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03章 婚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棠晚却没发现,只是抱怨着,这密码要是他生日的话她就会记住了,就算记不住,她可以上网查呀,她的蒋医生那么厉害,在网上肯定有资料,到时就不怕忘记密码了。


        

其实就是几个很简单的数字,没什么难记不难记的,主要是她记性不好,所以棠晚本来只是随口的一句报怨,也没有多想。


        

却没想到一抬眼,看到了蒋奚的脸色。


        

虽然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可棠晚却还是一眼看出来的一丝不一样。


        

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好像女人天生的直觉一样,说不清道不明,却又很准。


        

"怎么了?"棠晚好奇的看着他:"这几个数字很特别吗?"


        

说完不等蒋奚说话,又道:"是叔叔阿姨的生日?还是什么特别的纪念日?"


        

"不是。"蒋奚把棠晚抱坐在沙发上,淡淡的开口:"没什么特别,你要是记不住,我们就换一个。"


        

棠晚没有多想,见他说换一个,立马点头答应:"那换成你的吧。"


        

"嗯。"蒋奚说完却没有起身,而是半蹲在棠晚的面前,抬手帮她揉着发麻的小腿。


        

那滋味让棠晚忍不住连"嘶"了好几声,这才在蒋奚恰到好处的手法中恢复了正常。


        

蒋奚起身给她倒了一杯热水,问:"叔叔阿姨知道你在这里吗?"


        

"不知道。"棠晚握着水杯摇头:"不过他们要是没看到我肯定会猜到我来找你了。"


        

蒋奚目光定定的看着她,沉默了几秒,忽然问:"怎么忽然过来了?"


        

说完不等棠晚说话,轻笑了一声又道:"叔叔阿姨不让你过来是对的,新人婚前见面不好。"


        

不知是不是棠晚的错觉,她总觉得今天晚上的蒋奚跟平时的不太一样,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


        

是因为明天就要结婚了,所以紧张吗?


        

棠晚眨了眨眼,笑道:"这都是迷信。我们不就是见了一面吗,难道你会跟我离婚?"


        

棠晚才不信这些乱七八糟的。


        

蒋奚看着她,他揉了揉棠晚的头发,说:"不会。"


        

"那不就行了。"棠晚扬了扬下巴:"你不会跟我离婚,我自然也不会,除此之外,还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说完摸了一下肚子,讨好的开口:"蒋医生,我跋山涉水来看你,现在肚子好像有点饿了。"


        

"等我一会。"蒋奚站起身脱下身上的外套进了厨房。


        

棠晚窝在沙发上拿着手机安慰着酒店那边已经发现她不见的父母,正噼里啪啦打字呢,顶端弹出一条新消息,是关正齐发来的。


        

自从那天一别之后两人好像都有一个月没见了,棠晚立刻点了进去。就看到了关正齐发来的内容:"你明天真的要结婚了?"


        

混账小子,这问的是什么话?


        

棠晚看了一眼厨房里蒋奚的背影,打字回复:"请柬不是给你寄过去了,没收到?还是不识字?要我亲自给你念一遍?"


        

"收到了。"


        

"只是……"


        

见他这么欲言又止,棠晚有点乐了:"吞吞吐吐的,你到底想说什么?"


        

关正齐走出震的耳膜一阵嗡鸣的包厢,站在安静的走廊内,看着棠晚发过来的消息,他把嘴里的烟拿下来用力的摁熄在一旁的垃圾桶上。


        

想到刚才在包厢内无意间听到的八卦,他一脸烦躁的踹了一脚面前的垃圾桶,然后切出屏幕找到棠晚的号码拨了过去。


        

棠晚这头正打字问他怎么哑巴了不说话了,没想正准备发送,关公两个大字在她的屏幕上一阵手舞足蹈的跳跃。


        

棠晚想也没想的摁了挂断,然后又偷偷的看了一眼厨房的蒋奚,快速给关正齐发消息:"蒋医生在呢,让他知道我大半夜跟个男的打电话成什么样子?"


        

"你有什么事不能发消息?是不是知道哥们明天要结婚了太高兴,想给我开个单身趴?"


        

"我跟你说不用,你把钱给我省着,明天记得给我包一个大红包,要是不够大你给我等着!"


        

看着棠晚接连发送过来的消息,以及最后附带的好几个警告的表情包,关正齐没忍不住低声爆了句粗:"啪"的一声关了手机。


        

他就这样握着手机在原地站了好几分钟,然后又从怀里抽出一根烟点叼在嘴里,然后打开手机回复棠晚:"保证够大,大得砸不死你了。"


        

"我这忙着呢,不说了。"


        

发送完关正齐把手机一关往兜里一扔推开包厢门走了进去。


        

棠晚看着手机上发来的消息,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打字:"小心精尽人亡!"


        

刚发送过去。就见蒋奚端着一碗面走了出来,棠晚忙关了手机朝旁一扔。


        

今天没有鸡汤,不过有蛋,金灿灿的一片金黄,还有青绿的小白菜。


        

"不知道你今天会回来,冰箱没什么东西。"蒋奚说。


        

"没事,我喜欢吃面。"棠晚说着从沙发上坐到了地毯上。


        

蒋奚把热过的牛奶递过来,看着棠晚说:"慢点吃,吃完我送你回酒店。"


        

"哦。"棠晚点头,一边吃面一边嘀咕了句:"也不是谁制定的规矩,凭什么新人结婚前不能见面啊?"


        

蒋奚闻言无奈的笑了一声没说话,等棠晚吃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开车把她送回了酒店。


        

棠尧东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回来的,在门口跟两人刚好撞上。


        

只见他把戴在头上的墨镜往衣领上一挂,看着两人"啧啧"了两声开口:"瞧这小两口的,真是一刻也分不开啊,看的我真羡慕。"


        

蒋奚下车,替棠晚裹了一下衣领,然后才看向棠尧东,微微颔首:"二哥。"


        

"行了,很晚了,你回去吧,我把她带进去了,记得明天过来接人就行。"


        

棠尧东说完把还准备回头跟蒋奚说话的棠晚握着手腕给拉了进去。


        

翌日。


        

一大早,天气还算可以,在棠晚眼里,就算再不好的天气,也好得不行!


        

今天是个很好的日子,适合结婚!


        

棠晚昨晚偷溜出去找蒋奚,回来后一时半会也睡不着,导致的结果就是今天天还没亮就被喊了起来,困的她有那么一瞬间想喊一句:这婚不结了。


        

可老公是自己选的,孩子是自己怀的,怎么办?只能任由折腾。


        

不过文柔到底还是心疼女儿的,在棠晚天还没亮被叫起来之后。她就立即让酒店后厨端上了她事先就让准备好的早餐。


        

心疼女儿,也心疼孙子。


        

棠家嫁女儿,蒋家娶媳妇,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两家不在一个城市,棠晚不能在自己的家里出嫁,只能在酒店。


        

不过抛开这一点,今天的婚礼。两家人都很是高兴的。


        

棠家的亲戚和棠晚的那些朋友有时间的都提前一天飞来了海城,没时间的是当天来。


        

至于蒋家,其实亲戚不多,可是过来的宾客却很多。


        

没办法,蒋家世代学医,南雅医院也在海城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除开蒋家的亲朋好友。以及圈子里一些关系好的人,就全是医院那边的人了。


        

蒋奚身为南雅医院的院长,虽然之前在得知他即将要结婚的消息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是不愿意相信以及难以接受的。


        

可不愿接受是一回事,来参加婚礼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而且,堂堂的南亚医院的院长结婚,无论从哪方面考虑都会去参加。


        

刚开始两家人商量的是,婚礼不需要太高调,但是该请的还是得请,该办的还是得办,必要的流程一个都不能少。


        

至于宾客名单,一些点头之交没什么关系的能不邀请就不邀请了。


        

可没想到最后实际到场的却比他们发送请柬的人几乎要多了一倍,好多都是得到消息后主动过来祝贺的。


        

大喜的日子,自然是不能赶人,更何况还都是带着红包和恭贺来的,所以最后不得已临时吩咐酒店加桌。


        

而这边棠晚化好妆之后就被摁在休息室里等着蒋奚过来接,哪也不能去,大嫂陶宁和棠宝陪着她。


        

"晚晚,你伴娘呢,怎么还没到?"陶宁看了一眼时间后问。


        

"说是飞机晚点了。"棠晚咬了咬牙:"她要是迟到,我到时肯定……"


        

"肯定什么?"休息室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身材高挑。一头栗色的大波浪卷的卫以蓝拖着一个行李箱走了进来。


        

"跟我绝交?老死不相往来?"


        

卫以蓝把手里的行李箱随手一扔,跟一旁的陶宁打了招呼,然后走到棠晚的面前,抬手挑起她的下颚左右看了一眼,说:"这就是即将要结婚的女人的脸?没看出来有多不同啊。"


        

棠晚一巴掌把她的手给拍开:"好奇啊,你结一个试试呗。"


        

她话落,卫以蓝站在原地没吭声。好像还真像是在考虑棠晚的话。


        

下一秒只见她的目光下移,落在棠晚平坦的小腹上,问:"小崽子多大了?"


        

棠晚抬手打了一个哈欠:"两个月了。"


        

"真小。"卫以蓝嫌弃的一撇嘴,随后忽然问:"你男人呢?"


        

"还没来呢。"棠晚说着忽然眯了眯眼:"你别想打他的注意。"


        

"看我心情。"


        

棠晚一副懒得看她的样子转过身,嘴里说:"快去换衣服,要到时间了,别给我掉链子。"


        

卫以蓝的伴娘礼服也是棠晚特意吩咐设计师老早就定好的,很合身,就是合身到有些过了--这女人也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身材那么好。


        

棠晚看了一眼换好礼服走出来的卫以蓝,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然后又默默的移开了视线。


        

她忽然想起来,第一次见到卫以蓝就莫名不顺眼的原因就是不岔为什么她的胸比自己的大那么多!?


        

"姨,姨。"棠宝不知什么时候睡醒了。从沙发上跳了下来,扑腾着小腿跑过去抱住了刚换好礼服出来的卫以蓝。


        

"哟,这哪来的小可爱?"她刚才没注意到那边沙发上还有一个孩子。


        

陶宁赶紧说:"棠宝过来,别把口水蹭到姨的身上了。"


        

"我不。"小家伙不听,下一秒就在卫以蓝的手臂上蹭了好一片的口水。


        

一旁的棠晚看的直乐:"我侄女,可爱吧,想不想自己生一个玩玩?"


        

"不想。"卫以蓝弯身把棠宝抱了起来:"小家伙还挺沉。"


        

说完看向棠晚:"我要玩还需要自己生吗?你肚子里这不是有一个现成的?"


        

棠晚闻言立即双手护住自己的小腹:"想都别想。想玩自己生去。"


        

话刚落,休息室的门忽然被推开,然后呼啦一片涌进来一大堆人,大大小小的,萝卜丁都有好几个。


        

卫以蓝被这阵仗吓到了,抱着棠宝后退:"这是怎么了?"


        

陶宁在一旁解释:"到了吉时了,肯定是新郎已经到了,他们进来堵门的。"


        

棠晚是棠家她这一辈最小的一个,除了棠景同和棠尧东两个亲哥哥以外,自然还有一些堂的表的,然后结了婚生了一堆萝卜头的,今天自然也都来参加了婚礼。


        

只不过棠晚经常不在家,一眼看去只是觉得眼熟,却都叫不出名来。


        

"堵门?"卫以蓝眼睛一亮:"是不是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外面都得听我的?"


        

棠晚惊讶的看向她:"我没想到你还有这个嗜好?"


        

卫以蓝虽然从小在国外长大。可到底在国内呆过一段时间,所以国内的这些结婚的习俗自然是听过的。


        

只见她那红艳的嘴唇在棠宝的脸上用力的亲了一口后把孩子交给了陶宁,看着被关上的休息室门,冷笑了一声说:"宝贝儿,你没想到的还多的很呢。"


        

正说着,休息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一条缝,紧接着关正齐面红耳赤的硬是从那条缝里把他那大个头身躯给挤了进来。


        

他扯了扯袖子走到棠晚的身边喘了口气感叹:"我艹。这也太可怕了。"


        

棠晚奇怪的看着他:"你不在婚礼现场,跑来这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堵……门。"


        

关正齐的目光落在一旁站着的卫以蓝的身上,那双招摇的桃花眼霎时睁大,随后响亮的吹了一声口哨:"哟,我们卫大小姐竟然有这个总统时间来参加我们晚晚的婚礼,真是稀客啊。"


        

卫以蓝懒懒的撇了他一眼,看都不想看,嫌弃的把头扭到了一边。


        

关正齐自讨了个没趣也不尴尬,看了一眼时间对棠晚说:"我刚看到蒋医生的车已经在路上了,那边的小不点们快锁门快锁门,等着哥哥给你们拿大红包。"


        

棠晚不忍直视:"都一大把年纪了就别卖骚了,还是当着孩子的面。"


        

说完左右各扫了一眼,忽然叮嘱道:"两个堵门的,你们等会别闹太过啊,我的蒋医生可是很斯文的。"


        

关正齐想也没想的说:"平时斯文斯文可以,今天还斯文娶什么老婆。"


        

"对。"卫以蓝破天荒的跟他达成了意见:"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样的男人想要娶我的宝贝儿。"


        

棠晚看着两人认真的神色,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她忽然有点后悔把卫以蓝这瘟神找回来当伴娘了,尤其旁边还有一个关正齐在凑热闹。


        

想到这里,棠晚忍不住扶额,在心里祈祷,等会可别闹的太过,她家蒋医生真的很斯文的。


        

棠家提前过来住的酒店跟举办婚礼的酒店间隔的不远,因为特意考虑到了堵车的情况,近一点就没啥担心的了。


        

休息室的门被堵的死死的,关正齐跟卫以蓝两人恨不得把一旁的沙发拖过来,被棠晚给及时阻止了。


        

这边敲诈勒索准备的火热,而另一边。蒋奚站在另外的酒店在抽烟。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他怕那个人一直走不出来,也怕她心里总是愧疚。


        

一支烟抽完以后,他狠狠碾灭。


        

那边韩奕在催,他转身下楼。


        

很快到达棠晚那边的酒店。


        

门外蒋奚手里捧着一束鲜艳的玫瑰花正从电梯走出来,而在他的身后还跟着韩奕和简修,而隔壁的电梯也在几乎同时打开。蒋奚几个同辈的亲戚和医院的一些同龄的同事一起闹哄着走了出来。


        

韩奕一出电梯门,就看到不远处关的紧紧的休息室们,四周一片安静,没有半丝声音。


        

他轻"啧"了一声看着蒋奚说:"这门看来不怎么好开啊。"


        

简修睨了他一眼:"好开还喊你来做什么,当摆设?"


        

韩奕双手握拳互相撞了一下没说话,蒋奚轻笑了一声率先走了过去。


        

里面正贴着门听动静的人立马回头对关正齐和卫以蓝喊道:"来了来了。"


        

"准备。"卫以蓝回头叮嘱棠晚:"你给我老实坐在这,不准动也不准出声。"


        

棠晚无辜的看了一眼自己光着的脚。她想动也没鞋啊。


        

门外,蒋奚等人刚走到门口,还没敲门,简修就眼尖的看到门缝底下推出来一张A4纸。


        

"距离吉时还有十五分钟,想要娶我家宝贝儿,请拿出你们的诚意。"


        

简修念着上面的字,特意加重了"宝贝儿"三个字,随后抬头看向蒋奚:"哥,里面有你情敌?"


        

简修是蒋奚姑姑的儿子,这之前还在国外读书,这次听说表哥要结婚了,特意请了假飞回来的。


        

蒋奚轻咳了一声,接过身后递过来的签字笔正准备写什么的时候就被身旁的韩奕抢了过去,刷刷写了一行字之后就塞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