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87章 以后都心疼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真没想到,陆薄川还真带着她来酒店洗澡了。


        

这是什么骚操作。


        

不就是被人抱了一下么?


        

有这个必要么?


        

居然还特意带她开房来洗澡!


        

宋绾心里都快笑死了,但死死憋着,看着陆薄川。


        

"怎么?"陆薄川看着她:"还不想洗?"


        

宋绾忍了很久,还是没忍住,"噗!"的一声,又开始捂着嘴笑起来。


        

陆薄川低头看着她,哼了一声,也不说话,直接弯腰抱起她,往浴室的方向走。


        

宋绾是被他面对面抱着的,她垂着眼看陆薄川,觉得陆薄川这样怎么看怎么让她觉得心动,她垂下头,要去吻陆薄川。


        

陆薄川偏开头:"身上全是别的男人的味道。"


        

宋绾抱着他的脖颈,紧贴着他:"身上全是别的男人的味道,你还要抱,还要吻。你自虐不自虐。"


        

陆薄川咬了一下她的唇,用了点力道。


        

宋绾笑着,躲开。


        

陆薄川直接将她带去了浴室,双手环胸,看着宋绾,看着看着,就上手去帮她脱衣服洗澡。


        

洗着洗着,就朝着宋绾吻了过去,很快,就失去了控制,他对宋绾真是完全没有抵抗力,两人在浴室,温度越升越高。


        

宋绾有些受不住,哭着喊他的名字。


        

狠狠抱着他。


        

陆薄川去亲她的眼睛,却凶狠。


        

根本不放过她。


        

他有点疯。


        

大白天的,宋绾趴在床上,浑身都疼,眼睛还有点肿。


        

刚刚她求饶,他嘴上哄着,让她不要哭,可行动上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宋绾有点生气。


        

陆薄川这会儿抱着她,哄道:"我下次不这样了,嗯?"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他哪一次不是这样!


        

陆薄川叹了一口气,说:"主要是憋了这么多年,我没忍住。"


        

他看了看时间,都已经下午两三点了。陆薄川低声的问:"饿不饿?"


        

宋绾中午都还没来得及吃东西,就被陆薄川带了出去,和陆薄川一通闹,闹完肚子都饿了,陆薄川叫服务员点了餐。


        

宋绾身上全是深深浅浅的痕迹,陆薄川看着看着,眸色就深谙下来,喉咙发紧,嗓音更是哑得不行。


        

他将宋绾捞起来,让她趴在自己身上,两人刚刚又洗过澡,陆薄川道:"你都不知道,我刚刚在楼上,听到人说你和他谈合同,心里都慌死了。"


        

宋绾愣了一下,说:"这有什么好慌的。"


        

"你和他同居过!"陆薄川道:"他对你心思不纯。"


        

宋绾咳嗽了一声:"那也没你这么思想不纯!"


        

陆薄川心里梗着气,他看着宋绾:"我给你的你不能要,别人给你的。你全都照单全收,你诚心气我的是不是?"


        

他说着,狠狠的咬了一下宋绾的肩膀,都咬出了压印。


        

宋绾刺痛,"啊"的叫了一声:"陆薄川,你属狗的么!"


        

"宝贝,这个项目你别接了。"陆薄川确实不想让宋绾接这个项目,不想让宋绾和季慎年合作。


        

"这个项目又不是我谈的。"宋绾现如今也想得明白,她觉得季慎年有一句话说得对,公司若想要长远,就不能顾虑太多,她和季慎年是合作的关系,而且他们也没有深仇大恨,以前的误会全解开,她还欠着季慎年。


        

万没有避着他的道理。


        

宋绾道:"而且这个项目不接,那个项目也不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开的是全国五百强的企业呢,这么挑三拣四,你是想让我的公司开不下去么?嗯?"


        

陆薄川说:"我给你项目。"


        

"我不要。"宋绾哼了一声:"陆薄川,你控制欲不要这么强。"


        

她想了想:"而且这个项目,到时候也不一定是我去跟,我可以让我哥去跟。"


        

正在这时候,门外响起了门铃声,应该是两人叫的餐已经到了,陆薄川穿了衣服起床去拿餐,门只开了一半。


        

宋绾很饿,吃得很快,但是她的胃这几年是真的不是很好,吃得不是很多。


        

陆薄川看她吃这么少,皱了皱眉,他说:"过段时间,你和我去一趟北定区,再拿点药,你吃这么点怎么行?"


        

他说着,把宋绾吃剩下的饭菜拿过来。全吃了。


        

宋绾看着他,她道:"自己的都还没吃完,吃我的香一点么?"


        

陆薄川说:"那我喂你,更香。"


        

他说着,凑过去,宋绾赶紧抵住他:"恶不恶心?"


        

陆薄川低低的笑了一声,他说:"宝宝,你把公司搬过去我们公司那里吧,我们相处的时间真的太短了。"


        

宋绾拿了手机过来,低着头没理他,打开手机一看,全是顾思思的电话!


        

她刚刚居然把顾思思给忘记了!


        

宋绾赶紧给顾思思打过去。


        

"绾绾?"顾思思那边都担心死了,刚刚一直打宋绾的电话,打了一直没人接,她越想越害怕,起身就朝着包间走过去,结果包间里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了!


        

当即就吓出了一身冷汗,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


        

却一直没有人接。


        

顾思思吓得脸都白了,在门口转了好大一圈,又去问服务员,却都说不知道。


        

她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去问郑则。


        

郑则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在海晏没下来,闻言朝着她道:"你不用担心,她和陆总在一起。"


        

顾思思愣了一下,问:"怎么回事?"


        

郑则说:"她应该是被陆总带走了,你先回去吧,没什么事情的。"


        

顾思思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打了车回公司。


        

这会让接到宋绾的电话,她没忍住道:"你刚刚去哪里了?我都吓死了,以为你遇到了什么事情!"


        

宋绾说:"没有,真的没事,他是我以前的一个学长,和我关系挺好的,你不用担心。"


        

顾思思是知道宋绾以前就是权贵圈里的人的,那个圈子里的人顾思思不认识,但是她今天回来查了一下季慎年,才知道是当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季家。


        

顾思思问:"你现在和陆总在一起你吗?"


        

想到两人刚刚坐的荒唐事,宋绾脸一红,说:"嗯,我等一下就回公司了,回公司再说。"


        

顾思思应了一声:"行。"


        

两人聊了没几句,宋绾就挂了。


        

陆薄川那边饭也吃完了,分量不多。两人的饭他全解决了,把垃圾丢进垃圾桶里,擦了擦嘴唇和手,看着宋绾。


        

宋绾还没回答他的话呢。


        

宋绾想了想,她其实明白陆薄川的用意,他是要把自己放在眼皮子底下,放在自己的可控范围内。


        

但是宋绾却不想,她不希望陆薄川插手她公司的事情。


        

宋绾说:"不要,我现在的办公室挺好的。"


        

陆薄川也知道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不过季慎年这件事,让他确实又加固了这种想法。


        

但是宋绾不愿意,他又完全没办法,这也是他自己作的。


        

如果换成以前,他要是提出这样的问题,宋绾指不定早已经跳到他身上来,抱着他开始亲他了。


        

陆薄川虽然不甘心,但也没再继续这个问题,问:"接下来去哪里?"


        

宋绾低着头看着手机。手机里万威九区那边的群跳出了消息,是一个表格,宋绾点开看了一下,愣住了。


        

是关于省检的事情,省检的安排下来了,来海城检查四天,周三至周六,他们这个工地刚好被安排在了周三。


        

而今天已经是周一。


        

时间安排得非常紧。


        

"怎么了?"陆薄川见宋绾神情,朝着宋绾问道:"出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省检的安排下来了,我们被安排在了这周三,刚好是第一天,时间有点紧,也不知道具体检的是哪一方面的。"


        

陆薄川朝着宋绾伸出手:"拿来我看看。"


        

宋绾把手机拿过去给他。


        

陆薄川看了一眼,这里面没几个人是他认识的。


        

下来检查的人职位应该不高,他将手机还给宋绾,道:"我找人给你问问,你那里现在就是一个基坑是重大危险源,其他的都还好,把现场做好,该围蔽的围蔽,该做好防护措施的做好防护措施,然后五牌一图做好,问题应该不大。"


        

宋绾把这个表格发给了顾思思。


        

她这还是第一次遇到省检,难免有点紧张。


        

顾思思很快回了消息。


        

【顾思思:我也收到了,我看了一下,我们安排在周三。还是上午那一班,这也太突然了,都没法问。】


        

【宋绾:没事,现场那边把措施做好,让陈燕再把所有资料检查一遍,基本没问题就行。】


        

【顾思思:好。】


        

宋绾很快把手机收了起来,陆薄川那边正在打电话,让人问问具体查哪方面的。


        

两人挂了电话,宋绾才想起来问他:"你刚刚怎么会突然过来?"


        

陆薄川当然不能和她说自己查了祁辉。查到了幕后的绝对控股人是谁,又查到了她今天和谁在这里吃饭的事情。


        

陆薄川道:"我也在海晏,刚刚进去的时候,刚好看到你们。"


        

宋绾原本就打算信了,但是一想,根本不对。


        

季慎年一早就进了包间,她和顾思思后来才进去,进去后门就关了,他是怎么看到他们的?


        

宋绾抬眼看陆薄川:"说实话。"


        

陆薄川定定的看着宋绾,看了半响,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老婆聪明就是这一点不好,什么都瞒不住,陆薄川只好道:"好吧,你前天不是抱怨我不知道祁辉的名字么?我就找人稍微查了一下……"


        

"……什么叫稍微查了一下?"


        

陆薄川:"……"


        

"宝宝。"陆薄川过去,将宋绾从凳子上抱了起来:"我看你也没有要走的意思,现在回公司开车也要四十来分钟,到公司都快下班了。也做不了什么事,不如我们来消消食吧?"


        

宋绾挣扎着:"你有完没完?"


        

陆薄川眸光沉沉望着她,眸光深不见底,却又烧着一团暗火,他道:"没有。"


        

他这么抱着宋绾,宋绾什么感觉都是清晰的,他也没把宋绾放下来,就这样抱着,和她接吻。然后将她抵在了墙壁上。


        

宋绾一直怕掉下来,攀着他。


        

到最后整个人软得不行。


        

后来等好不容易平息下来,宋绾昏昏沉沉,在酒店睡了一觉。


        

等醒过来的时候,都已经很晚了,外面的天色都已经黑了下来。


        

她睁开眼,见陆薄川正在一旁处理公务,愣了一下。


        

"怎么没睡会儿?"


        

"我不困。"陆薄川不仅不困,还神清气爽,他刚刚就陪着宋绾眯了一小会儿,就让郑则把公司的资料送了过来。


        

他又不像宋绾的那个小公司,虽然事情也多,但负责的东西却却完全不一样,今天休息这多半天,往后都是要还回去的。


        

宋绾也理解,其实陆薄川的公司如今也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稳定,这几年这么折腾来折腾去,问题很多。遗留的问题就更多。


        

就算陆薄川再厉害,但他到底是个人,不是神,每一次博弈,公司不可能完全不受影响。


        

宋绾不知不觉有点心疼他了。


        

她问:"以前你带着奖奖和小星星,怎么办?"


        

陆薄川很快明白宋绾问的是什么意思,陆薄川想了想说:"带着小星星的时候其实还好,带着奖奖那会儿,因为奖奖小时候太闹腾。比小星星还要刁,前三个月累得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


        

陆氏那个时候负债累累,他本身就累得像条狗,奖奖出生,就更是雪上加霜。


        

宋绾走过去,亲了亲陆薄川的嘴唇。


        

陆薄川站在那儿,低下头扣住她的后脑勺,两人吻了很久,陆薄川手指摩擦着宋绾的脸颊,哑声的道:"我迄今为止,最庆幸的一件事就是,当初对奖奖的闹腾,没有真正做到过置之不理。"


        

要不然这往后的日子,他要该怎样灼心。


        

那是他和宋绾的儿子,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如果他要是但凡对奖奖残忍一点,如今都会百倍千倍的朝着他还回来。


        

宋绾抱着他的腰,又去亲他,她说:"虽然还是恨你当时把他从我身边带走,但是听你这么说,居然还有点心疼你。"


        

陆薄川说:"心疼我你就对我好一点。"


        

他就是要让她心疼。


        

他再也受不了他身受重伤,她冷淡的眸子了。


        

那感觉比万箭穿心还要让人难受。


        

他要她慢慢的,把他放在第一的位置上。


        

好吧,虽然有点不太可能。


        

现如今他在宋绾心里,反正是怎么也比不上奖奖的。


        

宋绾点点头:"以后都心疼你。"


        

陆薄川心脏微微紧缩,抱紧了她。


        

他伸出手,揉了揉宋绾头发。


        

宋绾问:"奖奖和小星星现在回家了么?"


        

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陆薄川道:"回了,奖奖刚刚还打了电话过来。"


        

宋绾吸了吸秀气的鼻子,说:"那我们回去吧?"


        

陆薄川:"……"


        

陆薄川开着车,载着宋绾回去,宋绾的车陆薄川叫了海晏的服务员,安排了人,跟在他们后面。


        

宋绾觉得陆薄川真是浪费钱。


        

陆薄川说:"我花钱就是这么大手大脚,你可以帮我管。"


        

两人到家的时候,小星星已经睡着了,在楼下客厅的儿童床上,二哈趴在她的床下。


        

宋绾过去看小星星。有些诧异:"她怎么这么早就睡着了?"


        

她平时都睡得有些晚。


        

张姨说:"老师说她今天中午好兴奋,一直不肯睡,非要给老师讲故事,讲了一中午,晚上回家吃饭的时候,都是边吃边睡的,洗了个澡倒是精神点了,还教了二哈识了会儿字,后来自己跑哥哥房间。又不敢打扰哥哥做作业,就在一旁睡着了。"


        

宋绾听得好笑。


        

奖奖正坐在沙发上,宋绾问:"作业做完了?"


        

奖奖说:"做完了。"


        

奖奖今天也参加了兴趣班,回来没多久,作业就全做完了。


        

另外交他的家教老师,布置的作业也全做完了。


        

宋绾听到他的声音有点不对劲,问:"你是不是感冒了?"


        

"有一点。"奖奖的声音有点嘶哑,今天中午睡觉起来,就有点不舒服。


        

宋绾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伸手去摸他的额头,总觉得有点烫。


        

陆薄川也愣了一下,也过去摸了摸他的额头:"叫医生看过了吗?"


        

奖奖摇摇头:"没有。"


        

陆薄川道:"好像有点低烧。"


        

宋绾心里一下子就急了起来。


        

"那怎么办?"


        

"不用担心。"奖奖见她着急,道:"一点点小感冒。"


        

宋绾道:"你还发烧了呢。"


        

张姨也没想到奖奖有低烧,他回来后一切都还好,就是声音有点问题,她问了奖奖,奖奖说没什么事情,不用叫医生,她摸了一下他的额头,确实没有很烫,就想着先观察。


        

没想到有低烧。


        

张姨道:"我这就打电话给医生。"


        

宋绾赶紧到了水给奖奖:"多喝点水。"


        

奖奖接过来,平静的喝了。


        

宋绾道:"你不舒服,还去参加兴趣班?"


        

"没事。"奖奖说:"不是很严重。"


        

宋绾也知道低烧根本就没多大的事情,但就是见不得奖奖生病。


        

陆薄川拿了体温计过来,让奖奖夹着。


        

奖奖夹着体温计,五分钟后拿出来一看,确实发烧了。


        

三十八度三。


        

宋绾心里一阵心疼。


        

眼眶都有点红了。


        

奖奖有些无措,他说:"妈妈,真的没事。"


        

宋绾说:"你不舒服,怎么不给妈妈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