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41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啊,好久不见。"颜何笑着说完,目光落在棠晚身上的衣服上,一眼就看了出来是蒋奚的衣服。


        

上衣下衣,都是蒋奚的。


        

一个女人穿一个男人的衣服,或者一个男人把自己的衣服给一个女人穿,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其实就可以说明很多事了。


        

其实对于这个结果,颜何那天在酒店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虽然事后他对于棠晚的忽然消失也很是不解,却也没去问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没了机会了。


        

跟着蒋奚来到这边的几个月,工作很忙,他也很少有时间去想棠晚,想她跟蒋奚的关系。


        

其实也算是刻意的逃避。


        

可他却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棠晚。


        

当在招待所门口看到棠晚的那瞬间,颜何是惊讶的。


        

可惊讶过后。却也有点意料之中。


        

只是他没想到棠晚会亲自大老远的独自一个人过来这边。


        

虽然不知道两人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在他认识中的棠晚,那样一个无论扔在哪里都是焦点、一看从小就没吃过任何苦的人。


        

却为了蒋奚大老远的来到这里,还把自己弄的那么的狼狈。


        

所以颜何想,两人应该是和好了吧。


        

不,应该是复婚了吧。


        

挺好的,有情人终成眷属,他应该要祝福。


        

颜何身侧的双拳握了握,深呼吸了一口气,目光落在棠晚的鞋子上,顿了顿,说:"你等我一会。"


        

"嗯?"棠晚愣了愣,就见颜何走到一旁摘了一根树枝走过来,弯身就要帮棠晚弄鞋子上的泥。


        

棠晚见状忙后退了两步,"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


        

颜何闻言动作一顿,反应了过来什么愣了愣后把手里的树枝递了过去,"那你自己来。"


        

"谢谢。"棠晚接过来弯身,头发从耳边落了下来,她下意识抬手去弄,却是有一只手先她一步帮她把耳边的头发拂到了耳后。


        

棠晚抬头,对上颜何的目光,她先是愣了愣。随后下意识往后退愣两步,结果雨鞋上的稀泥太重,她双脚一个不稳。


        

眼看着就要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时候,颜何忙上前抬手扶住了她。


        

"谢……谢谢。"棠晚站稳身子,低头看去,发现颜何双脚也踩到了稀泥里,本来干净的鞋子瞬间不能看了。


        

"……"


        

颜何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开口:"没事,回去洗一下就行。"


        

棠晚刚想问那他等会进去怎么办,余光间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正朝这边走过来。


        

棠晚抬头,脸上立刻露出欣喜的笑容,"蒋医生。"


        

听到棠晚的声音,颜何转头,看到蒋奚,眸光暗了暗,然后很快就消失不见。笑着开口:"你们聊吧,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正好回去换双鞋。"


        

棠晚闻言有点尴尬的开口:"不好意思啊。"


        

"没事。"


        

看着颜何离开,棠晚收回视线,站在原地没动,转头看着走过来的蒋奚,忙抬手开口:"你别过来,等我换双鞋。"


        

不然等会他的鞋子也踩了进来就尴尬了。


        

棠晚说着拿着手上的树枝弯身就要去戳雨鞋上的稀泥,可半途却被一只修长好看的手给接了过去。


        

她抬头,就见蒋奚看着她说:"我来。"


        

说着顿了顿,又道:"搂着我,衣服还没干,别摔了。"


        

"哦。"棠晚点头,然后抬手抱住了蒋奚的腰。


        

蒋奚手里拿着树枝,一边弯身帮她弄着脚上的鞋一边问:"什么时候醒的?"


        

棠晚鼻尖动了动,闻到了蒋奚身上的消毒水味,她双手抱着他的腰,脸颊贴在他的腰腹上,声音有点闷闷的响起,"十一点多。"


        

"没吃早饭?"


        

"没有。"


        

"什么也没吃就过来了?"


        

"嗯。"棠晚点头,想了想又说:"我想跟你一起吃。"


        

说完又问:"你吃了吗?"


        

"没有。"蒋奚说:"另一只脚。"


        

棠晚闻言乖乖的伸出另一只脚,同时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蒋奚已经给他把雨鞋脱了,穿上了她带来的板鞋。


        

棠晚把换了鞋子的脚躺在干净的台阶上,让蒋奚给她弄另一只脚。


        

不过这一次,她直接从他的怀里站了起来,只是一只手搂着蒋奚的脖子。


        

此时正是午饭的时间,身后的医院门口接连有好几个医护人员走了出来,或要去吃饭的,或要回去招待所午休的。


        

刚开始没人发现这边的蒋奚和棠晚,直到有一人惊讶的喊了一声,"蒋主任?"


        

棠晚听到声音抬头看去。就见三个穿着白大褂,明显跟颜何差不多年纪的医生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喊蒋奚的是一个戴眼镜的男的,目光落在搂着蒋奚的棠晚的脸上,惊讶的镜片后的眼睛瞪的遛圆。


        

"蒋主任,这位是……"


        

此时棠晚已经站起了身,所以此时两人的动作说不上多亲昵,可是看着蒋奚给棠晚耐心的弄雨鞋上的稀泥,弄完后又拿出另一只鞋子给棠晚换上的时候,感觉就不对了。


        

尤其,棠晚身上一看就大了很多,又一看就是蒋奚的衣服。


        

眼镜医生身后站着的一个脸上长痘的医生看着棠晚,笑了笑跟着问:"你就是昨天给那位孕妇接生的志愿者吧,没想到这么年轻,你是蒋医生的妹妹吗?"


        

棠晚:"……"


        

为什么都把她认作蒋奚的妹妹?


        

她看起来有那么小吗?


        

难道她跟蒋奚站在一块的时候就不能是女朋友,或者老婆?


        

蒋奚有点郁闷,搂着蒋奚脖子的手也跟着松了松,有点怏怏的开口:"不是妹妹。"


        

"不是妹妹啊,是其他亲戚吗?"痘痘医生笑着说:"我还没看过蒋主任对异性这么好过呢。"


        

棠晚抿着唇没说话,蒋奚正好帮她穿好了鞋,站起身看着面前的三个小医生,开口介绍:"棠晚,我太太。"


        

说完又转头对棠晚说:"这是这次一起过来的医生,是W市那边过来的,万医生,李医生,刘医生。"


        

W市?


        

棠晚瞬间想到了之前跟蒋奚在W市的那几天,忙点头打招呼,"你们好,我叫棠晚。"


        

棠晚说完,蒋奚抬手把她身上因为太大然后刚才弯身从脖子上滑下来的衣服理正,然后又裹了一下外面的外套。


        

今天的太阳不大,也可以说没太阳,因为都被云层遮的严严实实,只是偶尔露出来一下。


        

所以虽然没下雨了,温度还是很低,站在外面比较冷。


        

蒋奚摸了摸棠晚的手,是凉的。


        

"怎么没多穿一点,这边温度低。"蒋奚说。


        

棠晚跟着缩了缩脖子,弯唇笑道:"还好的,不是很冷。"


        

蒋奚皱眉。明显不赞同她的话。


        

三个单身狗站在一旁,早就看呆了。


        

这、这、这还是他们平时那个不苟言笑,极具距离感的蒋主任?


        

而且--


        

太太!?


        

蒋主任竟然结婚了!


        

这个妹妹……是蒋主任的老婆?


        

在这一瞬间,三人的心里都同时冒出了一句:老牛吃嫩草真好啊。


        

三人对着棠晚和蒋奚快速改口恭贺了一番,直到看到他们离开,棠晚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刚才蒋奚介绍她的时候,是太太!


        

他说,她是他的太太!


        

蒋奚握着棠晚的手朝医院里面走去。"医院这边有食堂,味道还行,我带你去看看。"


        

"嗯。"棠晚点头,可走了没几步忽然又停住。


        

蒋奚转头:"怎么了?"


        

"你……"棠晚抬头,黑亮的眸子亮晶晶的的,面颊有点红,眼底带着明显的雀跃。


        

只听她小声的开口:"你刚才跟他们说我是你的……你的太太。"


        

听着她的话,蒋奚先是愣了愣。随后笑着反应了过来。


        

"嗯。"他点头,"蒋太太,有什么不对吗?"


        

对上蒋奚眼底的笑意,棠晚红着脸低下头,被他握住的掌心有点冒汗,她想抽出来,却是被握的更紧。


        

棠晚下意识想说没意见,她巴不得呢,哪能有什么意见。


        

可是转念想到了什么,忙嘴硬的说了句:"我们都离婚了,虽然……你没签字,可是我协议都寄过去了。"


        

形式都走了,而且这大半年来,棠晚可是一直觉得自己是离婚人士。


        

"所以……"蒋奚看着她,想了想,说:"我们回去再补办一个?"


        

"补办一个?"棠晚愣愣的抬头,"没离婚也可以补办吗?"


        

"既然没离婚。"蒋奚握着她的手紧了紧,笑着道:"那给蒋太太补一个过程。"


        

棠晚愣住,"什么过程?"


        

"恋爱的过程。"蒋奚说完,低头在棠晚的唇上亲了亲,"如果你喜欢。"


        

恋……爱!


        

棠晚感觉自己的心脏再这样下去是不是要坏了,毫无预兆,只是因为对方的一个动作,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就会忽然快速的跳动起来,像是要从胸腔跳出来。


        

"你的意思是……"棠晚紧握住蒋奚的手,"要跟我谈恋爱吗?"


        

蒋奚跟她谈恋爱?


        

蒋奚要跟她谈恋爱?


        

谈恋爱?


        

棠晚此时忽然发现,这三个字,比昨晚蒋奚跟她说喜欢她还要让她激动。


        

激动到,她忍不住再一次确认,"你说的是真的吗?"


        

"嗯。"蒋奚点头。"你喜欢……"


        

不等蒋奚说完,棠晚抢先道:"我喜欢。"


        

蒋奚宠溺的摸着她的头,笑着说了句,"女孩子要矜持一点。"


        

所以,有些话他来说就行。


        

棠晚感觉自己的耳尖有点少烧,可她还是紧紧的抱着蒋奚的胳膊,再一次重复,"我想要跟你谈恋爱,不想要矜持。"


        

矜持是什么?可以吃吗?


        

要是矜持的话,好不容易又回到身边的老公被别人抢走了怎么办?


        

所以,她才不要矜持呢。


        

这会门口没人,棠晚抬头偷偷的在四周扫了一眼,然后不等蒋奚反应过来,垫脚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


        

退开的时候,她有点怀心思的伸出舌尖在他的唇缝间舔了一下,然后就快速的收了回来。


        

她弯唇笑着。红着脸,唇边的梨涡映衬的绯红的双颊愈发的娇艳欲滴,可口诱人。


        

蒋奚眸光微黯,喉结上下滚了一圈,然后移开了目光。


        

"先吃饭。"他说,嗓音有点哑。


        

"嗯。"棠晚点头,被他牵着走进了医院。


        

食堂很简陋,里面放着三个长桌子。不过菜都是现炒的,直接过去一旁的窗口点就行。


        

这是蒋奚过来之前,自己出钱请当地手艺比较好的村民过来帮忙的,他付工钱伙食费。


        

这次跟着他过来这边的都是好几个医院自动请缨的小年轻们,刚毕业没多久,考虑到这边的环境,蒋奚自己做主优化了一下大家的伙食费。而且在这么冷的天气下,现炒吃点热的也都有精神。


        

棠晚从招待所出来的时候不觉得饿,等到了食堂,闻着里面传来的香气,她瞬间就感觉自己饿了。


        

"糍粑鱼是什么啊?"棠晚看着菜单问。


        

棠晚话刚落,就见窗口里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笑着对她说:"腌过的鱼,也可以晒一个太阳,这样肉会比较紧,味道和口感都会很好。


        

"是你啊。"棠晚欣喜的看着她:"这边也是你们家负责的吗?"


        

"嗯。"李梦笑着点头。"我妈妈的手艺可好了,做的饭菜很好吃。"


        

棠晚赞同的点头,"嗯,我也觉得。"


        

说完,她抬手扯了扯蒋奚的肩膀高兴的跟他说:"我昨晚吃了一大碗饭,我好久都没吃那么多饭了。"


        

她话刚落,蒋奚看着她的目光微微一顿,心尖泛起密密麻麻的疼痛。


        

蒋奚想到了棠晚之前吃不下饭。稍微吃多一点就吐的事情。


        

这次见面,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几个月过去,她身上也没长多少肉。


        

昨晚抱在怀里的时候,怀里的触感那么的瘦,跟以前抱着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棠晚看着蒋奚,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蒋奚在想什么。


        

"我现在胃口可好了。"棠晚说着摇了摇他的手臂,"不信我等会吃给你看?"


        

之前蒋奚让医院食堂这边饭菜现炒是为了让跟着他过来的其他医护人员能在吃饱吃好的情况下工作。


        

而现在,他觉得,正好可以借着这个便利给棠晚好好养养身子,虽然这边没有什么太好的材料,可胜在都新鲜健康。


        

棠晚现在的体重不属于正常,而是明显的偏瘦。


        

不管是出于职业素养还是私心,蒋奚都觉得在回去之前,一定要让棠晚的体重往上走走。


        

想着,他转身对李梦叫了一个汤,一个炒青菜,还有一个当地家里自己腌制的炒腊肉和一个小蒸蛋,最后加了一个棠晚刚才问过的糍粑鱼。


        

最后棠晚看着面前的饭菜,忽然有点不红意思的开口:"我们这会不会太奢侈了?"


        

在杨坪村呆了一个星期的棠晚,其实是知道这些地方的村民,平时吃的菜什么的都是自家地里种的,鸡鸭鱼肉也都是自家养的。


        

可是肉什么的不是什么大日子都不会舍得吃,平时的伙食就是青菜什么的。


        

所以,棠晚看着自己这丰盛的伙食,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


        

"没事。"蒋奚给她倒了一杯热水,"我们这次过来的衣食住行都是自己负责的,不会给当地的村名们添麻烦,而且菜的分量都比较小,你多吃一点就可以吃完。"


        

棠晚:"……"


        

她怎么忽然感觉自己的压力有点大。


        

蒋奚话是这么说,却也知道如果真吃不下也不能强迫,这种情况得慢慢来。


        

菜上来的时候。果然如蒋奚所说的,都是比较小的碗,分量不多不少,虽然如此,棠晚也没有吃完,最后都被蒋奚给收了。


        

不过相比较于她以前的饭量,肯定是长了点的。


        

吃完饭,蒋奚本来想陪一会蒋奚的。可是接了个电话回到了工作岗位。


        

棠晚刚好要去打电话,跟蒋奚说了一声,换了雨鞋后走到村头,最后终于在一个有点高的陡坡上找找到了两格的信号。


        

棠晚忽然感动的想哭,然后不等她联系棠尧东,信号恢复的那一刻,一堆的电话和短信一起轰炸了过来。


        

棠晚知道自己失联的这一天一夜棠尧东肯定急坏了,可也有点怕手机给直接死机。


        

还好等了一会。震动停止,她没敢耽搁,直接找到棠尧东的电话拨了过去。


        

几乎是刚打过去就被接了起来,棠尧东的语气带着明显的焦急和担忧,"晚晚?"


        

"是我。"棠晚说着不等那头说话,直接解释道:"我没事,昨天晚上就安全的到了,现在住在招待所,条件还挺好的,反正比之前在杨坪村的时候好多了。"


        

"我很好,你不用担心,只是这里信号不好,找个信号得走好久,所以你要是打不通我的电话,我人肯定没事,只是手机没信号而已。"


        

"我放心,我会时不时的跟你报平安的,你……"


        

"爸妈已经知道了,让我过去把你接回来。"


        

"……"棠晚愣然过后想也没想的开口,"你别过来,我不回去。"


        

"晚晚,你都已经那么大了,不要再……"


        

"对呀,我都那么大了,我都结婚了,你们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