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61章 奖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蒋奚和棠晚抱了好一会儿,才松开,两人出去的时候,陈美玲和蒋康义,以及老夫人,都朝着两人看了过来。


        

几人在蒋奚从外面回来后,拉着棠晚进房间,就知道了蒋奚是去干什么的了,这会儿都显得有些紧张。


        

最终还是陈美玲没忍住,问了一句:"怎么样了?"


        

棠晚脸有点红。有点不好意思,但确实是开心的:"应该是有了。"


        

随后陈美玲便拉着棠晚聊了起来,蒋奚在一旁,没怎么说话了,低头在摆弄手机,没多久,他的朋友圈多了一条动态。


        

是刚刚在里面的时候,棠晚拉着他的手,一起拍的一张照片,里面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验孕棒里的那两条杠杠。


        

他这动态发出来没多久,就收到了无数的评论。


        

【姜绥:啧啧啧。】


        

【韩奕:哇哦。】


        

【江律:厉害。】


        

蒋奚没回。


        

而另一边,同样刷到这条动态的陆薄川,挑了挑眉。


        

他还特意去看了一眼宋绾的反应,宋绾这会儿没什么反应,在磕磕绊绊的和奖奖聊天。


        

之所以磕磕绊绊。是因为宋绾前两天去帮奖奖打扫卫生,清理书包的时候,竟然在奖奖书包里发现了一封情书!


        

宋绾发现的时候,脑子都跟着懵了一下。


        

奖奖从来没有制止过宋绾去窥探他的隐私,也没有明确对宋绾说过,他的东西,宋绾是不能碰的这种话。


        

但是特别会引到没有当妈妈的经验的宋绾怎么关心自己,怎么样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而且特别享受宋绾为他的事情忙前忙后的感觉。


        

比如帮他清理书包,帮他整理床铺,陪他去兴趣班看他打壁球。去他的学校看他参加运动会,或者是他去参加竞赛,帮他准备东西。


        

这就导致,宋绾根本没有,奖奖已经长大了,他的书包她是不能碰的了这种觉悟。


        

宋绾其实是很尊重他的隐私的,他的抽屉,不管有没有上锁,宋绾都是从来不去翻看的。


        

他放在书桌上的其他东西,只要是包装完好的,没有经过奖奖的同意,她也从来不会自作主张去打开。


        

这样的生活都过了两年了,一直没出现什么问题。


        

直到前两天,她公司的事情终于彻底忙完,她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就想着去帮奖奖收拾一下,却没想到,这一收拾,就收拾出了问题!


        

她竟然在奖奖的书包里,发现了一封粉粉的情书!


        

宋绾震惊得都说不出话来。她从来没想过,就奖奖这么大的小孩,还能收到情书这玩意儿!


        

宋绾盯着情书看了很久,在打开和不打开之间犹豫了很久,还是没忍住,悄悄的把那封情书给打开了。


        

情书一打开,宋绾就更懵了。


        

这封情书引经据典一大堆,却有一半是错别字和拼音。


        

宋绾看了好久,才勉勉强强看出来是什么意思。


        

她看完以后,在奖奖房间里坐了很久,没敢直接去找奖奖,又把他的那封情书给折起来,装作无事发生,放回了原处。


        

当晚就失眠了,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奖奖才九岁,跳了一级,读五年级,这么小!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么早,她就要担心孩子早恋的问题了!


        

九岁的孩子,怎么早恋啊,要亲亲吗?


        

宋绾越想越揪心。


        

陆薄川从书房回来,见宋绾还没睡,掀开被子将宋绾一把捞过来。然后撑在宋绾上方,垂眼看她。


        

因为是年底,几乎所有公司都是一年里最忙的时候。


        

公司要结算,要应酬,他们这种搞建筑的。事情就更多了。


        

宋绾的公司又是刚上轨道,甲方工程进度催得急,要跑的东西尤其多,陆薄川都好几天没见她了,这会儿两人好不容易有点时间。陆薄川就忍不住,人还没亲着呢,火就点着了。


        

"在等我?"陆薄川声音暗哑,手抓住她的手。


        

宋绾手被烫了一下,还没抽回来,陆薄川已经低下头朝着宋绾亲了过去。


        

心里还有点感动似的激动。


        

因为公司忙,宋绾最近几乎是一回家就睡,忙得人都瘦了一圈。


        

陆薄川想把她弄醒,又怕把她身体熬坏,半夜偷偷起来洗了好几次冷水澡。


        

这会儿宋绾竟然在等他!


        

但他还没亲两下,宋绾就开始挣扎起来。


        

陆薄川刚开始没在意,直到宋绾用了点力气,他才知道宋绾是有话要和他说。


        

只好放开她的唇,半抬起身体看她:"怎么了?"


        

宋绾脸红得不行,示意他放手。陆薄川不肯,声音哑得不行:"你饶了我吧。"


        

宋绾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陆薄川这时候哪里还有心思去和她谈事情,他低头去亲她,哄她:"不是吧?这种时候?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谈。嗯?"


        

宋绾怎么可能等到明天?


        

她一想到奖奖的情书,就睡不着。


        

宋绾说:"很重要的事情。"


        

陆薄川根本不想和她谈事情,他只想和她做事情,他索性把脸埋进了她的心口,闷不吭声,抓住她的手却很用力,也不停。


        

"陆薄川!"


        

宋绾羞怒道。


        

陆薄川就着宋绾的呼吸,自己的呼吸更急促更沉,他亲了亲宋绾的脖颈,又咬了一口:"宝贝。你想要我的命吗?"


        

…………


        

宋绾说:"你行了没有!"


        

"快了。"


        

半小时后。


        

"不是说快了吗!"


        

陆薄川紧紧抱着她:"你以为我不想!"


        

他说:"要不你换一个方法,嗯?"


        

宋绾说:"我没有心情。"


        

一小时后,宋绾手疼,生气的坐在床上。


        

陆薄川:"……"


        

陆薄川过去抱住她,亲了亲她:"生气了?"


        

宋绾说:"我有事情要和你谈。"


        

陆薄川其实根本没心思谈。还是想亲她,就凑过去又亲了一口,心猿意马含含糊糊的问:"要谈什么事情?"


        

宋绾是想了半天,也没想好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她想了想,觉得这种事情,陆薄川应该比她会处理,所以才在这里等着陆薄川的。


        

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还没谈成,就被陆薄川这样那样要求了一番。


        

她都有些不明白。这男人每次是怎么做到,在她要谈正事的时候,他还能把自己想做的事情进行到底的!


        

但这会儿宋绾也没什么心思去想这些了,她有些严肃的道:"我今天在奖奖书包里,看到了一封情书!"


        

陆薄川闻言。有些无语,他凑过去还想继续进行没进行到底的事情,又去亲宋绾:"就是为了这件事?这个事情我们明天再谈,嗯?"


        

宋绾说:"什么叫就是为了这件事?"


        

她有些接受无能:"奖奖这才五年级!他们班上的同学也才十岁左右!这件事很严重好不好?"


        

陆薄川说:"你不要太担心了,他有分寸,不会乱来。"


        

他想了想,还来了句:"再说了,可能这种事情,也是遗传。"


        

"什么?"宋绾有些没听懂。


        

陆薄川这时候笑了一声,说:"你喜欢我那会儿,也还是个小孩儿呢。"


        

宋绾:"……"


        

"这种没影子的事情,你就不要瞎操心了。"陆薄川觉得眼前最大的事情,莫过于和宋绾培养感情了,他抱着宋绾,因为要亲她,声音有些暗哑的含含糊糊:"我们要给他绝对的信任,你如果实在不放心,明天可以去问问他,他又不会瞒着你。"


        

宋绾一看陆薄川这又是要给她含糊过去,然后把她的思路给带偏。


        

宋绾坐直了身体。把陆薄川推开,和陆薄川隔了一段距离,然后冷静的看着他。


        

"我在和你谈正事!"宋绾说。


        

陆薄川:"……"


        

陆薄川知道逃不过去了。


        

虽然他觉得这种事情,根本没什么好谈的,奖奖的事情。他自己的主意大得很。


        

但是他还是坐直了,表面上严肃得不行,还思考了一下,才说:"宝贝,我觉得这件事或许也不是你想的这样。而且我觉得,这种事情,奖奖他有自己的想法。"


        

宋绾心里又有些难受了,她说:"你就是很放心他,我有时候都不知道,你这种放心,到底是真的放心,还是根本不关心他。"


        

陆薄川很冤枉,但他确实没觉得这种事情不是什么大事。


        

男子汉大丈夫,这么点事情要是还处理不好,有什么用?


        

而且他觉得,这种事情,还指不定是奖奖特意给宋绾看的呢。


        

要是他不想让宋绾看,宋绾怎么可能看到?


        

"要不这样。"心里这么想,陆薄川嘴上却完全不是这么说,他还得边说边思索,然后很慎重的样子,道:"这件事,我找机会问问他,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然后再来看看怎么办,你看这样行吗?"


        

这种事情,宋绾觉得自己不要出面是最好的。


        

最好是陆薄川好好把思想教育的问题做好。


        

于是她就点了点头。


        

但是点完头,睡到半夜,她翻来覆去,又觉得要是真让陆薄川去谈,指不定陆薄川还要逼视一顿奖奖。


        

她是有点看出来了,两父子之间,反正总萦绕着一种她自己也说不清的磁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