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12章 变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棠晚看到这条消息先是一愣,随后想也没想的再次给蒋奚打了一个电话。


        

结果依旧是没人接,棠晚焦急的正想下车的时候,余光忽然扫到了什么,脸色一变。


        

只见酒店的斜对面,好几十个人手里拉着看不清字的横幅,一个个面色不善的朝着酒店门口走去。


        

棠晚定睛看去,一眼就看到了人群里一个熟悉的人影。


        

之前那个叫佩佩的爸爸,站在那些人的前面,嘴里高声的喊着什么。


        

棠晚忙打开车窗,下一秒激烈的声音覆盖住温和的晚风直接朝她的耳膜轰来--


        

"南雅医院,草芥人命!"


        

声音喊的很大,过路的人都忍不住看了过去。


        

棠晚面上一阵气血翻涌,拉开车门就走了下去。


        

可还没等她走到酒店的门口,就看到酒店里面走出来一批人,有老有少。三个两个正低声交谈着什么,而蒋奚就在这其中,正跟身旁的一个中年人在说着什么。


        

棠晚脚步一顿,随后一边快速朝那边走去一边再次拨通了蒋奚的电话。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一次,她看到蒋奚的步子一顿,对身旁的人说了句什么,然后拿出了口袋里的手机接听,"喂,晚……"


        

"别出来!"棠晚快速开口,"走后门,回去,别走前门!"


        

不等蒋奚开口询问发生了什么,下一秒外面的声音也传进了正往外走的众人耳中。


        

"蒋奚!"


        

人群中不知是谁大声的喊了一句,话落,一个还装了半瓶水的瓶子朝着蒋奚的方向快速扔了过去。


        

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从四面八方扔来。


        

"蒋医生!"


        

棠晚想也没想,电话都来不及挂断,握着手机就朝蒋奚那边跑了过去。


        

在这一瞬间,棠晚想到了肚子里的孩子,她知道这是很危险的举动,可是她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污蔑蒋医生。


        

呐喊的人群在瞬间围住了蒋奚,也把他身旁的其他人都给挤了出去。


        

可蒋奚还是在这瞬间听到了棠晚的呼唤,他下意识循声看去,却只来得及看到一张惊慌的小脸朝他跑来,在他反应不及的同时。扑入了他的怀里。


        

他被这力气撞得往后退了几步。


        

也是同一时间,阻挡了那些人扔过来的东西。


        

矿泉水瓶砸在了棠晚的肩膀上,冰凉的水倒了出来,顺着脖颈流入衣服里面。棠晚的身子轻颤了一下,然后闷哼一声,抱着蒋奚的双手再次紧了几分。


        

蒋奚眸光漆黑,感受着腰侧传来的力道,那么的紧,可却又那么的弱小。


        

他第一时间低头看向怀里的女孩,同时抱着她快速转过身。


        

可还不等他开口,怀里的棠晚已经抬起了头,额前的头发被打湿了一片,水珠顺着发丝滴落在睫毛上,像是一滴晶莹的泪水即将落下。


        

"蒋医生,你没事吧?"


        

她的眸子很亮,因为紧张而睁的格外的大。裹着浓浓的担心,晶亮的瞳仁里清晰的映出面前人紧绷的脸,薄唇紧抿成了一条直线。


        

她的眼里是满满的他,看不见其他。


        

周遭的声音仿佛在瞬间消失了,后背被扔了什么东西不知道。


        

蒋奚抱着棠晚的手臂不自觉的收紧,漆黑深邃的眸底在瞬间染上了什么东西,可在下一秒又消失无踪。


        

开口时,嗓音带上了一丝难言的哑,"我没事。"


        

话落,他一向冷静的面容上难得的浮现出了一丝显见的不悦,嗓音也在瞬间沉了几分,"谁让你跑过来的,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棠晚还从来没有见过他用这样的语气对自己说,先是一愣,可下一秒抱在蒋奚腰上的手指被什么东西砸中,一股粘腻冰凉的触感让她倏然抬头。


        

第一眼就对上了站在最前面的佩佩的爸爸,他的声音最大,"南雅医院,草芥人命,给我的家人赔命!。"


        

他喊一句,身后的人就跟着喊一句。


        

一旁有人叫来了酒店的保安,可却都被眼前的这些人给堵在外面。


        

酒店附近有人听到这边的动静跑来看热闹,然后纷纷举起了手机。


        

棠晚见状从身上掏出手机打开了什么,然后下一秒就要从蒋奚的怀里钻出去。


        

"别动。"蒋奚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棠晚的身上然后护着她朝人群外走去,同时拿出手机给谁打了一个电话。


        

"等一下。"棠晚抬手拨了一下额前湿淋淋的头发,从外套里钻了出来,"蒋医生,我不会让他们诬陷你的。"


        

女孩的嗓音清清脆脆,眸光晶亮又执着。


        

蒋奚目光微怔,正欲说什么的时候,就见棠晚在手机上打开了什么,然后把声音放到最大。举了起来。


        

"佩佩的爸爸,你看一下,视频里的人是谁?"她的声音不算大,手机的声音再大也抵不过身旁那么多人加在一起的。


        

可是手机里的视频很清晰,清晰到站在最前面的男人一眼就看到了里面的人,坐在病床上的一个小女孩。


        

"佩佩!"他惊讶的喊了一声,连带着呐喊的声音也停了下来。


        

他身后的人没人领头,没一会的时间也都弱了声音。


        

周围变得安静,视频里小女孩的声音就变得清晰起来。


        

"爸爸说我看病需要很多钱,可是我们家没钱,所以给我转了院。"


        

"那佩佩知道其实转院也需要钱的吗?这里的医院可比你之前住的要更好。"身旁有人问。


        

床上的小女孩想了想,随后疑惑的开口,"爸爸说有一个很好心的人借了爸爸很多钱,我说我长大后要赚很多钱还给那个叔叔,可是妈妈却说不用还。"


        

"不用还,为什么不用还?"棠晚接过小女孩的话,目光泛冷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因为那些钱根本不是别人借给你们的,而是直接给你们的。"


        

中年男人面露慌乱,随后怒不可遏的抬手想要打掉棠晚手里的手机,"你胡说,你……"


        

他的动作被蒋奚拦住,棠晚握着手机快速往一旁挪了挪。


        

"你收了别人的钱,他们让你诬陷南雅医院,诬陷蒋医生。"


        

棠晚的声音很大,说着看向他身后的其他人,"你们这些人嘴里骂着南雅医院,可实际上其实压根连南雅医院的门都没进过吧,都收了多少钱?让你们昧着良心在这里胡说八道。"


        

棠晚整个身子还被蒋奚护在身后,身上盖着蒋奚的外套,只露出一张在深色外套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白皙的小脸,以及那只握着手机举起来的胳膊,手背上还有黏糊糊的蛋液。


        

跟周围这些面露凶煞的男人相比,她是那样的弱小,小到他们这群人压感都没注意到她,在把跟蒋奚一起走出来的人挤到外围的时候,却让棠晚给跑了进来。


        

而此时,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身子里,却喊出了让人震耳欲聋的话。


        

听着周围的窃窃私语,中年男人面露慌乱。"你、你才胡说八道,大家不要相信她,她跟蒋奚是一伙的,他们是夫妻,她肯定会帮他说话。"


        

"是啊,蒋医生的确是我老公,我帮他说话怎么了?我说的是事实。"


        

棠晚扒着蒋奚的胳膊,一张小脸气的通红。举着还在播放的手机给他看。


        

"这视频里的还是你女儿呢,怎么你女儿不帮你说话?因为小孩子是不会说谎的,她不知道她的爸爸收了别人的钱,然后来恶意诬陷救了她救了那么多人的好医生。"


        

棠晚一字一句的说着,喘着气,要不是蒋奚抱着她的胳膊很紧,棠晚想,她恨不得走上前狠狠的踹那个男人几脚。


        

明明女儿那么可爱。那么乖,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爸爸!


        

这一会的功夫,酒店的保安已经挤了进来把那些人都控制了起来,蒋奚跟通行的人说了句什么,然后直接在身后的酒店开了一间房,把浑身狼狈的棠晚抱了进去。


        

当然,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


        

酒店门口的喧闹虽然结束的很快,可是过路的人拍了视频上传到网上的传播速度更快。


        

一时间,网上的舆论倒了方向,回想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众网友也不傻。


        

把齐家老爷子在南雅医院病故,齐家的大儿子却控诉医院无能害死齐老爷子的事情跟这次事件联系了起来。


        

然后齐家立刻成为了众矢之的。


        

这些棠晚还不知道,因为她的手机在进到房间之后就被蒋奚给收了起来。


        

蒋奚先给棠晚检查了一下身体的情况,确定除了衣服上的狼狈外没有其他的异常,脉搏有点快,是因为情绪激动导致的。


        

蒋奚进浴室拿了一条毛巾出来帮棠晚擦了擦头发,然后打电话让酒店送两套衣服过来。


        

挂断电话后,他触到棠晚冰凉的面颊,眉头皱了皱,开口:"进去洗个澡,衣服马上送来。"


        

他的声音带了一点不易察觉的温柔,可是眉宇却微微蹙着,给棠晚擦头发的动作也很温柔,可是薄唇却抿的很直。脸上看似跟往常一样平静的没什么情绪,可是再仔细看,却能发现那漆黑的眸底深处有什么东西正层层叠叠,来回的翻涌。


        

棠晚抬头看着他,因为刚才的激动面颊还泛着隐隐的红。


        

"蒋医生,你是不是生气了?"她很小心的问。


        

蒋奚的动作一顿,垂眸对上她的,"没有。"


        

"为什么这么问?"


        

他怎么可能会生气。


        

他只是忍不住在想。眼前的女孩,从小被父母保护的那么好,一点苦也没吃过。


        

而在她以后的人生中也应该一直这样下去的。


        

可是就在刚才,她却用那瘦弱的肩膀站在了他的面前,保护了他。


        

无惧那些凶神恶煞惹急了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的人,义无反顾的想要把他护在身后。


        

平时跟他说话的时候是一副软软糯糯的小女孩样,总是会拉着他的手蒋医生前蒋医生后的叫。


        

可也是在刚才,她用她那柔软的声音义愤填膺的指责那些人,浑身散下都散发着毫不掩饰的怒气,像一只气极了的河豚,恨不得上去狠狠的在那些人的身上戳一下。


        

而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一句:"蒋医生,我不会让他们诬陷你的。"


        

诬陷……


        

身处在医护这个职业,这么多年,蒋奚什么样的事情没见过。


        

对于这中间的一些门门道道,他比谁都清楚。


        

而这次的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因为对方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趁着结果还没出来的时候转移群众的关注点,然后掩盖掉那些不想为人知的事情。


        

如今的网络是一把双刃剑,舆论的风向怎么吹都是人为的,而在这底下又有多少双手在推没人知道。


        

所以,对于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身为当事人。蒋奚虽然表面什么也没做,可不代表医院的公关部门什么也没做。


        

对于这些事专业事情处理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的,至于外界对医院,对蒋奚的那些骂声也只是暂时的。


        

事情过去了,处理好了,解释清楚了,这件事也就过去了,会随着时间的淡化慢慢的在人们心中淡化。


        

当然,这次的事情的确闹的比较大,对医院的形象很不好。所以蒋奚才会在第一时间把手上所有的手术转给了其他的医生,为的就是在结果出来之前把影响扩到最小。


        

可是他没想到,眼前的女孩,挺着个肚子,什么也没说,想为他洗刷清白。


        

想到这里,蒋奚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心脏像是被人用力攥了一下然后松开,伴随着一阵不明情绪的疼痛,不等他弄清楚,就已经消失不见。


        

"你都不说话。"棠晚抬眸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而且脸色也不怎么好。"


        

刚才那样的情况,她一时冲动说了那么多话,棠晚想他会不会怪自己丢他的脸了。


        

"没有生气。"蒋奚摸着她的头,然后又用指腹轻触了一下她的眼角。


        

"当时的情况太乱。你那样冲出来很危险。"


        

蒋奚说,"下次别再这么冲动了,就算有事,也是我来解决,我来保护你,而不是让你挡在我的面前来保护我,知道吗?"


        

"知道了。"棠晚点头,可她又忍不住想,如果下次还有这样的情况,她肯定还是会第一时间挡在他的面前的。


        

门铃响了,是酒店送来的新的干净衣服,一人一套,都清洗烘干过。


        

蒋奚拿过那套女士的放进浴室,回身就见棠晚眼巴巴的看着他,坐在床上没动。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说完想到了什么,又道:"等洗完澡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


        

按照月份,也是到产检的时候了。


        

棠晚却是摇了摇头,然后朝他张开了手,"蒋医生抱我去。"


        

她衣服表面上的蛋液虽然擦了,却没擦掉,而他的身上也有,在室内热气的烘托下,带起一片蛋腥味,很不好闻,让棠晚有点反胃,细眉无意识的皱成了一团。


        

蒋奚走过来,看着她皱成一团的小脸,无奈的笑了一下,弯身把他抱进怀里,然后朝浴室走去。


        

棠晚眨着眼睛看着他,脑海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小脸有点红。


        

孕妇不能泡澡,只能淋浴。


        

蒋奚把棠晚放下,检查了一下脚下的防滑垫之后又不放心的交代道,"有什么事喊我,我就在外……"


        

他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棠晚忽然伸手拉出了他的衣摆。


        

蒋奚抬眸看向她,"怎么了?"


        

"我……"棠晚看了看他,然后又快速的垂眸看向脚下的地板。"我胳膊有点疼,蒋医生可以帮我洗吗?"


        

棠晚说完,立刻屏住呼吸,心脏也在瞬间"噗通"跳的厉害。


        

耳边一片安静,可这抹安静仅仅只是持续了一秒的时间。


        

下一秒就见蒋奚紧张的目光落在棠晚的肩膀上--刚被那瓶矿泉水砸到的地方。


        

"我看看。"


        

说完,他小心的抬手解开棠晚的衣服,露出右边的肩膀,果然看到那雪白的皮肤上有一块小孩巴掌大的淤青。


        

"不舒服怎么不说?"蒋奚问。


        

是他疏忽了。


        

蒋奚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本来就不是个能言善辩的人,很多东西,都是做得多说的少。


        

棠晚抬头看到他的表情,忙道:"我刚才没注意,其实也不怎么疼的,就是……"


        

未说完的话忽然消了音,棠晚看着蒋奚抬手,轻松的帮她把剩余的扣子解开,然后脱掉了外衣,露出里面的一件吊带小打底。


        

话是自己说的,可此时棠晚的目光顺着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落在自己的小腹上时,双颊的热气上涌,瞬间从脖子红到了脸颊。


        

虽然如此,她却是强装镇定的站在原地没动,仍由那双手给她脱掉了身上的打底,然后是里面的内衣。


        

蒋奚倒是很镇定,至少表面上看是这样的。


        

"淤青不大,等会出去我给你揉揉。"


        

他说完余光扫到面前女孩红艳的面颊和轻咬的下唇,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抬起一只手打开了墙上的花洒。


        

热水从花洒里淋下来,没一会的时间浴室内就被氤氲的雾气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