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83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奖奖朝着对方看过去。


        

对面也是个小男孩,那男孩子要比奖奖大了估计得有三四岁,但是对方又好像很崇拜奖奖的样子,他道:"你打完了吗?要不要一起打一场?"


        

"今天先不了。"奖奖站在宋绾身边,说:"我今天我有事。"


        

那小男孩也是过来学壁球的一个高年级小孩,奖奖以前和他打过几场后,对方就记下了奖奖。


        

后来每次遇到,都想和奖奖打,甚至专门问了他打球的时间,和固定的房间号,还要找他要手机号。


        

奖奖当时没给,他不喜欢和人约,至于房间号,也只说没有固定的房间号。


        

他基本都是哪里有空房间就在哪里打,对这些要求不高。


        

那小孩也没生气,不过每次遇到。还是会问奖奖要不要一起打。


        

因为对方打得还可以,奖奖遇到了就会和他打几场,但是更多的时间是自己一个人在打。


        

这会儿,那男孩闻言,只是觉得有点可惜,但也没说什么,不过看到宋绾倒是有些好奇。


        

他以前可从没见奖奖和哪个女人来过这里,大多数都是一个人,偶尔会和他爸爸一起。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他是撞见过几次奖奖和他爸爸打球的。


        

小孩问:"陆星澜,这是你妈妈吗?"


        

奖奖淡淡"嗯"了一声。


        

对方道:"你妈妈好年轻好漂亮啊。"


        

奖奖手腕上还带了护腕,他将护腕摘下来,放在桌上,又"嗯"了一声。


        

对方也就是中途休息,两人说了没几句,见奖奖不和他打,对方就先走了。


        

奖奖拿着衣服正准备去洗澡,却发现鞋带散了,正准备蹲下身去系鞋带,却见宋绾已经蹲下了身,要帮他系。


        

奖奖把脚抽了回来,宋绾抬眼看向他。


        

奖奖蹲下身自己系鞋带,边系边说:"这些事情你不要做。"


        

他喜欢宋绾为他做事情,为他操心,但是并不喜欢宋绾为他弯腰系鞋带这种事情。宋绾是他的妈妈,但不是他的保姆,他很维护宋绾。


        

宋绾说:"没关系。"


        

奖奖没说话,但还是很坚持,他自己把鞋带系好了,道:"那我先去洗澡了。"


        

正在这个时候,陆薄川的电话打了过来,宋绾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了起来:"在哪里?"


        

"在家长等候区。"宋绾道:"你来了吗?"


        

陆薄川还在停车,他问:"他打完了吗?"


        

"已经打完了。"宋绾道:"正要去洗澡。"


        

"我马上上来。"


        

宋绾挂了电话,奖奖还没走,他看着宋绾,问:"爸爸要过来吗?"


        

"对。"宋绾道:"他已经到了楼下。"


        

奖奖想了想,说:"那我先不洗澡了吧,等等他,和他一起打一场。"


        

"爸爸经常陪你打吗?"宋绾想起陆薄川上次说的话。问道。


        

"一般吧。"奖奖道:"他很忙,能抽出来的时间不多。"


        

想也知道,当年陆薄川几乎是拿整个陆氏和贺南山博弈的,贺南山垮了,他的公司面临的困难却还在,那陆薄川至少一两年时间都是忙得脚不沾地。


        

"他还陪你做了什么?"


        

"篮球,乒乓球,和壁球,都是他教的。"奖奖道:"其他的是自学的。"


        

"那平时都是司机送你过来,然后你一个人上来的么?"


        

"嗯。"


        

宋绾吐了一口气。


        

她道:"以后要是妈妈有时间,就过来陪你。"


        

"嗯。"


        

两人正说着,楼下陆薄川人已经上来了,他进来,看着奖奖还没换衣服:"还要打么?"


        

"打吧。"奖奖道。


        

陆薄川今天身上还穿着正装呢,也没带换洗的衣服过来,打完就得一身臭汗。


        

他目光朝着宋绾看过去。


        

就想起了他答应宋绾的,对奖奖好点。


        

陆薄川叹了一口气,走到一边给郑则打了个电话,让他送衣服过来,然后说:"那就打一会儿,等会儿回家吃饭了,你作业做完了没有?"


        

"还有一点,吃完饭再做。"学校的作业当然是做完了的,他做的是别的题目。


        

而一旁的宋绾想起他今天叫的几声宝贝,脸莫名发热。


        

几人又往刚刚奖奖打球的那个房间走过去,陆薄川把衣服脱了,里面只穿了件衬衫,衬衫完美的卡在腰间的皮带里,显得腰线流畅性感,西装裤下那双腿修长笔直,且有力。


        

处处都是彰显着男人爆棚的荷尔蒙气息。


        

宋绾看着父子两在房间里对打,她以为奖奖在陆薄川面前会显得比较弱势。但是完全没有,他的反应很快,挥拍的动作干净利落,跑得也快。


        

虽然输得惨,陆薄川也没有尽全力,但也给人一种淋漓尽致的感觉,又酷又帅。


        

两人打了半小时,宋绾又去给奖奖擦汗。


        

擦完汗奖奖就去洗澡了,陆薄川也去洗了个澡,他进去的时候,把钱包手机全给了宋绾,让她帮忙拿着。


        

没多久,陆薄川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宋绾拿出来看了一眼,是郑则,她接了起来。


        

"喂?"


        

"绾绾?"郑则也没多惊讶,他道:"我给陆总送了衣服过来,我现在在前台,你们在哪里?"


        

宋绾正在休息室,她闻言走出去,一眼就看到了提着袋子的郑则。


        

郑则刚好也看到了她,他挂了电话,朝着宋绾走过来,将袋子递给了宋绾,宋绾接过来,朝着他道:"谢谢。"


        

"不用,这是我应该做的。"郑则说:"你给他送过去吧。"


        

宋绾提着袋子问了问浴室的方向,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到了地方才知道,这里的浴室是男女分开的,宋绾也不知道该怎么进去,她在外面喊了一声:"陆薄川?"


        

"里面没人,就我和奖奖。"陆薄川道:"而且都是有门,你直接给我送过来。"


        

宋绾闻言有点不好意思,刚刚她也是糊涂了,郑则给她衣服,她就直接拿了过来,都没想过这些问题。


        

可这会儿回去也也没用了,郑则送完衣服,早就已经走了,宋绾朝着四周看了看。也没看到人,只能硬着头皮,朝里面走进了去。


        

"陆薄川?"里面一排淋雨,门全关着,宋绾脸热得不行。


        

"在这儿。"陆薄川应了一声。


        

宋绾朝着陆薄川走过去,敲了敲他的门,陆薄川将门开了:"你递进来。"


        

宋绾伸手,将衣服递到里面去。等着陆薄川将衣服拿走,然后好赶紧出去。


        

别到时候从外面进来人,看到她多尴尬!


        

然而她的手刚一伸进去,手腕被人猛地一把握住,然后一股大力,猛地将她往里一扯!


        

宋绾一阵心惊肉跳,还没来得及惊呼,就已经被人压在了墙壁上。吻来势汹汹的朝着她袭来。


        

宋绾瞪大了眼睛,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


        

她刚要推开他出声训斥,陆薄川朝着她"嘘"了一声,他说:"奖奖还在隔壁。"


        

"陆薄川!"宋绾心脏紧窒,陆薄川没穿衣服,身上的肌肉壁垒分明,他刚刚运动过,身上散发的荷尔蒙气息就像是一剂效果刚烈的蒙汗药,将宋绾紧紧包裹。


        

宋绾感觉心脏一阵紧似一阵的跳动。


        

她几乎是咬牙切齿,用气音:"你知道他在隔壁,你还这样!而且这里随时都有可能有人过来,你疯了吗?"


        

"嗯,有一点。"陆薄川圈着她,眼底黯得让人心惊,他朝着宋绾压了过去,附在宋绾耳边,轻声的叫:"宝贝。"


        

然后拉着宋绾的手。


        

宋绾整个人像是触电一样,但陆薄川的手握得死紧,覆在她的手上,嗓音暗哑得如同高热的病人,他凑过去吻着她:"真想在这里办了你。"


        

宋绾脸烧得跟什么似的!


        

但陆薄川也只是说说,在这种地方,他是不会要她的,陆薄川说:"外套不能穿了吧?穿我的外套出去。"


        

墙壁上全是水汽。宋绾的外套已经打湿了。


        

陆薄川还没穿衣服,宋绾感觉自己简直不知道要往哪里看,陆薄川给她穿衣服,她就匆匆的穿上了,几乎是逃了出去。


        

陆薄川在浴室里呆了好一会儿,才出去。


        

出去的时候,奖奖已经在外面等着两人了,他就坐在沙发上。书包放在一边,看到两人过来,他朝着宋绾看过去。


        

宋绾身上披着陆薄川的外套。


        

他又朝着陆薄川看过去。


        

陆薄川很淡定:"走吧?"


        

奖奖站起身,倒也没多想,刚刚宋绾进去的时候,他正在冲澡,其实没听到多少动静。


        

但宋绾却忍不住去瞪陆薄川。


        

陆薄川旧事重提:"绾绾,我还是觉得,你应该把公司牵到我们那儿去,我给你租最好的办公大楼。"


        

他是真觉得他和宋绾相处的时间太少了,平时能见面的机会都很少。


        

早上一早就出去了,两人的时间其实也对不上,都要彼此很努力的配合。


        

而晚上回来又是孩子,他和宋绾又都要出差。


        

陆薄川在公司的时候,脑子里都全是这件事。


        

宋绾说:"我要自己奋斗。"


        

"你老公在这里,你要那么拼命干什么?"陆薄川道:"你要什么资源。可以利用你老公,根本不用这么辛苦。"


        

宋绾没出声了。


        

其实说到底,还是陆薄川自己作的孽,当初宋绾被他卡出了心理阴影,对他给的东西,都有种随时会被收回去的感觉。


        

陆薄川大概也意识到了。


        

他清咳了一声,说:"要不然我们去公证一下财产,我把我名下的所有股份都给你。这样你有没有好一点?"


        

宋绾说:"你这么聪明,就算你把股份全部折现打到我卡里,我也害怕这钱能待几分钟。"


        

当初她可不就是拿着银行卡去缴费的时候,发现停卡了么?


        

陆薄川:"……"


        

陆薄川很无奈,他以前作下的孽,是真的伤宋绾很深,宋绾虽然接受了他,但是有些阴影估是一辈子的。


        

陆薄川想把宋绾的性格养回来,想让她慢慢回到以前的状态,就需要一点一点的弥补。


        

奖奖在一旁看了一眼陆薄川。


        

不知道为什么,陆薄川也在此时此刻,下意识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奖奖。


        

四目相对。


        

奖奖平静的移开目光。


        

陆薄川:"……"


        

虽然奖奖还是冷冷的,整个人平静得没有什么起伏,但是陆薄川愣是感觉收到了来自儿子的鄙视。


        

陆薄川松了松领带,他刚刚开来的车让郑则找人开了回去,现在坐着的是宋绾的二手车。这车陆薄川就只开了一次,就觉得不好开。


        

倒不是因为这车子的牌子不行,宋绾当时虽然买的是二手车,但是牌子却是买的宝马。


        

只是二手车毕竟是二手车,毛病多。


        

陆薄川想了想,说:"那办公室不行,你开我的车总行吧?"


        

宋绾看他一眼。


        

陆薄川:"宝宝,我赚钱。养家,却没法给老婆花,会显得我很没用。"


        

宋绾说:"也没有,你挺有用的,掐死别人经济命脉的时候,非常牛。"


        

"求你了。"陆薄川道:"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让我一点点赎罪。"


        

宋绾看了他一眼。


        

陆薄川是真的想让宋绾换车,怕二手车开出问题,他道:"绾绾,别的什么不说,车子换一辆好不好?二手车是真的不好,毛病多,而且你这车开着是真的不顺手,刹车不怎么好,开久了问题就更多了,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奖奖和小星星想想,你要是有点什么……"


        

宋绾想了想,也觉得这个事情没矫情的必要,二手车确实开着不怎么安全。


        

新闻上还有二手车开着开着自然的呢。


        

陆薄川见宋绾神色松动少许,立马道:"我车库里的车放在那儿也是放着,你开一辆,嗯?"


        

宋绾只好答应了下来。


        

车子很快就到达西区别墅,西区别墅这边,小星星已经吃过儿童餐,只剩下宋绾陆薄川和奖奖还没吃饭。


        

张姨让人准备了饭菜,端上来,三人吃完,宋绾陪着奖奖做了一会儿作业,奖奖作业做完,却没有马上把笔放下,他还是那样坐着。


        

喊了一声:"妈妈。"


        

"嗯?"宋绾转头看他。


        

"你是和爸爸重新在一起了吗?"


        

宋绾想了想。问:"奖奖希望我和爸爸重新在一起吗?"


        

奖奖转过身看宋绾:"妈妈是因为我和星星吗?"


        

"有一部分这个原因。"宋绾说:"如果没有你和小星星,我不可能和他重新走到一起,但是你和小星星只是我们走到一起的纽带,我选择和他重新走到一起,现在也不全是因为你们。"


        

奖奖是知道陆薄川上次出事,是为了宋绾的,他问:"是因为上次他救了你吗?"


        

"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一一说清楚的。"宋绾想了想。说:"奖奖,感情是很复杂的一件事,很难一一界定,他救我是一个原因,很多原因。"


        

她问:"如果我和爸爸重新走到一起,你会开心吗?"


        

奖奖想了想说:"我可能已经没有这种感情的期待,所以没法说出开心不开心这种问题,但是……"


        

他看着宋绾:"如果你开心。那我就是开心的。"


        

宋绾眼眶有些红,这是奖奖第一次和她说这些话。


        

但是她却说不出别的话来。


        

其实她明白奖奖的意思,他从知道陆家和宋家的关系后,就知道陆家和宋家到底有什么用的恩怨。


        

这样的家庭是没有办法融合的,所以他知晓的那一刻,就不曾期待。


        

一心只想让宋绾能够开心。


        

宋绾好半天才说:"我现在就很开心。"


        

宋绾从奖奖房间出去后,陆薄川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在陪着小星星做饭。


        

小星星买了很多模具回来,在给陆薄川煮着面条。


        

她将碗筷递给陆薄川:"粑粑,尝一尝,是不是很美味?"


        

陆薄川逗着她,假装吃了一口:"哇,小星星也太棒了吧?怎么可以做出这么美味的食物?"


        

两人正说着,一抬眼,看到了宋绾。


        

他朝着宋绾招了招手:"绾绾,过来。"


        

宋绾走过去,坐在陆薄川身边,一起陪着星星玩了一会儿,陆薄川让宋绾去洗澡,他去哄小星星睡觉。


        

宋绾洗完澡出来,小星星已经睡着了。


        

她一眼看到站在窗边的陆薄川,她看了一会儿,朝着陆薄川走过去。


        

然后从后面抱住了陆薄川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