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16章 不在意,所以宽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棠晚没想哭的,可是在睁开眼睛,看到蒋奚的瞬间,她眼里的泪水就这么控制不住的溢了出来。


        

先是一滴,然后越来越多,泪水滑落进枕头里,然后消失不见。


        

不知是因为忽然梦到了以前的事,还是因为那个小八卦,这一哭就不可收拾,尤其当着蒋奚的面,棠晚哭的越发的伤心。


        

虽然如此,她却没发出声音,只是看着蒋奚无声的落着泪,一只手死死的攥着蒋奚胸前的衣服,好像是在跟谁较着劲。


        

蒋奚看的哭的满脸泪水的棠晚,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无措,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反应。


        

他有点反应不过来,睡的好好的人。怎么就忽然哭成了这样。


        

他有点手足无措的去擦棠晚脸上的泪水,然后抬臂把她抱进怀里拍着背。


        

"做噩梦了吗?"蒋奚只能想到这个可能。


        

棠晚却没说话,埋在他的怀里摇了摇头。


        

虽然如此,却还是听到从怀里传来的带着鼻音的抽噎声。


        

明明哭的那么伤心,可却又硬是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胸前的衣襟很快就被浸湿,温热的触感顺着布料贴在胸口上。


        

在这一瞬间,蒋奚无意识的紧了紧手臂,感觉胸口传来一阵很轻的疼痛,然后伴随着怀里女孩压抑的哭泣声而慢慢扩散。


        

像是无迹可寻,却又密密麻麻。


        

棠晚不知道哭了多久,声音抽噎的声音慢慢的小了下来。


        

感受到怀里的动静,蒋奚轻拍的动作微顿,然后把棠晚推开了一些,借着床头昏黄的光,视线落在她的脸上。


        

眼睛很红,鼻子也是红的,泪水干枯在脸上,又被新的覆盖,睫毛还在一颤一颤的,像是伤心了到极地,一时间停不下来,整个肩膀还在蒋奚的怀里一抽一抽的。


        

蒋奚心疼的把她被泪水沾湿的头发拂到耳后,又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轻声问,"没事了,都是梦,是假的。"


        

他虽然不知道她在梦里梦到了什么。可是能让她哭成这样,肯定是很伤心的事。


        

蒋奚不怎么会安慰人,此时看着棠晚,在脑子里用尽心思想了一圈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些好听的话。


        

在目光落在棠晚哭的红肿的双眼上时,下意识低头亲了亲,然后又亲了亲他小巧的鼻尖。


        

棠晚眨着眼睛看着静静的看着他,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脸,看着他眼底的温柔,不知为什么,她刚收住的泪水慢慢的又顺着眼眶溢了出来。


        

"蒋医生……"


        

棠晚很轻的喊着,嗓音带着鼻音和哑意,甚至还有她自己都没察觉的委屈,好不可怜。


        

蒋奚停下动作,指腹擦着她眼角的泪水,"嗯?"


        

棠晚一抽一抽的看着他,很想开口问:


        

蒋医生,你以前那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现在还喜欢吗?


        

蒋医生。如果我没有怀孕,你是不是不会娶我?


        

蒋医生,他们说你以前偷偷喜欢一个女孩很多年,都是假的对不对?


        

蒋医生,你喜欢的那个女孩,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蒋医生,你喜欢我吗?


        

蒋医生,你是不是一点也不喜欢我?


        

这所有的话,全多翻涌到了棠晚的喉咙口,可最后却都被她生生的咽了回去。


        

她不敢问。


        

亦或者说,是逃避去问。


        

棠晚抓着他胸前衣襟的手倏然收紧,含泪的眼眸楚楚可怜的看着蒋奚,吸了吸鼻子,开口:"蒋医生,你亲亲我好不好?"


        

蒋奚眸光微顿,看着女孩眼底的那抹化不开的伤心,他心口说不出的感觉,抱着她的手臂收紧,半响,他还是低头吻住了棠晚还带着咸意的唇瓣。


        

蒋奚的动作很温柔,抱着棠晚的手臂甚至考虑到她此时的身体状况,往下托住了她的肚子。


        

棠晚回吻着,感受着鼻息间男人灼热的呼吸,心口忍不住传来浓浓的酸楚和钝痛,让棠晚快速闭上了眼睛。


        

室内的温度逐渐上升,棠晚抓着蒋奚衣襟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松开了,然后……


        

在即将触到什么的时候,蒋奚的动作忽然一顿,抬手握住了她的手。


        

棠晚睁开眼睛看着他,双唇被亲的红艳诱人,带着泪水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眸中异样的偏执。


        

她挣脱开他的手,执着着,不肯退让,却再次被蒋奚握住。


        

"晚晚!"他的嗓音沙哑,呼吸比往常还要沉。


        

棠晚红着眼睛看着他,一只手被握住就抬起另一只手。


        

蒋奚没有见过这样的棠晚。一向冷静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慌乱。


        

"晚晚!"他再次开口,低哑的嗓音里带着某中压抑,"你现在还怀着身孕。"


        

棠晚目光定定的看着他,想到了之前卫以蓝跟她说的话,"你家蒋医生真的那么正人君子?一次也没碰你?"


        

棠晚当时听了后面色一片爆红,"你胡说什么呢,我怀着孕呢。"


        

"怀孕怎么了,除开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这中间是可以适当来一下,不要太过就行,不然真让你家蒋医生憋上十个月,你小心他被别的女人给勾走。"


        

当时棠晚听了不置可否,蒋医生才不会是这样的人。


        

可是此时看着蒋奚,棠晚却是认真的开口:"医生说可以的,小心一点就行。"


        

她说的很认真,可是因为刚哭过,整张脸都显得是那么的可怜,像是被谁欺负了。


        

可也正因为这样,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蒋奚漆黑的瞳仁在瞬间变得更加暗沉浓厚。


        

半晌,只听他问:"谁跟你说的?"


        

棠晚想也没想的回:"曹主任,他说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中间可以的。"


        

另一边正苦兮兮值夜班的曹主任忍不住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暗自疑惑,谁在骂他?


        

可以什么?


        

蒋奚从没有像此时这样觉得呼吸沉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不知道平时乖乖巧巧的女孩今晚是怎么了,明明以往亲他一下都会脸红到不行的人,今晚却能说出这么胆大的话来。


        

棠晚的眼里还带着泪水,映衬着那乌黑的眼珠越发的明亮璀璨,而此时就这样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他,眼底甚至还带着眸中让他呼吸困难的期待。


        

半晌,只见蒋奚拉下棠晚的手,严肃的说:"他在胡说八道,你别听他的。"


        

说完,他帮棠晚拉上被子盖好,想了想,又说了句:"你现在身体不方便。"


        

是她身体不方便,还是他不想。


        

棠晚眼底闪过难隐的失望,强忍住心脏处传来的疼痛,她收回视线,垂下头,"哦。"


        

蒋奚看着她,眉头皱了皱,潜意识里觉得要说些什么,可最后到底只是抬手摸了摸棠晚的头,然后转身进了一旁的浴室。


        

棠晚拉过被子盖住脸。听着从浴室传来的淅淅沥沥的流水声,她再次忍不住哭出声。


        

他就那么讨厌她,宁愿躲到浴室去也不想碰她!


        

以前,棠晚以为是自己没有魅力,所以吸引不了他,还一度傻兮兮的去问卫以蓝那么蠢的问题。


        

可哪里是她没有魅力,是人家心里早有了人,根深蒂固,她不可能走进去。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要让她那天晚上在酒吧遇到他,为什么要让他喝醉,为什么要让他们之间有那么讽刺的一夜?


        

为什么,要让她怀上他的孩子?


        

如果没有这个孩子,她当初是不是就不会打听到他的消息,自然也不会主动找上门想让他负责,两人也不会结婚。


        

而她也永远不会知道,在他的心里,偷偷的藏着一个人。喜欢着一个人。


        

心脏的疼痛加上胃部的不舒服让棠晚的哭声一窒,缩成一团的身子即不可见的颤了颤,听着耳边的流水声,棠晚费力的从床上爬起来,轻声打开卧室的门走了出去。


        

陈美玲知道棠晚晚饭没怎么吃到时肯定会饿,厨房里的汤和饭一直还热着。


        

棠晚打开厨房的灯,拿了一个碗盛了一碗汤,就这样靠在琉璃台上小口小口的喝了半碗。


        

温热的汤液顺着食管流入胃里,很快就缓解了那股如灼烧般的不适。


        

汤很鲜,浓郁的汤汁冒着诱人的香味。


        

可是棠晚却没喝出任何的味道,她没有任何胃口,如果不是胃部实在饿的难受,她不会下来。


        

而且,就算她不为自己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


        

是啊,孩子是无辜的。


        

棠晚的动作很轻,喝完一碗汤,洗了碗后就上了楼,没有吵醒蒋康义和陈美玲他们。


        

而等她回到房间的时候,蒋奚还没从浴室出来,棠晚的目光在磨砂的浴室门上看了几秒,然后收回视线,上了床,盖上被子侧着身躺了上去。


        

翌日。


        

因为昨晚棠晚不正常的情绪,蒋奚担心,所以早餐后没去医院,而是留在家里陪着她。


        

可是一早上棠晚的情绪都很好。跟陈美玲有说有笑,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见蒋奚做到自己的身边,还疑惑的问了句:"蒋医生,你今天不去医院吗?"


        

"嗯,不去。"蒋奚说,目光忍不住落在棠晚的眼睛上。


        

因为昨晚哭的很,今早起来虽然其他地方看不出什么,可是眼睛的红肿却在向他证实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棠晚自然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的。握着遥控的手顿了顿,转头疑惑的问:"蒋医生,我昨晚好像做梦了,不过我记不清了。刚才妈说我的眼睛很肿,我昨晚哭了吗?"


        

看着棠晚眼底的疑惑,蒋奚眉头即可不见的皱了皱。


        

看她这样子,是不记得了?


        

几秒后蒋奚说,"哭了一会,应该是做噩梦了。"


        

"是吗?"棠晚点头,"难怪我觉得我眼睛不舒服呢。"


        

说完后怕的拍了拍胸部,嘴角上扬,"还好不记得了,我最怕做噩梦了。"


        

蒋奚看着她,眸光漆黑,没说话。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对了。"棠晚忽然想起了什么,转头看着蒋奚说:"卫以蓝还在国内没走。而且还买了房子,我想找她去玩几天可以吗?"


        

卫以蓝的确还在国内还没回去,只不过却没买房子,而是租的房子。


        

棠晚说完不等蒋奚说话,再次说道:"明天不是韩奕的爷爷的生日吗?你跟爸妈肯定都要过去的吧,我一个人在家爸妈肯定不放心,刚好有卫以蓝陪我。"


        

听着棠晚的话,蒋奚下意识皱了皱眉,问:"你明天不去?"


        

"嗯。"棠晚点头。苦恼的低头,"我这肚子不方便,去了也不能穿好看的衣服,还是不去了。"


        

正从厨房出来的陈美玲刚好听到棠晚的话,惊讶的走了过来,"晚晚,你明天不跟我们一起去啊?"


        

以蒋家跟韩家的关系,明天蒋康义和陈美玲的确是要过去的,陈美玲自然也是不放心让棠晚一个人在家,早就想好了带着她一起去。


        

而且说来,蒋奚跟棠晚两人结婚后都没怎么合体出现在公众场合,这一次,陈美玲也是希望蒋奚跟棠晚能一起过去,也好让那些人看看,之前的那些传言都是不存在的,也都过去了。


        

可她却没想到棠晚不去。


        

对上陈美玲失落的目光,棠晚开口:"妈,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我也不想跑,而且那些人我也都不认识。"


        

"那行吧。"陈美玲只以为棠晚现如今的身子越来越大,不想来回折腾,所以没再说什么。


        

一旁的蒋奚看着她,眸光深而黑,没再说话。


        

韩奕爷爷生日当天,棠晚在前天晚上就给卫以蓝打了电话让她过来接自己。


        

蒋奚一大早就去了医院,那边有点事。处理完之后直接去韩家。


        

蒋康义和和陈美玲是等着卫以蓝过来把棠晚接走后两老才出的门。


        

卫以蓝长期生活在国外,国内没房没车,去哪都不方便,所以找关正齐借了一辆开着。


        

一路上,从上车到现在,棠晚一句话都没说,目光落在窗外,不知在看什么,深情很是呆滞。


        

卫以蓝撇了她一眼,疑惑的问:"这么好的机会你不跟你家蒋医生一起去宣示主权,找我陪,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


        

她话落,棠晚垂眸了垂,没说话。


        

宣示主权?


        

棠晚忍不住想到了那天她硬拉着蒋医生去医院去发喜糖的情景,当时想着的可不就是宣示主权吗?让那些暗地里惦记着她男人的人趁早收了心思。


        

现在想来,当时的自己也不知道做对没做对!


        

"晚晚?"卫以蓝神经再大条也看出了棠晚的不对,正好红灯,她把车停了下来,转过头看着她,"你怎么了,跟你家蒋医生吵架了?"


        

棠晚收回目光看向她,笑着摇了摇头,"没有。"


        

"你这个样子可一点也不像没有。"卫以蓝明显不信。


        

棠晚唇角的笑容没有维持几秒,然后就消失了。


        

"蓝蓝。"她忽然开口喊了她一声。


        

卫以蓝脸色一变,搓了搓手臂,"你干嘛忽然叫的这么恶心,你每次这么叫我都没好事。"


        

说是这样说,可是卫以蓝的目光却是变得凝重,看着棠晚忽然想说什么,却听棠晚又道,"我好想喝酒啊。"


        

卫以蓝一愣,半天没说出话。


        

红灯转绿,身后传来催促的喇叭声。


        

卫以蓝有点烦躁的回头骂了句,然后发动车子。


        

"你别告诉我你家蒋医生出轨了?"


        

棠晚一愣,随后苦笑了一声,"没有。"


        

"那你干嘛这么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还想喝酒?你要是不怕到时候生出来一个四不像的小怪兽。你就去喝吧。"


        

棠晚叹息一声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还是算了。"


        

卫以蓝看她那样子急得很,"到底怎么了,既然不是出轨,那就是吵架了?"


        

"算是吧。"


        

卫以蓝忙松了口气,随后快速道:"吵架有什么大不了的,哪个夫妻不吵架。"


        

"不过我还真想象不出你家蒋医生吵架是什么样子的。"


        

蒋医生吵架的样子?


        

应该永远也看不到。


        

对于她这个不喜欢的人,他都能那么好脾气。那么的温和,温和的让她曾一度错觉的认为他应该是喜欢自己的,哪怕一点点。


        

可事实证明,也许是她想多了。


        

所以,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跟她吵架呢?


        

就算知道她去了酒吧,就算亲眼看到别的男人跟她拉拉扯扯,他也不会生气,甚至还会笑着跟她说。下次可以给他打电话让他去接她。


        

当时棠晚不懂,因为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都不会是蒋医生那样的反应吧。


        

现在她懂了。


        

因为不喜欢,所以自然就会很宽容。


        

棠晚在卫以蓝这里一连住了一个星期,就连陈美玲打电话过来问他为什么还不回去的时候,她甚至撒谎:"卫以蓝失恋了,最近情绪不好,我得陪着她。"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


        

只是,不想回去。


        

因为回去了就会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她怕到时自己会冲动的说出什么话来。


        

当时卫以蓝在一旁听了她的话,非常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我卫以蓝会失恋?全天下就一个男人了我卫以蓝也不会失恋。"


        

"话说你什么时候回去啊,就算吵架这都一星期了也该和好了,意思意思得了,你要是不好意思开口,我给你家蒋医生打个电话让他来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