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35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在颜何拿着手机转身想去前台问问有没有看到棠晚离开的时候,余光间忽然看到了什么,转身看去,就看到不远处走廊尽头,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人。


        

是蒋奚和棠晚。


        

颜何脚下的步子陡然一顿,整个人也在瞬间僵在了原地。


        

……


        

棠晚感觉自己没喝醉,可是在被蒋奚抱出酒店的时候,她闭着眼睛,混沌的大脑让她一度感觉自己要睡过去。


        

蒋奚是坐的刘主任的车过来的,过来J市这边,因为很少有外出的机会,所以他在这边没有买车。


        

晚上的风很冷,棠晚身上虽然盖了蒋奚的外套,可是一阵冷风吹来,她还是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整个人往蒋奚的怀里拱去。


        

蒋奚低头看了她一眼。紧了紧手臂。


        

刚好一辆出租车过来,他抱着棠晚坐了进去,然后对前座的司机报了棠家的地址。


        

车内开了空调,可是却没蒋奚的怀里舒服。


        

棠晚被刚被放在座位上坐下,整个人就不舒服的"哼"了一声,然后想也没想的就寻着身旁的热源抱了过去。


        

一连串的动作让她身上的外套落了下来,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肤。


        

"别动。"蒋奚摁住她的手。


        

棠晚抬头看了她一眼,有点委屈的开哭:"……冷。"


        

她话落,蒋奚还没说话,前座的司机倒先开口了,"这还冷啊,那我把温度再调高一点。"


        

说完又道:"不是我说你们这些小姑娘,真是要风度不要温度,这天气穿这么少,以后老了可有得你受的。"


        

棠晚只听到有人说话,却没听到说了啥,整个头往蒋奚的怀里拱去,有点不耐烦。


        

司机很健谈,这话匣子一打开就没没完没了,看着蒋奚又说:"女朋友吧?作为男人虽然说是要惯着点,可也要管着点,不然以后心疼的可是你。"


        

蒋奚抬头,对上司机含笑的目光,顿了顿。点头,"嗯。"


        

司机得到了回应,更来了劲,一边开车,一边天南地北的各种唠。


        

棠晚感觉自己太阳穴一阵嗡嗡的跳,被耳边的声音吵的一阵不耐烦,迷迷糊糊的抓着蒋奚胸前的衣服从怀里抬起头,红着眼睛看了蒋奚半晌,忽然问了句,"你怎么在这里?"


        

说完低头看到了自己此时的姿势,脸上的表情僵了僵,然后不等蒋奚反应过来,手脚并用的就从他的怀里退了下去。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蒋奚看着他,眉头微皱。


        

几秒后只听他开口问了句,"醉了?"


        

棠晚呐呐的摇头。"我就喝了一点。"


        

怎么可能会醉。


        

是醒了?还是……不记得了?


        

意识到这个可能,不知为什么,蒋奚心里忽然有点失落。


        

好像连带着怀里的热源消失,有点冷,莫名想抬手把眼前的人抱回来。


        

蒋奚没说话,目光定定定落在棠晚的身上。


        

还好前面的司机中喋喋不休的讲到了他老婆生二胎时候的情景,导致气氛不那么尴尬。


        

棠晚抬手揉着眉心,闭着眼睛靠在车窗上,像是睡着了。


        

空调开的有点高,导致车厢内的空气有点闷,棠晚下意识的想透点风,所以把车窗降下了一点小缝隙。


        

下一秒车窗外的冷风"嗖"的一下吹了进来,吹在皮肤上,棠晚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整个人也冻的哆嗦了一下,快速把车窗升了上去。


        

然后,那件掉落在一旁的外套再次被蒋奚批在了棠晚的身上。


        

棠晚没说话,也没动,就这么靠着车窗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在她感觉要睡着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司机终于停下了话匣子回头对他们说:"到了。"


        

棠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就见另一边蒋奚下了车,然后走到她这边打开车门,抬手想把棠晚抱下去,却被棠晚阻止,"我自己可以走。"


        

棠晚扶着车门走下车,脚下不知踩到了什么,传来一阵疼痛,她这才发现自己没穿鞋子。


        

然后抬头间就看到她的高跟鞋被蒋奚拎在手里。


        

司机跟他们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走了,棠晚看了看鞋子。然后又抬头看向蒋奚。


        

其实她是想让他把鞋子还给她,她要进去了。


        

可是蒋奚却是理解错了她的意思,以为她要自己走,弯身把手里的鞋子放在地上,然后抬手我住了棠晚的一只脚。


        

"你、你干什么?"


        

棠晚有点失去中心,单脚在地上不稳的蹦了蹦,四周没有可支撑的点,只好抬手扶住了蒋奚的肩膀。


        

棠晚从来没觉得夜晚的风这么凉,鼻子痒了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而这一下的力道虽小,可她只有一只脚,又还是刚穿的高跟鞋,这一下连带着她整个人直接朝前扑去。


        

蒋奚快速穿好另一只起身一把抱住了她。


        

棠晚抬头,目光第一时间落在了蒋奚的薄唇上。


        

在这里,不久之前,她好像还亲过?


        

棠晚看着看着,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然后站起身站直身子。


        

"谢谢。"她说完顿了顿,又看着蒋奚问,"你要回去吗?"


        

蒋奚看着她点头,"嗯。"


        

棠晚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屋内,想着之前大哥跟她说过的话,顿了好半晌,忽然小声的开口:"我有点饿了。"


        

蒋奚看着她没说话。


        

棠晚见状又道:"今天是小年夜,我妈早上包了饺子,你要不……进去吃几个再走?"


        

他一个人在这边,这会回去不是回医院就是自己回家,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人。


        

到底是一个小团圆的日子,棠晚还是有点不忍。


        

半个小时后,棠晚洗了澡,裹着一块薄毯坐在沙发上,目光呆呆的落在厨房里男人的背影上,记忆在瞬间有点恍惚。


        

这样的一幕,让她瞬间产生一种错觉。


        

感觉她跟蒋奚,从没离过婚,之前发生的那些事也都不存在。


        

而他们现在,还是夫妻。


        

夫妻……


        

棠晚垂眸,目光落在面前泛着热气的茶杯上,愣了好半晌才断过来喝了一口。


        

棠德厚估计是得知老婆去了儿媳妇那,而女儿晚上又不在家。所以也跟了过去。


        

所以现在家里就她跟蒋奚两个人,很安静,安静的只能听到厨房传来的勺子喷在碗碟上的清脆声。


        

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蒋奚会回海城吗?


        

棠晚正想着,就见蒋奚包着煮好的饺子走了出来,对上棠晚抬头的目光,他开口问:"要不要辣一点?"


        

棠晚看着他,点头。"要。"


        

蒋奚把调好的酱汁放在棠晚的面前,然后递给她一双筷子。


        

文柔包的饺子皮薄肉多,有好几个口味的,没有分开,都混在一起。


        

虽然如此,却是能从外面那隐约的颜色猜出里面是什么馅的。


        

可是……


        

人却跟饺子不一样。


        

尤其是蒋奚这样的人。


        

棠晚想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可是看着他,她却什么都看不出来。


        

在刚才等待的时间里。棠晚努力的回想着自己是怎么从酒店出来、然后坐到车上的。


        

记忆虽然有点短片,可是却也没到失忆的程度。


        

比如,在走廊上抱着人亲的事情棠晚还是记得的。


        

还有,蒋奚也亲了她?


        

如果她的记忆没有什么问题的话,蒋奚的确是亲了她。


        

而且跟之前主动亲她的几次都不一样。


        

其实仔细想来,蒋奚也在婚礼的那天主动亲了她。


        

第一是因为周围朋友们的起哄,第二是婚礼的流程。


        

可无论是哪一次,棠晚都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今天那样的表情。


        

不知道怎么去说,可是却莫名的让棠晚忍不住去猜测,他为什么要亲她?


        

是因为跟她一样喝了酒?


        

还是因为,跟之前几次一样,她主动亲她的时候,他从来都不会去推开。


        

只不过这一次,在没推开的时候稍微的主动了一下?


        

可是他难道忘了,他们其实已经离了婚的?


        

早就已经不是之前那样亲密的关系了。


        

嘴里传来一阵怪味,棠晚一时间没有察觉出来是什么,所有的思绪都在脑子里的各种乱七八糟的猜测中。


        

忽然,她感受到一旁投射过来的目光,棠晚有点不安的动了动身子,有点散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面前盘子里的饺子上。


        

她知道蒋奚在看她,可是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看自己。


        

而且,他都不说个什么的吗?


        

让他留下来吃几个饺子,就真的吃几个饺子?


        

棠晚身侧的手紧了紧,嘴里的味道让她面部表情无意识的皱了起来。她反射性的抬手想要找水喝,下一秒杯子就已经递到了手边。


        

棠晚道了一声谢,直接喝了一大半。


        

喝完,对上蒋奚依旧看着她这边的目光,"你……"


        

她话没说完,就见蒋奚先开了口,"不是不喜欢吃茴香?"


        

"……什么?"棠晚愣了愣,然后反射性的低头看向自己面前碗里还剩一半的饺子。


        

茴香的馅!


        

她刚才吃的都是茴香!?


        

意识到这里。棠晚整张脸瞬间皱成一团,后知后觉的终于反应过来嘴里的那股怪味是什么,反射性的想吐,可是却早已被她给咽下去了。


        

棠晚皱眉看着蒋奚,"你为什么不提醒我?"


        

说完又端过水杯不剩下的水都喝了进去。


        

蒋奚看了一眼装饺子的碟子,说:"你已经吃了五个。"


        

刚开始蒋奚的确没注意,毕竟棠晚也没露出什么不对的表情。


        

而等她注意到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吃了好几个了。


        

"我……"棠晚想说她自己也没注意都吃的什么,张了张嘴,却有点堵气的把锅往温柔的身上盖,"妈也真是的,明知道我不喜欢吃这口味还包那么多。"


        

说着她放下筷子,嘴里的那股怪味让她瞬间就没了什么胃口。


        

蒋奚抬手夹了一个饺子放到她的碗里,说:"玉米猪肉馅的。"


        

棠晚看了一眼没动。


        

蒋奚抬头看了一眼时间,站起身。


        

棠晚见状忙有点急的跟着起身,"你这是要走了吗?"


        

"嗯。"蒋奚点头。"吃完早点休息。"


        

见他真要走,棠晚忽然有点恼了。


        

"你……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虽然说是他主动亲的他,可是他也亲了她。


        

结果现在这么淡定,什么也不说就要走是什么意思?


        

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


        

虽然说这之前棠晚也是这样想的,可是这种想法换个人,她却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听着棠晚的话,蒋奚脚步顿住,抬头看向她。


        

"酒醒了?"他忽然问。


        

"……我没醉。"


        

蒋奚闻言笑了笑。继续问:"那就是什么都记得,没有忘?"


        

没有忘,忘什么?


        

难道这话不应该是她问他吗?


        

不等棠晚疑惑,就见蒋奚再次开口,"我明早的飞机,回海城。"


        

回海城!


        

他要回去了!


        

棠晚心里一沉,再多的话在此时都像是一根刺卡在嗓子眼,什么也说不出来。


        

"有点事,不得不回去,是早就定好的。"蒋奚又说。


        

棠晚没说话,坐了下去,拿起筷子夹了一个饺子送进嘴里,结果牙齿一咬发现还是茴香的,也不知道母亲到底包了多少茴香的。


        

这么难吃的东西,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


        

棠晚想着,可是却没有吐出去。而是细细的咀嚼后吞进了肚子里。


        

见她不说话,蒋奚皱了皱眉,再次开口:"就算没有提前定,我也是要回去一趟的。"


        

他说着顿了顿,目光定定的落在棠晚的脸上,几秒后到底还是只说了句:"有些事,我需要跟爸妈他们说一下。"


        

说就说,为什么要跟她说?


        

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棠晚握着筷子的手死命的攥紧。好想站起身问,"你为什么亲我,是不是有点喜欢我了?"


        

或者,"你是不是已经开始忘记那个女孩了?是不是对我有了一点点好感?哪怕一点点。"


        

如果是的话,你能不能……


        

再多喜欢我一点,哪怕只是一点,可一天比一天多一点,总有一天是不是就会变成一份双向的感情?


        

可是这些话,只是在心里想想,棠晚都是小心翼翼的,怕露出什么端倪,被看出来,然后被拒绝。


        

那天在换药室,问出那些话,好像就已经耗费了她这辈子所有的勇气。


        

直到现在想来,棠晚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问出来的,然后又是怎么冷静的听完他说的那些话的。


        

如果再来一次,棠晚想,她会无法再去承受他的沉默。


        

或者……拒绝。


        

茴香的饺子太难吃了,难吃到棠晚想哭。


        

可她却像是杠上了似的,咽下嘴里的饺子之后就夹了两个送进了嘴里。


        

忽然,头上被一双大手摸了摸。


        

棠晚的动作一僵,可是却没抬头。


        

蒋奚抬手把盘子里剩余的茴香饺子都吃了,然后才开口,"不喜欢吃不要勉强,是我没注意,下次不会了。"


        

毕竟在煮饺子的时候,他的心思却不在饺子上,而是想着其他的事。


        

想着,蒋奚眸光顿了顿,又说了句:"等我回来。"


        

等他回来?


        

是什么意思?


        

不等棠晚抬头,门口忽然传来开门的声音。紧随着是换鞋的声音。


        

"晚晚?"棠尧东一边脱身上的外套一边朝屋内走进来,可在看到沙发旁站着的蒋奚的时候,脸色陡然一沉。


        

"蒋奚,你怎么在这里?"


        

棠晚抬头看到他,下意识问:"二哥,你怎么回来了?"


        

蒋奚跟着抬头,对上唐尧东眼底的冷意,他开口喊了句。"二哥。"


        

唐尧东想也没想的回了句,"谁是你二哥。"


        

说完他径直走了过来,一把把棠晚从蒋奚的面前拉到自己的怀里,然后看着蒋奚不悦的说:"我记得你可是跟我们晚晚离婚了的,现在已经是个外人了。"


        

"所以我请问一下一个外人是怎么会出现在我家的?"


        

棠晚皱眉看着他,"二哥,你……"


        

"你别说话。"唐尧东把棠晚往自己的身后扯,看着蒋奚继续说:"蒋奚。别告诉我你看着你儿子可怜,从小就没有妈,所以现在回来想要把晚晚骗回去给你们家看孩子是吗?"


        

蒋奚眉心拧了拧,"不是。"


        

唐尧东嗤笑,"我管你是不是呢,我们晚晚现在可是你跟你们蒋家没有任何关系,你从哪来回哪去,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


        

面对着唐尧东的态度,蒋奚面上没有生气,而是忽然说了句:"二哥,如果可以,我们出去谈谈吧。"


        

棠晚闻言惊讶的抬头,"你们要谈什么?"


        

棠晚清楚的知道自己二哥那混账脾气,要是一言不合又打起来怎么办?


        

说完,她抬手扯了扯唐尧东,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对他说:"你要是再对蒋奚动手的话,我跟你没玩。"


        

唐尧东本来没想答应蒋奚出去谈谈的,可听了棠晚这句话之后,他脾气瞬间也上来了。


        

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棠晚,然后看向蒋奚,"走吧,我倒要看看你想谈什么。"


        

棠晚焦急的要跟上去,"二哥……"


        

蒋奚却在这个时候回身看着她,笑了笑,说:"放心,没事,吃完就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