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86章 这么娇娇气气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慎年闻言,却沉默下来。


        

宋绾说:"今天就谈到这里吧,关于合作的事情,还是要谢谢你。"


        

季慎年却一时间没说话。


        

宋绾站起身准备走,季慎年的声音却又突然响了起来:"我们能抱一下吗?"


        

宋绾以为自己听错了,回过头看他:"什么?"


        

季慎年却已经站起身,在宋绾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将宋绾抱进了怀里。


        

宋绾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正要挣脱,却听到季慎年突然朝着她说:"绾绾,我喜欢你,四年前我是没有办法,但是从现在开始,我有办法了,我要开始正式追求你!"


        

宋绾根本没想到他会突然发出这样一个举动,心里震惊不已,她正要准备说话。"碰!"的一声,外面的门被人一把推开。


        

宋绾心里咯噔一声,几乎是下意识回过头,朝着门口看过去。


        

而后,猝不及防,和门外的陆薄川四目相对!


        

陆薄川的目光落在两人抱在一起的身影上,他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只有一双黯沉的眼,漆黑冷冽,彷如覆着寒冰。


        

而那眼瞳里面汹涌着的情绪,让宋绾心里一沉,下意识的有些慌,立马要挣开季慎年。


        

以前陆薄川就对她和季慎年的关系耿耿于怀!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动作。


        

陆薄川却已经来到了宋绾面前,目光朝着季慎年割裂过去,字如刀锋:"放手。"


        

季慎年沉默的和陆薄川对视了几秒,没动,低头看宋绾。


        

宋绾挣了挣,神情也冷下来,她要是还看不出季慎年是故意的,那她就白活了,宋绾说:"放开。"


        

季慎年一顿,很快就放开了宋绾,然后目光平静的看着陆薄川。


        

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宋绾站在一旁,都能感受到两个男人之间那种暗潮汹涌的紧绷气氛。


        

她正要过去拉住陆薄川的手,陆薄川的目光却落在季慎年抱过宋绾的那双手上,他将手里已经断了的烟蒂丢在了地上。用皮鞋碾了碾。


        

再抬眼时,是让人胆寒的威压,说出的每个字都很平静,却又每个字如刀锋,沉压过去:


        

"季总还是把自己家里那一堆烂摊子的事情解决完了,再来谈追不追人的问题,不过季总喜欢绾绾这么多年,当年甚至和绾绾同住一个屋檐下,也没能让绾绾多看一眼,那就只能说明,在绾绾心里,季总并不是个能吸引她的人,就算惦记再多时间,绾绾也不会多看一眼,那都是白费力气的事情。


        

还有,以后季总想要抱什么女人,就到别的地方去抱,绾绾她有洁癖。除了我,被别的男人碰一下,回家都要立马换衣服洗澡顺便消一下毒,季总这一抱,还不知道她回家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去!到时候还要我帮她洗,很麻烦!"


        

宋绾:"……"


        

季慎年嘴角抽了抽。


        

陆薄川心里一肚子的火气,他低头看着宋绾,当着季慎年的面,把宋绾的外套脱了下来,披上了自己的外套,道:"下次遇到这种事情,记得反应能力快点!别回家又嫌脏,洗个十遍八遍的不累吗?"


        

宋绾:"……"


        

宋绾嘴角抽了抽,差点"噗"的一声,笑出声来。


        

但她知道这种时候,她是万万不能笑出声来的!


        

宋绾只好忍住笑,有些委屈的抱着他的腰,脸埋在他胸口。


        

她要很用力,才能止住自己不笑出声。


        

但整个肩膀就是忍不住的在细细颤抖。


        

这男人怎么这么小气啊!


        

嘴这么毒!


        

陆薄川心里的火气都快要爆表,见宋绾这么识趣,才稍微好了一点,他可没忘记季慎年对着宋绾挑拨离间的那些话!


        

人家挑拨离间,就扔一些不痛不痒的东西。


        

季慎年这一挑拨离间,扔的可就是尖刀!


        

横亘在两人之间!


        

季慎年让他不舒服,他当然也不会让季慎年好到哪里去!


        

"季总若是没什么事情,我就和绾绾先回去了。"陆薄川揽着宋绾的腰,每个字都是拿宋绾没有办法的宠溺,但每个字又都是还回去的一把刀,道:"绾绾就是有点娇气,闻不得身上有别的男人的味道,我要是再不回去给她洗洗,晚上又要闹得我不得安宁!你是不知道她闹起来有多狠!"


        

宋绾:"……"


        

妈的,她怎么从来没发现这男人说话能有这么损的!


        

季慎年:"……"


        

季慎年的脸色都都青黑了下来,他看着埋在陆薄川怀里的宋绾,心里也是怄气,但是面上却还是冷情的模样。没出声。


        

陆薄川直到说完,才觉得心里顺畅了一点,他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宋绾:"哭什么?现在就回去给你消毒,难受了,嗯?"


        

说着,又朝着季慎年道:"都是惯出来的毛病,这么娇娇气气的!"


        

季慎年:"……"


        

陆薄川说完,带着宋绾出了包间的门。


        

宋绾都快要笑死了,她以前都没发现,这男人心眼这么小的!


        

两人出了房门。


        

宋绾抬头,悄悄看着陆薄川的脸色,陆薄川的脸色黑得像是平底锅,始终紧紧揽着她的腰,不让她回头。


        

宋绾身上披着他的西装外套,都快要把她整个人都给罩住了,她也没敢反抗,但就是忍不住想笑。


        

陆薄川寒着脸,看也不看他,步子迈得很快!


        

他身高腿长,又走得急,宋绾根本跟不上他,好几次差点摔跤。


        

陆薄川停了一下,压着火气,一狠心,索性不管不顾,带着人往电梯那儿走!


        

两人很快到了电梯旁,陆薄川直接伸手按电梯,一路上,始终不发一语,脸上寒得要命!


        

宋绾歪着头,看他,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笑起来。


        

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


        

陆薄川黑着脸看着她:"有这么好笑吗!"


        

"哈哈哈哈哈哈……"


        

宋绾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笑得都快要把腰都给弯下来了,她说:"陆薄川,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人心眼这么小啊,不仅心眼小,嘴还毒,你说这些话你心里不心虚吗?"


        

陆薄川脸色更黑,居高临下的看着笑得直不起腰来的宋绾。


        

看着看着,心里又软了下来,他好久没看到这样的宋绾了。


        

但就算是这样!


        

他也要振振他的夫刚!


        

居然这么轻易就让别的男人抱她!


        

陆薄川正准备教训宋绾,一抬眼,却看到了不远处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季慎年。


        

他眸色深谙下来。稍微弯下腰,两手将宋绾捞了起来,然后将她抵在了墙壁上,逼视着她:"很好笑么?"


        

宋绾抿着唇,肩膀还在一抽一抽,但很快,她就感觉到了陆薄川身上那种逼人的气势。


        

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有些害怕。


        

"还笑么?"陆薄川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朝着她步步紧逼。


        

宋绾感受到了危险。很识时务,立马摇头,想要说什么,但是一抬眼,就接触到了陆薄川仿若暗礁的眼,她嘴角的笑意渐渐收拢下来,心弦也跟着紧绷起来。


        

红唇轻阖,刚要说什么,陆薄川却朝着她狠狠吻了下去!


        

这个吻来势汹汹。铺天盖地,吻得又狠又深。


        

而且,吻得超级的过火!


        

宋绾刚刚就被他身上的气势给带动了某种情绪,被陆薄川吻得心跳猛烈,很快就沉静了下去。


        

然而陆薄川的手却很不规矩!


        

宋绾却沉静在了这个吻里,两人越来越过火,只有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动着,几乎要跳出嗓子眼,她甚至一下子忘记了这是在哪里!


        

也不知道陆薄川这个吻到底吻得有多过分!


        

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两人几乎都快要喘不过气来,陆薄川放开她的时候,她都还没反应过来。


        

直到陆薄川黯沉得骇人的眸子盯着她,冷哼了一声,说:"不就是被人抱了一下么?你怎么这么矫情!还非要身上沾上我的气息才能出这个酒店!"


        

宋绾:"……"


        

宋绾其实还有点晕晕乎乎,然而这个时候,陆薄川伸手拉了拉宋绾的衣服。


        

宋绾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陆薄川给弄乱了!


        

一瞬间,宋绾脸上"刷!"的一下,红了个彻底!


        

只觉得整个人都在充血!


        

然后她又意识到,刚刚要不是陆薄川喊停,她估计也不会喊停!


        

陆薄川要是在这里直接要了她,她可能也已经神志不清的真的任他为所欲为了!


        

宋绾感觉自己脸上简直火烧火燎,但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平时的时候,陆薄川恨不得让她穿得半点不露,今天怎么会在这样一种场合下,做出这样的事情!


        

宋绾意识到什么。猛地回过头去,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后面不远处的季慎年。


        

宋绾:"……"


        

然而还不得等她说什么,陆薄川暗哑得像是高烧的病人的嗓音又性感的响在了宋绾的耳边,他道:"说了去家里等不及,就去酒店,这么点距离你也等不及,娇不娇气?!"


        

说着,他弯下腰,将宋绾抱进了自己的怀里:"这样总行了吧?"


        

宋绾:"……"


        

宋绾脸还红着呢。又被他逗笑了。


        

陆薄川冷着脸,这时候电梯到了,他直接抱着宋绾跨进了电梯,宋绾索性如了他的意,双手环抱住他的脖颈,脸埋在他的胸口处,笑得不行。


        

陆薄川任凭她笑着,心里却有点软了下来。


        

他已经很久没看到宋绾这样笑过了。


        

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还是冷冷的,面无表情的看着宋绾。


        

宋绾看着这样的陆薄川,就更想笑了。


        

她一边笑一边道:"陆薄川你怎么这么小气啊!别人就是说了一些实情,你就要把人家气得吐血,别人让你看了一个拥抱,你就要还给别人一段堪比床戏的接吻,你幼稚不幼稚啊!"


        

陆薄川冷哼了一声:"你还敢和我说?"


        

他顿了顿,说:"你还和他见面,和他谈合作?"


        

宋绾:"……"


        

宋绾立马不说话了,她可没忘记,陆薄川对季慎年的敌意。


        

就算当年宋绾和季慎年什么事情也没有。但陆薄川那几年对季慎年的敌意,却是没法消除的。


        

两人正对视着,电梯已经到了一楼,电梯门一打开,门口好几个人都朝着两人看了过来。


        

而此时此刻,宋绾正被陆薄川一手托着膝盖,一手揽住腰抱在怀里,宋绾的双手环着他的脖颈。


        

宋绾和外面的人四目相对,这才反应过来。她还被陆薄川抱着呢!


        

宋绾脸又是一红,但是这会儿,要是她突然从陆薄川身上下来,就显得更奇怪了。


        

她原本是想着让陆薄川说句什么,把这个尴尬缓解过去,但陆薄川根本不在意别人看不看,抱着她就往外面走。


        

宋绾到底是女人,只觉得非常尴尬,轻轻咳嗽了一声,因为离几人已经有一两米远,声音不得不大一点,说:"你快点,我的腿好疼啊!"


        

陆薄川垂眼朝着她看过去。


        

宋绾说:"你还不放我下来!"


        

陆薄川道:"你腿这么疼,怎么走路?"


        

宋绾:"……"


        

陆薄川旁若无人,抱着宋绾正要出海晏,一转头,却在另外一条路上,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宋绾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扯了扯陆薄川的衣服,问:"那是不是我哥?"


        

陆薄川朝着那边看了一眼,确实是周竟,身边站着一个女孩子。


        

"是他。"陆薄川并不打算停,正要带着宋绾从走廊出去。


        

"你等等!"宋绾心里震惊不已:"那个和他进去的女人!是不是影后唐错?"


        

"不认识。"陆薄川道。


        

他说着,还要往外面走。


        

"你停下来,我去看看!"宋绾立马道:"我哥怎么会和唐错认识?"


        

而且看两人的样子,宋绾直觉有问题!


        

"去看什么?"陆薄川不理会她,直接出了走廊。边走边道:"如果那女孩子是他约会的对象,你这么去,是要把他的事情搅黄吗?他年纪这么大了,好不容易找个女朋友,你还要不要他成家了?如果不是女朋友,你这么贸然过去,人家女孩子不尴尬吗?"


        

宋绾想了想,也觉得陆薄川说的有道理,不过她到时候一定要问问周竟!


        

但是随即,她又意识到什么,抬眼看陆薄川:"什么叫我哥年纪那么大了,他和你差不多大好不好!你这个人怎么谁的仇都要记!"


        

陆薄川淡淡的道:"可是我这么大,儿子已经快八岁了,女儿也快三岁了,他还是母胎solo,能比么?"


        

宋绾:"……"


        

宋绾说:"那这是谁造成的?"


        

陆薄川:"……"


        

"对不起我错了。"陆薄川立马改口:"不过他这样挺好的,有车有房,能力也不错,前途不可限量,是真正的黄金单身汉,阅历和经历又都丰富,不知道多少女人想嫁给他。"


        

宋绾闻言,心里这才舒服点,冷哼了一声。


        

两人出去后,陆薄川也没把宋绾带到自己的车旁,而是直接去了这附近的一个酒店。


        

宋绾疑惑的看着他。


        

陆薄川不理她,直接抱着她去开了一间房。


        

两人的颜值和气质都是万里挑一,陆薄川又将宋绾抱着,一进门,酒店里的服务员就朝着两人看了过来。


        

陆薄川反正无所谓,最好是全世界的人都看到才好,他直接拿了房卡进酒店。


        

宋绾从他进酒店就觉得奇怪:"来酒店干什么?"


        

"你说呢?"陆薄川冷着脸看她。


        

"嗯?"


        

宋绾没明白。


        

陆薄川哼了一声,按电梯,等电梯门打开,抱着宋绾进去,然后上楼。


        

中途好几个人以为电梯是下行。正准备进来,一眼看到两人,又硬生生的停了下来,然后都会有意无意的朝着两人看过去。


        

饶是宋绾脸皮再厚,也有点受不住,最后索性将脸一埋,埋进了陆薄川胸口间,鼻息间全是陆薄川身上淡淡的冷制淡香味,夹杂着烟草味。


        

陆薄川倒是没所谓。还伸手将电梯给关了。


        

直到电梯门关了,宋绾还能听到电梯外面有人的议论声。


        

"啊啊啊啊,刚刚的那个男的长得好帅啊!"


        

"我也看到了!卧槽卧槽!我感觉我的心都被电击了!"


        

"他抱着的那个女孩子也好漂亮啊!"


        

"第一次看到活着的帅哥!啊啊啊刚刚我就应该跟着一起进去!"


        

……


        

但是很快,那声音就听不到了。


        

宋绾抬眼朝着陆薄川看过去。


        

陆薄川的脸,确实长得很好看,这种好看,还不是广义的好看,这种好看,就如同天空中的启明星一样。


        

整个夜空。那么多星星,唯有那颗星星最大,最亮,最耀眼。


        

陆薄川的帅,也是如此,明明整个浩瀚的宇宙,却只有他,是最耀眼的存在。


        

要不然当年,宋绾也不会被他迷成那样。


        

宋绾又将脸埋在他的胸口,埋了一会儿,像是故意挑刺一样,道:"你今天又抽了很多烟?"


        

陆薄川咳嗽了一声:"就一支。"


        

那一支还被他丢在了刚刚的房间里呢。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的声音响起来,陆薄川抱着宋绾出去,打开酒店的门,这才将宋绾放下来。


        

宋绾看着他。


        

"去洗澡。"陆薄川眸色沉邃,沉着脸说。


        

宋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