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81章 宝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周竟的消息也来得这么快。


        

顾思思也愣住,她问:"哪个地方出事了?怎么回事?死了多少人?"


        

周竟道:"城南那边的一栋写字楼,承建单位好像叫中润集团,具体死了几个人现在还不知道,但通报批评没多久估计就会下来,海城这边现在施工的单位都要检查,到时候现场的文明施工,和安全资料都要检查一遍,该做的做,该补的补。"


        

他说着,看向他们的资料员。


        

他们新招的资料员是个女的。三十六岁,叫陈燕,做了有七八年资料了。


        

陈燕说:"我知道。"


        

"这几天通知甲方那边的安全员要到场,还有项目经理也要在现场驻场,袁建林那边我们只负责土方还好点,要管的东西没那么多,但是万威这边我们负责的是整个工程的资料,项目经理也是挂的我们公司这边的,一定要在施工现场候着。"


        

省里面检查,安全员和项目经理都必须要在现场。


        

要不然到时候会通报批评,影响永达的真信问题。


        

项目经理叫徐深,徐深点头应着。


        

周竟还想着有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要补充,他转头看向陈燕:"你那边的资料进度都跟上了吗?"


        

陈燕道:"基本都跟上了,我等会儿再看看有没有什么要补的。"


        

"现场文明施工这一块儿,你看看都要做些什么,把要求告诉项目经理,现场的事情让项目经理先处理着。"


        

他们工地这边现在没有安排自己的安全员,安全员都是公司那边挂靠的。人不在这边,周竟还要去联系永达公司,让挂靠的安全员过来待一段时间。


        

安全员出场费又是一笔费用。


        

陈燕闻言,朝着徐深看过去,点点头说:"好。"


        

周竟这次开会主要就是讲要应付省检的问题,省检不像本区的检查,只要问题不是很大,就有操作的空间。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叫问题。


        

周竟说完,又转头看宋绾:"你是不是还有什么问题要说?"


        

"我刚刚也想讲的是省检的问题。"宋绾道:"我们想到一块儿去了,不过我这边倒是还有另外一个消息,听说从下个月开始,海城区这边。工人工资要入系统了,到时候工资得从系统里走账。"


        

这个事情就又关系到陈燕了,陈燕愣了一下:"怎么走?"


        

"现在还不清楚。"宋绾道:"只是有这个可能,你是不是有安监站的群?到时候你留意一下,估计会要求各单位的资料员去开会,然后授课,具体怎么操作,也要等到开完会才知道。"


        

陈燕心思倒是沉重起来。


        

做资料这一块儿的,最怕的就是和现场的工人打交道。


        

因为工人的文化水平都不高,配合度也低,根本不会听你的话。


        

他们公司如今的形式还有些不同。


        

只承包资料,和挂靠公司的名字。


        

明面上是永达建筑公司在承建,但是真正的施工单位却不是自己的人。


        

就连现在的项目经理也只是挂个名号在这里,现在管一管土方的问题,到时候主体上来,他连话语权都没有。


        

因为主体项目不是他们承包的。


        

陈燕道:"那这到时候怎么办?我们公司只承包了资料和土方,到时候主体上来,真正施工的人是甲方那边安排的施工单位,我连对接的人都找不到,到时候整改单都没法弄,工人工资这一块儿就更难了。"


        

宋绾今天早上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怎么想怎么难。


        

周竟到是没听说工人工资这一块儿,他转头看宋绾:"你听谁说的?"


        

"今天早上陆薄川跟我说的。"


        

那消息就应该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


        

周竟想了想,道:"到时候我再想想办法。看看这个事情应该要怎么处理,或者找甲方再开个会,把这个事情反映一下。"


        

光反应肯定是行不通的,到时候还得给甲方的项目经理塞个红包什么的。


        

几人都陷入了沉思。


        

他们公司还刚起步,难也是正常的,宋绾想了想道:"实在不行,我就去约一约姜总,看看能不能行得通。"


        

但是约了也不见得能起什么作用。


        

"这个事情等通知真正下来了再说。"周竟道:"现在主要还是省检的问题。"


        

周竟说着,看向陈燕:"你那边要是有什么问题,或者需要我们配合的,你就告诉我和绾绾或者思思,别憋着不说,到时候出问题了就麻烦了。"


        

陈燕说:"我知道。"


        

一场会开完,周竟和徐深还得去万威九区那边的工地。


        

宋绾则要去一趟安监站那边,之前安监站过来,发了一张整改单,她刚好要去那边办事,顺便一起带过去。


        

宋绾朝着陈燕问:"之前的整改单都弄好了吗?"


        

"已经弄好了。"陈燕道:"拿去甲方盖章了,等下上午就能拿过来。"


        

宋绾便在公司等了一会儿,顺便处理一下公司其他的事情。


        

顾思思那边约了人,上午就得走,她和宋绾打了一声招呼,道:"我先走了,明天你别忘记了,我们还得请祁辉的负责人吃饭。"


        

宋绾说:"不会忘。"


        

顾思思便拿着包包出了门,宋绾的电话响了起来,是甲方的负责人,让她过去公配楼那边的会议室去开个会。


        

宋绾挂了电话,拿了资料,把陈燕一起带了过去。


        

开会的事情。还是有关省检的问题。


        

甲方那边的项目经理把事情说了一遍,道:


        

"省检的问题大家要引起重视,资料那一块儿再检查一下,不要漏做了,省检的具体时间安排到时候安监站会发一个通知过来,但是也不排除他们随机抽查。大家做好准备就是了,然后现场和资料该怎么配合,就怎么配合,安全整改单也检查一下,看看还有没有没有回复的,还有文明施工这一块儿一定要做好。"


        

当时签的合同。现场的文明施工也属于宋绾这边,钱是甲方出。


        

陈燕都记下了。


        

说完资料的问题,又去说现场施工的问题,安全防护要做好,重大危险源大家也要引起重视。


        

一个会议开的时间还挺长的,开完已经过了十二点多。


        

散会后,宋绾在一楼大堂里等陈燕,陈燕去甲方办公室拿安监站那边发的整改单。


        

她检查了一下,章和字都已经弄好了,交给宋绾。


        

宋绾这时候去安监站已经下班,只能把时间推迟到下午再过去。


        

她过来的时候开了车,这会儿带着陈燕回办公室那边。


        

宋绾道:"现在资料还不多,离工地远点没关系,到时候如果主体上来,那边的网和打印机还有电脑装好,你可能就要去施工现场那边的板房办公了。"


        

陈燕对去不去施工现场办公没多少意见,道:"好。"


        

两人正说着,宋绾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低头一看,正好看到是陆薄川,宋绾心里紧了紧,将电话接了起来:"喂?"


        

"吃饭了没有?"陆薄川的声音透过话筒传过来,透着几丝漫不经心。


        

"还没有,刚和甲方开完会。"宋绾一边开着车。一边接着电话,她听到了那边有别的声音,问:"在应酬?"


        

"嗯。"陆薄川喝过酒,有些热,他松了松领带,这顿饭起先约他的是他们公司的一个合作对象,姓傅,叫傅阳辉,陆薄川叫他一声傅老。


        

傅老之前在陆薄川最困难的时候,曾经拉过他一把。


        

虽然起到的作用不大,但是陆薄川一直承着对方的情,这顿饭是怎么也没办法拒绝得了的。


        

但是他没想到。来的人除了傅阳辉之外,还多了一个夏建勋,饭吃到一半,夏清和也跟着来了。


        

陆薄川面上看不出情绪,但看到夏清和,心里到底有几分凛然。


        

他和夏清和的事情。是他对不起夏清和,但像他这种人,心里并没有没多少道德底线,并不会为此负责。


        

他当年从那样的境况下走出来,就不可能清清白白,暗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能做的不能做的事情,当初为了翻身,什么卑劣的手段他没用过?


        

圈子一直在传,说他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能爬起来,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人的血。


        

还说他背地里杀过人。


        

虽然这些传闻有些不可信,但也并不是无风不起浪。


        

饭局上的时候,夏清和一直和他说着话。陆薄川点了一支烟抽着,不动声色间回应却是冷薄的。


        

等这顿饭吃了一半,他借口去上洗手间的间隙,才站起身给宋绾打这通电话,陆薄川带着淡淡酒味的问:"都快一点了,你还没去吃饭?"


        

她的胃不好。不能饿着。


        

"等下回公司就吃。"宋绾正说着,听到了那边有女人叫了一声:"薄川。"


        

宋绾一下子就听出了对方是谁。


        

宋绾一顿,说:"哇哦。"


        

陆薄川:"……"


        

陆薄川朝着宋绾道:"你先别挂。"


        

然后他回头,朝着对面的人看过去。


        

峻厉的眉目还是俊美得让人心脏一窒。


        

夏清和道:"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我也没想到。"陆薄川抽了一口烟,道:"要是知道你在这里,我就不来了。"


        

夏清和脸色一僵,心里异常的难堪,这么多年了,她对陆薄川还是没有办法完完全全的彻底释怀,她像是没听到陆薄川这话一样,说:"薄川,我能单独和你谈谈吗?"


        

陆薄川心里其实有点急,他神色有些范冷,说:"不合适,我太太回家会罚我跪搓衣板。"


        

夏清和愣了一下,脸色有些白,她是知道宋绾回来了的,但是不知道两人已经在一起了。


        

而且她觉得现在的陆薄川变得和以前有些不同了,以前的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夏清和勉强笑了笑:"你和宋绾重新走到一起了?"


        

"是。"陆薄川皱了皱眉,声音里都透着沉敛的冷:"你还不走吗?"


        

夏清和手指紧紧的握着,她笑着:"你就那么不耐烦和我说话吗?"


        

陆薄川心里都急死了,但面上还是凛着的一张脸,眉目不动。他见夏清和没有要走的意思,带着薄刃的目光朝着夏清和割裂过去。


        

夏清和心里还是有点怕他。


        

就见他没什么温度的道:"你喜欢这里,那就多呆一会儿。"


        

说完就走了出去。


        

等走到了离夏清和比较远的地方,陆薄川才又将电话附在耳边,陆薄川道:"打电话就是要和你报备这件事,宝贝。我来之前,不知道她会来。"


        

刚刚陆薄川在饭局上看到夏清和的时候,就怕这件事到时候在圈子里传开,然后传到宋绾耳朵里去。


        

当初他和夏清和结婚,到底有多伤宋绾的心,陆薄川不可能不知道。


        

哪怕那结婚的目的。他也是不单纯的,可伤害确实实实在在的。


        

他现在只要回想起当时宋绾的情况,心里都揪着疼。


        

这还是陆薄川第一次叫宋绾宝贝,宋绾耳根子烧起来。


        

但她显得很淡定,又"哇哦"了一声,心里当然不舒服,但她语气里听不出来。


        

陆薄川松了松领带,道:"这个饭局,是之前一个帮了我的老人邀请的,是谈合作的事情,我没办法拒绝,但是我事先不知道夏建勋也参加了这个项目。"


        

他好委屈啊:"你都不知道我坐在那儿多难受。"


        

宋绾心情却是算不上多好,当初陆薄川囚着她的时候,夏清和就是她心里的一把刀,时时刻刻的磨着自己。


        

但宋绾也没那么蛮不讲理,公司的事情,有时候也不可能真的以自己的意志为目的。


        

宋绾说:"你们吃饭就吃饭,我又没说什么。"


        

"你不说什么我才慌。"陆薄川道:"宝贝,下次这个合作,你都陪着我来,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