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267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薄川嘴上是这么说,还是随着宋绾一起站了起来。


        

因为饭局已经进行到最后,宋绾直接把陆薄川带出了包间。


        

一出包间,陆薄川就忍不住把宋绾抵在了墙壁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宋绾的下颚,朝着宋绾吻了下去。


        

因为喝过酒,他的动作有些粗鲁,而且吻得很深,宋绾几乎都要不能呼吸。


        

等好不容易放开宋绾,陆薄川居高临下的看着宋绾,他道:"本来准备下午回来陪你的,结果傅阳辉安排了这个饭局。"


        

宋绾心里软得不行,她知道陆薄川让她来接他的用意是什么,自从和好后,他就特别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宋绾是他名正言顺的太太。


        

宋绾说:"现在也行。"


        

陆薄川又朝着她压了下去。


        

等宋绾扶着陆薄川出酒店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宋绾开着车,陆薄川坐在副驾驶,闭着眼睛假寐。


        

宋绾把车开出去,路上遇到药店,去买了醒酒药,给陆薄川喝。


        

陆薄川痴痴的看着她,心潮一片起伏。


        

"怎么了?"宋绾见他神情不对劲,低声的问。


        

陆薄川喝醉了,很多平时不愿意说出来的话,这会儿却怎么也忍不住。


        

他伸出手,抚摸宋绾的脸颊,说:"其实今天我公司没有什么事情,电话是我让郑则打过来的,我只是不想让你留在那里。"


        

宋绾心弦波动了一下。


        

虽然早就已经知道,他说要回来的原因,但陆薄川骄傲得很,从来不会承认。


        

宋绾说:"都过去了。"


        

陆薄川说:"他能给你的,我会加倍给你,绾绾,你不要留念别人。"


        

宋绾被他抱着,两人离得很近,宋绾纤细的腰都被他箍得有些疼。


        

但她心里却像是被什么东西溢满。


        

宋绾说:"没有别人,只有你。"


        

宋绾好不容易把陆薄川带回家。i陆薄川直接带着宋绾去了浴室。


        

第二天,陆薄川和宋绾就开始正式上班,陆薄川真是一点也不想去公司。


        

陆薄川穿得规规整整,两人出门的时候,陆薄川道:"也不知道奖奖什么时候才能把公司接过去。"


        

宋绾说:"他才九岁,你想这些,是不是太早了?而且他以后长大,未必会去继承你的公司。"


        

陆薄川眯了眯眼,他想到什么,嘴角挑起一抹笑意:"未必。"


        

宋绾到公司的时候,周竟也在公司,站在办公室里吞云吐雾,眉宇间都透着深深的烦躁。


        

因为各大工地都在准备开工,公司并没有那么忙,周竟这会儿要组织开个会。


        

这个公司当初刚开始成立的时候,起步大多靠宋绾。但只是半年,周竟的关系网就建立了起来。


        

因为怕宋绾累,所以现在公司大部分事情都是周竟在管理。


        

等人员到齐,周竟开始和公司的员工说接下来公司的各项计划,该做交底的赶紧做好交底,他手底下还有两个单位工程负责在承建,安全是首要问题,在安全的基础的上,要把进度提上来。


        

下午要组织人进行安全巡查,巡查完按照安监站和质监站的要求提交开工申请报告。


        

工地要越早开工越好,工地停工一天,每天的流水就是好几万,划不来。


        

等开完会,各大员工基本已经开始进入正式的工作当中。


        

周竟回了办公室,又打了几个电话出去。


        

电话那头照样是没人接。


        

周竟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周竟:接电话。】


        

他以为这回,唐错依旧会无视他的短信,但是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唐错竟然给他回信息了。


        

【唐错:自从我告诉你我怀孕后,这是你给我打的第六十八个电话,看到你打来的电话时,我以为我会很开心,但是没有,这几天我想了很多,我一直以为我很爱你,爱你到哪怕这三年你不给我回应,我也觉得无所谓,因为总有一天,你一定会看到我,但是我错了,因为这段时间,我突然发现,我可能也没有那么爱你。我可能只想要一个我和你的孩子吧,实在是太抱歉了,这三年,你就当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吧,周竟,不要再联系我,你放心,我会给孩子找个好爸爸的。】


        

周竟:"……"


        

周竟咬了咬牙,他真是好踏马谢谢她。


        

他手指紧紧捏着手机,要是唐错在这里,他真能一把掐死她。


        

他狠狠抽了好几口手中的烟,眸色阴沉沉的。


        

只是一会儿,他手中的烟就已经消下去一截。


        

周竟一支烟抽完,才堪堪压下心里的烦躁,他最近真是被唐错弄得有些烦躁。


        

他低着头,又给唐错发了一条信息。


        

【周竟:有什么事情,我们当面谈,或者接我电话,我们电话里谈也是一样。】


        

唐错那边没给他回信息了。


        

周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那边,唐珍婉看着唐错一字一字敲出来的回复,忍不住给唐错竖了一个大拇指:


        

"牛逼,我要是周竟,我踏马就那把刀砍死你,什么叫实在是抱歉,这三年你就当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还踏马我会给你孩子找个好爸爸,你真特么的绝。"


        

唐错一边喝着奶,一边有些得意:"我本来还想晾着他来着,毕竟现在对他若离嘛!但是我也不能离太久,要是他忘了我可怎么办!"


        

唐珍婉十分无语:"你就不怕他找到你,一刀砍了你。"


        

唐错有些难过:"那我也是没有办法嘛,这套路男人是真的太难了。"


        

"你别到时候玩脱了。"唐珍婉说:"把握好度。"


        

唐错又吸了一口奶,低垂着眼道:"这种东西我也没办法把控嘛,反正这孩子是他的,他是跑不掉的吧?照着他这种下了药都忍着的个性,估计这辈子也就这一个孩子了,他要是真这么不在意,我就只好真的去替他儿子找个爸爸,然后有事没事在他面前晃去咯。"


        

唐珍婉:"……你真的是从未让我失望过。"


        

"当然。"唐错道:"要不然我怎么能红到这种程度呢?"


        

唐错能大红大紫,唐珍婉其实一点也不意外。


        

首先,唐错长得漂亮。演技又好,又是年少出名,尽管做事不太靠谱,但是经过包装,呈现在观众面前的,却又是另外一番样子。


        

再次,她那背景,想要不红。也是有些难度的。


        

唐珍婉道:"其实这时候,你让你家人逼婚,是最佳时间,要不然你就试试?"


        

唐错有些心动,但随后又否定了:"我爸估计要先打断我的腿,然后再把他搞得一无所有,我怕他恨我,再说了。强制爱什么的--我没有定力,你不要劝我,劝着劝着我说不定就真脑子一热就干了!"


        

唐珍婉:"……"


        

"我还是打打温情牌吧。"唐错说:"我温柔起来,也很要命的。"


        

唐珍婉:"……"


        

"反正你别管了,最近躲好一点。"唐错想了想,其实心里是有些难受的,她也不知道周竟这到底是在乎她,还是在乎她肚子里的孩子。


        

唐错有些自言自语,语调却是恶狠狠:"如果是为了孩子,那我就真的给孩子找个爸爸,时时刻刻去膈应他!"


        

唐珍婉听她这么说,一时也有些心酸。


        

她是很少看到唐错这么用心的对待一个人。


        

而另一边,宋绾整理了一下办公室里的资料,去到周竟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了一脸阴沉的周竟。


        

宋绾当初租这个办公室的时候,因为公司的规模不大,所以租的场地也不大。


        

但是这两年随着公司的发展,她们公司招了不少人,于是将隔壁的一间办公室也租了下来。


        

两个办公室一打通,就成了一个大的办公室,周竟,宋绾,和顾思思各自有一个单独的办公室。


        

宋绾闻到房间里浓浓的烟味,又想到早上来公司的时候。周竟就开始抽烟了,只是刚刚一直没抽出时间来问。


        

这会儿忍不住有些明知故问:"怎么了?怎么抽这么多烟?"


        

周竟见她进来,赶紧将窗全部打开,散烟味,他也实在是佩服唐错。


        

宋绾问他,他就把两人之间的信息拿给宋绾看了。


        

宋绾:"……"


        

宋绾看着唐错发过来的信息,都没忍住有些想笑,她抬头看周竟眉宇间的沉郁。问:"那你是怎么想的?你现在找她,是什么打算?"


        

周竟说:"什么打算也得她接我电话,和我谈。"


        

他顿了顿,问:"她住在哪里,没跟你说过吗?"


        

这点唐错还真没和她说过。


        

"没有,我也不知道她住在哪里。"


        

"或者你把她约出来。"


        

宋绾说:"约不出来,我前几天,就打过电话给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多想让你找一个女朋友,找联系她了,她说她心如死灰,如今在疗情伤,不想见我。"


        

疗个屁的情商。


        

周竟额头的青筋都跟着暴起,他就没见过这么疗情伤的。


        

宋绾有些旁敲侧击:"你这是着急了吗?"


        

任凭谁遇到这种事,都该着急吧?


        

周竟没说话。


        

宋绾越想越有些想笑。而且她觉得唐错真是绝,而且从未让她失望过。


        

"要不要我找薄川帮帮忙?"宋绾语重心长:"他认识的人多,让他帮你找?"


        

"我的事情不用他掺和。"周竟说:"你去忙你的吧,等她打电话给你就联系我。"


        

"我估计不会给我打电话了。"宋绾脸颊都有些疼了:"她之前也发过信息给我,说我可能做不成她孩子的姑姑了,她要找个对方也有妹妹的男朋友,要孩子叫别的人姑姑。"


        

周竟:"……"


        

周竟太阳穴都跟着跳着疼。


        

宋绾添油加醋一顿说,说完自己去做事情了。


        

周竟又找了人去查唐错。


        

唐错现在私人行程是完全封闭。而且她害怕周竟找到,今天住那里,明天住这里,反正她房子多。


        

"对了,明天我还要请客户吃饭。"宋绾要出去的时候,想到什么,问:"到时候你要一起去吗?"


        

周竟这两天没约什么人,刚好能抽出一点空,他问:"是谁?"


        

宋绾说了一个名字,是他们承建的一个单体的那个甲方老板的儿子。


        

周竟不放心,他道:"到时候一起吧。"


        

宋绾第二天就和周竟一起去应酬了,当初这个项目原本是周竟在谈,但是当时几人在谈的时候,刚好宋绾去找他拿东西,就一起吃了顿饭。


        

后来应酬的时候,对方就总喜欢叫宋绾一起去。


        

周竟就总觉得对方有问题。


        

这次居然还单独请了宋绾。


        

周竟就更不放心了。他之前找人调查了一下那个人,对方除了爱玩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别的爱好。


        

去的时候,是周竟开的车,路上,周竟说:"对了,我都忘了问你,你之前不是说要去岐山好几天吗?怎么昨天就回来了?"


        

宋绾就把在岐山遇到蒋奚的事情说了一遍。


        

周竟听得直皱眉。直到现在,他和蒋奚的关系都要比他和陆薄川的关系好,但是当初蒋奚和宋绾断了以后,他和蒋奚也联系得不多。


        

周竟对蒋奚也感觉愧疚,但是感情这种事,有时候也没法说。


        

当初宋绾确实不具备和蒋奚在一起的条件。


        

就算当初没有分手,两人也未必真的能走到最后。


        

因为两人之间隔着的东西太多,就算蒋奚能忍,能包容,可走到后来,宋绾未必能心安理得的看着他这么委曲求全。


        

他们也算是在最好的时候分开,彼此都没有什么隔阂。


        

周竟松了松领带,让自己吐了一口气,说:"所以你是被他骗回来了?"


        

"算是吧。"


        

"这么几年了,这么点事,他还记这么深,人家都结婚了,感情好得很。"


        

两人说话间,车子已经开进停车场,周竟和宋绾直接往楼上走。


        

楼上祁少已经到了,身边还多了几个人,一见到周竟和宋绾就朝着两人打了一声招呼。


        

周竟过去和对方握了个手,寒碜一番,几人落座。


        

祁少倒是没介意周竟跟着宋绾一块儿来,他将菜单推给周竟和宋绾,道:"我已经叫人点了餐,你们看看还需要点什么?"


        

祁少年龄不大,才二十六七,周竟说:"可以了,不用另外点。"


        

祁少也没说话。


        

饭菜很快上来,一顿饭吃得倒是很平静,周竟也不知道祁少是什么毛病。但防着总比不防着要好。


        

回去的路上,周竟想了想说:"这个祁少,你还是叫陆薄川去查一查,看看在圈子里干不干净,要是不干净,以后聚会上的事情,你就别去了。"


        

宋绾"嗯"了一声。


        

她想了想,也没多少犹豫。直接在微信上面问了问祁少这个人。


        

陆薄川那边很快回复。


        

【陆薄川:怎么了?】


        

【宋绾:没,让你帮我查查,看看这个人有没有什么问题,我哥查了没查出来。】


        

【陆薄川:好。】


        

宋绾没再回复,将手机放回了口袋。


        

两人正要开车往公司的方向走,周竟车子一转弯,抬眼的那一刻,心都跟着一窒!


        

他几乎是没什么犹豫。将方向盘狠狠一打,整个车子就停在了路边,他想也没想,朝着宋绾说了句:"你在这里等我!"


        

然后就朝着那边一个人影追了过去!