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96章 找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棠晚得意的扬了扬下巴,却没接他的酒,而是让服务生给她拿了一杯牛奶。


        

关正齐见状不可思议的"啧啧"了两声,看着她平坦的小腹说,"还真上心了啊?"


        

"当然。"棠晚走到沙发上坐下,摸了摸肚子,"我可是马上要结婚的人。"


        

"对了。"棠晚坐起身,"司机还在门口呢,去帮我把车费付了。"


        

关正齐翻了个白眼,叫过一名服务生去给钱,自己坐到了棠晚的身边,"我说你不至于吧,车费钱都没了?"


        

"没了。"棠晚喝了一口牛奶摇头,"检查的费用我都还欠着呢。"


        

"宁愿找个男人来养你,也不肯向家里低头?"


        

"对,这是原则。"棠晚放下手里的杯子,"我要是回去了,那我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关正齐嗤了一声。"你觉得你忽然带个男人回去就会有好日子过了?"


        

"那不一样。"棠晚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关正齐手里的酒杯,"到时我可是有老公的人。"


        

到时带蒋奚回去,就算家里那几个男人再怎么发火,肯定也烧不到她的身上来啊。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说完咽了一下口水,再看向还剩大半杯的牛奶,泄气的摊在沙发上,"不能喝酒,好没意思啊。"


        

搁在平时,棠晚不玩到半夜肯定是不会回去的,有时候甚至会通宵。


        

可是现在情况特殊,她不能喝酒,只能看着别人喝,别提多折磨了,所以在敲诈了关正齐一顿晚饭之后棠晚就提了包回家了。


        

回到家才不到十点,棠晚躺在床上很是无趣,正是夜生活的好时间自然是睡不着的,想来想去,她拿起手机找到蒋奚的微信打开。


        

"蒋医生,我是晚晚。"


        

"蒋医生,你还在加班吗?"


        

"蒋医生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蒋医生你是不是还在忙啊,怎么不回我消息?"


        

棠晚一连发送了好几条,最后又编辑了一条,"蒋医生我好无聊啊,我可以跟你视频吗?"


        

一连几条仿佛石沉大海没有半丝回应,棠晚把手机朝床尾一扔,"真没意思。"


        

说完脱了衣服进浴室洗澡去了。


        

与此同时另一边。


        

蒋奚其实早就下班了,现在在家。


        

最近这段时间。为了躲避陈美玲的相亲安排,他基本都留在医院加班。


        

可是今天因为棠晚的出现,蒋奚回家准备跟陈美玲和蒋康义谈谈,可是在开口之前就被陈美玲拿出一大叠照片给打断了。


        

"这女孩好,她父亲跟你爸爸是老朋友了,人也好看,刚从……"陈美玲抬头,"奚奚啊,你听没听我说话?"


        

"妈,我……"


        

蒋奚正欲说什么,放在一旁的手机忽然一阵连续震动。


        

"这么晚了,是医院有什么事吗?"陈美玲说完下意识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棠晚发的最后一句,"蒋医生我好无聊啊,我可以跟你视频吗?"


        

"奚奚,你……"陈美玲惊讶的抬头,手里的照片滑落在地上。


        

蒋奚拿起手机,刚点开棠晚的微信。就听陈美玲严肃的开口,"奚奚,虽然妈妈是很想你快点找个女孩子,然后结婚,可你也不能在外面,在外面跟那些……"


        

最后的话陈美玲说不出口了,一脸的焦急。


        

"妈,你在想什么呢。"蒋奚头痛的开口,"这是我一……"


        

朋友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却是一顿。


        

看陈美玲这样,这会说这件事,估计会越描越黑,首先就对棠晚的印象不会好。


        

虽然两人现在的关系八字还没一撇,可到底对方肚子里怀的是他的孩子,所以在父母这边,有些事不得不多考虑一些。


        

"妈。"蒋奚弯身把地上掉落的照片捡起来放在陈美玲的手中,"我知道您的担心,可其实您也应该清楚,就算……我也不会为了让您跟爸放心而随便去找个人结婚。"


        

陈美玲目光动容,满眼的心疼,"妈都知道,妈没有让你随便去找个女孩,这些女孩妈都看过了,妈只是希望你能试着跟他们相处一下,如果不合适……"


        

"如果不合适不就是耽误别人吗?"蒋奚说着顿了顿,才继续道,"妈,其实我已经有中意的女孩了,只不过她父母那边暂时还不知道,等我把一切处理好了,就带她回来见您。"


        

既然做了决定,就会认真的去对待,自然也不会去后悔。


        

对于棠晚,以及她肚子里孩子的出现,蒋奚的确很意外和突然。


        

可是有些事好像就是那么巧,或许就是某种注定,时间和人都刚好在这个时机点出现。不让他再去想过去,以前的事就这么彻底放下,向前走,和新的人,迎接新的生活。


        

"你、你说什么?"陈美玲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惊讶还是高兴,"你没骗妈妈?你真的有喜欢的人了?"


        

"……嗯。"蒋奚点头,"过段时间我会带她回来,这期间,你就不要给我再安排这些相亲了。"


        

虽然很高兴,可陈美玲还是还是觉得难以相信。


        

自己的儿子她当然清楚,既然能偷偷的喜欢一个人十年,怎么可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移情别恋喜欢上别的人?


        

可不管怎样,她这段时间给他介绍各种女孩不就是为了让他能从那段错误的感情中走出来吗?


        

可这之前儿子连机会都不给那些女孩一次,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还是他主动的,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陈美玲都当是真的。


        

"好,我等你带她回来给妈看。"陈美玲笑着说。


        

蒋奚回到房间后给棠晚回了消息,"没有加班,在家。"


        

蒋奚不是很适应这种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想了想,又打字,"不好意思,刚才……"


        

字还没打完,屏幕忽然一跳,一个视频通话请求打了过来。


        

棠晚的头像是一个背着补丁包拿着碗乞讨的小人,一眼看去可怜兮兮的。


        

蒋奚的手指在屏幕上方顿了两秒,然后才接通。


        

一秒的停顿后,屏幕里面出现了正用毛巾擦拭着头发的棠晚。


        

棠晚刚洗完澡,头发还湿漉漉的,看到蒋奚发过来的消息,她想也没想的点开视频通话拨了过去。


        

"蒋医生。"棠晚喊了一声,拿着手机趴在了床上。


        

从蒋奚的角度看去,棠晚被热气蒸腾的晕红的脸颊离屏幕很近,近到他仿佛能通过屏幕看到对方脸上细小的绒毛。


        

因为刚洗完澡,棠晚随便扯了件浴袍裹在身上,此时因为趴着的角度,只要蒋奚视线稍微往下,就能看到浴袍的领口里面……


        

蒋奚面色平静,目光落在棠晚的头发上,眉头很轻的皱了一下,出于职业习惯说了句,"晚上温度凉,先把头发吹干。"


        

"我开了空调。不冷。"棠晚说着拿着在头上胡乱的擦了一下就把毛巾扔到了一旁,然后翻个身仰躺在床上居高举高手机问蒋奚,"蒋医生洗澡了吗?"


        

"还没。"蒋奚说着顿了顿,再次开口,"虽然开了空调湿着头发对身体也不好,先去把头发吹干了再睡。"


        

蒋奚的语气很平静,可是落在棠晚耳里不知怎么就有种莫名的严肃感。


        

"哦,好吧,吹就吹。"棠晚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末了忽然又对着屏幕叮嘱道,"先别挂啊,我一会就吹完了。"


        

蒋奚正欲挂断的手因为棠晚的这句话而一顿,然后收了回去。


        

棠晚的头发比较长,自然是没那么容易吹干的,只是她懒得吹,所以在把头发吹的不滴水了之后就收起了吹风机,然后抱着手机回到了床上。


        

屏幕里面没人,对着半张床。可以看到床上浅灰色的被套和床单,很整齐。


        

"蒋医生?"棠晚皱着眉喊了一声。


        

"嗯。"蒋奚走了过来拿起桌上的手机,看到屏幕里面棠晚的头发明显没有吹干,他眉头很轻的皱了一下,却没再说什么。


        

"蒋医生,我明天可以去找你吃饭吗?"棠晚问。


        

明天蒋奚没有手术安排,只有几个术后的病人需要观察。


        

想到不久之前他对她说的两人可以先相处相处的话,蒋奚顿了顿,点头,"可以。"


        

说完,又道,"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好。"棠晚开心的笑了,"那蒋医生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去洗澡吧。"


        

"嗯,你也早点睡。"蒋奚看着屏幕里眉眼弯弯的女孩,想到了什么,忽然问,"你一个人住?"


        

"对呀。"棠晚点头,随即想到了什么脸色一正,"蒋医生,我没有男朋友的,那晚我只是喝多了,才跟你,跟你……"


        

说着说着,棠晚低下了头。


        

他该不会以为她是那种不三不四、随便在酒吧找个男人就可以睡一觉的人吧!?


        

虽然她跟他那天晚上的事情好像也的确是这么回事,但是她可不是随便的人啊!


        

那晚上她只是一时间被美色迷了心窍。再加上的确喝了点酒,然后就……


        

而且谁能想到那么巧,就那么一次,她就怀上了。


        

她还想哭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蒋奚轻咳了一声,"你一个人住的话,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毕竟她现在不是一个人,虽然才接触不到一天的时间,可蒋奚也能看出来一点棠晚的性格,比较欢脱。也有点马虎。


        

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蒋奚觉得还是叮嘱一下比较好。


        

"哦你说这个呀。"棠晚恍悟的抬头,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你放心,我绝对会把你儿子照顾好的。"


        

他儿子……


        

忽然的字眼让蒋奚有一瞬间的愣神,下一秒却听棠晚又说了句,"不过蒋医生你要是实在不放心的话我可以搬过去跟你一起住呀,你时刻看着我,不就放心了吗?"


        

一起住?


        

蒋奚看着屏幕,一时间没有说话。


        

棠晚见状忙道,"不过如果蒋医生你不方便的话就算了,我就随口说说的,你去洗澡吧,晚安。"


        

说完,不等蒋奚回答,棠晚就已经把视频给挂了。


        

关正齐的消息也正好在这时发了过来,"应彬下星期生日,让我邀请你。去不去?"


        

应彬是之前棠晚关正齐他们这一伙人一起玩的朋友之一,家里是做医疗器械的,关正齐早就看出来那小子对棠晚有意思。


        

棠晚没打字,直接发的语音,"不去,我这段时间要跟我未来老公好好培养培养一下感情。"


        

消息刚发过去,关正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为什么不去,你现在不是还没跟那医生结婚吗?他现在就开始管着你了?"


        

"正是因为没结婚。所以才不能节外生枝。"棠晚说着翻了个白眼,"更何况我又不能喝酒,去干什么?"


        

"反正我话是带到了,那小子要是知道你不去,并且还有了新欢,估计得伤心死。"


        

"呸,会不会说话,什么新欢,说的好像我跟他有什么似的。"


        

"难道不是吗?"关正齐反问,"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他对你有意思。"


        

"他没我家蒋医生帅。"棠晚说。


        

"肤浅。"


        

"你管的着吗?反正我现在可是要结婚的人,这段时间没什么事就别打扰我了,挂了。"


        

棠晚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想到明天要去医院找蒋奚吃饭,棠晚打开手机上的某app开始选衣服。


        

她衣柜的那些衣服自然是不怎么适合现在穿的,中午去商场的时候也只买了一套,为了能给她的蒋医生一个好印象,她得再多买点。


        

棠晚一口气看了几十套,选好后把付款页面直接发给了关正齐。


        

晚睡晚起是棠晚过去那么多年的习惯,以往的这个点她肯定是在外面浪的到飞起。现在虽然人在床上,可睡不着啊。


        

所以眼看着时间还早,棠晚拿过平板看起了电影。


        

结果这一看直接看的忘记了时间,等第二天棠晚醒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手机上有蒋奚打来的未接电话和短信:"需要我去接你吗?"


        

"有没有什么忌口,喜欢吃什么?"


        

糟糕,她还跟蒋医生约了午饭呢!


        

"对不起蒋医生,我睡过头了,马上到,你等等我。我随便吃什么都行,不挑食的。"


        

点完发送棠晚一脚踢掉身上的被子进浴室洗漱,昨晚买的衣服还没到,不得已她只好穿了那套去年她哥送给她然后她一次也没穿过的生日礼物--超级卡哇伊公主风的小外套配小裙子。


        

临出门前棠晚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忍不住在心里连声叹气。


        

这要是被关正齐那小子看到,估计能笑她一年。


        

正值午饭的时间,路上很堵,棠晚又给蒋奚发了一条消息,等她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接近一点了。


        

第一次约会……算是约会吧,结果她就迟到了,可真是糟糕透了啊。


        

棠晚下了车就快速的朝住院部走去,结果走了半天发现自己好像迷路了,不是昨天走的那条。


        

能不在关键时候掉链子吗?昨天不是走过一次吗?怎么今天就忘了??


        

棠晚在心里狠狠的唾弃了自己一番,不得已找了一护士小姐姐问路。


        

"住院部啊,东区还是西区?"


        

"……东区吧。"


        

"东区在那边,过了那栋楼左拐走一会就可以看到了。"


        

南雅医院在海城的历史挺久了,前几年还建设了新院区,而这边是老院区,医院紧挨着一个居民区,两者结合后导致占地面积很大,医院楼层混合着居民楼,格外的难找。


        

所以虽然问了路,可棠晚别说找到东区了,住院部的影都没看到,也不知道昨天是怎么让她给阴差阳错的刚好找到的。


        

棠晚早上没吃饭,这会都一点多了,肚子早就饿的开始叫了。


        

蒋奚半天没等到人,看了一眼时间后拿起手机给棠晚打去了电话。


        

几乎是电话刚打过去就被接了起来,紧接着女孩柔柔软软委委屈屈的声音通过话筒传到蒋奚的耳中,"蒋医生。"


        

蒋奚脚步一顿,"怎么了?"


        

"我迷路了,我找不到住院部在哪里。"


        

话落,蒋奚沉默了两秒后说,"看一下附近有什么跟我说,我下去找你。"


        

蒋奚说完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棠晚挂断电话坐在花坛边等蒋奚,中午的阳光很好。虽然有风,吹在脸上却很舒服。


        

她双手撑在身侧闭上了眼睛,脸上温暖的感觉让她舒服的迷起了眼。


        

回想起来,像这样安安静静的坐在阳光下晒太阳的时间太少了,她是个夜猫子,经常晚上出去鬼混,然后快凌晨的时候回来就往床上一倒。


        

就算天气再好,她也在梦中。


        

仔细想来,她回国后这么久。好像的确没干过什么正经事,一堆乱七八糟的投资全都打了水漂,每天不是鬼混就是鬼混,也不怪她爹一气之下断了她所有的经济来源,连她给她娘怎么撒娇卖萌都不管用。


        

还有大哥,就更别提了,嘴上说疼她,为了她好,每个月施舍那么点生活费。怎么够用啊!?


        

要不是二哥时不时的偷偷给她钱,她现在估计真得出门去乞讨了。


        

哎!


        

人生真难啊!


        

棠晚正在心里感叹着呢,脸上的暖意忽然一顿,然后消失了。


        

她第一时间睁开眼睛,就看到蒋奚不知道什么时候到的,正逆着光站在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