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27章 孩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棠晚也不知道自己这晚上到底喝了多少酒,可就是醉不了,生平第一次,她有点烦自己的酒量为什么这么好。


        

可是没醉,胃里却一阵翻江倒海。


        

包厢自带的有卫生间,可是里面有人了,不得已,她只好捂着嘴跑出了包厢。


        

走廊内很安静,偶尔能看到拿着手机从包厢里走出来打电话的人。


        

棠晚按着指示找到了卫生间,刚进去,就把今天吃的东西全都给吐了出来。


        

棠晚靠在隔间的墙壁上喘着气,意识明明是清醒的,可是脑中却一片空白,不知道想什么,不知道该想什么。


        

本来想着喝酒好像没怎么想吐,却没想到现在还是都给吐了出来。


        

肚子空荡荡的,里面什么都没有,想吃东西,却又不想吃东西。


        

棠晚不知道自己在里面站了多久,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脚步声,有两个人走了进来。


        

"蒋老师好帅啊,之前刘主任还说今天都聚餐蒋老师不会来,没想到不仅来了,竟然还跟我们一起来唱K。"


        

"我看蒋老师的确不像是会喜欢这种场合的人,你没看他就算来也只是坐在那,都不怎么说话的,我都不好意思过去找他说话。"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过我本来以为蒋老师不喝酒的呢,可刚才看着他拿着手机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看起来心情好像有点不好,然后我竟然看到他喝酒了。"


        

棠晚站在里面,因为听到熟悉的姓氏,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


        

可下一秒却又忍不住笑了笑。


        

在想什么呢,这世界上同性的人多了去了,他怎么会在这里呢?


        

想着。她打开门走了出去,走到洗脸池边洗了手,也洗了把脸,然后走到了一旁烘手。


        

说话的是两个女孩,看起来很年轻,正在一旁补妆,看到棠晚出来时朝她这边看了一眼,下一秒就收回了目光继续说: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看到孙微莉没有,那一双眼睛恨不得贴到人家的身上去,衣服也穿的搔首弄姿的,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个女人。"


        

"行了,你小点声,让人听到就不好了,人家可是主任,我听说她还跟蒋老师在一个项目组呢,多近水楼台啊。"


        

"近水楼台有什么用,我可是听说蒋老师可是结了婚的,儿子都有了呢,我们也就看看,别想了。"


        

"结婚了啊?太可惜了,为什么那么好的男人都结婚了。"


        

"行了行了,快走吧。"


        

棠晚的双手被烘的暖呼呼的,可却忘记了拿开。


        

刚才颜何说他在外面碰到了医院的前辈,从别的地方来的,很年轻,还有什么项目组。


        

刚才这两人不会就是颜何口中医院聚餐的同事吧?


        

如果是的,放康医院,蒋老师,一个儿子……


        

棠晚愣愣的站在原地,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会是……他吗?


        

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打断了棠晚的思绪,拿出来一看,是应彬。


        

"喂。"


        

"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


        

"没事。"棠晚一边说着一边朝外走去。


        

却没想刚走出洗手间,就看到了不远处正朝这边走过来的颜何。


        

棠晚收起手机走过去:"男洗手间在那边呢,你走错了。"


        

颜何看着她:"没有,我是来找你的。"


        

棠晚一愣:"啊?"


        

"我看你今晚好像不舒服,后面还喝了那么多酒,出来好一会了一直没回去我担心你出了什么事。"棠晚笑了笑:"我能出什么事啊,没事。"


        

颜何看着她明显不正常的脸色,皱眉:"你脸色很不好,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


        

棠晚在脸上摸了摸:"不用,这是粉底,我今天出门忘记涂腮红了。"


        

"啊?"颜何愣了愣,目光定定的在棠晚的脸上看了好几秒,才微皱着眉开口:"我还是送你去医院看看吧,我们医院离这里很近的,不到十分钟,你要是不舒服千万别强忍着,我……"


        

"不愧是医生啊。你这是职业病,得治。"棠晚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真没事,谢谢了啊。"


        

说完正要走,前面的一个包厢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有点秃顶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似乎是喝多了,出来吐的。


        

然后抬头的时候就看到了颜何:"小颜?"


        

他先是一愣,随后摇晃着身子走了过来,在颜何的肩上重重的的拍了一下:"你小子,不是说有事吗?这就是你说的有事?"


        

他说完目光落在一旁站着的棠晚的身上,笑了笑:"原来是陪女朋友啊,怪不得呢。你这小子藏的够深啊,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可要请大伙吃饭啊。"


        

棠晚看着他喝的满脸红光的样子皱了皱眉,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解释:"我不是他女朋友。"


        

"什么?"他愣了愣,随后了然的笑了笑:"哦哦,我懂了,吵架了对吧,年轻人,吵架很正常的。"


        

说完,他忽然抬手,抓着棠晚的手放在了颜何的手上,然后对棠晚说:"小姑娘,我们颜医生人可是很好的,负责任,有爱心,最重要的是长的又好看,我们科室不知道有多少女孩惦记他呢,你可要看好啦。"


        

说完,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然后不等棠晚反应过来,对着两人就是"咔嚓"一声。拍了一张照。


        

棠晚面露不悦:"你干什么?"


        

"证据,到时发群里,小颜的这顿饭绝对跑不了。"


        

说完打了一个嗝:"不行,我忍不住了。"


        

说完,快速的朝着尽头的洗手间跑了过去。


        

棠晚已经第一时间把手收了回来,颜何看着她,道歉:"对不起,这是我们医院的刘主任,喝醉了,他刚才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算了。"棠晚摆了摆手,不知怎么忽然想到了刚才在洗手间里听到的那两个女孩的对话,她下意识抓头看了一眼一旁的包厢门。


        

刚才那个刘主任出来的时候门被关,此时看去可以看到包厢里面的一大块情景,以及从里面传出来的歌声。


        

还有多人的闹哄声,声音太杂了,自然是什么都听不出来的。


        

想到这里,棠晚忽然愣了愣,然后快速的收回了目光。


        

她在想什么啊,怎么感觉都魔怔了呢。


        

就算一样姓蒋,一样是医生,这能代表什么?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蒋奚真的在里面,她现在以什么理由进去找他?


        

说:"嗨,我刚好路过,所以进来跟你打个招呼。"


        

还是说:"我听说有个姓蒋的医生,所以进来看看是不是你?"


        

想着,棠晚很是烦躁的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收回目光,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包厢。


        

而也就是她刚离开没多久,半开的包厢门再次被人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男一女。


        

"蒋奚,你这就要回去吗?你刚才喝酒了吧,要不我送你吧。"


        

说话的是一个女人,虽然保养的很好,可是看起来也有三十开外的年纪了。


        

她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一头栗色的卷发,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一颗露出白皙的锁骨,再往下是女人引以为傲的事业线,下身穿着短裙,露出修长白皙的大腿,一双眼睛恨不得钉在眼前的男人身上。


        

她说完,转身就想回去拿外套,蒋奚率先开口:"不用了孙主任,我已经叫了代价,别扫了你们的兴。"


        

说完,他冲对方礼貌的点了点头,视线自始自终没有任何多余的打量,然后转身离开。


        

女人站在原地,看着蒋奚离开的背影,有点懊恼的叹了口气。


        

这时从身后的包厢里走出来一个人,正好看到蒋奚走进电梯的背影,一手搭在女人的肩膀上笑道:"我早跟你说了,没戏,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她话落,孙微莉收回视线,撩了一下耳边的头发,自信的开口:"只要是单身,我就不信我还追不到了。"


        

"行吧,祝你成功。"说完,两人转身走了出去。


        

马路边,蒋奚站在路边,微凉的夜风吹在他的脸上,吹散了他身上本就不浓的酒气。


        

路灯的光亮从头顶洒下来落在蒋奚手里的手机上,让屏幕里带着昏暗的照片好像在瞬间亮了几分。


        

是在包厢内,棠晚低着头正跟身旁的应彬低声说着什么,两人挨的很近,身旁还有其他人,可是两人的姿势却是很是亲密。


        

正是是卫以蓝不久之前发的朋友圈。


        

蒋奚站在路边。深谙的眸子盯着照片看了很久,然后抬手收了起来。下一秒只见他抬手从怀里摸出了一根烟,然后就这么站在路边抽了起来。


        

同时脑海中忍不住想起在这张照片之前,棠晚发来的那条消息:"我喜欢上应彬了。"


        

喜欢上……应彬了。


        

……


        

棠晚再回到包厢后就没了再玩的心思,却也没走,因为卫以蓝很明显还在兴头上。


        

颜何在回到包厢后没多久就被一通电话叫走了,听说是医院那边有事。


        

而在他离开没多久,棠晚的手机上就收到了一条好友申请消息。


        

棠晚盯着那条消息看了很久,到底还是点了通过。


        

庄胖子刚好在这个时候坐了过来,冲她挤眉弄眼:"晚晚,颜医生加你没?"


        

棠晚有点心累的看着他:"你给的?"


        

"他都找我要了,同学一场,我怎么可能不给。"


        

"我记得他跟我们不是一个班的。"棠晚说。


        

这点她还是能记得的,颜何高中的时候成绩很好,自然跟他们这些人不在一个班,自然也没有在之前的那个同学群。


        

可是今天的聚会他却来了,想都不用想是谁告诉他的。


        

对上棠晚的目光,庄毅心虚的摸了摸头:"我这不是觉得可惜吗?你看人家高中追了你那么多年没有得到回应,这么多年过去了,在听到你的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说要过来,他这份心思我这个班长都看不过去啊。"


        

棠晚无语:"庄胖子,你这班长还当上瘾了啊,都多少年了。"


        

庄毅"嘿嘿"笑了两声:"你不是说你离婚了吗?既然都离了,有好的条件的那就试试呗,而且颜何又不是别人,熟。"


        

他说着看向一旁的应彬,又小声道:"其实这个应少也不错,当然不管是谁都得看你。"


        

棠晚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觉得你可以考虑换个工作。"


        

"什么?"


        

"媒婆。"


        

"……"


        

棠晚跟卫以蓝两人是在快十一点的时候撤的,其实要是换做以前,他们不玩到凌晨肯定不会走人,可是现在,棠晚怕文柔担心,而且她也没什么兴趣再玩下去了。


        

而得知他们要走的应彬不管怎么说都要送她们,就算自己喝的烂醉如泥,也坚持跟着上了车。


        

一路上不停的找后面坐着的棠晚说话,司机坐在一旁看他那样子生怕他吐在自己的车上,全程一脸的紧张。


        

好不容易到家,卫以蓝跟棠晚两人打开车门下了车,正在棠晚转身跟司机吩咐把应彬送回去的时候,那家伙已经从副驾驶座上醉醺醺的下了车。


        

卫以蓝:"你怎么下来了,我们这里可不留宿男人。"应彬却是看也没看她,目光落在棠晚的身上,尽量让自己站直身子,认真的开口:"晚晚,再见,明天见,晚安。"


        

"……"也不知道他喝了多少,明天棠晚可不想出门,没回答,而是说:"快回去吧。"


        

却没想她话刚落,应彬像是忽然站不稳一样,整个人忽然朝她扑了过来。


        

棠晚后退了几步靠在了车门上,皱眉:"你干什么?"


        

说着就要去推他,可是却没推动。


        

应彬抬头看着她,呼出的热气带着浓厚的酒味。


        

下一秒就见他目光下移,落在棠晚的唇上,然后带着酒气的亲了下去。


        

"应彬!"棠晚面色一变,第一时间扭过了头,应彬的唇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一旁的卫以蓝也看呆了,没想到应彬会忽然来这一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下一刻空气中响起一阵清脆的巴掌声,棠晚想也没想的抬手给了他一巴掌。


        

棠晚的脸色很冷,看着应彬说:"清醒了吗?清醒了就转身上车。"


        

说完又对一旁的司机说:"把他送回去。"


        

说完,转身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屋内。


        

卫以蓝站在一旁,看着明显已经被刚才棠晚那一巴掌打的清醒过来的应彬,幸灾乐祸的摇了摇头:"你胆子可真大,知道上一下对她动手动脚的人怎么样了吗?"


        

应彬很重的吐出一口酒气,转头看着她,没说话。


        

卫以蓝悠悠的开口:"被晚晚套了麻袋揍了一顿,然后一个星期没来上学。"


        

说着顿了顿,看着他脸上的红印:"啧啧"了两声,说:"你这一巴掌算是好的了,不过我看你也没什么机会了。"


        

说完也没等应彬说什么,转身也走了。


        

应彬站在原地,看着棠晚离开的方向,他眉头紧皱,下一秒只见他抬脚用力的踢了一下脚边的轮胎:"艹。"


        

……


        

棠晚第二天果然没出门,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都没出门。


        

而在那天晚上之后应彬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不过都被她挂了。


        

而那份离婚协议,在她第二天醒来之后就直接在上面签了字,然后给蒋奚寄了过去。


        

文柔每天变着花样的给她喂各种吃的,可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棠晚越来越瘦。


        

无论棠晚怎么绞尽脑汁的想理由解释,最后还是被母亲带来了医院。


        

棠晚看着头顶的科室牌子直皱眉:"妈,你这挂的什么科啊?"


        

"你这段时间一直呆在家里也不出门,妈就想着你是不是心情不好。还想着……"文柔想到什么话语一顿,然后叹了一口气,再次道:"就只是让医生看看,要是没没什么事我们就回去。"


        

"对呀,看看呗。"卫以蓝在一旁说:"现在的年轻人看个心理问题不是很正常吗?我也给自己挂了一个号,想问问医生我一直不想结婚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棠晚:"……"


        

很明显,两人早就商量好了带她过来的。


        

棠晚想了想,说:"那你们别进去,我一个人进去就可以了。"


        

文柔皱眉,却还是点头:"行,我跟蓝蓝在外面等你。"


        

看着棠晚走进去,卫以蓝对文柔说:"放心吧阿姨,没事的,她就是一时间忘不了蒋奚,心情不好,心情不好自然就瘦了,不都说失恋减肥吗?就是这样。没什么大事。"


        

文柔却没她这么乐观:"早知道我当初就不该答应让他们结婚。"


        

大不了他们养孩子,也好过现在这样。


        

"真没事阿姨,这玩意需要个时间过渡,等时间到了就好了。"


        

卫以蓝话刚落,一旁忽然传来一道声音:"卫小姐?"


        

卫以蓝转头看去,只见是颜何,只不过今天的他身上穿的是一身白大褂。


        

她忽然想起来那天好像是听到过这人是个医生的,想着,卫以蓝笑着打招呼:"颜医生,真巧啊,这身可真帅啊。"


        

说着低声对文柔说:"阿姨,这人叫颜何,晚晚的高中同学,听说以前就追过晚晚,现在还喜欢。"


        

温柔闻言惊讶的朝颜何看了过去。


        

颜何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走了过来:"蓝小姐,是哪里不舒服吗?怎么来医院了?"


        

说着看向文柔:"这位是……"


        

卫以蓝:"晚晚的妈妈。"


        

颜何先是一愣,随后有点拘谨的开口:"阿、阿姨好。"


        

看着对方脸上的紧张。文柔笑着点了点头:"你好。"


        

颜何看了一眼两人身后的科室,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忙问:"是晚晚不舒服吗?"


        

文柔没说话,卫以蓝把他拉着走到一旁:"你不是知道晚晚离婚了吗?我也就不瞒你了,她这段时间心情很不好,阿姨担心,所以我们带她过来看看。"


        

颜何皱眉:"心情不好,吃东西吗?"


        

"吃吧,不过不多。"


        

颜何点头,转身对文柔说:"阿姨您别担心,不会有什么事的,让晚晚多出去走走,散散心。"


        

文柔:"她就是不肯出去。"


        

颜何:"这样吧,我今年的假都还没休,如果阿姨不介意的话,我到时带晚晚出去走走。"


        

文柔看着眼前的颜何,心里有点忧虑。


        

这颜何也是医生,蒋奚也是医生,都说触景伤情,要是晚晚看到他就想起蒋奚怎么办?


        

正想着,身后的门被打开,棠晚手里拿着一张单子走了出来,看到颜何愣了愣:"颜何?"


        

颜何:"晚晚。"


        

文柔看向棠晚手里的单子:"医生说什么?"


        

棠晚笑着举了举了手里的单子:"都说了没事,不过为了让您放心,我特意让医生给我开了一些药。"


        

文柔皱眉:"药?要没事的话这药吃了没事吗?"


        

"没事,对身体有好处的。"说完看向颜何:"颜医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刚好路过。"颜何还想说什么,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看着来电忙对晚晚说了句"不好意思"后接听:"蒋老师……好,现在就过去。"


        

见他有事,棠晚说:"你忙吧,我们去拿药了。"


        

颜何挂断电话看着棠晚,欲言又止。


        

棠晚问:"怎么了?"


        

"晚晚,我晚上不值班,可以请你吃饭吗?"颜何问。


        

棠晚一愣。


        

卫以蓝跟文柔两人站在一旁看着这边没说话。


        

棠晚看了一眼母亲,想了想,笑着点头:"好呀。"


        

见棠晚答应了,颜何很是高兴:"那我到时去接你。"


        

"嗯。"棠晚点头。


        

棠晚拿了药从医院出来,看着手里的袋子,转头对文柔说:"这下放心了吧妈,我一定不会忘记吃药。"


        

"你这孩子。"文柔笑了笑:"既然晚上有约会,那正好在外面,妈陪你去买几件衣服吧。"


        

"行啊。"棠晚想也没想的答应:"对了妈,我昨晚给大哥打电话了,让他在他公司给我安排一份工作。"


        

卫以蓝:"你要去上班?"


        

文柔也惊讶的停下脚步看着她:"怎么这么突然?"


        

"不突然啊。"棠晚说:"我本来学的就是设计,之前在国外还得过奖呢,我给大哥看过我的设计稿的,没有走后门。"


        

棠晚大学学的是服装设计,毕业回国之后跟关正齐鬼混的期间就开过一家工作室,不过后来被她转给了别人。不过她还有占股,这些文柔他们是不知道的。


        

只不过股份的红利被她定期给捐了出去。


        

而刚开始工作室人少,所以一切她都亲力亲为,可是后来工作室起来了之后,设计师人手多了,她也渐渐不管事了,到后来越来越懒索性就不去了。


        

而在那之后就遇到了蒋奚。


        

棠晚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有事业心的人,一向是钱够花就行,不会想着去挣更多更多。


        

所以这么多年她手里都没什么存款,在遇到蒋奚之前,她本来是想着跟关正齐两人再搞个什么的,不过后来有老公养了之后这个想法也就不了了之了。


        

文柔得知女儿要去上班自然是很开心的,这代表着愿意开始新的生活,而且还答应了晚上跟那个颜医生出去,看来把人带来医院是对的。


        

想到这里,她顿时放心了不少。


        

……


        

颜何进来的时候蒋奚正在打电话,电话那头似乎是家里的人。他便没出声,站在一旁等。


        

见蒋奚挂断电话,他这才拿着手里的资料走了过去:"蒋老师,这是那边近五年来所有孩子的情况,虽然这么多年一直有机构或者私人资助,可毕竟地方太过于落后,医疗设备都跟不上。"


        

蒋奚闻言点头,翻开资料看了起来。


        

边看边问:"我听说你申请了明年过去那边的医疗小组?"


        

"嗯。"颜何点头:"我大学的时候有参加过类似的活动。"


        

蒋奚点头:"有经验很好,这之后你帮孙主任把相关的资料备齐,最近几个月会先在周边的医院接收相关的患者,也会联系在那边的医生,仪器什么的也都会陆续运过去,不过一切还得等明年亲自过去看情况。"


        

颜何点头,一一记下,完事后想到早上从科室那边听来的事情,他忍不住问了句:"蒋老师,您明年也要跟着小组一起过去吗?"


        

他话落,蒋奚顿了顿说:"目前还没确定。"


        

正说着,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刘主任走了进来,看到颜何愣了愣,一边把手里的病例给蒋奚,一边笑着问他:"小颜,我刚才好像看到你女朋友了。"


        

颜何一顿:"刘主任,她还不是……"


        

刘主任摆了摆手:"行了行了,我不懂你们年轻人的乐趣。"


        

"对了,你刚才在微信上问我心情不好吃不下东西并且吃了就想吐该不会就是你女朋友吧?"


        

颜何:"……"


        

刘主任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了什么,忙拿出手机一边打开相册一边说:"我都差点忘记了,你这小子还欠我们一顿饭呢。"


        

他说完找到那天晚上拍的照片发到了一个群,艾特全体后摁下语音键说话:"各位注意了啊注意了啊,小颜同志脱单了,所以,今晚的晚饭有着落了。"


        

说完"咻"的一声发了过去。


        

与此同时,一旁蒋奚放在桌上的手机和颜何身上的手机都同时震动了一下。


        

颜何无奈。如果是真的他肯定不会舍不得请这顿饭。


        

关键是这人他还没追到啊。


        

而且……


        

"刘主任,这顿饭我以后请行不,而且今天晚上我有约了。"说到最后,想到棠晚同意了晚上出来跟他吃饭,他就控制不住的弯了嘴角。


        

也就是这时,一旁的蒋奚忽然开口:"这是你女朋友?"


        

颜何转头看去,对上蒋奚看过来的目光时倏然一怔,一时间竟然没说出话来。


        

其实他们科室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位从海城过来的主任虽然看着挺好说话的,可是他身上的那股清冷疏离的气质经常让人有一种不敢跟他说话的距离感。


        

不过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颜何却觉得蒋主任的人还挺好的。


        

而且对于蒋奚,他更多的是对他专业上的敬佩,自然也很尊敬,平时相处起来也很自然。


        

可是此时此刻,不知为什么,对上那双平静望过来的眸子的时候,他下意识感觉到一阵莫名的紧张。


        

"蒋主任也在群里?"刘主任惊讶的开口。随后又笑道:"哈哈哈那见者有份啊。"


        

他说话的时候,蒋奚的目光始终都落在颜何的身上没移开,见他没说话,又问了句:"照片里的女孩,是你的女朋友?"这次话落,刘主任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那个……"


        

"不是。"颜何开口,虽然不知道蒋奚为什么这么问,他却还是开口:"不过我正在追她?"


        

说完顿了顿,疑惑的问:"蒋老师认识晚晚?"


        

晚晚……


        

蒋奚的目光在瞬间有点恍惚,握着手机的手下意识紧了紧,然后收回了目光。


        

"嗯。"蒋奚点头,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异样,想到了什么,忽然看向刘主任,眸光复杂,问:"刘主任刚才在医院看到她了?""嗯。"刘主任点头,看向颜何,后者点头:"晚晚有点不舒服,阿姨和晚晚的朋友不放心所以带她过来看看。"


        

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却没想到颜何话落,就听蒋奚又问了句:"她心情不好,吃不下东西,吃了就吐?"


        

见蒋奚也认识棠晚,颜何想了想也没隐瞒,点头:"晚晚她……失恋了,这段时间心情不好,我想休几天假,带她出去走走。"


        

失恋了……


        

蒋奚低头,目光再次落在群里的照片上。


        

之前卫以蓝发的朋友圈,光线很暗,再加上棠晚低着头,所以没怎么看到脸。


        

而这张照片,虽然走廊里的光线也不亮,却要比包厢内好很多。可以清楚的看到照片里的女孩,下巴尖的似乎能看到骨头,虽然化了妆,却也能看出气色很不好,整个人一眼看去比出院那天还要瘦了。


        

照片的背景有点熟悉,好像是那天聚餐的地方。


        

也就是说,那天晚上,其实她也在那里


        

卫以蓝拍的照片也是在包厢里。


        

当时棠晚的另一边坐着的就是颜何,只不过只有一张侧脸,蒋奚当时看的时候没注意,只看到了应彬。


        

依稀记得,他那天还在包厢外面碰到过颜何,说了话。


        

想到这里,蒋奚深呼吸了一口气,身子后仰,靠在了身后的椅背上。


        

颜何和刘主任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办公室里很安静。


        

刚才母亲陈美玲打电话过来说收到了一份邮件。是从J市这边寄过去的,刚开始还以为是他寄的,直到看到棠晚的名字。


        

陈美玲没有打开,母子两人都知道邮件里面是什么。


        

其实之前在医院的那份离婚协议没有被打扫的阿姨扔掉,而是被蒋奚拿走了。


        

可在棠晚问他的时候,不知为什么,蒋奚默认丢了。


        

蒋康义和陈美玲对于他来J市的决定没有说什么,只是叮嘱他一个人在外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有时间多回去看看恩冕。


        

而对于来J市的这个决定,蒋奚其实也是临时决定的。


        

现在手上的这个项目的确是放康医院跟南雅医院在这之前就合作了,上次蒋奚来这边的时候还讨论过,只不过原先安排的人却是南雅医院的另一个教授,他没准备亲自过来的。


        

可是,他却过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蒋奚忽然坐起身,找到刚才陈美玲发过来的他存在相册的恩冕的照片。


        

小家伙现在快三个月了,刚开始从保温箱出来的时候身上都没什么肉,被棠晚抱在怀里的时候还是那么的小。


        

孙子早产,陈美玲本来就心疼的不行,现在爸妈还都不在身边,更是疼的不得了,跟保姆一起把小家伙照顾的很好。


        

小孩子也长的很快,身体各方面也没有什么问题,现在再看,脸变圆了,小胳膊小腿也有肉了,估计是陈美玲在一旁逗弄,小家伙看着镜头,笑的很开心。


        

黑亮的眸子弯成了一轮小月牙的形状,能从中看出棠晚的影子。


        

蒋奚盯着照片看了一会,然后上传到了朋友圈,什么也没说,只有一张照片,发了出去。


        

也就是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蒋奚收起手机抬头:"进。"


        

孙微莉推门走了进来,看着蒋奚,直接开口问:"蒋主任,晚上有时间吗?"


        

蒋奚没说,而是问:"有事?"


        

孙微莉说:"关于平福县畸形外加先天性心脏问题的孩童的案例我联系了之前在那边工作过一年的吴医生,吴医生今天晚上刚好有时间,所以我跟他约了在外面吃饭,一边吃一边聊天,如果蒋主任有时间的话可以一起去。"


        

这个吴医生蒋奚刚才就在颜何拿过来的资料中看到过资料。


        

闲着,他点头:"把时间地址发给我。"


        

孙微莉面上一喜,随后又忙收敛了表情,认真的说:"我这就发给你,那蒋主任我先出去了。"


        

"嗯。"蒋奚点头,下一秒手机震动了一声,是孙微莉发来的时间和餐厅地址,蒋奚看了一眼记下后就关了手机。


        

孙微莉走出办公室,在带上门的那瞬间,她脸上的笑容再也没收敛,愉快的笑了出来。


        

同科室的医生走了过来,见他这样,笑问:"成功了?"


        

孙微莉看了一眼身后的办公室门,把她拉到了一旁,这才笑着点头:"我晚上有约会,琪琪就辛苦你帮我值班啦。"


        

见她这么高兴,被换做琪琪的女人拿出手机打开朋友圈,把刚才蒋奚发的照片点开给她看:"你真的要给人孩子当后妈?"


        

孙微莉看着照片先是一愣,随后惊讶的问:"这是蒋奚发的?"


        

说完忙点开了自己的朋友圈,刷新后也看到这张照片,再次惊讶的道:"我看他以前从来都没发过朋友圈呢,看来他很喜欢这个孩子。"


        

说着,点开照片看了看,然后抬手点了个赞,同时还夸了句:"果然。基因就是好,长的可真可爱。"


        

"……"琪琪惊讶:"给人当后妈你还这么高兴啊?"


        

孙微莉抬头:"这有什么,反正我也不打算生孩子,他有一个孩子这不正好吗?省的我自己生了。"


        

"……"


        

"你好像想的挺远的,你们今晚是工作,约会谈不上好吗?"


        

"那有什么关系,等工作谈完吴医生走了之后不就只剩我们两个了?这不就能约会了。"


        

看着好友的盲目自信,琪琪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她觉得吴医生什么时候走蒋主任就会什么时候走。


        

……


        

棠晚本来是想着她自己过去就好,不需要颜何来接,不过对方坚持,她也只好把地址发了过去。


        

颜何自己开车来的,在跟文柔打了招呼之后,就带着棠晚出了门。


        

"我听卫小姐说你前段时间才出院没多久,饮食需要清淡点,所以就做主选了一家口味清淡的中餐馆,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棠晚坐在副驾驶座上,正低头无聊的刷着朋友圈。闻言手指顿了顿,说:"我都可以的,我什么都吃。"


        

说完想到了什么,转头看着他,问:"既然卫以蓝跟你说了我才出院的事,那想必你也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住院吧?"


        

颜何转头看了她一眼,点头:"知道。"


        

棠晚挑眉:"你不介意?"


        

颜何摇头:"这现在都什么年代了,难道离了婚生了孩子的就不能再结婚了?"


        

结婚是能结婚,但是……


        

棠晚收回目光,继续手上的动作,同时淡淡的开口:"你不介意,但你的父母会介意。"


        

谁曾想她话刚落,就听颜何想也没想的开口:"我父母很开明的,只要是我喜欢的,他们都会喜欢。"


        

棠晚:"……"


        

这真是油盐不进啊!


        

棠晚想了想,正准备跟他说清楚她跟他出来吃饭只是因为为了让父母放心,然后两人也算是同学。吃个饭也没什么时。


        

下一秒手里的动作倏然一顿,看着屏幕上的照片,棠晚的瞳孔在瞬间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