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62章 陆薄川,你不要害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翻来覆去了一夜,第二天一早,陆薄川抱着宋绾起床,看到她眼底疲惫的神色,抬手抚了抚她的眼,嗓音低沉:"没睡好?"


        

宋绾趴在他肩膀上,"嗯"了一声。


        

陆薄川有些心疼,知道她是担心奖奖。他道:"我今天就找他谈谈,你不要太担心了,嗯?"


        

宋绾看了他一眼,说:"你怎么和他谈?鄙视他这么点小事都处理不好么?"


        

刚准备警告奖奖收敛点的陆薄川:"……"


        

陆薄川觉得他之前和宋绾的那些谈话都白谈了,宋绾别的地方主意都大得狠,短短两年时间,她在海城的关系网就铺展开来,她和周竟那个小公司也开始混出名堂来了。


        

做起事情来,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


        

偶尔和她合作的姜绥都忍不住朝着他吐槽,问他宋绾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么?


        

但是在奖奖的教育面前,就总是被奖奖牵着鼻子走。


        

不仅如此,她还总觉得他对奖奖不上心。


        

这让他每次在奖奖面前炫耀的时候。总是很快被打脸。


        

陆薄川又只能哄着她,道:"你放心,我会好好和他谈的,而且你要相信,他会拿捏好分寸的,嗯?"


        

宋绾想象了一下陆薄川和奖奖谈话的画面,最后还是道:"算了,你先别管。还是我去和他谈吧。"


        

陆薄川嘴上答应了下来,等中午宋绾出了门,他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奖奖,就开了口:"书包里的情书是怎么回事?故意拿到你妈妈面前的?"


        

奖奖看了他一眼,没出声。


        

陆薄川说:"陆星澜,不要太过分了。"


        

奖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说:"嗯。"


        

陆薄川就不再说话了。


        

奖奖也没说话。


        

宋绾晚上很晚才回来,回来的时候奖奖已经睡了。


        

到了第二天,白天又忙,而且总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直到晚上守岁的时候,陆薄川刷到了蒋奚的动态,下意识朝着宋绾看过去,就看到宋绾还在磕磕绊绊的在和奖奖聊天。


        

陆薄川其实知道,宋绾当初和蒋奚分开的时候,是分开得很彻底的。


        

但心里还是止不住吃醋。担心。


        

而且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是心里是清楚的,当初宋绾之所以选择重新和他在一起,除了他出意外以外,孩子的成分是占了绝大多数的。


        

再加上那个时候蒋奚已经结了婚,虽然当时她心里难受,但也算是已经求仁得仁,了了心愿。


        

要不然根本没他什么事情。


        

自从他知道蒋奚和棠晚是怎么结的这个婚后,要说陆薄川没半点儿担心,那肯定是假的。


        

有时候半夜睡觉,看着宋绾的脸,他都要抱着宋绾,才能有点实实在在的安全感。


        

特别是知道了前阵子,蒋奚和棠晚闹离婚的事情后,就生怕宋绾听到一星半点关于蒋奚的消息。


        

所以此时此刻,虽然陆薄川觉得蒋奚发这条朋友圈,有种在暗戳戳秀的感觉,却又不得不承认,他一边鄙视蒋奚这么秀的同时,一边却又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要是蒋奚的婚姻出了问题。那宋绾这辈子都别想好过了。


        

严重一点的话,说不定下一个受到威胁的,就是他的婚姻了。


        

陆薄川赶紧退出了朋友圈,关注着宋绾。尽量让她不要刷朋友圈。


        

索性宋绾这时候没空,她看了好几眼奖奖,也没找到合适的问话。


        

倒是奖奖开口了,他问:"妈妈。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宋绾愣了一下,还有些紧张,道:"奖奖,这学期,你在学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妈妈是指什么?"


        

"比如……"宋绾想了想,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了,她都不知道,十来岁的孩子,到底是怎么谈情啊爱啊的。


        

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问题。


        

她还以为至少要等奖奖十六七岁的时候,她才会担心孩子早恋的问题,却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要在奖奖还是个小学鸡的时候,就要担心早恋的问题了!


        

她着实没有办法想象两个小学鸡谈恋爱的画面。


        

她道:"比如在学校有没有遇到你特别喜欢的同学啊什么的?"


        

她原本还想要婉转一点,却没想到,奖奖下一句话。就将她的脑袋打得懵了一下。


        

奖奖道:"妈妈是看到我书包里的情书了吗?"


        

"……是。"宋绾张了张嘴,道:"对不起,妈妈也不是故意的,就是不小心看到了。"


        

"没关系。"奖奖垂了垂眼睫,声音却低了下来,他道:"妈妈,你不用担心,我不喜欢那个女生。"


        

宋绾:"……"


        

宋绾还想说什么。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她低头一看,是周竟打来的,宋绾接了起来:"哥?"


        

周竟那边呼吸有些急促。宋绾心里一沉,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下一刻,就听到周竟道:"绾绾,伯父刚刚在家里晕倒了,现在在急救室。"


        

宋绾脑子懵了一下,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周竟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晕倒了!"


        

宋绾拿了衣服站起身就往外面走。


        

陆薄川见宋绾神色不对。也站了起来:"怎么了?"


        

宋绾边穿衣服往外面走,边焦急的道:"我哥说我爸在家里晕倒了,现在在急救室。"


        

陆薄川愣了一下,说:"你先别急。我开车送你去。"


        

宋绾连鞋子都没来得及换,焦急的问周竟:"怎么突然晕倒了?你们在哪个医院?"


        

离宋绾买房的那个房子最近的地方大医院就是江雅医院,周竟当时没多想,直到宋绾这么一问,他心里沉了一下,本能不想让宋绾过来,但又怕真的出事,周竟沉默了好一会人,才压低了声音:"在江雅医院这边。"


        

宋绾脚步一顿,江雅医院是她噩梦开始的地方。


        

她盯着漆黑的夜空,深吸了一口气,奖奖明显感觉到了宋绾神色的不对劲,抓住了她的手:"妈妈。"


        

陆薄川也抬手抚摸她的脸,满脸焦急:"怎么了?"


        

宋绾从愣怔中回过神来,低声的道:"没事。"


        

然后她朝着电话那头的周竟道:"我马上过来。"


        

说完两人挂了电话。


        

陆薄川闻言,也没多问什么。直接去车库开车,因为小星星已经睡着了,奖奖跟在她身边,陆薄川坐进驾驶座。问宋绾:"哪个医院?"


        

宋绾头有些疼,她的声音也跟着哑了:"江雅医院。"


        

闻言,陆薄川的唇线抿直,眸色也变得很沉。


        

但他也没说什么。把车子往江雅医院的方向开。


        

车上变得很安静,陆薄川有点想抽烟。


        

这两年来,不管是大病还是小病,就算江雅医院离陆薄川的别墅算是最近的一个医院,但是陆薄川却从没和宋绾踏进过这里。


        

这还是自真相大白后,两人第一次去那里。


        

宋绾的脸色有些白,奖奖一直抓着宋绾的手,他平时话不多,这会儿却抓住宋绾的手,有些不安的喊了一声:"妈妈。"


        

宋绾回过神来,勉强对奖奖笑道:"我没事,大爷爷生病了,我有点紧张。"


        

奖奖说:"他会没事的。"


        

"嗯。"宋绾抱了抱奖奖,抱得有点紧。


        

陆薄川从后视镜朝着两人看了一眼,邃黑双目沉不见底。


        

一路上,他的车子开得很快,江雅医院又离他这边不远,他直接把车子开进医院的停车场。


        

宋绾从车上下来,拉着奖奖的手,匆匆就要往医院走。


        

"绾绾。"陆薄川叫了一声。


        

宋绾回过头,陆薄川一把将宋绾抱住,他抱得很紧,很没有安全感。


        

他说:"绾绾,会没事的。"


        

宋绾愣了一下,她知道陆薄川应该是想起了当初她在这儿被江谌暴力催眠的事情,宋绾也确实有些不舒服,但被陆薄川这样抱着,她又觉得没有那么害怕了。


        

宋绾说:"我知道的。"


        

她顿了顿,说:"陆薄川,你不要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