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07章 蜜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而且不是别的医院,是陆薄川住院的那个医院的电话,蒋奚接了起来,站起身走到一边。


        

对方说:"陆总刚刚醒了一次,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蒋奚心里这才真的松快下来。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他挂了电话,站在那儿愣了一会儿,才转回身,一转身,就看到棠晚还在看着他。


        

蒋奚问:"怎么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蒋奚才想起来她刚刚说的是什么。


        

蒋奚到没觉得有什么,外科室的晕话可比这个厉害多了,但是他没觉得有什么,棠晚却不觉得,蒋奚说:"有朋友是件好事,如果你觉得不自在。我下次可以回避。"


        

蒋奚其实能看出来棠晚有时候在他面前的拘谨,他也能看出来关正齐和卫以蓝是她很好的朋友,朋友间说话自然是最随意放松的。


        

就像棠德厚和文柔口中说的:从小调皮捣蛋,别提有多皮了。


        

他不会让棠晚去适应他。


        

"我才不要背着你打呢。"棠晚扔了手机凑过来:"夫妻之间不能有秘密的,我要是打个电话都背着你,那你以后要是瞒了我更大的事怎么办?"


        

蒋奚顿了一下,说:"不会。"


        

棠晚嘀咕了一句,躺在他的腿上:"卫以蓝说不能相信男人的嘴。"


        

蒋奚抬手帮她理了理卷上来的上衣,没有去反驳什么,而是点头:"嗯,要有自己的判断。"


        

谁知他话刚落,棠晚翻了个身,面朝蒋奚,眨了眨眼,眸光晶亮的看着他说:"我相信你。"


        

蒋奚一顿,对上女孩眼底那份毫无保留的信任,一时间没有说话。


        

棠晚见状抓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又说了句:"蒋医生怎么可能会骗我呢。"


        

陈美玲跟文柔两人果然到了晚饭的时候才回来,棠晚看着两人交给佣人的东西,疑惑的问道:"妈,你们逛了一天才买了这么点吗?"


        

虽然正常来说,已经够多了,但是以棠晚对她们的了解,不应该才十几个袋子的。


        

果然--


        

"我们回来的时候把给你们买的东西都放在你们那了。你们等会回去了就可以看到。"陈美玲说。


        

"对了,太多东西了,放在客厅的话我怕等会你们回去给绊倒,所以都在客房。"文柔补充道。


        

这是买了多少?


        

棠晚看了一眼蒋奚,小声道:"蒋医生,我觉得照这样下去,我们得换个大一点的房子。"


        

蒋奚说:"没事。"


        

文柔喝了一口水,又说道:"蒋奚是院长,医院那么多同事还有病人什么的,自然都是要沾沾喜气的,所以我跟你妈买了喜糖,到时你过去别忘记带了,给大家分分。"


        

虽然没说买了多少喜糖,蒋奚却知道,肯定只多不少。


        

医院那么多人,让他挨个去发喜糖。


        

想着。他就有点头疼。


        

虽然如此,他却还是对文柔点头:"嗯,我知道了,谢谢妈。"


        

棠晚在一旁憋着笑,被她妈偷偷瞪了一眼。


        

吃完晚饭后,蒋奚被蒋康义叫去了书房,聊了一下医院的那个齐老先生的病情。


        

又说了一下陆薄川的事情,说:"医院那边已经来了消息,说人是醒过来了。"


        

蒋奚站着没说话,点了点头。


        

蒋康义跟棠德厚两人的那副画作已经被好生的包了起来,正被棠晚拿在手里把玩着。


        

"晚晚啊,等过几天我跟你爸就要回去了,这之后你就是大人了,凡事不能再任性,说话做事都要注意,不要……"


        

"妈我知道了。"棠晚撒娇的打断她的话:"你都说多少遍了,我耳朵都听的长茧了。"


        

做父母的,哪个不希望女儿能嫁个好人家,又有哪个不希望女儿嫁过来后在婆家能过的好,不要受委屈?


        

棠德厚跟文柔夫妻倆之所以同意蒋康义和陈美玲的提议从酒店搬到这里来,也是想来看看女儿未来生活的环境,以及亲家对女儿各方面的态度。


        

虽然在这之前,两人对于蒋奚的家庭以及父母就已经了解过,从各方面来看都是很满意的。


        

可那些毕竟都只是从片面的,有些东西还是得相处才能知道。


        

虽然如此,文柔也是担心以自己女儿的性格,离开了他们的身边会吃亏。


        

海城距离J市虽然不远,可到底坐飞机都还要两个多小时,要真要有个什么委屈,他们也不能第一时间知道。


        

总之,为了这个女儿,他们也是操碎了心!


        

"放心吧亲家母。我可喜欢晚晚的性子了。"陈美玲端着一盘水果走了过来:"你都不知道我们蒋奚从小有多闷,不爱说话,我跟他爸一直就想要个女儿。"


        

陈美玲说着笑看向一旁的棠晚:"现在好了,晚晚嫁到我们家来,那不就是亲生女儿吗?所以啊,这以后就把这当自己家,想吃什么想说什么都可以跟我说,不用觉得有任何拘束。"


        

"嗯嗯嗯"棠晚连连点头:"我肯定不会客气的。"


        

蒋奚跟棠晚两人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还早,夜晚的温度有点凉,不过抬头却能看到星星。


        

两人开车回到自己家的时候,棠晚却没上楼,而是拉着蒋奚围着小区散起了步。


        

棠晚的手被蒋奚握着放在口袋里,她走两步就想跳一下,可随后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又不得已忍住了。


        

"蒋医生。"棠晚转头:"你说我肚子里这小崽子才两个月呢,都说怀胎十月,还有八个月才能生,那这八个月我都得小心翼翼的,好可怜啊。"


        

最主要的是,还有八个月不能喝酒,不能出去玩,这才两个月,棠晚就有点要憋坏的架势,被她关在心底的那个贪玩的小人已经有了有了蠢蠢欲动的挣扎。


        

尤其在她每次以刷新朋友圈,看到那些人晒的各种吃喝玩乐的照片的时候更甚了。


        

这其中就属关正齐和卫以蓝更过分,这两人简直不是人,自己玩不打紧,还特意艾特她!


        

还有卫以蓝,好不容易回一趟国,也不说来陪陪她,这才第一天晚上呢,就不知道跟那些个野男人跑去酒吧鬼混了。


        

棠晚刚才就刷到一张她在酒吧的自拍照,身旁还有一个半裸着上身的腹肌男。


        

很明显就是故意秀给她看的!


        

幸亏他们两人没蒋医生的好友,不然她的一世英名就要毁了。


        

"不用担心。"蒋奚说:"过了头三个月爸妈他们就不会那么紧张了。"


        

说完顿了顿,又道:"你要是觉得无聊,可以去找你的那些朋友玩,回来的时候打电话给我,我有时间就去接你。"


        

棠晚听着双眼瞬间一亮:"我真的可以出去?"


        

蒋奚笑看着她:"当然。"


        

"……还是算了吧,我怕我控制不了我自己。"后面那句话棠晚说的很轻,说完有点懊恼的踢了一下脚下的石子。


        

蒋奚搂着她的腰防止她摔。看着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顿了顿,忽然说:"那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棠晚抬头:"什么意思?"


        

"国内也有很多风景好的地方,也都不远,你要是想去,刚好趁着这星期陪你去。"蒋奚说。


        

因为工作的性质,蒋奚会很忙,基本也抽不出什么时间。虽然棠晚从没抱怨过什么,可是蒋奚自己却很清楚,所以他想趁着这个星期多陪陪她。


        

棠晚停下脚步,把另一只手也伸入了蒋奚的口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蒋奚这会儿要比上午放松一些了,仰着头问:"我们这算是去度蜜月吗?"


        

"嗯。"蒋奚点头,难得的正经的开了句玩笑:"偷偷的。不让爸妈他们知道。"


        

"那就去……"棠晚歪着头想了想:"那就去W市吧,我想吃小龙虾。"


        

"好。"蒋奚点头。


        

两人当晚回到家之后就收拾了行李,定了票,是第二天中午的。


        

蒋奚休了一个星期的假,这几天他都不用去医院,虽然如此,第二天早上他却还是起的很早,开车去医院看了一下齐老爷子的情况。


        

唐英才看到了他立即走了过来:"师傅你怎么来医院了,难得的假期怎么不在家陪师娘?"


        

"等会就走。"蒋奚看着他:"这几天齐老先生那边你多注意点,有什么事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好。"唐英才点头,犹豫了一会忽然小声的开口:"师傅,齐老先生的家人刚走,他儿子想要给他转院,他的女儿不肯,还有其他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亲戚,直接在医院吵了起来。"


        

蒋奚闻言皱眉,不等他说话,唐英才再次开口,这次的声音更小了:"师傅,我看他们家的人都不是好惹的样子,齐老先生的情况很不好,到时候如果真的……我怕他们--"


        

"好了。"蒋奚沉着脸打断他的话:"这些都不是我们管的,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是。"


        

"我这几天都不在海城,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可以找苏教授。"


        

"是。师傅。"


        

蒋奚从医院离开回到家的时候棠晚已经守着行李箱穿戴整齐等着了,见到蒋奚回来,立刻开心的扑了过来:"蒋医生,我们走吧。"


        

"嗯。"


        

两人出发赶往机场,临上飞机的时候,棠晚才忽然想起来昨儿两位母亲给他们买的东西他们昨晚回去的时候忘记看了,都不知道买的些什么,至于那些喜糖。也只能等他们回来后再送去医院了。


        

W市的温度还要比海城低一些,刚下飞机在酒店放好行李,棠晚就迫不及待的拉着蒋奚出了门,正是下班的点,街上很是热闹,随便走到一家街上都能闻到空气中传来的小龙虾的味道。


        

棠晚来之前做了点攻略,拉着蒋奚进了一家评论很好的店。


        

她挺喜欢吃辣,可是蒋奚怕她吃坏肚子,而且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考虑,棠晚最后点了两盘蒜蓉和一盘清蒸,然后又为了养生,点了几个绿油油的青菜。


        

开餐前,棠晚对着满桌着的菜肴"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然后又拉着蒋奚的手自拍了一张,当然,镜头里只有她露了脸。蒋医生只露了一个肩膀。


        

她才不会把她的蒋医生给朋友圈的那些如狼似虎的女人看呢!


        

照片选好,配上文字:"我和蒋医生的小蜜月之旅第一站--W市!"


        

"发送。"棠晚说着收起手机看向一旁的蒋奚,笑眯眯的道:"蒋医生,久等了,开动吧。"


        

棠晚说完抬起双手撸了一下袖子,直接抓了一直虾就开剥。


        

奈何她虽然喜欢吃这玩意,可是却没有什么剥虾的经验--以前她懒得很,就算喜欢吃。可因为不想剥就直接选择了不吃。


        

所以,一只虾她折腾了好一会,最后才终于把尾巴上的那一块白肉弄了出来,可是形状却是惨不忍睹。


        

棠晚盯着手里的这只虾,半晌嘀咕了句:"被吃都没个全尸,委屈你了。"


        

说完,直接送入了嘴里。


        

边嚼边感叹,果然小龙虾还是本地的最正宗。


        

"蒋医生,我们吃完小龙虾就去C市吃火锅好不好?"棠晚忽然说。


        

却没想她话落,却被蒋奚直接拒绝了:"不行,火锅太辣了,你不能吃。"


        

"那点不那么辣的。"


        

蒋奚把手里剥好的虾肉放在棠晚面前的空碟子里,淡淡的开口:"不那么辣的这里也可以吃。"


        

"那怎么能一样,吃火锅当然要是去C市吃才有感觉啊。"


        

说完看着碟子里的虾肉,惊讶的转头:"你怎么剥的那么好看?你以前经常吃吗?"


        

蒋奚手里的动作一顿,随后又拿了一只:"不怎么吃。"


        

"那怎么会那么熟练?"


        

蒋奚看着她。顿了一下,欲言又止:"你确定想知道?"


        

对上他的目光,棠晚瞬间想到了什么,忙摇头:"不了不了,我不想知道,怪影响食欲的。"


        

说完抬手把碟子里的几块肉全送入了嘴里。


        

蒋奚端过一杯温水:"慢点,没人跟你抢。"


        

棠晚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谢谢老公。"


        

最后的一盘菜是一根根白白的像藕一样的东西,可却比藕要细。很脆很甜,还有一股酸酸的味道。


        

棠晚连续夹了好几根:"这个好好吃,叫什么名?"


        

"藕带,算是这个季节的特色。"蒋奚说。


        

"藕带,好吃,我们回去的时候给爸妈他们带一点回去吧。"


        

"这个要吃新鲜的。"


        

"那还是算了,下次让他们自己来吃。"


        

棠晚的胃口很好,而且有了蒋奚给她剥虾,她不再动手,只需要张嘴就行。


        

不过两人吃到一半,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喧闹。


        

"怎么了?"棠晚转头看去。


        

"好像是有人晕倒了。"不知是谁说了句。


        

"晕倒?"棠晚下意识看向蒋奚:"蒋医生,你要去看看吗?"


        

"嗯。"蒋奚脱掉手上的一次性手套,又用湿纸巾擦了擦之后站起身:"你在这等我,我去看看。"


        

"嗯。"棠晚点头,看着蒋奚起身朝前方的人群中走去。


        

估计晕倒的人情况很不好,棠晚甚至都听到了家属的哭声。


        

她坐了一会,又有点担心,到底还是起身走了过去。


        

是一桌靠门边的一家三口,晕倒的是其中的男的,三十多岁的样子,妻子抱着儿子在一旁哭的不行。


        

蒋奚正脱了外套蹲在地上给那男的做急救,店里的老板已经第一时间打了救护车的电话。


        

这里是市中心,入夜后店里的客人很多,此时围在一旁的人也很多。


        

"麻烦大家往后退,别挤在一起。"蒋奚一边给那人做心肺复苏一边头也不抬的喊着。


        

棠晚闻言目光四处一扫,见周围的人退是退了,却依旧围在一块,有好些人甚至直接拿出了手机开始录像。


        

她眉头皱了皱,费力的走上前喊道:"麻烦大家往后退一下吧,人命关天的大事,就别挤在一块了。"


        

蒋奚听到熟悉的声音,匆忙间扫了一眼棠晚瘦小的背影。然后低头继续手里的动作。


        

听到棠晚的喊声,店主忙招呼店里的服务员过来把现场围着的人都劝开了。


        

半个小时后,救护车过来,医护人员检查了男子的情况后快速把它抬上了救护车。


        

跟过来的医生是一个女的,上车前对蒋奚伸出手:"谢谢,急救很及时,你也是同行吗?"


        

蒋奚点头:"举手之劳。"


        

话落,就看到棠晚抱着他的外套等在一旁。


        

"不好意思。我老婆还在等我,失陪了。"说完,冲对方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听到他有老婆,女医生下意识转头看去,视线落在棠晚的身上,眼里又是惊讶又是失望。


        

怎么好看的男人都结婚了呢。


        

棠晚拿纸巾帮蒋奚擦额头上的汗,笑着夸赞道:"蒋医生刚才真帅。"


        

蒋奚失笑。从她的手里接过外套:"吃饱了吗?没吃饱的话……"


        

"我吃饱了,不过你肯定没吃饱。"棠晚说着从身后拿出一个打包袋:"所以我让老板给我们打包了,而且结账的时候老板说我老公很帅,不收我们的钱。"


        

这种意外情况自然是避免不了,如果刚才那个男人在店里死了,那么老板只能自认倒霉,而且这之后,这家店就算生意再好也会受到些影响。


        

所以对于蒋奚的帮忙,老板别提有多感激了。


        

蒋奚从她的手里接过打包袋:"那你给了吗?"


        

"当然给了,我是那种占小便宜的人吗?"南秋说着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我是刷你给我的卡。"


        

"嗯。"蒋奚问:"还想去哪?"


        

"我刚才听人说今晚欢乐谷有电音节,我想去那?"


        

"电音节?"蒋奚眉头微皱,下一秒开口:"那种地方太吵了,不安全。"


        

"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棠晚挽着他走到路边准备过马路:"所以我刚才趁那个女医生搭讪你的时候买了两张电影票,我们去看电影票。"


        

蒋奚无奈:"她没有搭讪我,而且她知道我结婚了。"


        

"是吗?"那女医生的小心思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红灯熄,绿灯亮,蒋奚牵着棠晚的手过了马路。


        

电影院不远,距离开场还有半个小时左右,这之前棠晚忽然想要吃面,蒋奚给她点了一碗,棠晚让他也点了一碗。


        

不过最后两碗面大多数都进了蒋奚的肚子。


        

看完电影出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九点了,棠晚打着哈欠,心里疑惑最近她怎么这么容易犯困,往常的这个点她别提有多精神了。


        

"困了?"蒋奚问她。


        

"嗯。"棠晚点头。


        

"那我们回去。"


        

"好。"


        

回到酒店棠晚困到不行,澡都没洗就爬上了床眼一闭就睡了过去。


        

可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却换了,而且干净舒爽,明显已经洗过澡。


        

棠晚揉了揉眼睛起床,蒋奚在客厅处理一封邮件,看到她立刻合上电脑起身:"饿了吗?"


        

棠晚点头,想了想问:"蒋医生,我衣服是你给我换的吗?"


        

"嗯。"


        

"那……"棠晚的脸有点红:"你也帮我洗了澡吗?"


        

"嗯。"蒋奚的神色很正常,可是棠晚却是红透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