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05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蒋奚推开车门下了车,一下车,礼花弹"碰!"的一声冲了出来。


        

他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站在车旁,在周围人的起哄中,转过了身,背对着车门,弯下腰。


        

他这样弯身弓背的时候,肩胛和后腰被勾出了完美的弧度。


        

棠晚轻瞪了一眼一旁卫以蓝揶揄的目光,挪动身子爬上了蒋奚的背。


        

相当滑稽。


        

她这一身厚重的婚纱好看是好看,可实在是太阻碍行动了。


        

不过还好是在车内,没什么人看到。


        

就算真有人看到,棠晚想她也不会在乎了。


        

因为,她刚被蒋医生亲了,现在又被蒋医生背了!


        

棠晚的手腕攀上了他的肩膀,蒋奚在一众人的笑闹里。嘴角也带上了一丝无奈的笑意,背着棠晚,大步朝着酒店的方向走。


        

他没有看到停在不远处的那辆车。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也不知道他曾经爱了很久很久的那个女孩儿,坐在那辆车里,脸色白得像张纸,却又觉得他能够爱上别人,和别人真正走进婚姻殿堂,她已经求仁得仁,别无所求。


        

婚礼现场来了很多人,棠晚在门口被蒋奚放下的时候,宴会厅里面传来一阵激烈的鼓掌声。


        

棠德厚牵着女儿的手,看着她恋恋不舍的目光,笑着的开口:"以后有的是时间看他,现在多看看你爸爸我。"


        

棠晚笑嘻嘻的收回目光:"爸,你是不是舍不得我了?"


        

"舍得。"棠德厚把女儿的手挽在自己的胳膊上,然后朝红毯尽头的蒋奚走去。


        

"你不知道你从生下来那天起我给你妈操了多少心,现在好不容易嫁出去了,有了别人管你,我高兴都来不及。"


        

棠德厚面含微笑的看着前方,一步一步,可是眼角却不自觉的红了。


        

从小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心肝宝贝,怎么可能会舍得!


        

"那不行,就算我嫁给蒋医生了。可我以后还是会经常回去烦你们的。"棠晚说着顿了顿,又道:"而且还有您的小外孙呢,肯定不会让您跟爸妈闲着的。"


        

棠德厚没说话,一只胳膊挽着女儿的手腕,另一只手则是握着棠晚的手心。


        

棠晚一步一步的走着,目光对上一旁席位上母亲文柔含泪的视线,她鼻子忽然一酸,也险些落下泪来。


        

文柔笑着握了握女儿的手,说:"不哭,大喜的日子呢。"


        

"不哭。"棠晚笑着摇头:"我才不哭呢。"


        

今天是她结婚的大日子,她才不会哭呢。


        

棠晚吸了吸鼻子,目光从身旁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上扫过,然后定定的落在红毯尽头的蒋奚的身上。


        

不知想到了什么,她忽然小声的开口:"爸,我听说大哥跟二哥也想牵着我的手走红毯呢,是吗?"


        

这是在休息室的时候嫂子陶宁跟她说的。为此三个大男人还争执了好一番,最后还差点决定每个人都牵着走一趟,被文柔女士给拒绝了。


        

当然,不出意外的,他们家太上皇棠德厚同志赢了。


        

"我是晚晚的爸爸,晚晚出嫁,只能我来牵,你们想也不要想!"棠德厚同志当时气贯山河,不容拒绝的直接拍案:"自己生去,跟我抢什么抢!"


        

棠晚当时听到的时候快笑死,此时再想起来还是忍不住上扬的嘴角。


        

她想,她的那两个哥哥可真是自不量力,跟她家老爷子争,怎么可能会赢。


        

听着女儿的笑声,棠德厚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得意的说:"谁让他们一个生了儿子,一个伴都还没有,一看就是孤独终老的命,以后都没得牵。"


        

棠晚忍俊不禁,一会哭一会笑的,等她被牵着手站在蒋奚的面前,对上未来老公望过来的目光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她担心自己的妆是否花了。


        

棠德厚的脸上恢复了罕见的严肃和认真,握着棠晚的手没松开,看着眼前的蒋奚,开口:"我棠德厚这一生就晚晚这一个女儿,虽然我很不愿意,但是现在不得不把她交给你。"


        

话虽是这样说,可是握着棠晚的手依旧没有松开。


        

蒋奚也没催,而是站在原地认真的开口:"爸,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让晚晚受任何委屈。"


        

"现在说的都不算,得看你以后的表现。"棠德厚说完顿了顿,低头看着棠晚:"晚晚啊,虽然你嫁人了,可以后要是过不开心,就打电话给爸爸,我接你回去。"


        

"放心,爸养得起你,再不济,你还有两个哥哥呢。"


        

棠尧东坐在一旁听到这话,手指轻敲了一下手里的酒杯,对对面的棠景同笑着说道:"我觉得我们两出生的唯一用处就是为了那丫头,不然平时咱爸都想不起来他老人家其实还有两儿子的。"


        

文柔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闻言瞪了他一眼:"就你会贫,你妹妹都结婚了,你什么时候给我


        

领个媳妇回来。"


        

棠尧东收回视线,逗了一下她怀里的棠宝,笑道:"妈,你说这话让大嫂怎么想?有一个还不够,还想要两个?"


        

文柔懒得理这混帐东西,目光一转,再次落向了前方。


        

另一边坐着的陈美玲看着不远处的一对新人,不住的低头擦拭眼角的泪水。


        

蒋康义握着妻子的手,笑着说:"这么好的日子,哭什么呢?"


        

"我高兴。"陈美玲眼中含着笑:"我以为我们奚奚……真好,真好啊。"


        

棠德厚老同志总算是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棠晚的手,然后握着女儿的手交到了蒋奚的手上。


        

"海城离J市不远,我知道你工作忙,可再忙也要带晚晚常回家看看我们。"棠德厚看着蒋奚说。


        

蒋奚点头:"您放心,我会的。"


        

"你也别总顾着工作,晚晚现在有身孕在身,做什么都不方便,等我跟她妈走了,她身边就只有你了。"


        

"医院那边我已经排好时间,您放心,我会陪着她的。"


        

"还有。"棠德厚说着看了一眼棠晚:"我这个女儿从小就不让人省心,做事也向来没个什么轻重,还希望你能多多担待,不要冲她发脾气,耐心一点。她很好哄,只要讲道理,她都会听。"


        

"爸--"棠晚好不容易收回去的眼泪此时又有朝外涌的架势:"您说什么呢,我哪有不让人省心,我可听话了。"


        

说完看向蒋奚:"蒋医生,你说是不是?"


        

蒋奚帮她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笑着点头:"是。"


        

"好了,我也不多说了。再说你妈该埋冤我啰嗦了。"说完这句,棠德厚在两人交握的手背上拍了拍,然后转身坐到了妻子的身旁。


        

司仪举着话筒站在两人的面前,目光先是在两人的脸上扫了一眼,然后笑着开口:"很高兴今天在这里举行蒋奚先生和棠晚小姐的婚礼,也热烈欢迎今天到场的格外嘉宾,先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恭贺两位新人。"


        

棠晚站在蒋奚的面前,因为怀孕所以穿的是平底鞋。导致此时她只能仰着头看着眼前的男人。


        

在这之前,她从没觉得自己矮,可是现在,她觉得蒋医生好高啊!


        

蒋医生那么高,而她也不矮,所以他们两人以后的孩子肯定也不会矮!


        

在棠晚的无限幻想中,一旁响起了司仪的宣誓词。


        

"蒋奚先生,请问你愿意娶棠晚小姐为妻,一生只爱她一人,一辈子守护她,尊敬她,爱她,无论生老病死,永远不离不弃吗?"


        

听着司仪的话,棠晚目光定定的看向面前的男人,对上后者也正望过来的目光。


        

有那么一瞬间,不知是不是棠晚的错觉,她好像在对方眼底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怔愣,和茫然,可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快的好像只是她的错觉。


        

蒋奚的唇边带着笑,俊朗的五官深邃,还是那副不怎么爱说话,却又很认真的样子。


        

棠晚想。肯定是她看错了。


        

下一秒她就听到她家蒋医生低沉悦耳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我愿意。"


        

简单的三个字,让棠晚瞬间笑弯了眉眼。


        

司仪笑着把目光转向棠晚:"棠晚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蒋奚先生,一生只爱他一个人,一辈子依赖他,尊敬他,爱他,无论生老病死。永远不离不弃吗?"


        

几乎在司仪的话音刚落,棠晚就开了口:"我愿意。"


        

她话落,底下不约而同的响起了几声嘲笑声,棠晚不管,只看着她的蒋医生。


        

"现在请新娘和新郎交换戒指。"


        

伴随着司仪的话落,棠宝迈着小短腿端着用红绸布垫着的戒指走到了两人的中间。


        

蒋奚拿过其中属于棠晚的戒指,然后抬起棠晚的手,把那枚闪着耀眼光芒的戒指套入了她的无名指。


        

在这之前,棠晚都没见过两人的婚戒,这是蒋奚单独买的,棠晚还是第一次看见,戒指很简单,但是很漂亮,棠晚认出来,这戒指是什么牌子的,别看着小。但是很贵。


        

戒指套在了她的手上,尺寸刚好合适。


        

棠晚捏了一把棠宝的小肉脸,然后从他的手上拿过那枚属于蒋奚的戒指,动作认真的,很认真的,套入了她家蒋医生的手指上。


        

男士的戒指款式很简单,正面镶嵌了几颗很小的细钻,戴在蒋奚那从没有任何首饰的手指上。养眼而夺目。


        

真好看!


        

棠晚在心里夸赞。


        

"礼成,现在我宣布,蒋奚先生和棠晚小姐正式成为夫妻。"司仪说完笑着道贺:"恭喜蒋先生蒋太太,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这话刚说完,在底下一片热闹的鼓掌声和欢呼声中继续道:"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子了。"


        

棠晚的目光正定定的落在蒋医生手指上的戒指上,忽然听到这句,她反射性的抬头,正对上男人含笑的目光。


        

一回生二回熟,此时虽然两家的长辈都在台下看着,可是棠晚觉得自己不害羞了,甚至开始期待了。


        

可是这一次蒋奚却只是在她的唇上轻吻了一下,然后抬手把她抱进了怀里。


        

棠晚先是一愣,随后也笑着回抱住了他。


        

她抬手看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在头顶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最后在蒋奚松开他的时候,棠晚垫脚凑到男人的耳边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喊了一句:"老公。新婚快乐。"


        

虽然耳边哄哄闹闹,可是女孩清脆悦耳的嗓音却是很清晰,贴在耳边,然后顺着耳膜传到大脑。


        

蒋奚动作微顿,低头,对上棠晚眼底盛满的笑意,他也跟着笑了:"新婚快乐。"


        

然后揉了揉她的头发。


        

仪式走完,现场的宾客全都逮着了机会开始敬酒。


        

蒋奚。海城南雅医院的院长,虽然三十好几了,可却正处在男人的黄金年龄,这之前不知被多少人明里暗里的惦记着,现在结婚了,不管那些不甘的还是真心祝贺的全都举着最少一杯酒要敬;


        

而除开这些,就拿蒋奚这个身份来说,平时可没有这个敬酒的机会,今天遇到结婚,大伙儿可不得怎么高兴怎么来?


        

再看看棠晚那边,平日里的那些狐朋狗友虽然大多数都没邀请,但是一些玩的很好的却是都来了。


        

在他们这些人眼里,喝酒就跟吃饭一样,小意思,尤其还是在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


        

而棠晚怀有身孕,自然是一滴酒都不能喝的。


        

那怎么办呢?


        

当然是让亲亲老公代劳啊!


        

所以最后这一圈下来,才敬了一半呢,棠晚就开始心疼护犊子了。


        

"干嘛呢干嘛呢一个个的,蒋医生他做医生的,不能喝那么多,而且你们现在把他灌醉了,等会他怎么照顾我?"


        

几个科室的医生平时不敢开蒋奚的玩笑,这会儿倒是起哄起来:"就是因为他是医生,平时没机会敬他,连结婚的时候都不敬,那这辈子还有什么机会敬他?"


        

棠晚挡了好几次,也没挡住,蒋奚凑到她耳边说:"没事,我掺了水的。"


        

棠晚愣了一下:"不是吧?什么时候?"


        

她说着,就要凑过去闻他的酒杯。


        

"知道今天逃不过,让韩奕做的。"蒋奚把酒杯拿开:"你这样别人就都知道了。"


        

棠晚这才放心不少,又觉得蒋奚这样还挺少见的。偷偷的笑着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蒋奚说:"怕等会儿喝多了。"


        

棠晚一下子就听出了潜台词,他应该是怕喝多了,等会儿没人照顾她吧。


        

棠晚笑了起来,心里像是含着蜜糖似的。


        

"那我陪着你敬酒。"


        

她身上礼服在敬酒的时候已经换了,这会儿陪着蒋奚挨个敬。


        

敬了一圈,蒋奚怕她累,朝着她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棠晚觉得甜蜜,哪里会觉得累:"不用。没事。"


        

但蒋奚还是让她找个地方坐下了。


        

等这边的流程走完,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往家里走,关正齐他们要闹洞房,棠晚坐在车里:"你们真的要闹洞房?"


        

关正齐轻睨了她一眼:"你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你不上去?"棠晚问。


        

"我可不当电灯泡。"他说着看了一眼蒋奚:"反正红包也给了,我晚上还有约,就不打扰,撤了。"


        

说完冲两人挥了挥手,直接掉转方向盘离开了。


        

棠晚站在原地。看着关正齐离开的车尾,眼珠转了转,忽然开口:"我怎么觉得他好像有点不高兴?"


        

她说着转头看向蒋奚,狐疑的开口:"蒋医生,他该不会偷偷暗恋我吧?"


        

蒋奚:"……"


        

"怎么啦?"棠晚凑上前,笑弯了眉眼:"蒋医生吃醋了吗?"


        

对上棠晚眼底的调皮,蒋奚无奈的摸了摸她的头,牵着她的手朝一旁的电梯走去。


        

走了几步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棠晚脚下的高跟鞋。


        

棠晚抬头:"怎么了?"


        

"需要我抱吗?"


        

棠晚先是一怔,随后看向不远处的电梯,果断的点头:"要。"


        

说完,喜滋滋的朝蒋奚张开了双手。


        

虽然怀孕了,不过棠晚的肚子现在还不大,体重自然也不重,所以蒋奚抱的很轻松。


        

棠晚环着蒋奚的脖颈,心不知道为什么,跳得有些快。


        

从电梯出来的时候整个走廊都静悄悄的,听不到半丝声音,棠晚低声问:"蒋医生,他们不会是躲在里面吧?"


        

蒋奚脚步一顿,朝门口走去:"不知道。"


        

密码送棠晚回来后蒋奚就换了,此时腾不开手来,棠晚便偏头输入蒋医生的生日开了门。


        

门后一片漆黑,空气中飘荡着隐隐的玫瑰香味,棠晚顺着墙壁摸索开关。


        

下一秒"啪"的一声灯光大亮,可待两人看到眼前的景象后同时愣住了。


        

客厅还是原来的客厅,可是地上沙发上墙壁上、总之,凡事能落灰的东西上面都铺满了红艳的玫瑰花瓣,一眼看去,就好像身处在茫茫雪地看着一目的白。


        

"这个……"不知过了多久,棠晚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应该不是爸妈他们布置的吧?"


        

婚房是在早上蒋奚出门之后,两家的父母过来布置的。


        

可是,眼前这景象实在不应该是四位长辈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