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01章 把你肚子里的小崽子打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棠晚在自家哥哥的怀里蹭了蹭,随后一脸欣喜的抬头:"二哥,你怎么回来了,妈不是说你在国外浪的不肯回来吗?"


        

"怎么说话的呢,我那是浪?那是工作!"棠尧东说着轻敲了一下棠晚的头:"倒是你,不回来则已,一回来就直接扔炸弹啊!"


        

而且这个炸弹的威力还不小!


        

棠晚吐了吐舌头:"你都知道了?"


        

"我能不知道吗?这么大的事。"棠尧东说着后退一步,眯着眼睛看着棠晚,面容也在瞬间变得严肃:"老实跟我说,那个野男人是谁?"


        

"呸,什么野男人,那是你未来妹夫。"


        

棠晚也从床上站了起来,站的比棠尧东还高。


        

"二哥,你不会也跟爸妈他们一样。想要棒打鸳鸯吧?"说完警惕的朝床里退了退。


        

棠尧东闻言轻嗤了一声:"还棒打鸳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外面鬼混过了头,这才搞出了人命。"


        

棠尧东能看出来,棠德厚和文柔以及大哥棠景同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而正因为都看出来了,所以才会那么生气。


        

如果自己的女儿跟对方是两情相悦也就罢了,两家商量商量趁着肚子还没大的时候趁早把婚事给定了。


        

可现在却不是!


        

他们从小疼到大的宝贝闺女,现在却要因为这意外冒出来的一个孩子而嫁给一个好不熟悉都陌生男人,两人之间都没感情,这婚姻以后十有八九都得离。


        

说不定嫁过去后还有他们想不到的各种委屈,现在男方那边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所以才会这么好说话,让两人结婚。


        

可等十月过后孩子生下来了呢?


        

棠晚跟那个男人之间本来就没什么感情,等孩子生下来,对方再提出要离婚怎么办?


        

这一切的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所以为了杜绝,身为父母,绝对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二哥﹚"棠晚拉着棠尧东的手左右晃了晃:"爸妈他们都误会了,蒋医生人很好的,对我也很好,我嫁过去不会受委屈的。"


        

"再说了,我现在都怀了他的孩子,生米都煮成了熟饭。我能怎么办嘛,我肯定要嫁给孩子他爸的呀。"


        

"放屁!"棠尧东想也不想的开口:"我们堂堂棠家难道还养不起一个孩子?"


        

大不了孩子生下来,他们棠家养,丢脸就丢脸,总比到时嫁过去受委屈的强。


        

想着,棠尧东低头看向棠晚平坦的小腹,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说:"我刚才上来的时候有听到爸妈在讨论要把你肚子里的这个小崽子给打掉,等把身体养好之后,再给你说一门好亲事。"


        

"什么?"棠晚震惊的睁大眼睛,下意识的双手捂着自己的小腹后退,想也不想的开口:"不可以!"


        

虽然在这之前她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都还没什么感觉,有时候甚至都会忽略他的存在,更甚至因为这小家伙而让她不能喝酒了而有点小埋冤。


        

可到底是长在她的肚子里。流着跟她一样的血,平时虽然没啥特别强烈的感觉,可当从棠尧东的嘴里听到爸妈要把孩子打掉的时候棠晚的第一反应就是抗拒!


        

这是她的孩子,怎么能打掉!


        

绝对不可以!


        

棠尧东看着棠晚在瞬间有点红了的眼眶和动作,心念电转间,忽然问:"那个男人真像你说的那么好?"


        

"是吧。"棠晚点头,反正她目前挑不出什么不好的来。


        

"既然那么好,怎么会把你的肚子搞大?"棠尧东没什么情绪的"啧"了一声:"晚晚,你想过没有,你跟他素未谋面,他却能跟你发生关系。"


        

"那下次呢,下次再遇到别的女人,发生了同样的事情,你到时该怎么办?"


        

棠尧东话落,棠晚沉默了下来,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棠尧东见状叹了一声,摸了摸棠晚的头,说:"晚晚,就目前来说,我跟爸妈他们都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就算你怀了他的孩子,我们也不会放心把你交给他的。"


        

棠晚抬头欲言又止,似乎是想说什么。


        

棠尧东却再次开口:"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听话的把孩子打掉,跟他断绝关系,之后把身体养好了该干嘛干嘛。要是不满意爸妈介绍的对象你可以继续玩你的。"


        

"那二呢?"棠晚问。


        

"二。"棠尧东顿了顿才再次开口:"听说他今天会过来,到时看看情况,如果爸妈满意,绝得他人还不错,事情倒还有挽回的余地。"


        

他说完不等棠晚开口又补了句:"不过我觉得他能让爸妈满意的可能几乎为零,除非他暗恋我妹妹多年。"


        

棠尧东话落,棠晚也不知道怎么的,目光闪了闪,忽然岔开话题:"二哥,把你手机借我打个电话呗。"


        

"打给他?"棠尧东眯着眼睛站在原地没动。


        

"你们搞的这么吓人,会把他吓到的。"


        

"吓到最好,配不上我妹妹的男人让他直接滚蛋!"


        

棠晚没说话,直接一个扑身过来抱住了棠尧东,然后开始上下其手。


        

"男女授受不亲,别对我动手动脚。"棠尧东虽然嘴上这样说着,可是却站在原地没动,任由棠晚从他的口袋里把手机给摸了过去。


        

可是等棠晚对着棠尧东那一张张扬的俊脸开了锁之后,却忽然卡壳了。


        

她,好像还不怎么记得她家蒋医生的号码……


        

哦真尴尬!


        

棠尧东一看她那样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正在他想说什么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不等两人反应,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是两人的母亲文柔。


        

文柔看到二儿子也是一愣,不过却没多说什么,而是把目光转向棠晚,说:"收拾一下,吃完早餐我跟你嫂子带你去医院。"


        

看着母亲严肃的表情,棠晚的面色霎时一白,抿着唇不说话了。


        

从二哥的嘴里听到是一回事,可真从母亲这里听到又是另一回事。


        

他们真的想打掉她的孩子!


        

文柔看着女儿瞬间红了的眼眶,语气软了下来:"爸妈都是为了你好,听话,收拾好就下来。"


        

说完就关上门走了出去。


        

棠晚坐在床上,目光有点呆呆的看着被关上的房门,一时间心里很乱。


        

棠尧东见她这样没再说什么,只是摸了摸她的头。然后起身走了出去。


        

棠晚这次没有再闹脾气,洗漱后就下了楼。


        

棠德厚和文柔已经坐在了餐桌前,一旁还有才回来的棠尧东,大嫂陶宁在喂棠宝吃饭,棠景同不在。


        

棠宝看到他立刻伸出小短手:"姑,姑。"


        

棠晚看了一眼棠德厚和文柔,走到棠宝的身边坐了下来。


        

小家伙看她坐下就立刻往她腿上爬。棠晚忙接住他肉乎乎的小身子。


        

"大嫂,你们等会有事吗?"棠晚抱着棠宝问一旁的陶宁。


        

"没事。"陶宁帮她倒了一杯牛奶递过来:"你难得回来,你哥说让棠宝在这住几天陪陪你。"


        

"他才不会那么好心呢。"棠晚嘀咕了一声,跟棠宝两人就着一碗粥吃了起来。


        

快吃完的时候,棠晚才擦了擦嘴看向对面的棠德厚:"爸,我手机呢?"


        

棠德厚板着脸看着她,没好气的开口:"要手机干什么?"


        

"当然是要给蒋医生打电话啊。"说着顿了顿。不等棠德厚开口又快速道:"你们不是想看看他是个什么人吗?这人现在都还没看到呢,等看到之后再决定要不要对你们的亲外孙动手啊。"


        

动手……


        

正低头喝粥的棠尧东额角抽了抽,抬头看向自家老爹,果然被气的不轻。


        

棠晚却仿佛没看到,抱着怀里的棠宝逗了一下又说:"对了,或者不是亲外孙,是亲外孙女呢,肯定跟棠宝一样可爱,你们不是一直吵着要一个小孙女吗?"


        

她说着低头抓着棠宝的爪子用招财猫的动作上下招了招,笑着问:"棠宝想不想要一个妹妹陪你玩呀。"


        

小孩子哪懂什么,闻言高兴的点头:"想,棠宝想要一个很可爱的妹妹。"


        

"那跟姑姑一样可爱的行吗?"棠宝又问。


        

"好呀好呀。"棠宝开心的拍着小手。


        

棠晚抬头再次看向自家亲爹:"爸,你就把手机给我吧,他现在肯定到了,你到时就算不满意也等看了之后再说啊。"


        

棠德厚没说话,自顾自的喝着自己的粥。


        

见这一招没效,棠晚在心里哀叹了一声,放弃。


        

一家人昨晚估计都没睡,所以今天的早饭很早,吃完之后还不到七点。


        

文柔收拾完东西就要带着棠晚出门,结果棠晚硬是抱着棠宝不肯松手。


        

文柔皱眉:"这几天医院人多。棠宝就别去了。"


        

"棠宝太久没见我了,想的很,所以不想跟我离开,是不是棠宝?"


        

小家伙机灵的很,棠晚话落,立刻双手抱着棠晚的脖子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我要跟姑姑一起。"


        

陶宁走了过来:"行,那妈妈来抱。棠宝大了,姑姑抱不动你。"


        

"不要。"棠宝不撒手。


        

陶宁见状走过来贴在棠宝的耳边小声说:"宝宝,姑姑肚子里有小妹妹呢,宝宝太重了,妈妈抱好不好?"


        

陶宁这话看似是对小家伙说的,可实际却是对棠晚说的。


        

在把棠宝从棠晚的怀里抱走的时候还偷偷的对棠晚眨了眨眼。


        

这是什么意思?


        

棠晚愣了愣。


        

可不等她再说什么,却已经被文柔拉出了门。


        

可在上车前,棠晚在门口站了一会,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对文柔说:"妈,我忘记东西了,等我一下。"


        

说完不等文柔反应快速折了回去。


        

棠德厚早餐后就进了书房,棠晚径直开门进去,没一会后就出来了。


        

外面司机已经把车开了过来。棠晚刚被文柔带上车坐下,就见不远处驶过来一辆出租车。


        

棠晚本来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可下一秒目光陡然一顿,又快速的转了回去,惊喜的喊道:"蒋医生!"


        

棠晚的声音很大,车内的蒋奚瞬间转头看了过来。


        

棠晚趴在车窗沿上冲蒋奚挥着手,虽然距离越拉越远。可是蒋奚却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女孩瞬间红了的眼眶。


        

四目相对,却又很快错开。


        

"师傅,停车!"蒋奚快速开口,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看来,他预想的最坏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出租车司机踩下刹车,蒋奚第一时间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可还不等她追上去问个什么,肩膀再次被人一拍,紧接着一道熟悉的嗓音响起:"兄弟,缘分啊,又见面了。"


        

蒋奚回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棠尧东,面色在一瞬间变得有点难以形容。


        

棠尧东却笑的很开心,自顾自的说道:"人在里面等着呢,进去吧。"


        

蒋奚皱眉。面露疑惑。


        

"哦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棠尧东说着朝蒋奚伸出手:"棠尧东,晚晚的二哥!"


        

蒋奚:"……"


        

此时是白天,而且棠尧东也摘了墨镜,眉眼间一眼就能看出来跟棠晚的相似。


        

蒋奚目光微沉,把昨晚从机场出来之后发生的事情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很快就明白了事情的起因。也觉察出了一丝不对。


        

"你好。"几秒后蒋奚冲对方伸出手,没有提昨晚的事,而是礼貌的颔首:"二哥。"


        

"你这一声可喊的早了点。"棠尧东笑了一声:"进去吧,要是再晚一会晚晚跟我妈估计都该到医院了。"


        

蒋奚目光定定的看着他,却没动,而是忽然说了句:"听说大西桥那边出了车祸,现在堵的很,估计没那么早到。"


        

"是吗?"棠尧东眼里一闪而过的讶然:"看不出来蒋医生对我们J市也这么熟悉。"


        

蒋奚自然是对J市不熟的,虽然来过几次,却是因为南雅医院和J市的方康医院的交流会议。


        

刚才来的路上出租车司机在车上听广播,刚好说到大西桥的路况,所以他才知道。


        

而走大西桥去的医院就只有方康医院。


        

也刚好,这个医院蒋奚有点熟。


        

"还好。"蒋奚说完又道:"二哥先进去,我拿点东西。"


        

棠尧东自然是知道他要拿什么的,也没说什么,转身走了进去。


        

蒋奚走到出租车后面打开后备箱,在看到棠尧东消失的背影,他拿出手机找到通讯录里面的一个号码拨了过去:"喂,吴院长……"


        

……


        

医院很多人,文柔提前挂过号,带着棠晚到了之后直接领了号就上了楼。


        

"妈,我刚才看到蒋医生了,我们现在回去,你先看看他好不好?"


        

"妈,你平时不是最疼我的吗?之前你听爸的话断了我的生活费,现在又要打掉你的亲孙子,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是不是发现我不是你亲生的了?"


        

"妈,蒋医生人很好的。真的,我没骗你。"


        

"妈﹚"


        

"少跟我撒娇。"文柔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还你不是我亲生的,你要真不是我亲身的我能少操多少心。"


        

棠晚立刻陪笑:"妈,您是我亲妈,纯亲的。"


        

"好了,别摇了。"文柔无奈的轻叹了一声,看向棠晚的肚子:"谁说我要打掉这孩子了?"


        

说着不等棠晚说话又道:"而且你可是我女儿。那手术那么伤身子,我怎么舍得。"


        

棠晚先是一愣,随后吃惊的瞪大眼睛:"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有要打掉她的孩子,那二哥……


        

电光火石间,棠晚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好你个棠尧东,等着瞧!


        

文柔拉着她朝前走:"你口里的那个蒋医生。你大哥找人查了,现在所有的资料就摆在你爸的书桌上呢。"


        

昨晚上从棠晚的口中得知有蒋奚这么一个人的时候,棠景同就第一时间找人查了蒋奚的资料,很详细,从小到大,一样都没有落下。


        

棠晚沉默了几秒,憋出一句:"大哥不愧是资本家,动作真快。"


        

文柔敲了一下她的头:"你大哥那是不放心你,忙了大半宿,一早上也不知道是接了个谁的电话就匆匆出门了。"


        

棠晚眨了眨眼,虽然猜到是棠尧东在胡说八道,却还是不放心的又问了句:"那……妈你真的不是带我来打掉您亲孙子的?"


        

"当然不是。"文柔的目光落在棠晚的肚子上:"都说虎毒不食子,你都一口一个亲孙子了,你妈会那么狠心?"


        

"就算你到时真挺着个肚子没人要,我们棠家也养得起。"


        

不愧是一家人,连说出来的话都是一样的。


        

棠晚"嘿嘿"笑了两声:"当然不会,我妈最好了。"


        

"少卖乖。"文柔推开她:"你爸知道你那个蒋医生今天早上要过来,他有话要跟他说,不能让你在一旁打岔,让我把你带出来。"


        

"原来是这样。"棠晚长长的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忍不住报怨:"妈,你都吓死我了。"


        

"是吗?我看你从小到大可没少被吓,怎么从来都不长长记性?"


        

"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嘛?"


        

两人在外面坐了没一会,就听见广播叫了他们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