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10章 出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医院最怕的就是这种颠倒黑白的事情,不管真假,经过媒体和营销号以及网友们的发酵,最后都会变成真的。


        

医院官方第一时间对外发了声明,详细的交代了齐老先生的身体情况以及治疗情况,病例,以及抢救的次数用药剂量全都一清二楚。


        

以齐老先生的身体状况换做任何一家医院都不可能会有更好的情况,而这段时间也只是花钱在吊着命而已。而之前的那次还算成功的手术,却也只是相对于能让他跟家人们过最后一个好年的成功。


        

这些不管是齐家还是医院这边都心知肚明,却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齐家还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医院,甚至还找来了媒体。


        

"我当时就说会出问题,那一家人为了齐老先生的遗产背地里不知道安的什么心思,现在人忽然死了,而且最后还没有我们的医护人员在身边。只能什么都由着他们说。"


        

"齐老先生死的时候,他见过的最后一个人是他的儿子,我看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蒋奚坐在首位,沉默了几秒开口:"有些话不能乱说,把记者赶走不能解决问题,齐老先生的主刀是我,我去解释。"


        

"师傅。"唐英才忙拦住蒋奚:"齐家人明显就是冲着你来的,他们要是……"


        

"没事,让医院全力配合调查。"蒋奚说着顿了顿,又压低声音说了句:"联系卫生局的人,如果齐家人认定齐老先生的死亡有异,让他们去找齐家人要遗体鉴定,不能让齐家人火化。"


        

"我知道了师傅。"


        

蒋奚没有直接去见那些记者,而是趁着这个机会,直接发声明召开了一个记者会。


        

与此同时,棠晚换了衣服跟卫以蓝两人来到了海晏。


        

关正齐看到棠晚,眉头当即狠狠一皱,对卫以蓝不满的说:"你怎么把她也带来了?"


        

"看她怪可怜的,她男人又不在家,不让她喝酒不就行了。"卫以蓝说着目光在场内扫了一眼,随后在吧台处一顿。眼睛顿时一亮。


        

她拍了拍棠晚的脸:"乖,姐过去喝一杯,你跟他好好玩,别乱跑哈。"


        

吧台处站着一个男人,一看就是卫以蓝的口味。棠晚冲她翻了一个白眼,转身垫脚在关正齐的头上拍了拍:"怎么,你这是不欢迎我?"


        

"哪敢啊。"关正齐无奈的叹气:"我这不是好几个月没在这里看到你了,一时间有点不习惯吗?"


        

说完他招过一服务生在二楼开了一间包厢,把之前在一楼订的卡座给退了。


        

棠晚闻言立刻不满了:"为什么退了啊,去二楼多没意思。"


        

"你可悠着点吧祖宗。"关正齐说完扫了一眼她现在已经明显看出凸起的小腹:"你要是在我这里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你男人交代?"


        

说起蒋奚,棠晚脸上的表情立刻有所收敛:"你们可千万别让蒋医生知道,不然我跟你们没完。"


        

"行了行了,上去吧。"关正齐说完。两人正要朝二楼走去,斜对面忽然走过来一个熟悉的人影。


        

"晚晚?"应彬惊讶的看着棠晚:"你怎么会来这里?"


        

"玩啊。"棠晚想也没想的开口,随后笑嘻嘻的打招呼:"应少,好久不见啊!"


        

看着面前女孩脸上灿烂的笑容,应彬眼底一闪而过的落寞:"好久不见。"


        

话落,目光扫过棠晚的小腹,先是一怔,随后快速移开目光,开口:"我朋友生日,在那边,我先过去了。"


        

说完,不等两人说话,转身走了。


        

"啧。"关正齐看了一眼棠晚,忍不住说了句:"你还真是没心没肺。"


        

"怎么说话的,我可喜欢我们家蒋医生了。"


        

"别开口闭口总是你们蒋医生的,收敛着点。"


        

"不行。"棠晚跟关正齐两人推开包厢的门后愣住:"这么大一个包厢,一个人都没有,你玩我呢?"


        

关正齐很是冤枉:"我这不是特意为了你考虑吗?"


        

"不用,我好的很,好不容易来一趟,不能喝酒就算了,还不能好好的玩吗?"棠晚说着大手一挥:"去把你朋友都叫上来,我去喊卫以蓝那个女人。"


        

棠晚说着下了楼,可是等她来到吧台处的时候却没看到人,连带着那个男人也不见了。


        

"不会吧,这么快?"棠晚惊讶的乍舌,正准备转身,一只手忽然搭在了她的肩上。同时一阵热气伴随着酒气朝她的耳畔贴来:"这位漂亮的小妹妹,能请你喝一杯吗?"


        

对方的声音一听就知道醉的不轻,棠晚灵巧的退开:"不好意思,我不喝酒。"


        

"不喝酒?"对方先是愣了愣,随后大笑了出来:"不喝酒,你来什么酒吧啊?"


        

说完抬手就又要朝棠晚搂来。


        

"不喝酒老娘来玩不行吗?"棠晚一脸嫌恶的转身准备离开,却被对方抓住了手腕。


        

而下一秒还不等她说话,一只手从她的身后伸了过来,一把握住对方的手。


        

"痛痛痛……"男人一阵哀嚎!


        

尹彬冷着脸看着他:"还不快滚!"


        

说完松开手,对方快速转身跑了。


        

应彬转身看向棠晚:"你没事吧?"


        

"没事。"南秋摇头:"谢谢你啊。"


        

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应彬见状下意识抬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你……"


        

棠晚低头看了一眼,眉头微皱。


        

应彬见状快速松开手:"不好意思。"


        

他目光定定的落在眼前的女孩身上,因为刚才被灌了太多的酒,虽然神志还保留着清醒,可是眼底却因为某些情绪而染上了丝许的猩红。


        

棠晚抬头看向他,无声的叹了口气,开口:"你玩吧,我先上去了。"


        

说完转身走上了楼。


        

卫以蓝在一旁目睹了刚才的这一幕,眼里一闪而过的兴味,立刻推开了面前的男人:"不好意思,有点事,失陪一下。"


        

说完起身跟了上去。


        

棠晚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八点多了,蒋医生都没有给她打过一个电话。


        

难道今天医院今天很忙吗?


        

这个点还没下班,也不知道吃饭没有。


        

卫以蓝从身后走了过来,一把揽住她的肩膀:"怎么,又在想你家蒋医生?"


        

棠晚收起手机把她推开:"离我远点,一身的酒味。"


        

"说的好像你不喜欢喝一样。"卫以蓝说着朝楼下看了一眼,笑着问:"刚才那个男的是谁,喜欢你?"


        

"应该是吧。"棠晚点头。


        

现在这个点还早,她要不要去买点吃的给蒋医生送过去?


        

"我刚才可是看到她英雄救美了,怎么,心动吗?"卫以蓝又问。


        

棠晚闻言无语的抬头:"你既然都看到了,就没想着过来管管?"


        

卫以蓝想也没想的说:"我这么熟悉你,你怎么可能被那些臭男人占便宜。"


        

"我现在是个孕妇!"棠晚提醒她:"肚子里怀着你未来的干儿子。你要是再这么不上心,我到时让他不认你。"


        

这威胁……


        

"好吧,为了我以后的干儿子,我勉强多关心关心你吧。"说完一顿,问:"看你这样子,别跟我说你想去找你家蒋医生了?"


        

"真聪明。"棠晚收起手机:"我先走了,你帮我跟关正齐说一声。"


        

"我说你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至于……"


        

卫以蓝话没说完,棠晚已经消失在了视线内。


        

棠晚抬手拦车,也不知道怎么的,平时那么多车,今天却一辆也拦不到。


        

"滴滴"


        

一辆骚包的跑车在棠晚的面前的停了下来,车窗降下,露出应彬的脸。


        

"上车。我送你回去。"


        

棠晚定定的看了他几秒没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刚才喝酒了。"


        

"喝了一点,很清醒,没事。"


        

棠晚拒绝:"谢谢,不过不用了,就算只喝了一点我也不敢坐。"


        

说完走到一旁继续拦。


        

听着棠晚的话,应彬的目光下意识看向她的小腹,顿了顿,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打开车门走向棠晚:"我叫了代驾,上车吧。"


        

说完不等棠晚说话又道:"如果在你拦到车前我的代驾先来,你就让我送你。"


        

棠晚:"……"


        

五分钟后,棠晚还是没拦到车,而应彬的代驾却是已经来了。


        

棠晚郁闷,现在的代驾效率都这么高的吗?


        

应彬拉开后座的门看着棠晚:"走吧,上车,你这么晚打车也不安全。"


        

棠晚闻言顿了顿走过去:"先说好,我现在要去医院找我老公,而且半路还要给他买夜宵送去,你确定要送我?"


        

应彬:"……"


        

棠晚见状笑了一声,转身就准备走,下一秒却是被身后的男人握着手腕摁进了车内。


        

路上路过一家酒店的时候棠晚然让司机停车。她进去打包了几个菜走了出来。正准备跟应彬说送到这就行了,她自己打车过去,却没想到应彬直接下了车,从她的手里把打包袋接了过去。


        

"快上车吧,不然饭菜该凉了。"


        

棠晚顿了顿,到底没说什么,坐了上去。


        

晚上的医院棠晚来过。都是静悄悄的,外面没什么人。


        

可是今天却不一样。


        

在车停在住院部门口的时候,棠晚还没下车,就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隐隐的争吵声。


        

这么晚了,谁在吵架?


        

棠晚提着打包的饭菜下车,想到了什么,又回身对车内的应彬道:"应少,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现在已经结婚了,而且不打算出轨,所以你可以换个对象追,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我的身上。"


        

"……"应彬受伤的看着她:"你其实不用把话说的这么直接的。"


        

"直接点好,我这不也是怕你浪费时间吗?"说完棠晚笑了笑:"谢谢啦,我先进去了。"


        

说完。转身头也不回的朝住院部走了过去。


        

棠晚刚开始以为是家属和病人之间的争吵,没想到走近之后却发现不是。


        

"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我知道你们蒋院长在里面,让他出来,他要是不出来我今天就不走了!"


        

"对,他以为他对记者冠冕堂皇的说了那番话之后就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了吗?就是因为他没有医德,玩忽职守才害得我女儿情况危急不得已转院。他倒好,带着自己的老婆到处去玩,这样的人凭什么当院长?"


        

是一对稍微上了年纪的妇人,棠晚看着他们觉得有点眼熟。


        

不过想到他们刚才说的话,棠晚眉头狠狠一皱。


        

他们说的是……蒋医生?


        

棠晚快速把手里的饭菜放在一旁,然后拿出手机给蒋奚拨去了电话,可是很久都没人接。


        

棠晚内心焦急,忙走了过去:"你们刚才在说什么,蒋医生怎么可能玩忽职守,是不是你们搞错了?"


        

那男人没好气的转头:"你谁啊你?"


        

他身旁的妇人看到棠晚先是一愣,随后目光躲闪的移开,扯了扯丈夫的胳膊,小声开口:"我看今天也很晚了,我们先回去。明天……"


        

"晚什么晚,他们要是不出来给我们佩佩一个说法,我今天就不走了。"


        

"佩佩?"棠晚念着这个名字,忽然间想起来为什么会觉得这夫妻倆眼熟了。


        

前几天她来医院找蒋医生吃饭,期间无聊的时候在住院部外面的饮料售卖机前有看到一个小女孩,当时棠晚看那女孩盯着机器里面的饮料想喝却又没钱买的样子,棠晚二话不说给她买了一瓶果汁。


        

"谢谢姐姐。"女孩抱着果汁一脸欣喜的看着她。


        

"不谢。"棠晚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小朋友叫什么名字?"


        

棠晚以前其实是不怎么喜欢接触小孩子的。就连家里的棠宝每次也都是小家伙巴巴的过来粘着她。


        

而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肚子里的小家伙的影响,看着眼前的女孩,她内心莫名的多了股以前没有的亲切。


        

"我叫佩佩。"女孩笑着回。


        

"佩佩。"棠晚点头:"你现在是病人,这东西凉,你要少喝点知道吗?"


        

"知道了。"佩佩点头:"不过爸爸说我马上就要转院了,说是去很远很远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的钱,不用再担心没钱缴费了。"


        

"很远的地方?国外吗?"棠晚下意识的问了句。


        

"对,就是国外。"小姑娘开心的点头。


        

棠晚当时听到这里的时候一愣,还不等她问小姑娘得了什么病的时候,就见女孩的母亲过来把她带走了。


        

棠晚站在原地,看着女孩被她妈妈牵着走到一间病房前,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子,好像是不高兴的说了句什么,然后女孩的妈妈偷偷的往她这边看了一眼后走了进去。


        

想到这里,棠晚直觉这中间有点不对劲。


        

"你们是佩佩的爸爸妈妈,佩佩她怎么了?"棠晚一边问一边把手伸到了口袋里。


        

听到棠晚的话,男人话语一顿,警惕的看向她:"你认识我女儿?"


        

棠晚快速的在脑海中回忆着刚才听到的话,不动声色的开口:"我之前在医院见过佩佩,聊了几句,她说你们要给她转院。佩佩现在是出了什么事吗?你们这是……"


        

男人听完棠晚的话,当即狠狠"呸"了一声开口:"这就是一家黑心医院,听说他们院长前段时间结婚,之后就把手底下的病人全扔给了他那个没用的徒弟去度蜜月了。"


        

"你说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瓜娃子能会什么?让他给我女儿手术,这不是成心想要我女儿的命吗?"


        

也就是说是唐英才给佩佩动的手术?


        

那小子平时看起来听呆板的,可是棠晚却知道,他的能力却是很优秀。绝对能上得了手术台。


        

"佩佩现在怎么样了,我听说你们要给她送去国外治疗,国外的治疗那么好,她现在肯定没事了吧?"


        

"国外治疗当然好,我们佩佩现在……"男人话没说完就被身旁的妇人扯着胳膊给打断了。


        

棠晚上前一步:"据我所知,佩佩说你们其实没钱交手术费的,怎么会忽然有钱把她送去国外治疗?"


        

"你……"男人猛然抬头看向她。眼底闪过慌乱。


        

也就是这时,住院部里面走出来一个保安,看到棠晚后先是一愣,随后下意识喊了句:"院长夫人,您怎么来了?"


        

这平时棠晚听着怎么顺耳怎么好听的称呼,此时却让她暗叫了一声糟糕!


        

果然,下一秒就见那男人怒目看向她:"你胡说八道。你们是一伙的,你就是那个院长新娶的老婆?"


        

棠晚一听不乐意了:"怎么说话的,什么叫新娶的老婆,他就娶了我一个。"


        

话说完看着对方朝她伸过来的手,棠晚下意识转身就跑。


        

身后的保安也意识到了不对,快速的跑了过来。


        

"好啊,躲着不出来是吗?我就不信你们院长的老婆在我这里你们院长还能躲着不出来。"


        

听着身后追来的脚步声,棠晚低声骂了句,抬头间却看到应彬竟然还没走,正朝她这边快速跑来,棠晚想也没想,第一时间躲到了他的背后。


        

看着应彬把那男人控制住,棠晚在心里长松了口气,一边摸着自己的小腹在心里安慰了几句小崽子,嘴上对跑过来的保安直接开口:"立刻报警,告他们大半夜扰民,并且收人贿赂污蔑蒋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