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199章 真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外科医生不比其他科室,外科的手术永远都是做不完的,医生一上手术台,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有时候下了手术台,还没合眼,遇到急诊又得上。


        

手术以后还得观察术后的恢复情况,每天都累得像条狗。


        

蒋奚带队检查。


        

唐英才在一旁连连点头记着,等检查完最后一个,一行人出去的时候,唐英才忍了忍,还是没忍住,问了句:"师傅,你真的要结婚了?"


        

蒋奚手头的事情一顿,抬头看向他:"听谁说的?"


        

唐英才见状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说:"我早上在一楼碰到曹主任了。"


        

蒋奚收回目光。黑色的钢笔在文件的末尾签了字。


        

唐英才可是背负着好几个科室委托的重任过来打探口风的,见蒋奚不回答也不否认,不由又问了句:"师傅,是真的吗?我真的要有师娘了?"


        

蒋奚以前还没升任院长的时候,各个科室惦记他的医生和小护士就数不胜数,可那个时候的蒋奚看着太冷淡了,眼睛里几乎只有手术,根本没几个人敢去追。


        

而且隐隐传闻,那个时候的蒋主任好像有喜欢的人,这一消息瞬间就击退了一大半偷偷暗恋又不敢主动的心。


        

这之后老院长因病退休,蒋奚接任院长,尤其在得知陈美玲在到处给自己的儿子物色相亲的人选的时候,那些暗地里的春心又都开始蠢蠢欲动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谁曾想这不声不响的,也不知道从谁口中得知他们的蒋院长忽然就要结婚了!!


        

这一下可真是炸了锅,有喜欢的人跟要结婚了可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结了婚,她们这些暗恋的人可真就彻底没了机会了。


        

有传言说之前天天待院长办公室的那个小姑娘一看就不简单,有可能就是他们的未来院长夫人。


        

可这话一出,大多数人都不相信。


        

虽然说他们的院长年纪不大,可那个小姑娘也太小了,怎么想都不可能啊!


        

所以这才有了让唐英才过来探口风的事情。


        

半天没听到声音,唐英才以为蒋奚不会回答了的时候,忽然听见蒋奚"嗯"了一声。


        

虽然声音不大,可唐英才确确实实的听见了。


        

他震惊的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问:"是真的?"


        

蒋奚抬头看向他,俊朗的眉宇还是那副冷淡的样子。


        

触及到蒋奚的目光,唐英才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了,连忙笑着说:"恭喜师傅。"


        

"谢谢。"蒋奚倒是没多少情绪,只说:"出去吧,把我给你的资料交给苏教授。"


        

唐英才忙不迭的点头,转身离开了。


        

蒋奚坐在办公桌后,盯着手里的文件看了半晌,忽然放下手里的钢笔,身子后仰靠进椅背闭上眼睛捏了捏眉心。


        

师娘。


        

想到刚才唐英才的称呼,再想到昨晚棠晚赤着脚开门找吃的模样,蒋奚抿了抿唇,突然有一点想抽烟。


        

……


        

蒋奚从医院回到公寓的时候陈美玲已经离开了,佣人正在厨房做饭,棠晚躺在沙发上给谁发着信息,客厅的地板和茶几上放着大大小小的袋子一大堆。无从下脚。


        

棠晚听到声音从手机屏幕上抬头看向门口,双眸亮晶晶的:"蒋医生,你回来了!"


        

蒋奚看着满地的购物袋,面露疑惑的走了过来。


        

"这是阿姨和我买的宝宝的东西,我想让你看看,所以还没整理。"


        

棠晚说着从袋子里拿出了两套颜色不一样款式却一模一样的小衣服对蒋奚说:"是不是很好看?"


        

说着不等蒋奚说话,又道:"我也不知道我肚子里这个是男孩还是女孩,所以就都买了。"


        

衣服买了双份的,那么眼前的其他东西肯定也都是双份的。


        

蒋奚把脚边的两个袋子提了起来,这才走过去,接过棠晚手里的衣服,将东西放好,说:"其实你不用事事都顺着我妈,她现在是太高兴了,所以什么都想买,你要是觉得有压力可以跟我说。"


        

棠晚闻言眨了眨眼,疑惑的看着蒋奚问:"我为什么会有压力啊,我没压力啊。"


        

陈美玲喜欢她,棠晚自然是高兴的。


        

而且能讨长辈喜欢,尤其还是蒋奚的父母,棠晚就更高兴了,至少婆媳关系这一点就不用愁了。


        

蒋奚定定的看了她几秒收回视线:"嗯,我去把这些收拾一下。"


        

说着就要起身,棠晚却是扔下手机抱住了他的胳膊。


        

蒋奚回头看着她,棠晚小心翼翼的问:"你是不是不高兴了,我买了这么多东西?"


        

毕竟她都还没嫁过来呢,就开始这么败家,谁会喜欢败家的媳妇啊!


        

棠晚想着,不由有点后悔白天在商场的时候没能好好的控制一下自己了。


        

就算要买,也得先忍忍啊,至少得忍到结婚后啊!


        

正苦恼着,头上一重。蒋奚忽然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看着眼前的男人,棠晚一时间愣在原地。


        

这好像……还是蒋医生第一次主动对她……动手动脚耶。


        

他在摸她的头,这种情侣间才做的亲昵的事,蒋医生对她做了!


        

而且,蒋医生的手好大,好暖和哦。


        

棠晚很快的回过神,眯了眯眼睛,像只猫咪一样在蒋奚的手心蹭了蹭。


        

可下一秒蒋奚就已经收回了手,看着她说:"没生气,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需要有顾虑。"


        

他说着起身回了房间,没一会手里就拿了一张卡走了过来递给棠晚。


        

"这是……"棠晚看着面前的银行卡,双眼瞬间放光,却在下一秒快速隐了回去,然后看似镇定的抬头看着蒋奚,不确定的问:"给我的吗?"


        

"嗯。"蒋奚点头。


        

这卡他之前就准备给她了,只是一直没找到什么机会。


        

棠晚很想去接,可到底还是又矜持的问了句:"真的给我吗?"


        

钱啊,这可是钱啊,而且堂堂一院长的银行卡,里面的数额肯定不会小气到哪里去。


        

棠晚现在可是穷的被关正齐快嫌死,如果有未来老公养,她才不会去讨关正齐的嫌呢。


        

而且花她未来老公的钱,天经地义。


        

蒋奚看着眼前的女孩明明双眼都在冒光了,亮晶晶的,却还是忍着一遍一遍问他,他只是认真的看着她,说:"嗯,给你的,可以随便花。"


        

随便花!


        

棠晚觉得这世界上最好听的三个字就是"随便花"了!


        

"谢谢。"话音刚落,棠晚就已经把卡接了过来紧紧的揣到了怀里,小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高兴。


        

可下一秒看到蒋奚看着她的目光,棠晚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得意过头了,立马收敛了表情,认真的保证:"我不会乱花的。"


        

当然了,需要她花钱的地方肯定都是有理由的,所以都不算乱花。


        

蒋奚看着她那带着半分认真半分紧张的小模样,也不知道怎么就回了句:"乱花也行。"


        

棠晚:"……"


        

蒋医生也太好了吧!


        

这是什么绝世好老公啊!


        

她现在真的好想给关正齐打电话告诉他,她以后都不用再花他的钱了,让他想要嫌弃都没地嫌弃去。


        

其实棠晚也不想那么没出息的。主要是家里的那几个男人太过分了,竟然就真的忍心克扣她的生活费。而她之前的那些投资也不都是打了水漂,只是现在钱暂时还收不回来,所以日子才过的紧了些。


        

所以此时蒋奚给她卡,并且还对她说"随便花",在棠晚的眼里,蒋奚的形象已经在瞬间上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谢谢蒋医生。"


        

棠晚再次道谢,说着眼珠转了转。不等蒋奚反应,忽然倾身上前在他微抿的双唇上亲了一下。


        

一触即分,等蒋奚反应过来的时候,棠晚已经红着脸退了回去。


        

前后的时间快的几乎不到一秒,那宛如蜻蜓点水般的触感仿佛是蒋奚的错觉。


        

看着眼前面颊微红弯着眉眼看着他的女孩,蒋奚坐在原地没说话。


        

正好这时佣人做好了饭菜过来喊他们吃饭,蒋奚顺势站了起来,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看着棠晚说:"走吧。去吃饭。"


        

棠晚穿的衣服身上没口袋,没法放卡,最后索性就放在了手边,一边吃饭一边看,好像那卡能下饭似的。


        

不过那卡好像真的能下饭,自从昨天在外面吃饭的时候棠晚吐了个昏天暗地之后,虽然陈美玲的手艺的确很好,那饭菜她闻着也没有再反胃,可是却也没吃多少,所以昨晚上才会发饿。


        

可是今晚她心情好,吃了一碗饭之后立马又盛了第二碗。


        

佣人不住在这里,等他们吃完饭收拾好厨房后就离开了。


        

棠晚今天是第一天搬来和未来老公住,本来是想着两人暂时一人睡一间房,就像昨晚一样,彼此间互不干涉,多好。


        

而且她现在怀着孕,就算蒋医生想要跟他做那个什么夫妻之间的事也是不行的,对孩子不好。


        

所以白天棠晚也用这个借口说服了自己未来的婆婆,给自己单独收拾了一间客房出来。以后的时间多的是,就不急着这一时半会了。


        

可是棠晚被那张卡高兴的冲昏了头脑,等洗完澡之后,她就屁颠屁颠的抱着自己的枕头敲响了隔壁未来老公的门。


        

蒋奚也刚洗完澡在擦头,听到声音走过来开门。


        

棠晚抱着个枕头站在门口,仰着头看着眼前站着的男人。因为刚洗过澡发梢上还滴着水珠,额前的刘海也因为擦拭而显凌乱。


        

此时的蒋奚相比较于平日里认真严肃的模样,多了一抹随性,更多了一抹让棠晚移不开目光的、平日里见不到的慵懒,显得很年轻。


        

"蒋医生。"棠晚张了张嘴,眼也不眨的看着蒋奚问:"我今晚可以过来跟你培养感情吗?"


        

"……"


        

蒋奚擦头发的动作一顿,看着眼前女孩亮晶晶的眉眼,一时间没有说话。


        

而棠晚也就趁着这瞬间。抱着枕头从他的胳膊下钻了进去,同时伴随着的还有她那微带俏皮的嗓音:"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蒋奚顿了顿,关上门回头,就见棠晚已经放下枕头躺在了他的床上,只露出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看着他。


        

两人即将结婚,也见了家长,而且棠晚的肚子里还怀有他的孩子,对于一些事,蒋奚没有刻意去想,也没有刻意去提,顺其自然就行。


        

别说棠晚如今怀有身孕,就算没有,蒋奚想,他现在也不会去碰她。


        

有些事可以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去完成,比如结婚;可有些事,却还是需要一点点时间。


        

他需要。他相信她也需要。


        

所以在看到客房被整理出来之后,蒋奚没说什么。都说了要给彼此时间去相处,他自然也会给棠晚时间。


        

所以此时对于棠晚抱着枕头进来他房间的举动,蒋奚是意外的。


        

可意外也仅仅是意外,他没去说什么。


        

思绪收回,蒋奚的目光落在棠晚依旧没有吹干的头发上,皱了皱眉,走到一旁拿过吹风机站在床边。对棠晚低声说了句:"过来。"


        

棠晚知道他要给自己吹头发,自然乐得享受,乖乖的坐了过来。


        

蒋奚用的风力不是最大的,温度也不是最高的,都是开的中档,修长的手指穿梭在棠晚的发丝间,很温柔也很耐心的给她把头发一一吹干。


        

他的动作很轻,吹的很舒服,棠晚享受的眯起眼睛,不自觉的把后背靠在了男人的怀里。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吹风机的声响消失,男人好听的嗓音紧接着响起:"好了。"


        

棠晚睁开眼睛,舒服的都开始犯困了。


        

她揉着眼睛转头,目光落在蒋奚的头发上,问:"礼尚往来,蒋医生。需要我也帮你吹吗?"


        

"不用。"蒋奚说:"已经干了。"


        

他的头发短,房间内又开了空调,在给棠晚吹头发的这期间他的头发就已经干了。


        

"哦。"棠晚再次钻进被子里露出一双眼睛看着蒋奚,很乖的说:"那睡觉吧。"


        

"嗯。"蒋奚留了浴室门口的一盏昏黄的地灯,然后关了大灯,这才掀开被子上了床。


        

床很大,被子也很大,两人一人睡一边。中间都还有空隙。


        

卧室内很安静,安静到能听到两人浅浅的呼吸声。


        

棠晚睁着眼睛看着眼前朦胧不清的天花板,鼻息间传来被套上干净好闻的味道,是蒋医生身上的味道。


        

棠晚睁着眼睛睡不着,一点睡意都没有。


        

忽然很小声的问了句:"蒋医生,你睡着了吗?"


        

她话音落了两秒,蒋奚的声音才响起:"没有。"


        

棠晚闻言没说话,卧室内再次安静了几秒,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棠晚抓着被子在底下一点一点的挪到了男人的身边,然后大胆的一抬手,钻到了蒋奚的怀里,脸颊贴在了对方的胸膛上。


        

似乎是没想到棠晚会有这样的举动,黑暗中蒋奚的身子不自然的僵了僵,下一秒就听怀里传来女孩软软的嗓音:"我觉得还是抱着睡舒服,也暖和。"


        

说完又问:"蒋医生你觉得呢?"


        

话落,蒋奚没说话,半晌才听他很低的"嗯"了一声,然后抬起一只手搂住了怀里的棠晚。


        

"睡吧。"他说。


        

"嗯。"棠晚点头,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睡了过去。


        

本以为会很难入睡的,没想到这一觉还睡的挺好。


        

等棠晚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身边没人,蒋奚已经起来了。


        

棠晚伸了一个懒腰,双手抓着被子盖在鼻子上,用力的深呼吸了一下,有点不想起来。


        

之前她一直觉得抱着爸爸哥哥给买的玩具娃娃睡觉很舒服,今天才知道,抱着人睡更舒服,尤其这个人还是她的蒋医生。


        

棠晚想,还好她领悟的早,没有放着好好的未来老公不抱去睡隔壁的客房。


        

可随即想到自己前一晚信誓旦旦的心理宣言,忍不住感叹了一句:真香啊!


        

棠晚难得一次醒的这么早,下了搂就见佣人已经做好了早餐。蒋奚正坐在那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刷着医院的新闻。


        

棠晚走过去:"蒋医生,早啊。"


        

蒋奚抬头:"早。"


        

说完对一旁的佣人吩咐:"可以把粥端过来了。"


        

之前不知道棠晚什么时候起,所以粥给热着没端出来。


        

"蒋医生今天不用上班吗?"棠晚问。


        

"嗯。"蒋奚把这几天空了出来,让人接了他的班,他问:"你今天有事吗?"


        

"没有。"


        

"那等会我们吃完去商场看看,给你爸妈挑礼物。"


        

被他这么一提醒,棠晚才想起来距离除夕已经没几天了,她要带着蒋奚回家见父母的。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担心起来。


        

蒋奚看着她:"怎么了?"


        

"没有,我是有点为你担心,你是不知道我爸有多可怕,还有我那两个哥哥。"棠晚说着顿了顿:"不过我二哥现在在国外,估计暂时回不来,可光我大哥一个也很烦了。"


        

说着把手里的勺子一放,抬手撑着下颚不解的说:"你说我大哥他明明都结了婚有了老婆孩子了,怎么就不能好好的把心思放在自己老婆孩子身上。整天就跟我这个做妹妹的过不去呢?"蒋奚没见过她的家人,对此不好做评价,只说:"不管你爸妈和你哥哥们到时怎么为难,都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