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18章 他们说你不喜欢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棠晚刚走到楼梯的门口,就看到了正走上来的蒋奚。


        

后者自然也看到了她,只不过只是一眼,下一秒目光就落到了棠晚身后跟着出来的应彬身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应彬,蒋奚的目光定定的在他的身上停了两秒,漆黑的眸底有什么情绪闪过,可很快就平静的收了回来。


        

棠晚站在原地,看着不远处的男人,心口无可抑制的传来浅浅的疼痛,还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委屈。


        

这一个星期,她住在卫以蓝那,想让他来找自己,可又不想让他来找自己。


        

就像她想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就这么回去。


        

可每次在这种时候,心底深处就有个声音忽然冒出来,凉凉的问她:"不是很有出息吗?这么快就回去了?"


        

每到这种时候。她就控制不住的矛盾。


        

她好想好想蒋医生,想晚上被他抱在怀里,想告诉他,她在卫以蓝这里都没睡好,这里的床一点都不舒服。


        

可下一秒,她又忍不住想到听到的那个八卦。


        

明明是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网友,不知道从哪听来的谣言,只是随口一说,这要是换做别的事情,她肯定是看都不带看,绝对不会相信。


        

而这几天她也是这样告诉自己的,都是假的,为什么要相信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的话呢。


        

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心口那宛如蛛网般密密麻麻把她裹住的沉闷和疼痛。


        

就如同此时看着不远处的男人,她控制不住的朝他走过去,然后抬手,紧紧的抱住了他。


        

"蒋医生。"她委屈的开口,嗓音在瞬间带上了浓厚的鼻音,顺着男人心口的位置,像是一缕缕看不见摸不着的丝线般缠绕住胸腔里的那颗心脏。


        

蒋奚漆黑的瞳孔微不可查的轻颤了一下,下一秒就见他抬手,揽住了怀里的女孩。


        

应彬站在不远处,看着不远处紧紧抱在一起的男女,脸上没什么表情。半晌只听他很轻的笑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蒋奚放在他背上的手重了重,然后推开了棠晚。


        

低头,就看到女孩微红的眼眶和眼底的湿润,在察觉到他看过来的时候忙慌乱的避开了目光。


        

"吃完了吗?"蒋奚看着她问。


        

棠晚摇头。


        

蒋奚见状带着她回到了刚才棠晚出来的包厢。


        

直到进门,棠晚才忽然想起来此时应该在包厢里的应彬。


        

"我们……"她抬头想说什么,却在看到空空如也的包厢时一愣。


        

人不在。


        

走了吗?


        

正想着,她手机"叮"的一声响,是应彬发来的消息:"我有点急事先走了,你多吃点,单我已经买了。"


        

两人离的很近,低头间一眼就看到了手机上的内容。


        

他薄唇微抿,没说话。


        

棠晚收起手机,忽然觉得不知该说什么,想了想。抬头问:"你吃饭了吗?"


        

"没有。"


        

"那、一起吃吧。"


        

然后两人就沉默着坐在了餐桌前。


        

棠晚低着头,用筷子跟碗里的一只虾较着劲,可她用手都剥的惨不忍睹,更别说用筷子了,所以戳了半天也只是把那虾头和虾尾给戳开了。


        

不过,反正她也不想吃。


        

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刚才在电话里说要自己谈谈,是谈什么?


        

自己这么多天没回去,他肯定察觉到异样了吧?


        

就算没察觉,之前卫以蓝接的那通电话也露馅了。


        

可是,既然是要谈谈,又为什么不说话?


        

是觉得她很无理取闹,发现她一点也不懂事,想要跟她离婚了吗?


        

正想着,一块白嫩的虾肉忽然夹到了自己的碗里。


        

棠晚一愣,下意识抬头,对上了蒋奚正看着自己的目光。


        

"为什么不高兴?"他看着她问。


        

说完也不等棠晚说话,又用筷子把她碗里的那只惨遭分尸的虾给夹走了。


        

为什么不高兴?


        

棠晚一愣。


        

蒋奚低头,动作认真的处理着从她的碗里夹出来的虾,继续说:"我说过,有什么不开心和委屈都可以让我知道,不需要藏起来。"


        

他的声线很平静,继续道:"我知道孕妇的情绪起伏比较大,而这段时间医院也比较忙,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对不起。"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不高兴,可是他却直觉认为是他没有做好,所以第一时间到了歉。


        

他的态度很真诚,一字一句都说的很认真,可是棠晚听了却没半点开心,只觉得心口的那股酸涩直往鼻腔涌。


        

他再一次把剥好的虾肉放进棠晚的碗里,这一次,目光对上她的。没再移开。


        

"晚晚。"他喊着她,"要是你觉得我哪里做的不好,都可以跟我说,我不希望你躲起来一个人伤心。"


        

哪里做的不好?


        

怎么会不好。


        

哪里都做的好。


        

可正因为哪里都做的好,才会让她觉得哪里都不好。


        

看着男人脸上的歉意,棠晚垂眸,好一会才再次看向他。


        

"我……"她开口,嗓音却是带上了哽咽。


        

蒋奚定定的看着她,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棠晚的眼底忍不住再次湿润,那一堆的话到底还是被她尽数给咽了回去。


        

"我看到他们说我配不上你。"她的嗓音带着哭腔,伤心极了。


        

听着棠晚的话,蒋奚的眉头很轻的蹙了一下。


        

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理由。


        

他们?


        

他疑惑的皱起眉。


        

就听棠晚继续说:"我知道蒋医生很优秀,要不是因为我怀了孕,你肯定不会娶我。"


        

男人眉宇蹙的更深了几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很伤心。"


        

棠晚说着低下头,晶莹的泪水"啪嗒"一声落在了她的腿上。


        

听着面前女孩话语里抑制不住的哭腔,蒋奚的心脏很轻的缩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抬手把棠晚抱进了怀里。


        

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也不知道怎么去开口,只能手机手臂,再收紧。


        

棠晚的面颊贴在他的胸腔上,泪水沾湿了他胸前的衣服。


        

"蒋医生,他们说你不喜欢我,你喜欢别人。"棠晚一抽一抽的,说完忽然从他的怀里抬起了头,含泪的眸子定定的看着他问:"蒋医生,你真的喜欢别人吗?"


        

男人瞳孔的颜色暗了暗,音色有点不正常的问:"都听说谁的?"


        

"那些网友。"棠晚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就那些喜欢你的那些网友,他们说你一定不喜欢我。"


        

"……"


        

棠晚抬手紧紧的抓着他胸前的衣衫,"蒋医生,他们都是胡说八道的对不对,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蒋医生才没有其他喜欢的人对不对?"


        

她一遍一遍的问着,用无理取闹的口吻,像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执着的想要一个答案。


        

可是她话落,蒋奚却是沉默了。


        

棠晚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眼底的泪水也落的更凶了。


        

那些人都是胡说八道。都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那也都过去了,现在她才是蒋医生的妻子,名正言顺娶进门的老婆,还是他即将出生的孩子的妈妈。


        

所以,不管是真是假,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蒋医生以后都会是她的。


        

棠晚在心里一遍一遍这样的告诫自己。所以当听到蒋奚所"孕妇的情绪起伏比较大的"的时候,她就决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跟他回去。


        

至于这一个星期,就是她任性耍小脾气,因为孕妇的情绪就是不正常啊。


        

可是,她还是忍不住问出口了。


        

就在棠晚想说,没事,我就随口问问的时候。蒋奚开口了:"晚晚。"


        

他的嗓音有点哑,半晌才继续道:"我……"


        

看着他的目光,棠晚心里莫名一慌,直觉他接下来的话绝对不会是自己想要听到的。


        

所以,在他才说了一个字的时候,棠晚也不知道怎么的,拽着他衣襟的手忽然用力,把人往下拽了拽,然后吻了上去。


        

唇齿间传来淡淡的咸味,是她的眼泪。


        

看着眼前还沾着泪水的眼睫,蒋奚目光微垂,掩去了眼底一闪而过的复杂。


        

棠晚不知道他未说完的话是什么,或许知道,可她不想听。


        

没事的,以后的时间还那么长呢。


        

所以,不管在她出现之前发生了什么事,都不重要。


        

对,都不重要!


        

棠晚在心里再次强调了一声,然后松开了蒋奚。


        

"我没事了。"她看着他说,嗓音还一抽一抽的,"蒋医生,我们吃完饭就回去吧。"


        

说着她吸了吸鼻子,把心里的委屈说了出来:"卫以蓝家的床一点都不软,我都睡不着。"


        

蒋奚看着她。抬手擦掉她脸上的泪水,拇指的指腹轻轻的扫过她眼底的泪痕。


        

半晌,点头,"好,吃完我们就回去。"


        

这时,棠晚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曹主任。


        

棠晚疑惑的接听,嗓音还有点哑。"喂,曹主任。"


        

包厢外,关正齐一脸沉郁的转身,径直走到走廊的尽头,然后掏出了一根烟,点燃。


        

烟雾缭绕间一根烟很快点燃,在快要烧到手指的时候,他才摁灭在了一旁的垃圾桶上。


        

在一旁墙壁上"禁止吸烟"四个打字的映衬下,他再次摸出一根烟点燃。


        

只不过这次还没送进嘴里,就被从一旁伸过来的一只白皙纤长的手给夹走了。


        

关正齐不悦的转头看去,就见卫以蓝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指动作娴熟的夹着那根烟送入了自己的嘴里。


        

红艳的唇瓣含住烟嘴,吸了一口,然后缓缓的吐出一圈似梦似幻的青色烟雾。


        

卫以蓝撇了一眼墙上的标语,淡淡的说:"身为老板,要以身作则。"


        

关正齐的目光定定的在她的手上停留了两秒。然后收回视线。


        

"上星期韩家的老爷子生日,晚晚在你那?"他忽然问。


        

卫以蓝想了想点头,"是吧。"


        

那天棠晚特意跟她打电话让她过去接她的。


        

"那天蒋奚和蒋奚的父母都过去了,她怎么不去?"关正齐又问。


        

"我怎么知道。"卫以蓝顿了顿,又说:"那天她的情绪就不怎么对劲,闷闷不乐的。"


        

说完疑惑的抬眸,"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关正齐有点烦躁的吐了一口气,然后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卫以蓝把烟熄灭在一旁,没好奇的嘀咕:"莫名其妙。"


        

……


        

饭后,棠晚跟蒋奚回了家,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的情绪一直绷着,回去的路上,她在车上睡着了。


        

到家的时候,蒋奚没有叫醒她,而是停好车,然后动作小心的把她抱了上去。


        

不知道真的是家里的床太软,还是身边多了一个人,棠晚这一觉睡的很沉,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过来。


        

下楼的时候,竟然看到陈美玲正从厨房走出来。


        

"妈?"


        

陈美玲抬头,眉开眼笑的开口:"醒了啊,快来吃早餐。"


        

棠晚走下来,陈美玲端着一杯鲜榨果汁走出来放在她的面前。"我听听奚奚说你回来了,所以就过来看看,顺便买了点东西放在了冰箱。"


        

她说着在棠晚的对面坐下,"你都不知道,你不在家的这一个星期,他基本就睡在医院了,冰箱里什么都没有,简直是气死我了。"


        

棠晚去卫以蓝的这一星期。蒋奚有偶尔回来的,只是不是回陈美玲那边,而是回这里,拿点换洗的衣服,所以昨晚把棠晚直接带到了这里。


        

棠晚手里的动作一顿,笑着抬头,"医院最近很忙。"


        

"再忙也不能忘了媳妇啊。"陈美玲说着一顿,对棠晚解释:"对了,奚奚一大早接了个电话去医院了,看你没醒让我跟你说声,午饭会回来,然后带你去医院产检。"


        

对了,产检。


        

昨天曹主任给她打电话提醒他们要到产检的时间了。回来的路上蒋奚说今早带她过去的,现在看来是太忙改到下午了。


        

棠晚想了想说,"既然医院忙就不用让他特意跑回来了吧,我可以自己过去的。"


        

"没事,医院少了他不会破产。"陈美玲说,"他是孩子他爸,该他跑。"


        

棠晚抿了抿唇,看着陈美玲,忽然笑着说:"妈,蒋医生那么累,我会心疼的。"


        

陈美玲一愣,"你这孩子。"


        

虽然两人什么都没说,可棠晚一个星期没回来,陈美玲直觉夫妻倆肯定是闹了矛盾。


        

在来的路上她还担心呢,此时看到棠晚脸上的笑,她在心里松了口气,看来是她想多了。


        

想着,她笑着开口:"他没什么好心疼的,该是他心疼你。不过我这个儿子眼里一心只有工作,也没怎么喜欢过人。要是他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妈,妈帮你说她。"


        

棠晚正喝完一口粥,闻言手里的动作一顿,笑着抬头:"妈,你放心吧,蒋医生对我很好的。"


        

陈美玲点头:"也对,这孩子对自己喜欢的人真是好的没话说,我看了都……"


        

话说到一半才意识到了什么忽然止了音。对上棠晚含笑的目光,陈美玲眼底一闪而过的异样。


        

下一秒就见她掩饰的端过手边的果汁喝了一口,神色自然的笑道:"听说他昨晚一下班就过去接你了,你都不知道他有多久没准时下班了,跟他爸一个样子。"


        

"嗯。"棠晚笑着点头,"我们在外面吃了晚饭回来的。"


        

见棠晚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异样,陈美玲忙在心里松了空气。


        

同时忍不住在心里想,她怎么好端端的忽然说起这个了?还好没说漏嘴!


        

不管出自什么原因。陈美玲都希望棠晚能永远都不知道宋绾的事情。


        

棠晚笑着端起一旁的果汁喝了一口,鲜榨的橙汁,本该是很甜的味道,可是入口后她却没感觉到丝毫的味道。


        

握着杯沿的手指骨无意识的攥紧了几寸,在对上陈美玲看过来的目光的时候,棠晚对她笑了笑,然后低下了头。


        

对自己喜欢的人真是好的没话说。


        

棠晚直觉的肯定,陈美玲的这句话里的人不会是说的自己。


        

所以,会是那个女孩吗?


        

明明昨晚都已经想清楚了,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拒绝了蒋奚后面要说的话,同时也在心里把听到的那个八卦给删了。


        

就算蒋医生曾经真的有喜欢的人,那也是以前,谁还没个喜欢的人呢。


        

所以,她不在乎。


        

可是此时在听到陈美玲的这句话之后,棠晚却是控制不住的想:既然陈美玲都知道,那对方很可能都已经见过父母了。


        

既然都见过父母了,那就不算是暗恋了,应该是在一起过吧。


        

而且陈美玲也不是那些难搞的婆婆,刚才的话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语气,自然不会有什么婆媳矛盾。


        

那为什么蒋医生没有跟她在一起呢?


        

棠晚连喝了好几口粥,动作快而乱。


        

棠晚,你有完没完啊,别再想了。


        

都不重要,不管真的假的都过去了。


        

你不是都跟着蒋医生回来了吗?不是都决定以后都不再提了吗?


        

棠晚在心里一遍一遍的重复,像是要给自己催眠,可下一秒却又忍不住恍然--


        

原来,不是假的,真的有这么个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