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48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个月棠晚感觉每天都忙的团团转,就算穿着大好几号的雨鞋她也能在满是稀泥的地上走的很快,最重要的是她还跟李梦的妈妈学了几个菜。


        

棠晚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做饭,而且还不是在那种煤气燃气的灶台上,而是那种用土砌的灶,烧木头棉花芝麻梗的那种,然后超大的一口锅。


        

棠晚以前从来都不知道做饭还可以这样,米饭可以在大锅里弄,可以喝米汤,还有香喷喷的锅巴,什么糍粑和红薯也都可以放在灶里面烧,大祸前面用铁棍支了一个平台,可以用小铁锅在上面烧水。


        

一顿饭坐下来,吃的喝的洗澡的水什么的都有了。


        

棠晚第一次看到的时候简直像是打开了新世纪的大门,一个劲的跟李梦说让她来烧火,结果看着简单操作起来却是很难。


        

一顿饭下来。棠晚被烟熏的泪流满面,期间还熄了好几次,不过最后一顿饭总算是有有惊无险的做出来了。


        

这之后,棠晚每次都会过去帮忙,刚开始的确各种不适应,这也不会那也不会,可是时间久了,她竟然也能熟悉的起锅烧火了炒菜了。


        

棠晚正想的得意,棠尧东的声音却是悠悠的传来,"他那是怕你伤心,不好打击你。"


        

"……"棠晚脸上的笑容一窒,"你就不能说点人话吗?"


        

"什么时候回来?"


        

"我要等蒋医生。"


        

棠尧东早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妹妹跟那个什么蒋奚的和好之后就再次忘记了姓杀名谁,虽然恨她不争气,可事已至此,他也没多说什么。


        

"回来之前发个消息,爸妈说要去接你。"


        

棠德厚和文柔夫妇倆都快半年没见过女儿了,尤其在得知棠晚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个什么情况之后,又是心疼又是担忧。


        

所以想着等棠晚回去一定要第一时间去接女儿。


        

"不用了吧,而且我也不知道蒋医生是先回海城还是回J市。"棠晚说。


        

要是回海城的话,棠晚自然是不可能一个人回J市的。


        

结果她话刚落,棠尧东想也没想的开口:"当然是回J市。"


        

说完不等棠晚说话又道:"棠晚我可告诉你,虽然你现在跟蒋奚和好了,可这不代表他之前的那些事爸妈就不介意了。"


        

"不管是海城J市,你们两个复婚的事都得跟爸妈先商量清楚。"


        

棠尧东以为两人是复婚。没想到棠晚跟蒋奚两人其实压根没离婚。


        

"我知道了。"棠晚点头,"等我回去问问蒋医生,你帮我跟爸妈问好啊。"


        

棠晚说完挂断电话,转身动作迅速的朝着医院跑去。


        

刚到医院大门口,还来不及换鞋,一只手扶住了棠晚的胳膊,同时微带不悦的嗓音从头顶传来,"跑那么快做什么,慢点。"


        

蒋奚说完弯身把她干净的鞋子拿了出来给棠晚换上,双脚落地的瞬间棠晚就一个跨步扑到了男人的怀里。


        

"蒋医生,你怎么出来了?"


        

自从把那几个孩子带下山之后,医院这边这次过来的医生们一个个都变得很忙,经常出不了治疗室,棠晚和李梦负责给他们送饭,在吃完之后收拾完之后离开。


        

颜何被蛇咬伤的地方没在经过及时的治疗之后没什么问题,可是他手心的伤却是实打实的。


        

虽然身为医生。当时在划的时候知道轻重,可对于医生来说最重要的也是手。


        

所以近乎半个多月,棠晚亲自抓了鱼,还有从村民那里买了土鸡和土鸡蛋,给他煲汤,每天做的都是各种有营养的。


        

颜何是因为救她所以才会在手心划了一道那么大的口子,也是因为救她,被那毒蛇咬了一口。


        

还好最后都没什么事,所以棠晚能做的是多给他做好吃的,让他能快点恢复。


        

"找你。"蒋奚看着棠晚脱在一旁的雨鞋,问:"去打电话了?"


        

棠晚惊讶,"你怎么知道?"


        

"那边的稀泥要黑一点。"


        

棠晚:"……"


        

"我刚给二哥打电话了,他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蒋奚闻言想了想,说:"暂时还没定,应该是下个星期。"


        

他说着不等棠晚说话,抬手摸了摸她的脸,温声说:"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不辛苦。"棠晚摇头,"你才辛苦呢。"


        

她刚开始的几天的确很累,可是后来好像习惯了,倒也还好了。


        

就是蒋奚和颜何他们,因为村里面的孩子太多,有时候孩子半夜发病了,他们觉都没法睡。


        

虽然是轮着值班的,可是棠晚却明显感觉到蒋奚这一个月下来瘦了。


        

"我们去吃饭吧。"棠晚牵着蒋奚的手朝里面走,"梦梦妈妈今天有煮鸡汤哦,你等会要多喝一点。"


        

蒋奚摸着手心棠晚的手,不像刚来的时候一摸都是消瘦的骨头,现在可以摸到点肉了。


        

棠晚这段时间和忙,虽然吃的不多,可是吃的次数却很多。


        

所以她没瘦,反而还长了两斤,是拿一大叔家里称棉花豆子的称的。超级准。


        

哈哈


        

"对了。"想到唐尧东刚才的话,棠晚忽然问:"蒋医生,我们要回海城吗?"


        

她话落,蒋奚停下脚步看着她,"你想回海城吗?"


        

蒋奚以为棠晚想看恩冕。


        

"不是,我问你,我都可以。"


        

蒋奚想了想,说:"回J市,你爸妈这么久没见过你,肯定很想,而且我也要先回去放康同步一下这次的资料。"


        

"嗯。"棠晚点头,"那我们回J市。"


        

棠晚的确是很想恩冕,想回去就能看到他,可同时又担心小家伙不认识她,到时不要她抱。


        

想到这里,棠晚就控制不住的难受。


        

似乎是猜到她在想什么,蒋奚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说:"别多想。"


        

棠晚抬头,"嗯。"


        

两人去吃了饭,而今天蒋奚没加班,吃完饭之后就回了招待所。


        

棠晚这段时间跟村里的人都认识了,回去的路上看到谁都会熟练的喊出对方的名字笑着打招呼。


        

刚走到招待所的门口,就见一直坐在那嗑瓜子的阿姨对棠晚笑着说:"晚晚,蒋主任回来了啊。"


        

棠晚笑着走过去抓了一把塞到蒋奚的口袋里,顺道说了句,"王阿姨,你少吃点瓜子,上火。"


        

"你这丫头。"她看着棠晚的举动,笑道:"等你跟蒋主任回去的时候,我炒一锅给你们带着啊。"


        

这里的瓜子都是家里自己炒的,很香,很好吃。


        

棠晚闻言笑嘻嘻的点头,"好呀,谢谢王阿姨。"


        

"你说你这丫头天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这要走了,我还挺舍不的。"


        

"王阿姨您放心,我以后有时间肯定会来看你们的。"


        

棠晚说着顿了顿,笑看向一旁的蒋奚,"蒋医生,我们到时带恩冕一起过来好吗?"


        

蒋奚笑着点头。"嗯。"


        

"那说好了,你们到时把小孩带过来,我让狗蛋儿带着他去抓鱼。"


        

她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我听说李家的丫头要跟着你们一起去城里?"


        

"嗯。"棠晚点头,"梦梦说想要当护士,而且她在这方面也很细心,所以颜医生想要资助她。"


        

王阿姨一脸羡慕,"真好啊。"


        

棠晚看着王阿姨。忽然松开蒋奚的手走过去,说:"王阿姨,我之前已经联系过我朋友,对于这边会有一笔捐款,到时会有人过来修路,等路通了,进出就会方便了。"


        

棠晚说着顿了顿,又道:"而且我问过了。这附近的孩子都没学校读,所以我想要在这边建个学校,让孩子们有书可以读。"


        

蒋奚闻言惊讶的看向棠晚,这件事棠晚没跟他说过。


        

王阿姨很是激动,"建学校?晚晚,你说的是真的吗?建学校是不是要花很多的钱?"


        

"我也不是很清楚。"棠晚说:"钱我也没有多少,不过我朋友有啊,等我到时回去弄个方案。"


        

"所以王阿姨,你跟狗蛋儿说,到时学校建成了,让他好好读书,等以后考大学了也可以跟蒋医生一样当医生。"


        

"好,好,好。"王阿姨连说了三个好,眼眶里隐隐的有泪花闪烁。


        

棠晚有点无措,拉着王阿姨的手,想了想到底还是说道:"王阿姨,这事我只跟你一个人说了,你先别告诉别人,等到时确定下来后再……"


        

棠晚说着顿了顿,有点不好意思,"我怕到时要是……"


        

"阿姨知道。"王阿姨回握住棠晚的手,"阿姨谁都不说。"


        

两人从前台回到房间的时候,棠晚正脱外套。蒋奚忽然抬手把她拉到了怀里。


        

蒋奚抬手摩挲着她的面颊,问:"什么时候决定的?"


        

棠晚当然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不由有点脸红,"之前从山上下来的时候。"


        

那个时候,整个人虚脱的躺在那的时候,脑子里就忽然冒出了这个念头。


        

想让这里的孩子可以读书,而不是被父母藏在山上,没人照顾。啃着野菜。


        

虽然棠晚知道她现在没这个条件,可她还是想要试试。


        

她可以回去后弄个宣传方案什么的,找那些做慈善的大公司,再不济,她还有关正齐和大哥棠景同呢。


        

棠晚想的是,她现在没条件,但是这边的孩子明显不能等,所以她只能先借用一下身边的力量。


        

就像这次蒋奚的医疗团队能过来这边,不也是多家公司联合起来的结果吗?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棠晚相信等她回去之后能把这件事办好。


        

然后在那之后她会努力赚钱,多多存钱,去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


        

"只不过我现在没钱。"棠晚抱着蒋奚的腰仰着头看着他,"不过我大哥跟关正齐有钱,可以让他们帮忙。"


        

棠晚是知道关正齐的爸爸为了公司和个人的形象,每年都会定期捐款做慈善,而棠景同也差不多。


        

所以她到时只要把资料准备好。给他们过目,然后决定做不做就行。


        

棠晚本来就很不好意思,尤其现在还只是说说,还没回去,还什么都没做成。


        

她本来是不想说的,想着到时回去之一切都定下了,再告诉蒋奚。


        

可刚才看着王阿姨眼里的羡慕和黯然,她一时间没忍住就说了出来。


        

想着。棠晚现在都有点后悔了。


        

虽然她在心里知道自己肯定能把这事完成,可不是有句话说计划赶不上变化吗?


        

到时如果出个什么意外没弄成,让王阿姨的希望变成失望,那才是最残忍的。


        

想到这里,棠晚不由更坚定了这次回去的任务!


        

一定要这件事办好!


        

蒋奚目光定定的看着她,目光在一旁暖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柔和。


        

他亲了亲棠晚的唇,"为什么没告诉我?"


        

对上蒋奚眼底的目光,棠晚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声音有点嗡嗡的说:"我怕我弄不好。"


        

她不想还什么都没做的时候就告诉他,感觉像是在邀功一样。


        

就算要邀,也要等事情都办好之后。


        

所以现在还不是时候。


        

"还有我。"蒋奚看着棠晚说:"有什么不懂,不会,都可以问我。"


        

蒋奚说着顿了顿,眉宇微挑,忽然问:"所以你资金问题想找关正齐和大哥?"


        

"嗯。"棠晚点头。


        

蒋奚看着她没说话。


        

棠晚眨了眨眼,"怎么了?"


        

"晚晚。"


        

"嗯?"


        

"我是你的谁?"


        

"我的男朋友。"棠晚抬起头看着他。红着脸说:"我的老公。"


        

"既然是老公,有些事是不是该第一时间想到老公?"


        

蒋奚说这话的时候,神色有点不自然。


        

棠晚先是愣了愣,几秒后才反应了过来什么,眼睛慢慢睁大。


        

"蒋医生,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到。"


        

天啦,她刚才听到了什么?


        

蒋医生说是她老公!


        

虽然这是事实。可是这么一句话从蒋奚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棠晚却是很不可思议!


        

而且,蒋医生这是在吃醋吗?


        

棠晚忽然很激动,踮起脚尖看着蒋奚,眼里闪着晶亮的光,"蒋医生,你是在吃醋吗?因为我没有找你,没有想到你?"


        

蒋奚眉头皱了皱,轻咳了一声,移开了目光。


        

可下一秒就被棠晚捧着脸颊正了回来,"是不是,我是不是说对了,你就是吃醋了。"


        

"啊蒋医生你竟然吃醋了。"棠晚感觉自己整个人开心的似乎要飞起来了。


        

"蒋医生,你……"


        

这一次,棠晚的话还没说完,蒋奚忽然抬手扣着她的脖颈低头亲了过来。


        

"唔……"


        

说不过就亲人。


        

棠晚眨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眼里盛满了笑意。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她的蒋医生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呢?


        

棠晚刚开始还喜滋滋的,可是不知过了多久,就被亲的四肢一阵发软的被蒋奚搂在怀里。


        

虽然如此,她却还是没忘记刚才的问题,嘟囔道:"蒋医生,你就是吃醋了,还不承认。"


        

蒋奚抱着她,宽厚的手掌动作温柔的抚着棠晚的头发。


        

好半天棠晚才听到他开口:"需要钱我有。"


        

蒋奚本来还想说不用去麻烦关正齐和棠景同的。


        

可转念一想,这种事,自然是越多越好。


        

棠晚闻言忍不住笑出声,"对呀,我老公可有钱了。"


        

堂堂的一院之长,怎么可能没有钱呢。


        

是她疏忽了。


        

棠晚说着顿了顿,想到了什么,道:"蒋医生,你之前给我的卡我都还没用呢。"


        

那张卡被棠晚带回来之后就锁在了柜子里没再动过。


        

蒋奚的手臂紧了紧,"为什么不用?"


        

"因为我也有钱啊。"棠晚从蒋奚的怀里退开。"虽然没有我老公的多,可我也是个小富婆呢。"


        

海城那边的工作室的股份分红其实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只是都被棠晚给捐出去了。


        

蒋奚失笑,拇指摁在她红艳的唇瓣上,笑道:"小富婆的钱存好就行,其他的花我的。"


        

"好呀。"棠晚想也没想的点头,"那我存在以后给恩冕娶媳妇用。"


        

远在海城,刚吃饱的蒋恩冕被陈美玲抱在怀里。忽然没来由的连续打了两个喷嚏。


        

陈美玲闻言面色一变,摸着小家伙的脸担忧的开口:"宝贝,怎么了?该不会是早上吹了风感冒了吧?"


        

说完又摸了摸额头,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好像一样,又好像有点热。


        

"奶奶?"姜恩冕抬起肉乎乎的小手抓住陈美玲的手,出口的声音奶乎乎的。


        

陈美玲抱着他站起身,喊了一声保姆。让她把体温计拿过来测一下。


        

"奶奶。"姜恩冕抓着陈美玲的手不肯放,眼眸晶亮,小嘴唇嘟囔了好一会又喊道:"麻麻?"


        

陈美玲先是怔,随后问:"恩冕要看妈妈吗?"


        

"麻麻?"小家伙拍着手,一双眼睛笑的弯了起来,跟棠晚一模一样。


        

陈美玲看着,心里一阵感叹。


        

在保姆拿了体温计过来给小家伙量了确定没什么事之后,陈美玲抱着小家伙上了楼,推开了蒋奚的房间。


        

一个月前,陈美玲接到过儿子蒋奚的电话,听他说了跟棠晚的事情。


        

得知两人和好,再次走在了一起,陈美玲激动的半晌没说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