得愤怒。


        

但当着孩子的面,他也不便多说什么。


        

陆薄川将诚意摆得很足,他说:"爸,以前是我做错事,以后,我不会让绾绾受一点委屈。"


        

宋绾在一旁,没出声。


        

奖奖低着头,在吃东西,也没出声。


        

周竟心里有些烦躁,想抽烟。


        

一顿饭吃得并不轻松。


        

陆薄川知道,他这是沾了孩子的光,因为孩子在这里,所以都不便开口。


        

倒是小星星很活泼,宋显章将她抱了起来。他问:"小星星想吃什么?"


        

"想吃糖糖。"


        

"那爷爷给你买,好不好?"宋显章逗着小星星。


        

"可是我要问过我粑粑,我才可以吃,不然就要和二哈一起罚站!"


        

陆薄川疼她都来不及,哪里让她罚过站,不过就是她自己想吃糖,陆薄川觉得她吃太多不好。自己发脾气了不理人,带着二哈面对着墙壁生气而已。


        

但宋显章还是被她逗笑了,他说:"爷爷给的,可以吃。"


        

奖奖就坐在周父周母身边,周父周母看着宋显章和小星星说话,也都笑着,很羡慕的样子。


        

星星不是很粘着他们。反而比较喜欢宋显章。


        

其实说白了,还是因为宋显章和他们的气场更合拍一点。


        

奖奖给周父周母夹菜,他说:"爷爷奶奶,你们多吃一点。"


        

奖奖的话一直不多,周父周母连忙应着。


        

奖奖说:"星星很好哄,只要给她糖果,她很快就能和你们混熟了。"


        

周父周母都愣了一下,没想到奖奖会对他们说这些,周母连声说好。


        

奖奖后来就没再多说什么。


        

等饭吃得差不多了,带着小星星出去玩。


        

饭店那边就有儿童场所,奖奖将小星星带过去后,小星星就在那边玩了起来。


        

奖奖坐在一边,有些发呆。


        

而奖奖和小星星出去后,包间里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压抑了起来。


        

周竟从进来后,就没说过几句话。


        

宋绾也没帮陆薄川解围,有些事情,陆薄川得自己承受了,往后他们才能更好的往前走。


        

一顿饭吃得压抑,等吃完,他们站起身,去找奖奖和小星星。


        

奖奖一抬眼。看到他们出来,去叫小星星,然后牵着小星星走过去。


        

他没说什么。


        

一行人往宋绾买的房子那边开过去。


        

到了楼下,陆薄川将买的补品全部拿出来,周竟没有马上上去。


        

陆薄川也没上去,他对宋绾说:"你先带着奖奖和小星星上去玩一会儿。"


        

宋绾于是带着奖奖和小星星上去了。


        

楼下只剩下周竟和陆薄川。


        

周竟没忍住,点了一支烟来抽。


        

陆薄川单手抄兜。站在那儿,周竟抽了好一会儿烟,开口说:"陆薄川,你有多久,没见到绾绾笑过了?"


        

陆薄川心里猛地一坠。


        

"八年了吧?"


        

周竟抽着烟,他说:"八年,两千九百多天,差不多三千天,这三千天里,其中差不多三年,她在狱里度过,每天被自己害死你父兄的事情折磨着,一年多,她出狱了。被你逼着呆在你身边,还有两年多,她怀着小星星和治病,后来病治得差不多了,她去上学,可是因为吃药,她思维变得缓慢。跟不上教授的课,一直在偷偷的哭,如果不是她足够坚强,她或许早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而其中只有一年,我看到她笑过。"


        

他转过头来,看着陆薄川:"是她忘记你,和蒋奚在一起的那一年。"


        

陆薄川只觉得心脏被人血淋漓的撕开,五脏六腑都跟着绞疼。


        

周竟的每一个字,都在诛陆薄川的心。


        

周竟说:"绾绾她决定和你在一起,其实我是不同意的,可是我舍不得逼她,也不会再去阻拦,但是只要她在你那儿受到一丁点的委屈。我都不会让她继续留在你身边。"


        

周竟说完,转过了身,往楼上走。


        

陆薄川没有马上上去。


        

他点了一支烟,抽起来,周竟的每一个字,都在剜着他的心。


        

而楼上,宋绾在和周父周母说话。小星星也守在那儿。


        

回家后,周父周母给了小星星一把糖果,小星星让奖奖给她剥了一个,含着嘴里,在那儿夸张的道:"哇!这个糖糖也太甜了吧?为什么会这么甜呢?"


        

逗得周父周母笑起来。


        

奖奖坐在椅子上,很安静。


        

宋绾问他:"困不困?"


        

奖奖摇头。


        

宋绾摸了摸他的头,说:"你先在这里玩一会儿,我去那边找你宋爷爷说几句。"


        

奖奖点点头。


        

宋绾就去了隔壁的房子。


        

周父周母和宋显章住的不是同一个房子,周竟请了一个保姆照顾宋显章,但宋显章最近和周父周母混熟了,将保姆给辞退了,没事就过来他们这边,聊聊天。


        

顺便炒炒股。


        

宋绾过去,宋显章在那儿抽烟。


        

宋绾看着,她说:"身体不好,少抽烟。"


        

宋显章笑了笑,他把烟摁灭了,说:"一天没事做,不常抽。"


        

宋绾问:"你去看过妈妈吗?"


        

"看过了。"宋显章说:"去了回来在梦里骂我。"


        

宋绾皱眉:"她怎么会骂你。"


        

"骂我混账。"宋显章说。


        

宋绾抿着唇。


        

宋显章道:"你当时过来找我,我看着你不对劲,我竟然什么也没问,如果当时我问一句,可能事情就会完全不一样了。"


        

当年宋绾坐车,去找宋显章,宋显章刚好带着周茹母女,去给女儿选学校。


        

他说:"你说薄川会来接你,我还真的信了。"


        

宋绾说:"这也不能怪你。"


        

宋显章笑了笑,他说:"你和我闹了那么多年的矛盾。我其实很想和你和解,但是总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是我自己不懂事。"


        

宋显章很久没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显章转过头来,看着宋绾:"绾绾,爸爸一直很后悔,当年没有在那个时候拉你一把。"


        

"您也不知道这件事。"


        

宋显章看着宋绾,他其实很少去和宋绾提起这些事情。他和宋绾当年的隔阂时间太久了,他刚开始不是没有努力和宋绾缓解关系过。


        

但是宋绾当年闹的太狠,他又在天平中,倾斜给了自己的女儿。


        

他以为宋绾闹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却不曾想,两人的隔阂。一隔就是几年,后来再想恢复,已经很难。


        

宋显章说:"绾绾,就算我不是你血缘上的爸爸,但你也是我从小捧在手心捧大的,对于我来说,你的幸福是最重要的,和陆薄川在一起,你真的想好了吗?"


        

宋绾想了很久,她说:"爸爸,我想了很久,还是想试试。"


        

宋显章就没说什么了,只是道:"如果受了委屈,就回来。"


        

宋绾眼眶有些湿润。


        

宋显章说:"去那边坐吧。"


        

宋绾跟着宋显章过去。


        

路上碰到周竟。


        

"伯父。"周竟打招呼。


        

宋显章说:"你们兄妹说话吧,我过去和你爸爸他们聊一会儿。"


        

宋显章走后,宋绾叫了一声:"哥。"


        

周竟揉了揉她的头发,什么也没说,进了屋子。


        

宋绾在门外站了一会儿,转身下了楼。


        

楼底下,陆薄川还在抽烟,他听到响动,转过头来,朝着宋绾看了过来。


        

而后,他将烟丢在地上,用脚碾灭,过去,将宋绾抱在怀里,他说:"绾绾,让我抱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